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半生瓜-教育

現代社會還需要私塾嗎?

知識要走出象牙塔,教育要生活化 … 為什麼社會出現這些聲音?


香港民間學院由一群推動民間知識生產的年青學人創立,透過定期策劃各社會範疇的課程,凝聚本土知識社群,深化民間的知識創造力。
香港民間學院由一群推動民間知識生產的年青學人創立,透過定期策劃各社會範疇的課程,凝聚本土知識社群,深化民間的知識創造力。圖:香港民間學院

近日,香港本土研究社創辦的「香港民間學院」迫於教育局的壓力,不得不宣佈無限期停止計劃中的課程。創辦於2014年,一度收生600人的民間學院,是香港民間辦學的代表之一,上月底遭教育局警告,指其同時向多於八人授課而未申請學校註冊。

理想中,學校理應是溝通學術、作育英才的場所。從昔至今,教育經歷了體系化、制度化和專門化,學校漸漸從昔日的私塾、書齌,發展成今天分層級的公營學校系統。

然而,過猶不及,公營教育的制度化漸漸受到許多學者的指摘,他們認為現今教育的過度專門化違背了普及教育的理想。知識變得零碎、「離地」,學術漸漸失去了解世界的啟發性,更缺乏了改善世界的積極性。對不少教師和學生而言,只重「成績」的教育成為了新的迂腐,建構更純粹、更自由的民間辦學重新成為一些知識分子的個人實踐。

民間教育、全日制私塾,在指摘中應運而生。這類民間辦學突破了傳統公營教育的體系,對知識和教材重新摘選,或更注重實踐課題,或專注傳統文化。打破原始教育系統的民間辦學似乎為學生的通識教育提供了一條新的思路。

如今的公營教育有哪些缺失?這些空白能在民間填補嗎?

你認為民間辦學相對於學校系統,有什麼優劣?

香江霧語 半生瓜-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