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安全法 即時 香港

612人道支援基金5名信託人涉國安法被捕——支援反修例運動,基金如何被盯上?

自反修例運動,612人道援助基金支援逾2.3萬人次,至2021年9月停運。2022年5月,警方以國安法拘捕5名信託人。


2021年8月18日,「612人道支援基金」信託人陳日君、吳靄儀、許寶強與何韻詩在記者會上宣布基金會停止運作。 圖:端傳媒
2021年8月18日,「612人道支援基金」信託人陳日君、吳靄儀、許寶強與何韻詩在記者會上宣布基金會停止運作。 圖:端傳媒

香港「612人道援助基金」5位信託人被捕,其中4人包括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公民黨大律師吳靄儀、前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客席副教授許寶強和歌手何韻詩;因反修例運動遊行及2020年六四集會案服刑中的前立法會議員何秀蘭,亦於5月12日再次被捕。

警方5月11日晚上回覆端傳媒查詢指,國安處於5月10日、11日在全港多區採取執法行動,拘捕兩男兩女,年齡介乎45至90歲,他們涉嫌干犯「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違反國安法第29條。所有被捕人士將獲准保釋候查。

此外,國安處根據國安法第43條及《實施細則》附表二,向被捕人士發出裁判官簽發的通知書,要求他們向警方交出所有旅行證件。警方亦向法庭申請傳票控告上述人士,及另外一名37歲男子沒有遵循《社團條例》要求,為「612人道支援基金」註冊;據了解,該男子為612基金秘書施城威。

警方又指出,調查顯示上述人士均為「612人道支援基金」信託人,他們涉嫌請求外國或者境外機構,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制裁,危害國家安全,拘捕行動仍然繼續。

612基金成立於2019年反修例運動初期,旨在向運動中被捕者、傷者及有關人士提供人道支援,包括醫療費用、心理或精神輔導費用、法律費用及緊急經濟援助等。2021年,基金屢遭親建制媒體攻擊,並於9月停止運作,10月解散秘書處。

據悉,許寶強於5月10日晚上離港時在機場被捕,他原計劃前往歐洲一大學出任訪問學人,持有該大學發出的證明文件。他被捕的消息於今日(11日)下午經由媒體報導,其後吳靄儀、陳日君、何韻詩也相繼傳出被捕。截至11日晚上約11時,陳日君獲准保釋,他離開警署時未有發言。臨近午夜12時,何韻詩亦獲保釋。

早於2021年9月初,多間媒體曾引述消息指,警方調查612基金及真普聯公司期間,發現612基金成立初期,曾接受《蘋果日報》多次捐款,總數逾130萬港元;報導亦指出有關捐款「相當可疑」,皆因《蘋果》創辦人黎智英及壹傳媒高層均被控勾結外國勢力。

星島日報則指出,在反修例運動期間,即國安法生效前,612基金亦曾資助「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到倫敦及日內瓦進行海外遊說,當時代表團與英國國會議員交流,要求英國國會推出英國版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對壓迫香港人權、民主的特區官員進行制裁;報導又指,612基金曾向台灣非政府組織及加拿大港人分別提供法律及醫療支援。

2019年6月16日,香港民陣發起第四次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大遊行,有200萬人參與 。
2019年6月16日,香港民陣發起第四次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大遊行,有200萬人參與 。攝:林振東/端傳媒

一、612基金運作,及來自官方與建制的攻擊

2019年6月15日,612人道支援基金於反修例運動爆發後不久成立。基金成立翌日,在民間人權陣線舉辦的二百萬人大遊行中,共籌得逾1200萬港元捐款;其後在8月18日的民陣「流水式」集會,以及翌年的元旦遊行,亦分別籌得逾800萬元及逾300萬元。

此外,捐款人當時亦可透過網上、銀行轉賬或現金存款、支票的方式向612基金捐款。基金列明不接受任何有條件捐款;如收到10萬港元或以上具名或不具名的單筆捐款,亦會對外公佈。基金會定期於網上發佈工作及財務簡報、支援個案數目等。

在運動期間及其後,不少支持運動的「黃店」將營業收益捐贈予612基金,例如有店舖為聲援被大陸當局拘留的12名港人,自發捐贈12%營業額。

根據612基金已停運的網站資料顯示,款項用於4大範疇,包括參考當值律師服務及法律援助署律師費水平,為牽涉反修例案件的人士提供基本法律費用資助,以及借出警署及法庭保釋金等;而市民若因反修例運動而身心受創,基金亦會支援治療、檢查、驗傷、會見專家等費用,依單據實報實銷。而因反修例運動而還押及在囚人士眾多,基金亦接受在囚物資及親友探訪交通費申請,又舉辦服刑準備講座、轉介在囚學習計劃等。最後,如受傷或被捕人士需要緊急經濟援助,信託人了解申請原因後,亦會按個案需要而決定提供所需支援。

2019年底,警方凍結另一支援被捕者組織「星火同盟」的7千萬元存款,並拘捕4人,何秀蘭曾受訪回應,指612基金自成立初期已預想會遭受打壓,當被問及會否擔心基金成下一個打壓對象,她指「當然很多事都會好擔心」。

時至2020年初,警方反對遊行集會加上疫情爆發,612基金未再透過街頭活動籌款,並轉而在網上公開每月籌款目標。

時至4月,時任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及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指出,香港有「本土恐怖主義」,故除了23條立法,警方正與律政司研究引用《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作檢控,令人憂慮支援反修例運動的人士及組織亦可能被指違法。當時何秀蘭回覆傳媒查詢時指,基金「幾合法也好,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如果有天(政府)想到一個理由來檢控612(基金),我完全不會覺得奇怪。」她亦相信即使基金被打壓,市民也定必會自發繼續支援。

2020年國安法實施前,吳靄儀接受專訪指,基金原初只為援助612當天的被捕者及傷者,她坦言未預料基金會營運至當刻。她表示自己在立法會任議員多年,一直向政府提出香港缺乏被捕支援、還押支援,對被捕人士法律權利的保障不夠全面,而基金及其他支援被捕者的組織,填補了制度的漏洞。

2021年4月1日西九龍裁判法院,吳靄儀就「8.18流水式集會」案到法庭應訊。
2021年4月1日西九龍裁判法院,吳靄儀就「8.18流水式集會」案到法庭應訊。攝:陳焯煇/端傳媒

2020年7月,國安法實施後不久,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被國安處拘捕,警方搜查壹傳媒大樓,《文匯報》當時報導指《蘋果日報》於2019年7月至10月期間,捐贈近135萬元予612基金,而黎智英亦捐款予「我要攬炒」組織,推動外國制裁香港。

同年9月,民主派就是否延任立法會議席的問題展開去留爭辯,其中一個關注點為民主派去後,建制派會否在立法會要求612基金、星火同盟等組織交出資料。此前,經民聯梁美芬提出以《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要求成立調查委員會,包括調查示威的前因後果、外部勢力、示威資金和物資來源等等。時任民主黨議員林卓廷認為如提案通過,將影響基金捐贈人及受助人,時任民主黨主席胡志偉亦同意留守可以「頂著」相關調查委員會的工作。

同月,有團體到灣仔稅務大樓門外請願,指612基金從未交代稅項支出,要求徹查是否有逃稅之嫌。10月,工聯會麥美娟在立法會要求政府規管612基金及其他協助示威者的網上眾籌;黨友陸頌雄亦批評政府對「黃獨黑」資金「供應鏈」放軟手腳,認為612基金是「籌款、抗爭、法律」一條龍的「黃色經濟圈」,要求政府執法、修例。

歷經風波,香港社會環境亦劇變,基金於2020年底發聲明指,因為政治氣候和執法尺度不清晰,難以估計捐款被凍結的風險,亦無法在外地開設銀行戶口,建議市民轉以定額月捐,讓基金戶口無須儲存巨額結餘。當時基金表示已準備多項「防風」措施,包括維持高透明度、量出為入、減少積存款項及加強與公眾溝通等等。

事實上,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亦曾多次在議會上狙擊612基金,包括2021年1月初,民建聯議員周浩鼎在立法會大會上問及政府如何監察612基金是否合法,包括有否接受境外資助以進行危害國家安全等活動。時任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指「不評論個別基金運作」,稱坊間不同組織以不同名目在網上眾籌,或涉違法的行為可包括洗黑錢罪、欺詐罪、國安法下的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等。

國安法生效後,基金持續運作逾一年。至2021年7月20日,基金仍在社交網站表示其支援的個案中,仍有逾300宗案件未結案,並涉及多名被告,審訊時間亦長,加上還押候審或服刑人士的需要亦持續增加,故「在可見將來,基金的工作仍未鬆懈」。截止2021年6月底,基金已直接支援逾2.3萬人次;運作兩年,總收入逾2.36億港元,總支出則逾2.32億港元。

其實,自2021年4月底開始,多個親建制媒體已集中火力攻擊612基金,指控包括洗黑錢、真普聯召集人鄭宇碩「勾結外國勢力」、基金涉「資產轉移」、為示威者打官司的律師涉「瓜分」基金、基金未有作社團註冊等。

2021年3月1日,47人案審訊期間,大批市民於西九龍裁判法院等候進庭聽審,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左二)亦在隊列之中。
2021年3月1日,47人案審訊期間,大批市民於西九龍裁判法院等候進庭聽審,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左二)亦在隊列之中。攝:陳焯煇/端傳媒

8月18日,基金召開記者會,宣佈停收支援申請,並在2021年9月28日停止運作,10月31日正式解散秘書處。當時其中一位基金信託人吳靄儀指,對於基金尚未達成任務便被迫停運,感到深切遺憾,但為香港人創造的歷史奇跡感到自豪。

基金當時表示,接獲提供資金託管服務的「真普選聯盟有限公司」的通知,指該公司將於短期內結束運作,因此制定解散方案,不再接受新個案申請,最後會按能力支付已經批出的支援款項,隨後不再使用銀行戶口,秘書處完成善後工作正式解散。

宣布解散當刻,基金預計運作、受助人費用等開支約為3000萬港元,扣除可動用資金後,需要籌集2500萬港元。

親中派大律師龔靜儀在612基金宣佈停運後向傳媒表示,基金受助人參與「港版顏色革命」,旨在反中央及特區政府,並指612基金透過提供醫療及法律費用等,促使他們傾盡全力犯法,或有機會干犯《國安法》「以金錢或其他財產資助他人實施分裂國家罪」或「以金錢或者其他財產資助他人實施顛覆國家政權罪」。

資深大律師、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同月亦表示,則認為若眾籌涉及非法目的,捐款者或有機會須負上刑事責任,又指若612基金進行海外籌款時可能涉及國安法。

9月1日,警方國安處以國安法向高等法院申請「提交物料令」,要求612基金及真普聯公司相關人士提供運作資料,包括眾籌詳情、捐款人資料等。5日後,612基金宣布即時暫停接受捐款。

同月,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於立法會書面回覆民建聯議員葛珮帆提問時,指612基金並非註冊社團或獲豁免註冊社團,且亦非公司條例下註冊的公司,也不屬登記工會。又指籌集資金活動會接其目的及性質受相關法例規管;而國安處亦正就612基金涉違反國安法或其他香港法例展開調查,呼籲市民與涉違法的「自稱基金籌款」劃清界線,「分清是非黑白」。

吳靄儀曾在宣布解散的記者會上稱,基金只是其中一個民間力量,即使停運,仍然會有無數大小的民間支援。不過,同年9月14日,另一個協助反修例運動被捕者的民間組織「石牆花」宣布結束運作。同月,國安處拘捕「賢學思政」前召集人王逸戰、前秘書長陳枳森、前發言人黃沅琳和朱慧盈等人;10月21日,其囚權平台「囹羽」宣布在各種因素影響下,無法繼續運作,正式解散。

二、信託人義務管理,5人皆為公民運動重要人物

612人道支援基金共有5位信託人,負責管理基金及個案審批。按基金在社交媒體的資料,信託人均為義務性質,未收取任何津貼、薪酬或費用。

5位信託人包括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公民黨大律師吳靄儀、前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客席副教授許寶強、前立法會議員何秀蘭和歌手何韻詩,皆為過去香港公民運動中的重要人物。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今年90歲,是香港教區第六任正權主教,2006年被擢陞為樞機,並於2009年退休。陳日君一直表態支持香港民主運動,亦關注中國的教會事務。

大律師吳靄儀為公民黨創黨成員,曾擔任立法會法律界議員近18年。她早前因「8月18日維園流水式集會案」,被控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判囚12個月、緩刑24個月。另外,吳靄儀為網媒「立場新聞」前董事之一,去年底被國安處以涉「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拘捕,其後獲保釋。

學者許寶強在嶺南大學教學逾20年,關注社會運動,多次在示威現場向學生及公眾講課。去年,他與另一位嶺大學者羅永生離職,端傳媒曾向嶺大查詢,校方回覆表示兩人的合約完結;至於變動是否與許身為612基金的信託人有關,校方指保障個人私隱,不會透露相關資料。

2021年12月30日,《立場新聞》前董事何韻詩在西區警署保釋外出。
2021年12月30日,《立場新聞》前董事何韻詩在西區警署保釋外出。攝:林振東/端傳媒

香港歌手何韻詩現為獨立唱作人,多年來關注社會運動,2019年於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HRC)會議上發表演說,講述反修例運動的情況。她與吳靄儀同為「立場新聞」前董事,因「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被捕後獲保釋。是次被捕前一天,她剛踏入45歲的生日。

前立法會議員何秀蘭為工黨創黨成員,於90年代從政的她,曾與劉慧卿等人成立民主黨前身的「前綫」,為首任召集人。她早前因「8月18日維園流水式集會案」,被判囚8個月,即時入獄。

三、爭議:曾被質疑「騙錢」、開支不相關被捕支援等

運動至今,612基金亦曾捲入不同爭議。反修例運動初期,基金曾被質疑籌款數千萬港元但支出卻不多,基金隨即澄清並公開帳目、協助個案、受助被捕人士數目等等。對此,吳靄儀曾回應指信託人知道基金目的為資助法律費用,未來開支必定巨大,尤其區域法院及以上的正審,所以基金會要求區院案件的被告申請政府的法律援助。

然而,這些執行細節不時引起運動支持者的質疑,認為基金無法真正幫助被捕者,基金甚至屢遭指控「呃錢(騙錢)」。

吳當時解釋,基金的宗旨是要有足夠存款應付中短期可預算的資助承擔,加上有適量的儲備作為穩健財務的保障,而非以儲存最大量的存款為目標。針對被告因為申請法援而須更換律師等問題(原先代表的大律師由於年資或出庭經驗不足等,未能符合法援委派大律師資格),基金曾開展「第二個大律師」資助計劃,令已經與被告建立信任的律師可以繼續跟進案件。

基金亦曾被質疑只協助某些罪名的被捕者、不會受理已向其他組織申請援助的個案、要求求助者簽名承認參與暴動、未能及時借出保釋金等。對此,基金曾表明上述說法並非事實。

一直以來,基金定期在網頁上載財務報告及工作簡報。其中,2019年9月,基金曾被運動支持者質疑在民間人權陣線「616遊行及籌款音響開支」上花費22萬港元,並不相關被捕援助。其後吳靄儀曾受訪指做法沒有錯,因民陣舉辦遊行為612基金籌款,幫助協調、提供物資,基金把一部分錢給予民陣是理所當然。不過,她承認可以處理得更好,不能以為說出理據,外界就一定會接受。

此外,曾有聲音呼籲向基金申請資助購買示威裝備、生活費,基金強調「基金的角色是為反送中運動中的傷者或被捕者提供人道支援,而不是支援運動的抗爭基金。」

四、近年部分支援大型社會運動的基金或援助

「守護公義基金」於2016年年底成立,主要為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姚松炎、劉小麗、梁國雄籌募經費,應對政府司法覆核4人的議員資格官司(褫奪議員資格案件);基金受託人為前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鄭宇碩、朱耀明牧師、前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前副教授陳健民。其後守護公義基金主要集中支援佔中九子案及梁國雄的立法議員資格案上訴,至2020年1月後再無運作。

2019年1月1日,元旦大遊行期間,民主派人士為「守護公義基金」在街頭募捐。
2019年1月1日,元旦大遊行期間,民主派人士為「守護公義基金」在街頭募捐。攝:林振東/端傳媒

「在囚抗爭者支援基金」於2017年9月4日成立,由大律師吳靄儀、前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客席副教授許寶強、前浸會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杜耀明及歌手何韻詩擔任基金信託人和最高決策人,基金初期集中支援13名因抗議新界東北發展案及3名重奪公民廣場案而身陷囹圄的抗爭者。吳靄儀當時指,基金的特別意義,在於「凝聚社會」,讓香港市民為站出來抗爭的年輕人出一分力,亦為日後面對不公而勇敢站出來的人作後備支援。基金在2019年8月20日發表2017至2018年度的核數報告後再無更新。

另一抗爭支援基金「星火同盟 抗爭支援」則是在2016年旺角騷亂後成立,早期主要支援旺角暴動案的各名被告;成員主要來自本土民主前線及香港民族陣線等多個組織。星火同盟創辦人為林肇彥,惟林在2018年7月辭任發言人並即時退出星火同盟。

星火同盟曾多次在香港各區擺設街站,收集市民對在囚抗爭者的節日心意卡及信件,公民黨大律師梁家傑亦曾現身星火同盟的街站,呼籲公眾參與及支持。自2019年6月反修例風波爆發後,星火同盟免費協助被捕者保釋及提供法律諮詢服務,亦會向因社會運動被捕的人提供生活援助。

同年12月19日,警方以涉嫌洗黑錢的罪名拘捕星火同盟四人,在他們的單位內搜出17萬港元現金、價值16萬港元的超市現金券,並凍結約有7000萬港元的戶口,滙豐銀行發言人回應星火同盟帳戶被凍結一事,指銀行會定期檢視客戶帳戶狀況,若出現不符開戶時陳述用途,或客戶資料出現遺漏,將可能終止帳戶。

3日後,有市民於中環愛丁堡廣場發起「星火不息,燃點國際」集會聲援星火同盟被捕四人,律師黃國桐在台上發言,表明律師團體會一直支援前線抗爭者,並在12月24日媒體訪問中表示經星火同盟轉介的個案,義務律師均沒有收取費用;同日晚上,一群不滿滙豐取消星火同盟銀行戶口的抗爭者,對滙豐及恒生銀行的旺角分行進行破壞,翌日早上,滙豐發言人重申銀行按照國際監管標準,對星火同盟的帳戶作出關閉決定,指全球各地的監管當局均期望銀行定期審查客戶。直至今天,星火同盟仍會在社交媒體中收集市民對在囚抗爭者的信件及生日祝福。

同樣涉嫌「洗黑錢」及違反分裂國家罪的網台主持人傑斯(原名:尹耀昇),於2020年2月在個人YouTube頻道發起「千個爸媽 台灣助學」眾籌計劃,以支援因反修例風波而往台灣的香港年輕人。他曾向參與眾籌者提及「(台灣)陸委會會配合」,至8月初已超過2000人捐款,涉及金額達至少500萬港元,並已協助50名香港青年前往台灣。2021年2月,國安處以「洗黑錢」及「資助分裂國家」拘捕他、其妻子及助理。傑斯還押至今超過1年。

而「學聯抗爭者支援基金」是香港專上學生聯會於2017年11月5日成立,基金首要支援被定罪及判囚的社運人士。初期由學聯從「學聯香港政改基金」及學聯緊急儲備基金中注資100萬作起動基金,再從民間籌款350萬;初始的基金運作由學聯代表會架構下的非常設管理委員會管理,委會員成員包括前中大學生會長張秀賢、執業大律師詹鋌鏘及香港融樂會創辦人王惠芬。

直至2019年,學聯抗爭者支援基金發表報告,曾參與民主派初選的前樹仁大學學生會會長劉澤鋒指基金3年內批出大約120萬予46個個案事主,佔基金總額約87%。

目前仍營運及支援因社會運動入獄的基金包括細葉榕人道支援基金 Banyan Tree Aid ,他們在2021年10月1日正式運作,董事Thomas Fung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細葉榕早於2021年1月開始在英國籌備成立,及已向英國政府申請成為「公益企業(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ies)」;細葉榕的目標首要是支援在囚及更生人士,在成立首月已批出五宗援助,每宗個案的每月支援金額為3000至9000港元,申請者多為年輕人。

612人道支援基金 陳日君 何秀蘭 國安法 反修例運動 何韻詩 吳靄儀 許寶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