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 華爾街日報

糧食如何成為普京的新戰略武器

西方官員稱,俄羅斯政府的目標是作為減少制裁和停火談判的籌碼,形成對非西方國家的影響力並與之建立貿易關係、摧毀烏克蘭經濟。


2022年5月6日,烏克蘭新沃龍佐夫卡 ,一名烏克蘭軍官檢查遭到俄羅斯軍隊砲擊的糧食倉庫。 攝:John Moore/Getty Images
2022年5月6日,烏克蘭新沃龍佐夫卡 ,一名烏克蘭軍官檢查遭到俄羅斯軍隊砲擊的糧食倉庫。 攝:John Moore/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俄羅斯入侵較小鄰國烏克蘭的前幾天,俄羅斯政府發布了一系列航海警報,實際上封鎖了烏克蘭海岸附近的黑海部分地區。烏克蘭是世界上最大的穀物和食用油出口國之一。

俄羅斯隨後採取的舉措包括用軍艦封鎖或奪取烏克蘭的港口,破壞糧食基礎設施,甚至佔據農戶的土地,悄悄運走烏克蘭準備銷往國外的小麥。據西方和烏克蘭官員稱,這是與軍事攻擊同時展開的地緣政治攻勢的一部分。

雖然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讓西方盟友團結起來支持烏克蘭,但俄羅斯利用自身在糧食出口方面日益增強的影響力來分裂國際社會,並擴大對中東、非洲和亞洲發展中經濟體的影響,以冷戰以來未曾見過的方式分裂世界。西方官員稱,俄羅斯政府的目標是利用糧食問題作為減少制裁和停火談判的籌碼,形成對非西方國家的影響力並與之建立貿易關係,並摧毀烏克蘭經濟的一大重要支柱。

美國全球糧食安全特使Cary Fowler稱:「這是把糧食當作武器的典型。」Fowler表示:「如果他們說,『只有你和我們政府的政治立場保持一致,我們才會給你們運送食物』,你能說什麼?」

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多年來都把能源作為一種武器,利用石油和天然氣來恢復該國在蘇聯解體後失去的影響力。現在,糧食又成為俄羅斯新的戰略武器。

俄羅斯官員並不迴避展現該國在糧食領域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儘管他們否認以此來對付其他國家。俄羅斯前總統、現任總理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今年表示,糧食是俄羅斯安靜握在手中並「具有威嚇力」的武器,可以幫助俄羅斯抵禦西方制裁。

普京最近表示,普通的糧食客戶將獲得來自俄羅斯的供應,烏克蘭可以自由出口糧食產品。「沒人阻止烏克蘭清理水雷並讓裝載糧食的船隻從港口出發。」普京周四與印尼總統佐科(Joko Widodo)會晤時表示,「我們可以確保它們的安全。」

但美國和西方官員表示,俄羅斯實際上已經封鎖了烏克蘭的港口,在黑海上布設水雷,並對俄烏的糧食出口施加了嚴格的管控。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 6月底在柏林舉行的糧食安全峰會上說:「俄羅斯已經在利用自己的糧食進行可怕的操控,對本國糧食實行出口控制,設置配額,基於政治理由做出何時和向誰提供糧食的決定。」

一些美國外交官員擔心這一地緣政治戰略正在奏效,最近幾周,非洲和中東地區一些聯盟的領導人紛紛強調了與俄羅斯的緊密關係,一改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最初幾天的態度。

北非和中東是黑海穀物的傳統市場。根據美國農業部的最新數據,烏克蘭的小麥主要銷往印尼、埃及、巴基斯坦、孟加拉國和摩洛哥。

在4月份的一次投票中,93個國家投票支持把俄羅斯從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除名,這次投票被視為體現了對烏克蘭戰爭的態度。上述印尼等五國均不在其中。

「如果不能從烏克蘭進口,這些國家很可能會依賴俄羅斯,」前美國國務院主要負責糧食事務的官員Caitlin Welsh說。「歸根結底,他們希望自己國家的政治和社會穩定。」Welsh現在供職於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俄羅斯大舉入侵烏克蘭幾天后,非盟(African Union)現任輪值主席、塞內加爾總統薩勒(Macky Sall)敦促俄羅斯「必須尊重國際法、以及烏克蘭的領土完整和國家主權」。然而,薩勒在5月份警告歐洲官員稱,切斷俄羅斯銀行使用SWIFT金融資訊系統的能力,將難以維持面向非洲大陸的某些糧食供應,甚至可能無法做到。

非洲聯盟的一位發言人暫未回應記者的置評請求。

與非洲聯盟一樣,當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時,阿拉伯國家聯盟最初也表達了關切。不過,阿盟秘書長、埃及政界人士蓋特(Ahmed Aboul Gheit)以及該地區其他一些領導人,在4月份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舉行了會晤,隨後在5月份,蓋特指責西方國家向阿盟成員國施壓,要求它們「包圍」俄羅斯。

西方外交人士稱,俄羅斯曾試圖說服許多國家在聯合國大會上對相關決議投棄權票或反對票。

今年3月,141個國家在聯合國大會會議上投票支持一項要求俄羅斯從烏克蘭撤軍的決議。而到了4月份,只有93個國家投票贊成一項暫停俄羅斯在人權理事會成員國資格的決議。

在4月份那次投票表決中,埃及、印度尼西亞等國家加入了投棄權票行列,阿爾及利亞和埃塞俄比亞則投了反對票。

「目前,那些可能因此受到最大傷害的國家並沒有在批評俄羅斯,」美國駐烏克蘭前大使、華盛頓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俄羅斯問題專家John Herbst說。「假如阿盟和非盟都站出來批評俄羅斯,也許能夠促使俄羅斯改變政策。」

目前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正努力促成各方達成一項協議,恢復烏克蘭糧食出口,但能否達成一致仍未可知。土耳其曾提議協調清除烏克蘭部隊為抵禦俄軍進攻在其港口附近布設的水雷,這一計劃得到了聯合國的支持。但之後相關磋商轉向了設立一條穿過水雷區的安全路線,一個原因是烏克蘭擔心清除水雷可能會被俄羅斯趁機利用。

所有各方都表示支持某種形式的協議,但不管是俄羅斯還是烏克蘭都未就一份最終協議作出承諾。古特雷斯的發言人杜加裡克(Stephane Dujarric)說:「關於恢復烏克蘭糧食、以及俄羅斯糧食和化肥出口的談判仍在緊鑼密鼓地進行。」

西方官員質疑普京的意圖,稱俄羅斯並不打算讓烏克蘭糧食重返全球市場。

美國農業部長維爾薩克(Tom Vilsack)在接受採訪時稱:「我個人對俄羅斯對這些談判是否有誠意持懷疑態度。」

糧食貿易商和外交人員表示,如果世界糧食問題加劇,西方目前所採取的措施可能不足以讓欠發達國家的人民免於挨餓——乾旱、新冠疫情以及其他衝突已經影響了全球糧食供應。

歐盟、波蘭和美國正在為烏克蘭糧食出口尋求陸路通道,但分析人士稱,這一方案可能每月只能運送約150萬至200萬噸糧食,遠遠低於烏克蘭先前每月出口的600萬至700萬噸水平。

據前官員和海軍將領們表示,如果聯合國牽頭的相關磋商未能將今夏收穫的糧食運出烏克蘭,那麼要求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簡稱﹕北約)或其他國家軍艦在黑海開闢一條安全海上通道的呼聲就會愈加強烈。

到目前為止,華盛頓還沒有接受該方案,因為擔心引發與擬議在烏克蘭設立禁飛區類似的危險,面臨遭遇水雷的風險,並可能與任何侵犯該保護區的俄羅斯船隻發生小規模衝突。

與此同時,克里姆林宮正利用官方媒體以及與發展中經濟體的密集外交,將最近的食品價格飆升歸咎於西方制裁和其他因素。普京曾表示,烏克蘭的糧食對「全球市場影響不大」。

烏克蘭和西方國家正試圖予以反擊。烏克蘭外交部長庫列巴(Dmitry Kuleba)在美國國務院主辦的一個活動上對非洲記者稱:「俄羅斯正在和這個世界玩飢餓遊戲,一手阻止烏克蘭糧食出口,一手試圖將責任推給烏克蘭,這種行為簡直糟糕透頂。」

美國國務院推出了一個「消除虛假資訊」網站,並主持了一場巡迴宣傳,告知其他國家糧食不是西方制裁的目標。不過,維爾薩克擔心,俄羅斯將糧食短缺歸咎於西方的行動正在非洲和全球其他地區產生效果。

「美國並沒有制裁糧食或化肥,」他說。「現實情況是,是俄羅斯挑起了這場衝突,是俄羅斯在破壞糧食和竊取糧食,並讓农民更難進行下一季的播種。」

英文原文:How Food Became Putin’s New Strategic Weapon]2

俄烏戰爭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普京 俄羅斯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