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 華爾街日報

普京意想不到的挑戰:來自中亞盟友的冷落

俄烏戰爭的爆發令哈薩克斯坦及其中亞鄰國重新思考它們與俄羅斯的盟友關係,這為美國打開了一扇窗口。


2022年6月22日,俄羅斯莫斯科,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克里姆林宮外走過。 攝:Stringer/Getty Images
2022年6月22日,俄羅斯莫斯科,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克里姆林宮外走過。 攝:Stringer/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今年年初,俄羅斯向其長期以來的盟友哈薩克斯坦派遣了2,000多名士兵,幫助鎮壓當地的反政府暴力騷亂。六周後,當俄羅斯軍隊衝進烏克蘭時,哈薩克斯坦曾有機會通過支持這一入侵來報答恩情。助鎮壓當地的反政府暴力騷亂。

但哈薩克斯坦並沒有這麼做。

反而,哈薩克斯坦同與俄羅斯南部臨近的幾個中亞國家一起,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問題上保持中立,使白俄羅斯成為唯一一個全面支持俄羅斯的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哈薩克斯坦已承諾執行西方對俄制裁措施,表示將通過繞過俄羅斯的路線增加對歐洲的石油出口,還增加了國防預算,並接待了一個旨在拉攏哈薩克斯坦更倒向美國的美方代表團。

俄羅斯與其在中亞的最大盟友愈加疏遠,這對俄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來說是意想不到的挑戰。在蘇聯解體以來的幾十年裡,俄羅斯一直努力通過與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結成軍事和經濟聯盟,以維持對整個中亞的影響力。其中最主要的是哈薩克斯坦,這是一個國土面積比整個西歐還大且石油資源豐富的國家。俄哈兩國邊境線長達4,750英里(約合7,644公里),是僅次於美加邊境的世界第二長邊境線。

俄哈兩國關係正因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而發生改變,烏克蘭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與哈薩克斯坦有許多相似之處。根據對哈薩克斯坦現任和前任官員、議員和分析人士的採訪,現在哈方正重新考慮俄羅斯在哈外交政策中的特權地位,並發展同美國、土耳其和中國等國家的交往。

6月份,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飛抵俄羅斯參加了普京在聖彼得堡舉行的重要經濟論壇,托卡耶夫當時的表態就說明了上述轉變。他在與普京共同出席該論壇時表示,哈薩克斯坦不會承認烏東頓巴斯地區俄羅斯支持的兩個分離州獨立。普京稱他解放了該地區。當論壇的會談主持人詢問西方是否在向哈薩克斯坦施壓時,托卡耶夫避而不答。

托卡耶夫在訪俄期間向俄羅斯國家電視台表示,哈薩克斯坦不會幫助俄羅斯違反西方制裁,但他強調,俄羅斯仍將是哈薩克斯坦的重要盟友。托卡耶夫表示:「哈薩克斯坦絕不會背棄盟友義務。」

這是一種微妙的平衡。哈薩克斯坦禁止可能激怒俄羅斯的反戰示威,但也禁止公開展示在俄羅斯象徵著支持戰爭的Z字標誌。

哈薩克斯坦議員Sayasat Nurbek引述了一則有關花栗鼠身上如何出現條紋的西伯利亞童話故事來解釋哈薩克斯坦行事的理由。故事說,一頭熊和一隻花栗鼠是朋友,熊心情很好,摸了摸花栗鼠的背,但它的爪子把花栗鼠的背給抓破了。

Nurbek說:「這個故事的寓意是:如果你跟熊是朋友,即使你是他最好的朋友,即使他心情很好,背後也要小心。」

在俄烏戰爭開始後不久,哈薩克斯坦就發出了一些初步信號,表明該國不會與俄羅斯步調一致。在3月初要求俄羅斯終止入侵行動的聯合國決議投票中,哈薩克斯坦投了棄權票,而不是反對票。幾天后,哈薩克斯坦派出一架波音(Boeing) 767飛機,載運28噸藥品前往烏克蘭,這是哈方派出的多架援助航班之一。

7月初,哈薩克斯坦財政部公布了一項指令草案,將遵循西方制裁措施,限制對俄羅斯的部分出口。

哈薩克斯坦的這一立場激怒了一些俄羅斯人,尤其是考慮到俄軍曾幫助鎮壓了今年1月哈薩克斯坦多地因天然氣價格上漲而爆發的和平抗議活動,後來抗議演變成許多哈薩克斯坦人眼中的精英之間的權力之爭。

「哈薩克斯坦人,你們這叫忘恩負義。」俄羅斯國家電視台節目主持人Tigran Keosayan在4月底說。「仔細看看在烏克蘭發生的事情......,如果你們認為可以狡猾地逃脫,並且以為不會出事,你們就錯了。」

哈薩克斯坦人早已習慣了這種措辭。哈薩克斯坦約20%的人口是俄羅斯族,俄羅斯民族主義者長期以來都聲稱哈薩克斯坦的北部地區是俄羅斯領土。2014年,在俄羅斯吞併了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地區之後,普京曾表示,哈薩克斯坦在蘇聯解體之前從未擁有過國家地位。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普京的這番話受到重視,特別是考慮到哈薩克斯坦是唯一與俄羅斯接壤的中亞國家。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庫曼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都位於哈薩克斯坦以南。這些中亞國家都不支持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烏茲別克斯坦曾公開表示不會承認烏分離地區頓巴斯為獨立國家。

中亞國家與俄羅斯的這種局部疏遠為美國打開了一扇窗口,美國在近幾年淡出中亞地區之後正試圖在該地區重獲影響力。

今年4月,拜登(Biden)政府負責人權事務的副國務卿烏茲拉.澤雅(Uzra Zeya)對哈薩克斯坦進行了訪問。自那以來,美國官員已多次訪問中亞地區。5月下旬,美國助理國務卿唐納德.盧(Donald Lu)訪問了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6月份,新上任的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陸軍上將Erik Kurilla也訪問了這些國家。

政府資助的俄羅斯科學院(Russian Academy of Sciences)中亞問題研究人員Andrei Grozin稱,美國派官員訪問哈薩克斯坦,把手伸到了其勢力範圍之外,這引起了俄羅斯的關注。他表示,雖然克裡姆林宮還沒有感到不安,但如果哈薩克斯坦政府轉向敵對,這對俄羅斯構成的威脅甚至會比敵對的烏克蘭還要大,因為哈薩克斯坦與俄羅斯之間有著很長的陸地邊界線。

「不過,我認為事情不會走到那一步,」Grozin說。「相比烏克蘭的精英們,哈薩克斯坦的精英有更強的自我保護本能。」

美國國務院的兩位官員表示,美國已要求中亞各國政府站在西方國家這一邊,一起支持烏克蘭,但同時也在小心行事,避免向這些中亞國家施加過度的壓力。

6月28日,在陸軍上將Erik Kurilla訪問塔吉克斯坦一周後,普京選擇該國作為他入侵烏克蘭後的首次外訪之地。普京出訪時對塔吉克斯坦總統拉赫蒙(Emomali Rahmon)說:「我很高興來到盟友的友好土地上。」

拜登的人權特使在4月訪問哈薩克斯坦之後,又去了鄰國吉爾吉斯斯坦。在與該國當時的外交部長卡扎克巴耶夫(Ruslan Kazakbayev)舉辦的聯合新聞發布會上,兩人宣布吉爾吉斯斯坦和美國將很快簽署一項雙邊合作協議,吉方將在經濟和教育等領域接受美方援助。

卡扎克巴耶夫八天后因健康原因提交辭呈,他的繼任者告訴了當地媒體這一消息。一名熟悉該決定的人士稱,卡扎克巴耶夫是應俄羅斯的要求辭職的。

克裡姆林宮和吉爾吉斯斯坦外交部沒有回應置評請求。卡扎克巴耶夫不予置評。

中亞各國與俄羅斯存在著深厚的文化、經濟和歷史聯繫。俄羅斯在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有軍事基地,在哈薩克斯坦有一個反彈道飛彈試驗場。

5月初,約1萬人在哈薩克斯坦最大城市阿拉木圖舉行遊行,紀念打敗納粹德國的勝利日。遊行者揮舞蘇聯國旗,手舉前蘇聯獨裁者斯大林(Joseph Stalin)的畫像,並高唱俄語戰時歌曲。

俄羅斯現為該地區最大貿易夥伴,為數以百萬計的中亞勞工提供就業機會。匯款在吉爾吉斯斯坦GDP中的佔比為近三分之一,在塔吉克斯坦GDP中佔比超過四分之一,在烏茲別克斯坦GDP中約佔10%。其中絕大部分匯款都來自俄羅斯。

西方國家對俄實施制裁後,哈薩克斯坦經由俄羅斯與歐洲國家之間的傳統貿易線路逐漸遇阻,最終幾乎停滯,保險公司和進口商對過境俄羅斯的貨物保持警惕。有鑑於此,哈薩克斯坦官員尋求貿易合作多元化發展。世界銀行(The World Bank)預測,中亞經濟今年將平均收縮4.1%。

俄烏戰爭爆發數周後,一個由哈薩克斯坦官員組成的代表團前往前蘇聯加盟共和國阿塞拜疆和格魯吉亞,就發展中間走廊(Middle Corridor)舉行會談。阿塞拜疆和格魯吉亞位於裏海沿岸,與土耳其接壤。中間走廊是一條從中國途徑中亞、高加索地區和土耳其通往歐洲的貿易路線。

土耳其亞太研究中心(Turkish Center for Asia Pacific Studies)主任Selcuk Colakoglu稱,過去,中亞國家、中國和土耳其都沒有認真探索過這條貿易路線,一個原因是不想激怒俄羅斯。Colakoglu曾擔任土耳其外交部顧問,目前在中國一所高校任教。

他說,這次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使該地區的國家,包括中國和土耳其,有膽量挑戰俄羅斯的主導地位。

哈薩克斯坦位於裏海的阿克套港和庫裡克港現在一片繁忙。哈薩克斯坦工業和基礎設施發展部下轄司局的一位負責人Zeynolla Akhmetzhanov說,今年1-4月的集裝箱運輸量是上年同期的三倍。

對哈薩克斯坦來說,貿易多元化是一個關乎生死存亡的問題。俄羅斯在過去幾個月裡兩次關閉了裏海輸油管道(Caspian Pipeline)。哈薩克斯坦約80%的石油出口都是通過裏海輸油管道經由俄羅斯輸送到黑海港口城市新羅西斯克的。3月下旬,在一場風暴破壞了碼頭後,俄羅斯關閉了該碼頭三個系泊點中的兩個進行了數周的維修。哈薩克斯坦能源部長和一個代表團於4月前往莫斯科進行會談,幾天后,俄羅斯重新開放了這兩個系泊點。

7月初,俄羅斯一家法院因該管道涉嫌違反環境規定而責令其暫停活動30天。幾天后,該法院撤回了這一裁定,但此舉已在哈薩克斯坦引發了震盪。7月7日,哈總統托卡耶夫指示本國石油公司開發新的運輸路線。

多年來,俄羅斯和中國曾分工默契,俄羅斯負責安全,中國發展該地區經濟。這種分工現在正發生變化。

4月下旬,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訪問了哈薩克斯坦,並與托卡耶夫舉行了會晤。根據中國國防部的說法,雙方同意加強軍事合作。此外,哈薩克斯坦也在推動與區域大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簡稱﹕北約)成員國土耳其建立更密切的關係。5月初,托卡耶夫乘飛機前往安卡拉,土哈兩國官員簽署了一項在哈薩克斯坦合作生產軍用無人機的協議。

哈薩克斯坦還將國防預算增加了4,410億堅戈(約合9.18億美元)。

一位高級官員說,其中部分資金將用於增加哈薩克斯坦的後備軍。這位官員說,哈薩克斯坦還從烏克蘭的激烈抵抗中吸取了教訓,即必須改革軍隊,增強機動性和打混合戰爭的能力。混合戰爭會綜合採用常規戰爭以及網絡戰、虛假資訊和干涉選舉等方法。

雖然一些西方人士說俄羅斯軍隊已暴露出紙老虎的本質,但來自中亞國家的一位高級官員說,對俄羅斯所懷野心的恐懼只會越來越強烈。「他們對付這麼多國家,他們有東歐國家和烏克蘭可以欺負,這是一回事,」這位官員說。「想像一下,如果他們沒有烏克蘭可以欺負。我們會是下一個嗎?」

英文原文:Putin’s Unexpected Challenge: Snubs From His Central Asian Allies]2

普丁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普京 俄羅斯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