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 華爾街日報

俄烏開戰六個月後,天平正慢慢向烏方傾斜

俄羅斯保持著火力優勢,但烏克蘭開始獲得主動權,而且西方國家依然在對烏克蘭提供穩定的軍事和財政支持。


2022年8月24日,人們在烏克蘭基輔市中心的被毀壞的俄羅斯軍車周圍走來走去。 攝:Evgeniy Maloletka/AP/達志影像
2022年8月24日,人們在烏克蘭基輔市中心的被毀壞的俄羅斯軍車周圍走來走去。 攝:Evgeniy Maloletka/AP/達志影像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全面入侵已滿六個月,如今有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軍事和經濟戰場上的天平正慢慢向烏克蘭及其西方支持者傾斜。

這場俄烏之戰是二戰以來歐洲國家之間規模最大的戰爭,尚無法預見其帶來的傷亡和破壞何時才是盡頭。烏克蘭仍在苦苦應對俄羅斯的原生火力優勢,但烏軍在接受更多西方武器的同時,正越來越頻繁地打擊俄方的後勤補給線和基地,包括在克里米亞。

位於克里米亞的俄羅斯黑海艦隊(Black Sea Fleet)總部上周六遭遇了無人機襲擊,近來有諸多類似的跡象表明,俄軍後方越來越容易受到烏克蘭的攻擊。

儘管有人擔心,戰爭久拖不決以及能源和食品價格日益上漲可能會破壞西方世界的團結,但在美國和歐洲大部分地區,政界和民眾仍強力支持烏克蘭。

特別是,美國正以穩定增長的數量向烏克蘭輸送先進武器,如高機動性多管火箭系統(High Mobility Artillery Rocket System, 簡稱:海馬斯) ,並提供關鍵的財政支持。美國上周五又宣布向烏克蘭提供近8億美元軍事援助,包括無人機、火炮和彈藥。該援助方案首次納入了掃雷設備和戰術車,表明美國正以新的方式武裝烏克蘭,以助其奪回失地。

弗吉尼亞州阿靈頓的防務研究組織CNA的俄羅斯研究項目負責人Michael Kofman表示:「俄軍的作戰勢頭已大大衰減,並重新部署了大量部隊,以應對烏克蘭可能在烏南部地區發起的進攻。」

「我覺得不存在順勢陷入僵持的和局結果,」Kofman說,「我認為,在冬季到來之前至少還有一個階段的戰事。」

這一努力的結果還遠未明朗,但俄烏衝突的命運現在取決於烏克蘭人能夠取得怎樣的進展。

據信自俄羅斯2月24日發動全面進攻以來,雙方傷亡士兵均數以萬計。與烏克蘭相比,俄羅斯在補充兵力和物資損失方面更為艱難,只能依靠僱傭兵、附庸民兵和舊坦克填補缺口。俄羅斯經濟正面臨較西方國家嚴重得多的衰退。

2022年8月24日,烏克蘭軍人從哈爾科夫地區以高射砲向俄羅斯陣地開火。
2022年8月24日,烏克蘭軍人從哈爾科夫地區以高射砲向俄羅斯陣地開火。攝:Andrii Marienko/AP/達志影像

這場戰爭的部分結果似乎已塵埃落定。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試圖恢復俄方歷史上在東歐的勢力範圍,以此改寫冷戰結局,而這番嘗試已告失敗。相反,他發起的入侵烏克蘭之戰促使幾乎整個歐洲團結起來反對他,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簡稱﹕北約)也因此重新煥發生機,該組織準備批准瑞典和芬蘭成為新成員。

有大量證據顯示俄羅斯對烏克蘭人犯下暴行,再加上普丁把能源、食品甚至核安全當作武器,他的政權已成為整個發達國家中的棄兒,但在對西方抱有深深懷疑的南半球卻並非如此。

烏克蘭作為一個獨立國家維持至今,可以說已經在政治上取得勝利,這讓俄羅斯和許多西方國家政府都始料未及,這些國家原以為基輔方面在俄羅斯的進攻下會很快崩潰。這場戰爭強化了烏克蘭獨特的民族認同感,堅定了該國把國內經濟、政治和安全安排轉向西方的決心。

但烏克蘭戰爭的持續時間和最終結果仍然不確定。俄羅斯仍擁有數量遠超烏克蘭的大炮和炮彈。穿越開闊地帶的困難使烏克蘭很難奪回被佔領的土地。基輔方面認為,西方的軍事援助,特別是來自歐洲的援助仍緩慢且不順暢。許多西方決策者仍舊懷疑,如果西方的支持不達到一定程度,烏克蘭能否取得軍事勝利,而此類程度的支持可能會引發西方與俄羅斯的直接戰爭。

拜登(Joe Biden)政府從一開始就很謹慎小心,一直斷斷續續地向烏克蘭運送武器,在經過數周甚至數月的深思熟慮後才肯提供海馬斯等更先進武器,原因是美方擔心戰事升級或武器可能落入敵手。這種三思而後行的做法讓美國受到批評,認為其最初的行動不夠迅速,而美國官員辯稱,他們正在儘快將物資運往烏克蘭。

嚴重受損的烏克蘭經濟已經開始穩定下來,但該國政府極度缺錢,部分原因是歐盟尚未兌現財政援助承諾。如果為了支付戰爭開銷而開動印鈔機,有可能會損害烏克蘭貨幣。

這場戰爭最嚴重的經濟後果要到2023年初才會在歐洲充分體現,目前歐盟正在拼命為沒有俄羅斯天然氣的生活做準備,而到了冬季,歐盟就將迎來大考。

不過,在一場消耗戰中,各方都感到痛苦是正常的。問題是哪一方能堅持更久並能夠將其意志強加於另一方。

隨著夏季結束,烏克蘭的保衛者們正顯示出一種新的能力,可以深入俄羅斯防線後方進行打擊,包括在克里米亞以及烏克蘭南部被俄羅斯佔領的赫爾松地區。

俄羅斯在烏東部頓巴斯地區的攻勢正在失去動力。莫斯科方面不得不重新部署其部隊,以鞏固在烏克蘭南部的脆弱陣地。然而,對烏克蘭士兵來說,從俄羅斯佔領者手中奪回大片領土仍是一項艱巨的挑戰。

前法國官員、總部設在巴黎的戰略研究基金會(Foundation for Strategic Research)的特別顧問Francois Heisbourg說:「烏克蘭的戰略主動權已經增加。但我們還不知道他們能如何對其加以利用。」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顧問波多利亞克(Mykhailo Podolyak)在接受採訪時說,烏克蘭在南部地區的反攻不會是對俄羅斯防線的大規模正面進攻。他說,烏克蘭將試圖複製在保衛基輔時使用的戰略,即通過游擊等戰術攻擊俄羅斯前線後方的後勤,以削弱俄羅斯作戰能力並迫使其撤軍。

「俄羅斯人需要彈藥、燃料和靠近前線的戰地指揮部。我們先摧毀俄軍的燃料和彈藥庫,他們會亂成一團,因為沒了指揮部,這已是一支士氣渙散的軍隊。然後再開始進攻,把他們分割開來,再逐個擊破,」波多利亞克說。「該戰略在保衛基輔過程中奏效,在反攻方面也會以同樣的方式發揮作用。」

波多利亞克說,烏克蘭需要更多能突破俄羅斯電子戰防禦系統的海馬斯和攻擊型無人機。

美國國防官員認為,雖然在現階段戰鬥中,俄烏都沒有在對抗方面取得重大進展,但烏克蘭對深入俄羅斯前線後方的基礎設施的攻擊表明,主動權已經發生轉變。

五角大樓一名高級官員上周五表示,與兩個月前相比,這場戰爭正進入一個不同階段,兩個月前俄軍在頓巴斯的戰鬥中勢頭更猛。「我想說的是,俄羅斯在這個戰場上完全沒有進展,」這名官員說。

2022年8月2日,烏克蘭 Mykolaiv 發生夜間砲擊後,一名婦女走在住宅樓的廢墟中。
2022年8月2日,烏克蘭 Mykolaiv 發生夜間砲擊後,一名婦女走在住宅樓的廢墟中。攝:Kostiantyn Liberov/AP/達志影像

與此同時,歐盟仍然對今年冬天可能出現能源短缺保持高度警惕,儘管有人說,隨著各國全力採購非俄羅斯天然氣,加上歐盟為節約能源和共享供應採取的措施付諸實施,歐洲出現全面天然氣短缺的風險正在下降。

能源行業分析師稱,歐洲能源前景不像今年夏天早些時候看起來那樣嚴峻。俄羅斯大幅削減了通過北溪(Nord Stream)管道向德國輸送的天然氣,目前該管道輸送量只有設計容量的20%,為此歐盟不得不採取行動,購買足夠的液化天然氣(LNG),並確保供應能夠覆蓋歐盟所有地方。雖然目前天然氣庫存得到補充,但歐盟正在與時間賽跑,以趕在明年春天庫存再次耗盡之前加緊建設LNG接收站。

標普全球大宗商品(S&P Global Commodity Insights)歐洲天然氣行業分析師James Huckstepp說:「我們預計不會出現天然氣短缺或是停電。」但他說,風險仍然存在,包括新的基礎設施未能按時完工,以及天氣問題。

Huckstepp說:「正常天氣下,即使普丁將北溪管道天然氣輸送量進一步削減至零,我們認為歐洲也能挺過這個冬天。但是,如果俄羅斯完全切斷天然氣供應,再加上冬天天氣異常寒冷,可能會迫使歐洲對工廠和家庭實施天然氣定量配給。」

經濟學家預計,即使不實施能源配給制,能源和食品價格高企、利率上升和全球經濟放緩也會導致歐洲大部分地區在今冬至少陷入輕度衰退。若發生更嚴重的能源危機,則幾乎肯定會引發深度衰退。

俄羅斯政府已採取措施穩定盧布匯率並恢復石油出口,其經濟前景可能沒有今年年初預測的那麼差,但仍比西方國家要糟糕得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簡稱IMF)現在預測,俄羅斯今年GDP將收縮6%,未來幾年還會進一步萎縮。

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 7月份發表的一份詳細研究報告分析了俄羅斯的貿易、工業和財政狀況,得出的結論是,與IMF的預測或俄官方數據所顯示的情況相比,俄羅斯經濟實際受到的影響更為劇烈。這份報告的作者寫道,企業撤離和各種制裁措施正給俄羅斯經濟造成災難性損害。

到目前為止,俄羅斯日益暗淡的經濟前景並沒有促使普丁結束烏克蘭戰爭。西方官員表示,對俄制裁的目的是要削弱該國工業和軍事能力,而不是為了改變普丁的想法。

但俄羅斯利用經濟壓力來削弱西方對烏政治支持的策略迄今也沒有奏效。

普丁繼續打俄烏戰爭的決心和俄羅斯涉嫌對烏克蘭人廣泛施暴的證據,幾乎已讓歐盟別無選擇,只能繼續支持烏克蘭、制裁俄羅斯。

在歐洲和北美,公眾對烏克蘭的支持率仍然很高。儘管通脹問題和能源價格高企引發了憤怒,但民意調查顯示,大多數歐洲人並沒有把問題歸咎於對烏克蘭的支持。取消對俄制裁的呼聲很大程度上仍局限於極左和極右政治人物或有親俄歷史的人士。

今年春天,法國、德國和意大利的領導人呼籲俄烏早日停火,自那以來,西方世界內部的政治分歧已經減少。他們的呼籲曾激怒北歐和東歐的一些國家,這些國家覺得俄羅斯的擴張主義對它們的影響更大:包括波蘭和波羅的海國家在內的一些國家認為,停火如果讓俄方佔領烏克蘭20%領土的局面得以維繫,將是對俄羅斯入侵行為的獎賞。

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因其對普丁的懷柔論調而在歐洲受到過極其尖銳的批評,馬克龍曾多次表示俄羅斯不應被羞辱。

Heisbourg說:「我們在歐洲東半部信譽盡失的速度讓馬克龍意識到,不可能兩邊都不得罪。」自從6月高調訪問基輔以來,馬克龍轉而更加堅定地擁護北約支持烏克蘭的共同立場。

自拜登政府上任以來,美國已向烏克蘭提供了約106億美元的軍事援助,預計未來幾周還會提供更多支持。幾乎沒有跡象表明美國對烏克蘭的支持正在減弱。

弗吉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政治分析人士Larry Sabato說:「大多數美國人都對烏克蘭表示同情,從某種意義上說,澤連斯基已成為很大一部分人心中的民間英雄。」他說,如果這場戰爭持續多年,要持續獲得大規模援助可能會越來越難。

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如果美國共和黨人在11月中期選舉後獲得參眾兩院中一方或全部的控制權,那麼國會中可能會出現更多反對支持烏克蘭的聲音。

不過,一名國會的工作人員認為,共和黨人不會減少對烏克蘭的支持。

「最終意見會傾向於支持烏克蘭,」這位工作人員在一份文本文件中說,「這就像參議院對是否同意芬蘭和瑞典加入北約的投票一樣,爭議很大,但理智上誠實的共和黨人知曉烏克蘭問題的利害關係。」

英文原文:After Six Months of War in Ukraine, Momentum Tilts Against Russia]2

俄烏戰爭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