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 華爾街日報

自封行業救世主的30歲大亨能否拯救加密貨幣

FTX首席執行官班克曼-弗里德坐擁一個不斷擴張的加密貨幣帝國。在加密貨幣暴跌之後,他想要救贖這個行業。


2022年8月17日,加密貨幣交易所FTX Trading Ltd.的首席執行官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在美國紐約接受彭博採訪。 攝:Jeenah Moo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8月17日,加密貨幣交易所FTX Trading Ltd.的首席執行官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在美國紐約接受彭博採訪。 攝:Jeenah Moo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加密貨幣正節節敗退。加密貨幣交易所FTX Trading Ltd.的首席執行官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豪賭10億美元他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班克曼-弗里德自封為該行業的救世主。在經歷了數月的市場暴跌後,加密貨幣投資者正在密切關注他的動向。今年,他救助了一家陷入困境的數字貨幣貸款機構,並試圖穩定另一家。他在加拿大和日本收購了加密貨幣交易所。他和超模吉賽兒·邦臣(Gisele Bundchen)一起出現在雜誌廣告中,試圖在市場低迷的情況下保持主流投資者對加密貨幣的熱情。

這樣的行動速度對班克曼-弗里德來說是家常便飯。這位30歲的億萬富翁留著一頭蓬鬆的捲髮,每晚只睡幾個小時,在接受採訪時玩著指尖陀螺。去年,當監管機構對加密貨幣的審視促使班克曼-弗里德將FTX的總部從香港遷至巴哈馬時,數十名員工在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內就搬到了這個島國。

班克曼-弗里德表示,他的最終目標是將加密貨幣普及到大眾。他希望讓FTX家喻戶曉,並利用比特幣背後的技術重塑傳統金融,包括股市和普通消費者支付。

他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在比特幣誕生十多年後,支持者仍難以向廣大受眾解釋數字貨幣的價值。比特幣已經從去年11月的峰值下跌了近70%,這場暴跌使加密貨幣市值蒸發了2兆美元,數以百萬計的投資者受到打擊。

並不是班克曼-弗里德的所有行動都得到了回報。事實證明,在日本的一項投資對FTX來說困難重重。班克曼-弗里德與FTX共同持股的交易公司Alameda Research,在設法支持陷入困境的加密貨幣貸款機構Voyager Digital Ltd.時蒙受了損失。Alameda向Voyager提供了7,500萬美元貸款,並將在Voyager的持股比例提高到9.5%,但不到兩周後,Voyager就申請破產。

「我們希望竭盡所能阻止危機蔓延,有時這將意味著我們試圖在力有不逮的情況下施以援手,」班克曼-弗里德表示。「如果沒這麼做過,我會覺得我們過於保守。」

與其他加密貨幣交易所一樣,FTX的核心業務是為數字貨幣的買賣提供便利,並從交易中抽取一小部分佣金。FTX三年前成立,如今已經成長為行業巨頭。據數據提供商CoinGecko的資訊顯示,僅有約300名員工的FTX是全球第三大加密貨幣交易所(按交易量計),日均交易額94億美元。

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該公司去年收入為10.2億美元,淨利潤為3.88億美元。班克曼-弗里德表示,即使加密貨幣價格重挫,該公司2022年以來仍保持盈利。FTX在1月份的上一輪融資中估值為320億美元。

如今比特幣在21,000美元左右徘徊,與2020年底的水平基本持平,當時比特幣還沒有迎來去年的大牛市。班克曼-弗里德表示,至暗時刻已經過去。

班克曼-弗里德稱:「顯然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但據我所知,我們可以觀察到加密貨幣系統受到的大部分負面影響已被消除。」

帝國擴張

數字貨幣貸款機構BlockFi Inc.的首席執行官在6月份一個周六的晚間發出了求助請求。晚上11點左右,班克曼-弗里德在與同事玩過了籠式網球(一種類似網球的運動)後看到了這條資訊。他和FTX的高管Ramnik Arora跳進他的豐田花冠,打開空調,回了電話。

BlockFi本質上是一家加密貨幣銀行,吸收加密貨幣存款然後放貸,客戶往往為了交易的目的貸入加密貨幣。作為回報,儲戶可以從他們的數字貨幣存款中賺取利息,通常比傳統銀行提供的美元存款利率高得多。BlockFi和其他加密貨幣貸款機構的生意一直很紅火,直到5月份,兩種名為TerraUSD和Luna的加密貨幣快速崩盤給市場帶來衝擊,並摧毀了對沖基金Three Arrows Capital Ltd.,該對沖基金是加密貨幣領域最大的借款人之一。

對2008年式金融危機蔓延的擔憂擴散開來。6月12日,一家頗多擁躉的名為Celsius Network LLC的加密貨幣貸款機構暫停提款。其他貸款人,包括BlockFi和Voyager,受到了加密貨幣版銀行擠兌的威脅。

這次崩潰引發了多輪電話打到FTX在巴哈馬的總部。Arora回憶說,在6月的兩周時間裡,大約有15家加密貨幣公司向FTX尋求資金,包括運行計算機算法以生成比特幣的「礦工」,以及Celsius本身。

後來申請破產的Celsius未回應置評請求。

FTX的高管們表示,FTX的結論是Celsius已無可救藥,但BlockFi的狀況更健康一些。6月19日的上午,班克曼-弗里德與BlockFi的管理層進行了一次Zoom會議,之後他決定推動達成一項交易;這一天是班克曼-弗里德從他的車裡最初回電的第二天。

通過向BlockFi施以援手,班克曼-弗里德也抓住了擴張自己帝國的機會。

在7月1日公布的最終交易中,FTX同意向BlockFi放貸4億美元,以及以不超過2.4億美元收購該公司的選擇權。PitchBook的數據顯示,與BlockFi在2021年7月達到的47.5億美元估值相比,這一價格非常便宜。

BlockFi首席執行官Zac Prince說:「這肯定不是我們在去年夏天所期待的結果」,但他認為,上述FTX交易對該公司及其客戶而言算得上是一次勝利。BlockFi收到的其他提議可能會迫使其散戶損失部分存款,而FTX的交易旨在保全客戶存款。

BlockFi稱其擁有超過65萬個有預先注資的帳戶。如果FTX最終收購了BlockFi,那麼其將擴展至貸款市場,為班克曼-弗里德的投資組合添加一家加密貨幣版的大銀行。

班克曼-弗里德說,他想要把FTX打造成某種金融超市,提供從貸款、股票交易、支付等各類服務。

他表示:「產生這個念頭的想法是,‘作為一個典型的消費者,你實際上想用你的錢做什麼?哪些是對你的日常生活真正有價值的事情?’」

班克曼-弗里德長期信奉素食主義。他在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主修物理學,曾在量化交易巨頭Jane Street Capital工作三年,後來開始潛心研究加密貨幣。他的父母都是斯坦福大學法學院(Stanford Law School)教授。

根據彭博(Bloomberg)最近的估計,班克曼-弗里德目前的淨資產為119億美元,低於去年加密貨幣市場崩盤前的近260億美元。他擁護有效利他主義(effective altruism)。這是一種哲學運動,認為個人應該賺很多錢並將錢捐出,從而最大限度地發揮對社會的積極影響。他支持預防流行病和防止人工智能危害人類等事業。

與班克曼-弗里德關係密切的人士對他如此順理成章地成為公眾人物感到意外。他已成為華盛頓的常客,在國會作證,推動FTX議程,併為加密貨幣行業遊說。

「班克曼-弗里德不得不從與純粹的加密貨幣受眾交流,轉變為與議員、記者和公眾打交道,」FTX的早期投資者之一、Race Capital的合夥人Chris McCann表示。「在2019年,他並沒有太多這樣的技能,而更像是一個害羞、古怪的極客。」

班克曼-弗里德的第一個總部在加利福尼亞州伯克利的一處出租屋,他於2017年在那裡創立了Alameda Research——屋內配備了購於亞馬遜(Amazon)的辦公桌和電腦。後來他把Alameda搬到了香港,那裡的加密貨幣監管比美國寬鬆。

Alameda設法從比特幣市場獲利,這個市場充斥著形形色色的交易所,使得套利成為可能,即從一處購買一枚比特幣,然後在其他地方以更高價格出售。Alameda早期的一個策略是在美國購買比特幣,然後在日本溢價出售。

班克曼-弗里德於2019年創辦了FTX,押注其團隊可以打造一個比現有交易平台更好的交易所。去年,在全球監管機構加強對加密貨幣審視之際,班克曼-弗里德決定將FTX總部遷至監管環境對加密貨幣更為友好的巴哈馬。

目前FTX總部位於一個為棕櫚樹環抱的辦公園區內,園區內有一個沐浴在陽光下的停車場。班克曼-弗里德住在附近的一棟豪華公寓樓裡。儘管他以生活節儉著稱,長期與人合住,工作時經常睡在懶人沙發上,但房產記錄顯示,FTX旗下一個部門為那裡的一套五居室的頂層公寓支付了3,000萬美元。

班克曼-弗里德說,他是共享這套公寓的10名FTX員工之一。他表示:「很顯然,我一個人住在那裡多荒唐。」

加密貨幣交易所應用程式,包括 Crypto.com、Binance、KuCoin、BlockFi、Coinbase、Kraken、Bison、Bitfinex 和 Bitpanda 。
加密貨幣交易所應用程式,包括 Crypto.com、Binance、KuCoin、BlockFi、Coinbase、Kraken、Bison、Bitfinex 和 Bitpanda 。攝:Silas Stein/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拯救我們的業務」

今年早些時候,FTX通過收購日本加密貨幣交易所Liquid進行擴張,後者在2021年8月遭遇駭客攻擊,損失了9,700萬美元。

駭客事件發生後不久,時任Liquid高管的Seth Melamed登上了前往東京的飛機。Liquid面臨破產,客戶們怒氣衝衝,Melamed擔心日本警方會在機場逮捕他。他在即時通訊應用Telegram上給班克曼-弗里德發資訊。

他寫道:「完全理解這一不同尋常的情況,但如果FTX能考慮投資或收購Liquid,這將挽救我們的業務,並將在更大範圍內惠及加密貨幣行業。」

飛機上沒有Wi-Fi。當飛機降落時,他發現機場沒有警察在等他,他鬆了一口氣。此時他收到了班克曼-弗里德的答覆——「樂於一看!」

幾天後,FTX同意向Liquid提供1.2億美元貸款,幫助其維持運營,這為這樁收購奠定了基礎。

這樁收購併不完全順利。據一位知情人士稱,FTX最終失去了數以千計的日本客戶,這些客戶已經在使用FTX,他們拒絕轉移到被FTX收購的Liquid平台上,Liquid受日本金融廳監管。

Melamed現在擔任FTX日本業務首席運營官,他說:「我們有信心在今年年底前使日本用戶在FTX的活動恢復到以前的水平,到2023年,他們的活動將超越以前的水平。」

今年6月,FTX同意收購加拿大加密貨幣交易所Bitvo Inc.。FTX還獲得在澳洲、杜拜和歐盟提供金融服務的牌照,推動了其國際化努力。

FTX的雄心擴展到了傳統市場。在去年收購了一家美國註冊經紀公司後,該公司最近允許美國客戶在其應用上不僅可以交易比特幣,也可交易股票。今年5月,班克曼-弗里德花了6.48億美元個人財富購買了熱門交易應用開發商Robinhood Markets Inc. 7.6%的股份。他是在Robinhood的股價較首次公開募股(IPO)價暴跌近80%之後披露這筆交易的,自那以來該公司股價略有上升。

班克曼-弗里德是FTX和Alameda的大股東,這一安排招致了加密貨幣懷疑者和一些數字貨幣交易人士的批評。在股票和期貨等傳統市場,交易所被要求是中立的平台,不能在交易人士之間厚此薄彼。監管機構不鼓勵平台與交易機構關聯過密,認為這是一種利益衝突。在加密貨幣領域不存在這樣的限制。

班克曼-弗里德稱,Alameda在FTX上沒有特權。他表示,儘管Alameda最初是FTX上的主要參與者,幫助推動了交易活動,但此後Alameda在交易量中所佔的比例已降至很低水平。

去年,班克曼-弗里德辭去了Alameda首席執行官一職,稱將把大部分時間花在FTX上。Alameda繼續為班克曼-弗里德創造可觀的利潤。據區塊鏈分析公司Nansen的數據顯示,自2020年以來,Alameda控制的一個加密貨幣錢包(該公司持有其部分資金)已產生了逾5.5億美元的交易利潤。

在2021年和2022年初加密貨幣價格仍高企時,FTX通過幾輪融資積累了約20億美元資金。這筆資金使FTX得以在加密貨幣暴跌後進行收購。FTX的投資者包括新加坡國有投資公司淡馬錫控股(Temasek Holdings Pte. Ltd.)和安大略省教師養老金計劃(Ontario Teachers' Pension Plan)等老牌資產管理公司。

班克曼-弗里德稱,FTX有數十億美元現金可以用於其他交易,這些錢以美元形式存在,而不是加密貨幣。

英文原文:The 30-Year-Old Spending $1 Billion to Save Crypto]2

加密貨幣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