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 華爾街日報

科技業變天,初創企業的狂歡派對散場

對科技初創企業的投資急轉直下,企業創始人和投資者在13年牛市中積累起來的財富不斷縮水。


美國拉斯維加斯舉行年度消費電子展,參展商代表在一個攤位前拍照。 攝:Steve Marcus/Reuters/達志影像
美國拉斯維加斯舉行年度消費電子展,參展商代表在一個攤位前拍照。 攝:Steve Marcus/Reuters/達志影像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對科技初創企業的投資急轉直下,企業創始人和投資者在13年牛市中積累起來的財富不斷縮水。

大環境驟變,曾一路高歌猛進的初創企業遭受重挫,面臨裁員、投資者疑慮重重、資金出走以及估值下降的黯淡前景。

去年,外界本來預計電商初創公司Thrasio LLC在一項融資交易中的估值將達到100億美元或更多,而且這家成立了四年的公司本來要在融資交易完成後上市。但該交易並未發生,Thrasio仍在燒錢,資金來自所籌集的逾34億美元債務和股權融資。該公司收購亞馬遜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平台上的零售品牌並進行集成化運營。

據前僱員和《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的一份公司內部通知,最近幾周Thrasio裁了近20%的員工,宣布任命新首席執行官,在收購方面踩下剎車,並縮減了工程項目。

Thrasio的迅猛發展乃至許多初創企業的強勢崛起,要得益於多年的低利率環境以及上市公司股票數量的減少;上市公司股票數量減少促使投資者進入風險投資領域。這種趨勢在2020年有所加速,當時刺激措施和其他新冠疫情救助舉措產生了大量廉價資金,而由於防疫限制措施使數字應用和相關服務成為更熱門的資產類別,一些投資者將這些資金投資於初創企業。

形勢的逆轉反映了整體科技行業出現轉折。科技行業的股票正在受到衝擊,無論是Facebook母公司Meta Platforms Inc. (FB)還是Twitter Inc. (TWTR)和Uber(Uber Technologies Inc., UBER),這些科技公司都在著手削減成本。

許多大型基金已經逃離了初創企業。風投人士對高估值避而遠之,並要求企業減少開支,提高利潤率——這是連續多年看重增長而非盈利能力後的一次180度大轉彎。除了上述壓力之外,下一筆投資資金來自哪裡還不得而知,這迫使幾個月前似乎還在高歌猛進的初創企業解僱員工,削減營銷開支,取消項目,並盡一切可能讓運營資金維持得更長久。

「這顯然不是暫時減速,」Index Ventures的風投人士Mike Volpi說。「這是一次適當的修正。是一個周期的結束。」

今年3月,初創公司首席執行官Doug Ludlow在Twitter上告誡其他創始人:「如果你還沒有開始走上盈虧平衡的道路,那就馬上開始。到2022年,風投資金將大規模撤出。」

Ludlow自己也面臨這個問題。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市場形勢惡化、與投資者在價格問題上出現分歧後,與新投資者進行一輪融資的計劃落空。他採取了B計劃:與現有投資者進行一輪規模小得多的融資,也就是所謂的「內部融資」。

Ludlow稱,他已經為自己成立三年的金融服務公司MainStreet Work Inc.制定了一個在六個月到一年內實現盈虧平衡的計劃。這需要裁掉45人,約佔員工總數的三分之一。

他說:「你必須把每一塊錢都當做最後一塊錢來花。」

軟體初創企業Pave的首席執行官Matt Schulman說,他的投資者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審視毛利率。Pave的業務是幫助僱主制定薪酬計劃並與員工展開溝通,他表示,Pave已經重新定位自己的業務重點,從幫助企業招聘轉為幫助企業留住員工。以前的策略有太多關於凍結招聘的內容,現在沒什麼用了。

Schulman最近策劃了15種削減開支的潛在方法。其中一種是在拉丁美洲等成本較低的地區進行更多招聘。

風投的回撤是對之前極端火熱局面的修正。十年來,投資者向初創企業投入了1.3兆美元,每年製造出數百家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公司,吸引了來自外國政府和頂級對沖基金的興趣。

2021年,風投基金籌集了1,320億美元用於投資初創企業,比2019年的籌資額增加了近一倍,是十年前籌集總額的六倍,當年的風投基金數量約為今天的三分之一。根據PitchBook Data Inc.的數據,在去年第四季度,風投投資額達到了創紀錄的950億美元。

一些投資者表示,風投的錢太多了,無法有效或睿智地進行配置。根據風投公司的數據,在投資軟體初創企業時,被認為可以接受的估值倍數達到了企業年度經常性收入的100倍,約是該行業歷史常態標準的10倍。

駐倫敦的風投資本家Gil Dibner說:「如果你持續推高一切標準,最終你就會相信這些定價標準是恰當的。」

以高估值籌集了大筆資金的初創公司面臨增長壓力,它們先前通過迅速壯大員工隊伍和進行收購實現了增長。一些投資者和初創公司的創始人表示,在一些公司,工作質量下降,收購沒有經過深思熟慮,領導層無法心無旁騖,同時燒錢量激增。

「那是一場混戰,」Dibner說。「當你在任何項目上狂撒錢時,都會改變人們的決策方式。」

現在,那些曾在疫情期間為股市上漲提供動力的上市科技公司跌幅居前。今年以來,Facebook母公司Meta和亞馬遜的股價下跌30%以上,蘋果公司(Apple Inc., AAPL)、微軟(Microsoft Corp., MSFT)和Alphabet Inc. (GOOG)都下跌20%左右,Netflix Inc. (NFLX)下滑69%。標普500指數自今年年初以來下跌16%,納斯達克綜合指數從2021年11月的高點下挫了25%以上。

非上市科技公司很快就顯得估值過高。隨著利率上升以對抗逾8%的通脹率,盈利遙遙無期的初創公司吸引力下降。

對於尋求大筆資金的初創公司來說,交叉基金尤其重要。交叉基金指既投資公開上市股票又投資非上市公司的大型投資管理公司。這些公司在去年初創公司融資額中佔比70%左右。包括Coatue Management LLC和D1 Capital Partners在內的一些公司,在股市下跌衝擊其對上市公司的投資後,迅速削減了在初創公司的投資。根據PitchBook的數據,2022年頭三個月,交叉基金的風險資本投資下降到六個季度以來的最低水平。

軟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上周四公布,其龐大的科技公司投資組合今年前三個月虧損262億美元。該公司的Vision Fund部門運營著兩個初創企業投資資金池。軟銀表示,到明年3月,將把初創企業投資的數量較去年削減一半或四分之三。

在疫情期間,對沖基金Tiger Global對初創企業的投資規模位居前列。該基金料將迎來最糟糕的一年,其主要基金年初迄今下跌了45%,但該公司仍然保持風險投資。不過Tiger將轉向有很大發展空間、還要數年時間才會公開上市的早期階段企業。

根據PitchBook的數據,總體而言,今年前三個月的風投投資比去年第四季度下降了26%。一些投資者說,他們當前考慮的潛在交易數量約為去年的三分之一到一半。根據Carta Inc提供的數據,從去年年底到第一季度,一批高增長的初創公司估值平均下降了42%。

風險投資家David Sacks稱,由於資金缺乏,矽谷的情緒降至20年前「互聯網泡沫破裂以來最為消極的水平。」

據知情人士透露,Thrasio儘管科技含量有限,但其估值仍視同一家科技公司(在最近一次私募融資中估值超過55億美元)。該公司擁有超過300多個零售品牌,銷售包括捕蟲器和拖把等林林總總的商品。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說,這家初創公司獲得最初的1億美元左右的收入時連工程團隊都沒有,還在使用Google電子錶格。

據知情人士透露,去年Thrasio與一家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就上市事宜進行了談判,但因Thrasio的會計問題及投資者不看好SPAC交易而告吹;當時看來大量企業借道SPAC上市後的股價表現並不如意。

Thrasio現在不僅面臨著風險資本撤退,還需應對商品和廣告成本上升的影響,且亞馬遜對賣家收取的費用增加。據一項對裁員公告的調查及裁員追蹤網站Layoffs.fyi資訊顯示,成本困境也對許多其他公司構成擠壓,自3月以來,已導致美國風投支持的初創企業裁員超過8,200人。

在停車場建造外賣廚房的Reef Technology Inc.在籌集一輪資金時遇到了困難。該公司最初的籌資目標是不超過10億美元。

隨著市場環境收緊,籌資日益艱難,Reef裁減了數以百計的員工,關閉了廚房,賬單支付也出現了延誤。據知情人士透露,該公司最近達成了一項逾2.5億美元的融資交易。

Reef一位發言人表示,該公司最近從投資方獲得了新的資金,預計未來會有更多投資方加入。

快速配送初創公司Gopuff在去年12月的一份公告中稱,該公司正尋求通過一筆可轉換為股權的貸款籌集不超過15億美元。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這筆資金尚未全部到位。Gopuff現在正在爭取一筆10億美元的貸款。根據一份通知,該公司已裁員約450人,占員工總數的3%。

一些結構性原因讓人相信,這場融資風暴不會走向一場危機。有投資者表示,疫情助推的行業數位化轉型是永久性的。許多初創公司仍然現金充裕,只需控制支出即可。

事實證明,過去短暫的資本回撤揭示了科技行業的韌性。其中一次是在2016年,當時投資者對軟體即服務類公司的熱情冷卻,還有一次是在2019年,投資者讓嚴重虧損的新上市科技公司大吃苦果。每一次,對初創公司的投資都迅速反彈,並升至更高水平。

「在我看來,這次的情況既不像2001年,也不像2008年,」前思科系統(Cisco Systems Inc., CSCO, 簡稱﹕思科)首席執行官錢伯斯(John Chambers)說。「非主流行業的初創公司就是找不到資金,但實際上我認為這是一種健康現象。」錢伯斯目前是一名風險資本家。

對於不再需要與規模數以十億計美元的對沖基金一爭高下的風險資本家來說,這種融資放緩讓他們鬆了一口氣。Sacks表示,他的公司Craft Ventures有能力投資兩家處於後期階段的公司,且不用面臨大型資金管理公司的競爭,在六個月前,這些競爭會把交易價格推高許多。

與此同時,風險資本家正在收回在該市場火爆之際讓與企業創始人的部分權力。如今,越來越多的交易包含了所謂的完全棘輪(full ratchet)等保護措施。有了完全棘輪條款,一旦初創公司在未來一輪融資或公開募股中估值下降,投資者可以收回其投資價值。一些投資者會資助一家初創公司,但在年底能夠評估其收入和虧損之前,不會對其進行估值。

人力資源軟體初創公司Lattice的總裁J Zac Stein表示,在情況好轉之前,初創公司應該做好情況惡化的打算。

「很多人投資初創公司是為了迎接這場鬥爭,」他說。「他們可能剛剛得到了這個機會。」

英文原文:For Tech Startups, the Party Is Over

科技戰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