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 華爾街日報

恆大債務危機引發連鎖反應:虧損、裁員和更多違約

中國政府阻止了中國恆大的無序破產,但該公司的困境已經蔓延到中國房地產市場和許多相關行業。


2021年9月,中國上海 ,恆大總部大樓外。 攝:Feature China/Future Publishing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9月,中國上海 ,恆大總部大樓外。 攝:Feature China/Future Publishin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中國恆大集團(China Evergrande Group, 3333.HK, 簡稱:中國恆大)去年開始在堆積如山的債務中掙扎時,已經悄無聲息地在全國引發了連鎖反應。

中國政府阻止了這家房地產巨頭的無序破產,但中國恆大的困境已經蔓延到中國房地產市場和許多相關行業。今年以來,這種情況進一步惡化,房地產市場全面低迷,成為拖累中國經濟的主要因素。

在中國恆大無力支付賬單的情況下,建築服務和建材(包括鋼鐵和塗料等)等行業的公司消化了大量虧損。其中一些企業被迫裁員,並推遲向其他企業支付自己的賬單,後者也因此受到影響。

許多用積蓄購買了中國恆大期房的人,一年多來一直無所適從,他們不清楚恆大何時能交房。中國開發商巨頭的新樓盤銷售已連續15個月同比下滑,看不到好轉的跡象。

2021年底,中國恆大成為亞洲有史以來對國際債務違約的最大垃圾債券發行人,此後,在一度火熱的美元垃圾債券市場,投資者基本上停止了向中國房地產公司提供融資。數十家開發商無法為債務進行再融資,在這樣的情況下,債券投資者的損失還在繼續增加。

龍洲經訊(GaveKal Dragonomics)駐北京的高級分析師咬麗薔(Rosealea Yao)表示,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中國政府部門能否防止硬著陸了,硬著陸已然發生。她說,房地產滑坡給經濟造成的影響尚未全部顯現。她還稱,最痛苦的時期今年才剛開始。

中國定於周日召開中共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這一五年一度的會議將為中國未來五年經濟、政治和外交政策定下基調。

目前「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這個口號是在2016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首次提出的,並在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期間被中國領導人提及。這個口號演變成了一場堅持不懈的去槓桿化運動,導致房地產市場陷入目前的困境。中國企業和全球投資者將密切關注中共二十大,以期了解中共領導人未來五年對房地產行業的立場。

中國恆大雖身陷困境,但已設法避免破產。中國恆大已表示,該公司正在繼續建設未完工樓盤,並試圖與國際債券持有人制定一個重組計劃。上個月,這家早先曾涉足電動汽車製造的企業集團表示,已經開始批量生產其首款SUV車型恆馳5。

但這家開發商已拖欠一長串債務,並停止向其許多供應商付款。

南通正深受房地產低迷帶來的影響,這座位於中國富裕的長江三角洲地區的港口城市以建築業聞名。南通的建築公司屬於最早一波吃到中國城市化紅利的企業,它們在全國各地建造橋樑、高速公路、商場和住宅樓。其中一些公司甚至還走出國門向海外擴張業務;比如一家南通公司先前加入一個團隊,參與了在杜拜建造全球最高建築163層高的哈利法塔(Burj Khalifa)項目。

現在,受中國房地產業寒冬影響,這家建築公司和其他多家同行正舉步維艱。這其中包括該市最大的建築公司之一江蘇南通三建集團股份有限公司(Jiangsu Nantong Sanjian Construction Group Co.),該公司曾把恆大視為其頂級大客戶。

南通三建已經對所承接恆大項目一半的應收賬款進行了減值處理。該公司迄今已披露了相當於6.3億美元的總核銷額。在去年陷入巨額虧損之前,南通三建一直是盈利的。

南通三建還被原材料供應商和承包商起訴債務逾期,銀行也因此凍結了該公司的賬戶。在中國的信用評分系統,南通三建董事長黃裕輝已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上了這個名單的個人被禁止進行諸如購買飛機票和奢侈品等消費行為。

南通三建7月份在最新發布的年報中表示,該公司正在與債權人就債務重組進行談判。南通三建還稱,該公司存在與「持續經營相關的重大不確定性」。

許多建築公司之前都接受了恆大和其他開發商以商業票據形式支付的款項,本質就是開發商打的欠條。來自南通、目前在野村任職經濟學家的陸挺說,這些票據通常使得開發商可以推遲幾個月到一年才將現金支付給它們的承包商和建築公司。

陸挺說,建築公司接下來向給它們提供水泥和其他建築材料的企業以及工人作出類似的付款承諾。

由於恆大和其他開發商爆雷陷入困境,這樣的支付鏈條現在已經斷裂。

近幾個月來,中國各地商業承兌匯票逾期的公司數量激增。9月份,已多次逾期的公司數量達到4,468家,相比之下上年同期僅有31家。這裏面很多是房地產開發商以及從事建築、裝飾、牆面漆和陶瓷行業的公司,其中包括南通三建。

位於深圳的建築承包商深圳廣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Shenzhen Grandland Group Co.)也因其最大客戶中國恆大陷入流動性危機而受到拖累。深圳廣田已經裁掉了一些員工,還稱在支付自己的供應商方面遇到了困難。今年早些時候,深圳廣田被一家為其提供不銹鋼的公司告上法庭。

蘇州金螳螂建築裝飾股份有限公司(Suzhou Gold Mantis Construction Decoration Co., 002081.SZ, 簡稱﹕金螳螂)是一家在深圳上市的室內裝飾公司,該公司已經核銷了與恆大項目相關的相當於8.08億美元的減值損失。

曾把恆大作為最大客戶的塗料供應商三棵樹塗料股份有限公司(3TreesGroup, 603737.SH)已核銷了約三分之二的對恆大的應收賬款和應收票據,家具製造商索菲亞家居股份有限公司(Suofeiya Home Collection Co., 002572.SZ, 簡稱﹕索菲亞)則核銷了80%的對恆大的應收賬款。

香港大學(University of Hong Kong)金融學講席教授陳志武稱,雖然恆大危機給投資者、購房者和供應商都帶來痛苦,但中國政府的干預使恆大問題到目前為止都沒有給更廣泛的經濟和金融市場造成不穩定。他說,中國政府將盡其所能確保局勢不會失控。

中國的國有企業和一些地方政府已在幫助恆大解決部分未償債務問題。今年9月,包括瀋陽一些國有企業在內的一個財團購買了恆大在一家地方銀行的股份,化解了涉及恆大的一起債務糾紛。今年8月,恆大總部在地廣州的政府向該公司退還了摺合8.18億美元的資金,並解除了恆大在該市建造一個巨型足球場的合同。

中國政府的要務之一就是保護恆大承諾交房的購房者。

但這方面進行得也不是那麼順利。今年夏天,之前購買了江西景德鎮某恆大未完工樓盤的業主因項目停工而聯合起來威脅要停止支付房貸。他們7月初的抗議活動引起了全國各地沮喪的購房者的注意,這一「停貸」風波蔓延到包括恆大等多個開發商的340多個樓盤項目。

9月28日,景德鎮市政府表示,該市的四個恆大樓盤項目已經正式復工,其中包括曾引發停貸斷供抗議的一個樓盤。景德鎮市政府還稱,到目前為止沒有出現過業主斷貸的情況。

景德鎮市政府稱,盡全力實現保交樓、保民生、保穩定的目標,打好防範化解房地產行業重大風險的攻堅戰。

恆大乃至中國房地產市場的最終命運如何還不得而知。

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中國市場研究總監Logan Wright表示,這絕不僅僅是恆大的問題,該公司不是第一家面臨財務困境和債務違約的房地產開發商,顯然也不是最後一家。他說,恆大隻是房地產行業內部總體收支和債務的一個突出例子。

英文原文:China Evergrande’s Debt-Crisis Fallout: Losses, Layoffs and More Defaults]2

WSJ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