編輯室手記 LifeStyle

徵集自我療癒大法!救救小端編輯部!

親愛的同學們,你們有更有效(或者更奇葩)的療癒法介紹給我們嗎?


小端編輯部。 攝:陳焯煇/端傳媒
小端編輯部。 攝:陳焯煇/端傳媒

「老師,那天跟你談的稿子,進度還好嗎?」「這圖doesn’t make sense,改改吧。」

「喂,你們的稿出了嗎?」「又有讀者回報錯字......這篇是誰負責的?」「編輯好,請問稿費什麼時候到賬?」

追稿,被追稿,改錯,跑KPI,製造麻煩,處理麻煩,捲進麻煩......與同事和外界你追我逐,是小二和同事們的日常,相信這也是辛勤工作的你的日常。

在紛亂的世界裏,我們無一倖免動搖不安,自我療癒能力已成為求生必備。小二不知道同事們提供的方法可不可行,但我看著還是挺擔心他們的。親愛的同學們,你們有更有效(或者更奇葩)的療癒法介紹給我們嗎?

星際牛仔(社群編輯):「所謂治癒只是適時地需要一種『很爽』的感覺」

看是受了什麼傷。嘔心瀝血也寫不出稿的時候,我會去睡覺。有點苦悶時,我會練習結他,反覆一個技巧直到嫻熟為止。看到讓人生氣的新聞時,我會去看動漫。音樂是萬靈藥,聽一點暴躁的金屬,會有意想不到的治療效果。

我覺得觀察自己身心出了什麼毛病,再對症下藥,是最好的辦法。但亦得承認,所謂治癒只是適時地需要一種「很爽」的感覺。也許生活太鬱悶,也許現代人心靈太脆弱,世界太多地圖炮式傷害,不是身心出了什麼毛病,而是已經傷痕纍纍。

大發(記者):淘寶治病,點點點與買買買

心情不好的時候就去逛淘寶呀!我收藏夾裏有滿滿一整屏的淘寶店鋪,逐一點開,進去看,把看上眼又有大碼賣的衣服通通裝進購物車,這個過程一般會耗費兩個小時以上,因為淘寶網頁會不斷推薦你類似款式的衣服,所以就是不停地點點點,然後再到購物車裏做減法,把一些不是特別想要的刪去,畢竟要為荷包考慮。下單之後等待的心情是最美麗的,因為等收到貨可能會迎來第二輪鬱悶,只好再通過買買買消除了。

楊不歡(編輯):「需要的是休息,徹底的休息」

在陷入情緒谷底的時候,所謂「用工作、事業來麻醉自己」來作為解決方法這一套,不知道為什麼在主流語境中那麼流行,至少它對於我來說,是無用的,我甚至一度懷疑這是不是資本世界的文字陷阱。人在黑洞,要爬出來活著都已經很艱難了,還有力氣工作???我需要的是休息,徹底的休息,向朋友週而復始的傾訴分析,散心的異地旅程,他人長期的陪伴,和庸俗世界給我製造的簡單笑聲。人都傷了,絕不工作。

張姓總編(就是總編):垃圾電影、垃圾食品解決垃圾般心情

我不開心的時候,會去看XM__這樣的垃圾電影......或者買一堆垃圾食品,或者坐船去長洲或者南丫島獨自住一晚上。

我有一天晚上就9點半一個人坐船去長洲,坐船艙外,船上沒什麼人,海面上有月亮超美的......到了長洲心情就好差不多了......

D先生(實習生):「我喜歡看紀錄片,但有時也會覺得還是做動物好,什麽都不需要想。」

睡覺或看自然類紀錄片,比如脈動地球,看着廣大動物們每天爲了吃飯而發愁,對比一下自己,就會覺得現在的狀態也不錯。

不過也不盡然,我上次看的時候是因爲老闆派的任務還沒做完但就要到deadline了,於是就很感慨覺得還是做動物好,什麽都不需要想,緊接着,片中那隻動物就被吃了......

其實我覺得大家都是一開始偶然發現某個方法很治癒,但不能常用,需要交替著來用。

蛋妮兒(會員營運):「其實抑鬱、焦慮對我來説是常態,如影隨形。」

我有兩個極端,一種是看喜劇感比較強的綜藝節目,比如奇葩說,前段時間我連着看了三季,就是逃避那種情緒;還有一種是看一些很陰鬱的日本電影,看到別人比自己還慘很多,就會覺得好像治癒了一些。

其實抑鬱、焦慮對我來説是常態,如影隨形,但看了那些之後情緒會緩解一些,緩解後就可以再進入工作了。其實你的煩惱抑鬱可能都是因爲你思考太多了,看那些東西可以把這個閥關上,那段時間你的大腦是可以不思考的。

名字很難讀小姐(實習生):「帶著一點『食極唔肥』的憧憬,覺得明天又會是美好的一天」

第一個是看美食主播吃東西。身材嬌小的美食主播毫無節制地吃高卡路里的邪惡食物,本身帶著強烈的反差和衝擊,看美食主播用愉快的聲音充滿活力、元氣滿滿地表達對食物的熱忱,作為看客的我也會深受感染,帶著一點「食極唔肥」(怎麼吃也不會胖)的憧憬,覺得明天又會是美好的一天。

第二個是在書店裏閒逛消磨時間。因為小時候很喜歡一家開在地下鐵裏的書店,時常在那裏消磨光陰。店裏油墨印刷和書頁泛黃發霉交織的味道也是獨家回憶。長大後只要在書店聞到書的味道都會覺得安定,彷彿能從快節奏的生活和繁重的壓力裏稍稍抽離,回到無憂無慮的少年時代。

編輯室手記 Life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