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中國因素

北航博士導師遭舉報性騷擾成大陸首例「#Metoo」,校園註定是個高危地?

校園性騷擾為何屢傳不止?面對校園內伸向學生的性騷擾魔爪,校方應當做出怎樣的規制和改進?


華人社會對與「性」有關的話題諱莫如深,受害者沈默的背後實為對悠悠之口的恐懼。 圖片來源:京華時報 via Imagine China
華人社會對與「性」有關的話題諱莫如深,受害者沈默的背後實為對悠悠之口的恐懼。 圖片來源:京華時報 via Imagine China

兩岸三地爆校園性騷擾事件,「鹹豬手」為何頻現校園?

你是否也經歷或耳聞目睹過校園性騷擾或性侵事例?事發後當事人及校方做了怎樣的處置?當事人受到了怎樣的影響?

面對校園內屢禁不止的「鹹豬手」,校方應當做出怎樣的規制和改進?

2018年伊始,一篇對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博士生導師、「長江學者」特聘教授陳小武涉性騷擾、性侵的實名舉報文引爆大陸社交網絡。這次被多家媒體稱為「中國『Metoo』第一案」的事件,迅速掀起高校反性騷擾的呼聲浪潮,校方當晚回應稱,會進行調查並已暫停涉事教師陳小武的工作。

留美女博士羅茜茜1月1日在微博及微信公眾號ATSH(Anti-Sexual Harassment)中實名發布文章,指自己12年前曾被導師陳小武性騷擾,且目前已知的受害者包括她在內共7人,其中一名女學生甚至曾懷孕並被給予高額封口費。

「如何評價北航陳小武老師?」2017年10月13日,中國大陸論壇網站知乎上一則問題帖上,有幾位受害人匿名爆料,讓北航2000級本科、2011年博士畢業的羅茜茜開始有些不平靜。在去年年底荷里活性侵醜聞風暴引發「#Metoo」行動的鼓舞下,羅茜茜在知乎匿名寫下自己的親身經歷,並與其他受害者取得聯繫,後實名向北航紀委發出舉報信,「我們要勇敢地站出來,say No」。

據羅茜茜的描述,12年前,陳小武以「姐姐出國了家裏花沒人照顧」為由,堅持將羅茜茜帶至陳姐姐家中並意圖侵犯,在羅茜茜哭喊「我還是處女」下方才作罷。但陳其後仍利用各種機會給羅「穿小鞋」(暗中刁難),以致其出現抑鬱症狀,羅茜茜其後離開中國。

「多年以後我一直很後悔為了學位當時沒有勇敢站出來,否則也不會有後續那麼多其他受害者。我應該是第一個被性騷擾受害者,對師妹們,我欠你們一個遲到的apology。」

羅茜茜在知乎上的分享很快引來其他受害者及相關同學的聯繫,她建起一個受害者微信群組並命名為「Hard Candy」,其中包括6位受害者、一名律師及一名記者。羅茜茜表示,希望可以聯合其他受害者蒐集證據,給侵害者相應的懲罰。

群組中的受害者都曾遭受陳不同程度的騷擾,最先在知乎首發帖的女生E曾被要求「開房,不要回家」;同樣在知乎匿名發帖的女生D則被強行擁抱,D還表示,陳在學術組聚餐上會強迫女生與他喝交杯酒,常對女生開「黃段子」;女生A曾被陳小武叫「女朋友」;女生B則被要求「做小蜜(情婦)」,在被連續被性騷擾兩年間,為了自保,B用錄音設備錄下12段涉及性騷擾的音頻片段。

據ATSH,在羅茜茜與受害女生D、E實名向北航紀委舉報之後,陳小武開始要求門下學生跟帖澄清,甚至召開澄清方案制定的討論會,並讓門下青年教師給他認為的爆料者女生B打電話施壓,特意提及「陳是北航副校長候選人」。在知乎的帖子被刪除、陳小武不斷施壓以及父母的強烈反對之下,群組中一名在讀的受害者「退回曾經的沉默者」。

羅茜茜隨後又向北航紀委發信,表示希望可以保護舉報人的隱私和利益,並求證「北航副校長候選人」的信息,北航紀委回信否認該消息,並承諾保證舉報者利益。而陳小武則在1月1日羅茜茜的文章引爆熱點後,對《北京青年報》稱「沒有做過違法亂紀的事」。

陸港台院校性侵案不完全紀錄

台灣作家林奕含2017年4月27日在自己位於台北的公寓中自殺曾引發轟動,林的自縊及其長篇《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發表,掀起其疑曾遭補習教師誘姦的風波,並促成台灣立法院通過《補習及進修教育法》修正案。

台北市中山女高則在去年9月被爆出有男體育教師對女學生進行言語及肢體的性騷擾,甚至觸碰隱私部位,受害者至少4人。12月初,該校解聘了涉事教師,並申報教育局核定將該師列入「全國不適任教育人員通報及查詢系統」。

被稱為「欄后」的香港跨欄運動員呂麗瑤,則在去年11月30日,其23歲生日的凌晨發布臉書貼文與一張手持寫著「#METOO」字卡的相片,表述自己十年前約13、14歲時曾遭前教練性侵。是次發聲也被多家媒體成為香港首例「#Metoo」。

大陸媒體NGOCN則統計出2014年至2017年四年內共13起被曝出的高校教師性騷擾案件,包括2014年廈門大學博士導師誘姦女博士案、2014年北京大學副教授余萬里誘姦女留學生案、2016年北京師範大學某院副院長性騷擾女學生案、2017年掀起巨大輿論風浪的北京電影學院性侵案及南昌大學性侵案,然而13起中,約1/3「查無後續」。

高校性騷擾報告

2016年10月,廣州性別教育中心和北京義派律師事務通過網絡自媒體平台啟動高校性騷擾問卷調查,並於同年11月10日回收到主要來自一線城市、發達省份或高校較多的省份,以高校在校學生群體為主的6592份調查問卷及上百個口述故事。

問卷對性騷擾的定義為「不受歡迎的性舉措、性要求以及其他涉性的語言、非語言或肢體動作。性騷擾分為性別騷擾(gender harassent),不受歡迎的性企圖(unwanted sexual attention)和性強迫 (sexual coercion) 」。

問卷結果顯示,有近七成(69.3%)的受訪者曾經受不同形式的性騷擾,而女性遭受性騷擾的比例則高達75%,性少數(尤其是雙性戀)群體相較異性戀遭受到騷擾的比例和頻次更高。同時,男性遭性騷擾的比例也有近4成,且相對女性更易被強迫拍裸照。

在騷擾施害者及發生場所中,9成性騷擾實施者為男性,有逾6成性騷擾來自陌生人,有近1成為學校上級(包括老師、輔導員和上級等)。而性騷擾發生場所有逾4成在學校內。

此外,性騷擾受害者有逾半人事後選擇忍耐和沉默,有近6成人認為「報告了也沒用」,有逾3成感到自尊心受到傷害。調查方也發函至中國大陸113所高校,發現2016年全年僅蒐集到3起性騷擾的投訴或舉報信息,且僅有13所高校回覆稱開展了防止性騷擾的教育,無任何高校具備專門處理性騷擾的部門或流程。

中國大陸第一起「#Metoo」訴求

羅茜茜1月4日聯合ATSH對北航校方發起聯名信,信中提出出台預防性騷擾的教師行為準則、定期開反性騷擾相關講座及課程、定期開校園反性騷擾培訓、設立相關投訴平權機構、設立心理疏導辦公室、明確性騷擾投訴的受理負責人等六項要求。

面對校園內屢禁不止的「鹹豬手」,校方應當做出怎樣的規制和改進?

性/別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