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負能量世代,「負能量」為何成為我們的安慰?

從崇尚樂觀積極,到恣意消極厭世,我們的心理為何經歷了這種轉變?

台灣的社交網絡上出現不少「消極語錄」。悲觀負面的短句,配上線條簡單、色彩單調的卡通人物,竟然有意想不到的幽默效果,這些消極負面的訊息往往引起年輕人的共鳴。
台灣的社交網絡上出現不少「消極語錄」。悲觀負面的短句,配上線條簡單、色彩單調的卡通人物,竟然有意想不到的幽默效果,這些消極負面的訊息往往引起年輕人的共鳴。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在一個下着雨的球場,一位戴着眼鏡的男生自言自語地發問:「打波先落雨,唔通連個天都唔鍾意我?」這時他朋友的聲音響起:「聽日一定會好天嘅!」「希望在明天嘛!」結果明天真的放晴了!哨子聲響起,汗水揮灑,男生驚訝於他朋友對明天的信心,終於明白到世事並不絕對。在另一個下雨的日子,他和朋友躺在球場上淋雨,於心中再說:「其實落雨又有什麼好怕喎?」面帶微笑。

這個情節來自於香港社署於 2001 年拍攝的宣傳片,帶出「生命滿希望,前路由我創」的訊息。多年以來,這片段已深入民心,成為不少人借以擺脫消極,重捨希望的共同回憶。

但時移世易,社會對正向思維的理解出現了根本轉變。如果把以上宣傳片交由這幾位台灣創作者重新構思,他們可能會讓朋友把手搭在眼鏡男生的肩上,用無奈的語氣說出:「對的,有時候,連老天爺都不喜歡我們。」再給予他一個同病相憐的擁抱。

近年,台灣的社交網絡上出現不少「消極語錄」。悲觀負面的短句,配上線條簡單、色彩單調的卡通人物,竟然有意想不到的幽默效果,並且取代教人積極向上的「勵志語錄」,在網上瘋傳,粉絲遍及中國、香港、東南亞。

「有時你會懷疑自己的能力,別擔心,偶爾你是對的,你能力真的有問題。」「不管你有沒有被討厭的勇氣,都改變不了討人厭的事實。」「人活着就會有煩惱。」你和我應該都見過類似的句子在網上轉發,先是笑了,然後又覺到苦從中來。

我們的記者訪問了「每天來點負能量」、「厭世動物園」等創作者,想知道什麼驅使他們創作種種自嘲、諷刺、抱怨的句子,並且能夠成為社會現象。在台灣,這些消極負面的訊息往往引起年輕人的共鳴。有醫師和學者認為,這可能是對台灣過度鼓吹積極正面的反撲。同時,年輕人面對困難的社會處境,只能從這些字句苦中作樂,抒發無處宣洩的負面情緒。

你試過在這些「負面金句」中得到安慰嗎?

為什麼我們忽然間不再喜歡教人積極的心靈雞湯,而恣意享受着自我嘲諷的樂趣呢?

有沒有一句說話,負能量「爆燈」,你不得不分享?

請按右上角選在「在 Safari」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