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 華爾街日報

經濟轉冷,CEO們開始對員工強硬

隨著經濟前景惡化,企業管理者重新直言不諱地對員工提要求,並重視績效評估。


2021年10月,Facebook公司改名為Meta,員工將公司總部外的舊標誌換成新的標誌。 攝: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2021年10月,Facebook公司改名為Meta,員工將公司總部外的舊標誌換成新的標誌。 攝: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更仁慈、更溫和的首席執行官(CEO)時代正在落幕。

疫情期間的大部分時間裡,企業高管都在耐心地回答員工會議上的提問,向員工發送安撫信,試圖營造一種更加溫和的形象,而隨著經濟惡化跡象逐漸顯現,他們的語氣也發生了改變。

Google(Google)母公司CEO上個月對員工說,工作時「要比我們在光景更好的時候表現出更強的緊迫感,更加集中精力,體現出更大的渴求。」Facebook母公司Meta Platforms Inc. 的CEO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 7月底時表示,Meta必須加大強度,「我希望我們可以用更少的資源做成更多的事。」最近,該公司工程主管還讓管理人員找出工作表現不佳的員工,並讓他們走人。

科技界之外,其他行業的CEO也對愈加艱難的環境發出了警示,與此同時,還有一些CEO讓員工重新考慮差旅和商務餐費用,就連印有公司名稱的T恤、咖啡杯這類企業宣傳品,其費用都要再三考慮。

領導者傳遞資訊上的變化反映出,企業高管對於經濟前景變得愈加焦慮。世界大型企業聯合會(Conference Board) 6月發布的一項調查顯示,大部分受訪CEO認為,經濟即將陷入衰退或是已處於衰退狀態。公司高管、董事會成員和企業顧問指出,當企業領導者擔心經濟衰退時,他們的言行會發生變化。

「經濟景氣的時候,我們希望人們重點去考慮增長方面。」3D打印公司Carbon Inc.董事長、前杜邦(DuPont) CEO艾倫·庫爾曼(Ellen Kullman)說,「但當經濟出現下滑勢頭時,基本面成了最重要的問題,也就是:我如何保留現金?如果情況變得更嚴峻,我要如何帶領團隊走出來?」

她說,眼下CEO們或許想更好地調整團隊,或是推動員工回到辦公室來安排優先事項——這與疫情初期形成了對比,當時管理層會宣揚彈性工作制,推出新的福利舉措來支持員工,或是反覆承認員工的確面臨著挑戰。

而今,「我從不同的CEO那裡聽到,他們的口吻要比以往強硬一點。」庫爾曼說。

企業顧問和管理人士說,許多CEO一開始就不喜歡遠程辦公,現在更是不想再掩蓋對它的厭惡。一些CEO已經在私底下錶示,經濟衰退前景將讓他們更有理由要求員工回到辦公室上班。最近幾周,在與投資者舉行的業績電話會議上,高管們還強調他們有能力控製成本,若有必要,他們也有能力再度啟用以往經濟低迷期所採用的策略。

今年7月,線上銀行及金融服務公司Ally Financial Inc. 的CEO傑弗裡·布朗(Jeffrey Brown)向投資者表示,公司「正同各業務負責人深入接洽,確保只有最重要的項目和招聘計劃才會被優先考慮。」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 Co.) CEO瑪麗·巴拉(Mary Barra)上周在與分析師舉行的電話會議上說,該公司「模擬了幾種經濟衰退的情景」,將削減部分招聘及支出。

今年夏天,Meta遠程辦公與工程主管馬赫·薩巴(Maher Saba)讓管理人員找出並上報工作表現不佳的員工。「如果有直接下屬消極怠工,或是在工作中表現不佳,那他們就不是我們需要的人;他們辜負了這家公司。」薩巴在一篇帖子裡寫道,這篇帖子發表在該公司內部社交網一個僅限工程管理人員參與的群組裡。

Meta發言人特雷西·克萊頓(Tracy Clayton)說,任何想要產生持久影響力的公司都「必須嚴格遵照優先級從事,並以高強度的工作來完成目標。」

7月底,Google母公司Alphabet Inc. 的CEO桑達·皮采(Sundar Pichai)在一個面向全公司的會議上向員工徵詢如何提高專注度,他還就公司內部生產率與崗位級別不匹配的問題表達了擔憂。

還有些管理者在敦促員工減少開支。今年7月,向警方出售電擊槍和執法記錄儀的Axon Enterprise Inc.發起了一項內部活動,號召員工「把公司的錢當作自己的錢來花」,CEO里克·史密斯(Rick Smith)說,公司還發起了話題標籤#likeitsyours(當成自己的錢)。史密斯談到,由於團隊會在辦公室以外的地方籌劃活動,或是會有很多人出差拜訪客戶,公司的差旅費用較以往增加。另外,團隊先前習慣了訂購大量印有公司標識的T恤、帽子等商品,以至於管理層還決定任命一位「紀念品主管」——今後但凡涉及此類支出,都必須獲得此人批准才行。

「有時,我們甚至到了需要對這類贈品進行脫癮治療的地步。」史密斯說,「不是每場活動都需要發T恤。」

與此同時,史密斯還鼓勵管理人員主動出擊,例如,從那些正在收縮的科技企業中招聘工程師,或是想一想在走出經濟衰退的過程中,Axon應如何讓自己處於最有利的位置。

「眼下,我已經嗅到了機會。」他說,「沒錯,寒冬將至,我們去擁抱它吧。」

前美敦力公司(Medtronic PLC)董事長兼CEO比爾·喬治(Bill George)說,新冠疫情之初,CEO們曾駕馭了不確定性,如今許多人又在重新調整,希望不管遭遇何種經濟衰退,都能帶領企業平安度過。喬治所著的一本領導力方面的書即將面世。他指出,此時,關注員工的工作表現並不過分。「是的,工作表現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重要。」他說。

高管和指導師指出,目前失業率仍保持在低位,最具才華的員工依然有很多選擇,這種情況下,企業管理者即便再強硬,也會有個限度。教育旅遊及體驗公司WorldStrides的CEO鮑勃·戈格爾(Bob Gogel)說,該公司約有80%的員工遵守了每周回辦公室工作三天的規定。對於那些不守規矩的人,是否要嚴格執行這項政策,管理人員有時會猶豫不決。

「因為人們會說,『如果你強制執行的話,我就走人。』」戈格爾說。

儘管如此,隨著經濟環境的改變,一些人預計「重返辦公室」的情況也將發生變化——老闆們將被賦予更大權力,強迫員工重新以面對面的方式上班。據追蹤打卡情況的安全服務供應商Kastle Systems,最近幾周,美國10座主要城市的辦公室出勤率略有上升,7月底時在45%上下浮動。

「一些企業似乎在試圖利用大環境中的擔憂情緒,要把人們嚇回到辦公室。」對員工實行彈性工作制的線上房地產公司Zillow Group Inc.的CEO裡奇·巴頓(Rich Barton)說,「我不喜歡這樣。」

巴頓曾帶領在線旅遊公司Expedia等企業經歷過不同的經濟周期,他說,當經濟處於過渡期時,自己會儘量不去改變之前向員工傳遞的資訊。他還說,Zillow已經告訴管理人員要尋找機會從競爭對手那裡招人。該公司去年裁掉了四分之一的員工。

「強大的領導力應該是盡可能保持穩定。」巴頓說,「來回踩油門、急剎車,不會有很高的效率。」

英文原文:CEOs Ditch Kinder Approach as Economy Shows Signs of Chilling]2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美國經濟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