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紀念六四薪火相傳,到這一代為止?

紀念六四,對你有什麼意義?


六四事件28周年,支聯會一如以往在六四前的周日舉辦「愛國民主大遊行」。支聯會宣布是次遊行共1,000人參加,創9年新低;警方則表示,估計遊行最高峰人數約為450人。
六四事件28周年,支聯會一如既往在六四前的周日舉辦「愛國民主大遊行」。支聯會宣布是次遊行共1,000人參加,創9年新低;警方則表示,估計遊行最高峰人數約為450人。攝:林振東/端傳媒

最新消息

支聯會昨晚於維園舉行六四燭光悼念集會,紀念六四死難者。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在致悼辭時表示,香港人得享言論自由,是幸運的,「有能力的人,總應多走幾步,為不能發聲的人發聲。」大會公布有11萬人出席集會,警方則稱高峰時有1.8萬人,兩個數字都是自2009年以來最低。

在大專院校學生會全體缺席下,今年的維園燭火集會明顯地更看重會場上的年輕人。晚會設有「與青年對談」環節,邀請青年分享紀念六四之意義。大會亦邀請了由8位中五學生組成的樂隊 Boy'z Reborn,演唱為六四創作的歌曲《自由之歌》。

而在顯得沉寂的學界,中大學生會「山鳴」在六四前夕發表「六四情不再,悼念何時了」聲明,引來中大校友聯署批評「無知、冷血」。中大學生會會長區子灝在商台節目中表示,支聯會集會「行禮如儀、不思進取、消費六四」,才是學生不再參與集會的原因。但他亦承認,聲明中的用語、次序可以修改。

6月3日

六四事件二十八周年,支聯會將一如既往,在6月4日於香港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燭光晚會,紀念六四死難者,並要求中國政府公開事實真相,結束一黨專政。今年,至少五間大專院校將不會舉辦任何與六四相關的活動。

5月28日,支聯會發起的平反六四遊行中,參與人數約千人,是歷年第二低。各大專院校的學生團體亦缺席此次遊行,僅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工作學會舉旗參與。

自1990年起,支聯會每年都會於維園硬地足球場舉辦燭光晚會,以悼念六四天安門事件中的遇難者,歷年參與人數逾萬,不欠八九年後出生的年輕人參與。

時至今年,多所大專院校學生會發表聲明,稱不會出席支聯會舉辦的燭光晚會。教育大學等五所院校更是發表《聯校六四論壇聲明》,稱每年的悼念活動已淪為「紙上談兵」,將另行舉辦以香港為本位的六四論壇,不設默哀。

兩年前港大學生會自行舉辦六四晚會,象徵着大專學界與支聯會「分道揚鑣」。自從14年雨傘運動後,本土思潮興起,學界對紀念六四的爭論從未間斷。許多學生認為「點人頭」的政治力度在退減,且以悼念為主的紀念儀式少與本土政治扣連。去年,有學生領袖明言,「悼念六四的活動對我們這一代年青人的意義是微乎其微」,更情願探討六四對於香港未來的意義。一時間,為何紀念六四成為跨代對話的主題

然而,今年大專學界討論氣氛低迷,五間大專院校學生會表示將不在六四當日舉辦任何相關活動。短短三年間,部分大專學生會由以往出席支聯會晚會,到另起爐灶辦論壇,如今已無意舉辦任何活動。

香港大學學生會今年第三度舉辦六四論壇,主題為「愛國情懷到盡頭,悼念燭光為何留」,冀通過理性探討向公眾展示年輕一代與六四的情感距離。會長黃政鍀預期出席人數將較去年減少,並表示對六四難有承繼之感,年輕人身份認同轉變,情感疏離難以逆轉。

你參加過維園紀念六四燭光晚會嗎?

這場二十八年前以流血告終的學生運動,對當今青年的意義為何?

二十八年後,我們又該如何紀念六四?

來源:蘋果日報明報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