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 華爾街日報 烏克蘭戰爭

俄羅斯發起新的影響力行動:欲讓本國山寨平台取代YouTube

克里姆林宮正大力控制外界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敘事,敦促俄羅斯民眾停用西方的社交媒體平台,轉而使用本國的替代性平台。


有俄羅斯版YouTube之稱的短片觀看平台RuTube。 攝:Rafael Henrique/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有俄羅斯版YouTube之稱的短片觀看平台RuTube。 攝:Rafael Henrique/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克里姆林宮正在發起一場新的影響力行動:說服俄羅斯民眾停用西方的社交媒體平台。

克里姆林宮正大力控制外界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敘事,敦促俄羅斯民眾轉而使用本國的替代性平台。俄羅斯有關部門已針對幾個西方社交媒體平台建立防火牆,並威脅要建立更多。現在,政府必須讓已經習慣了YouTube和Instagram的言論自由的俄羅斯民眾相信,經過審查的本國社交網絡可以提供賺錢機會以及同樣龐大的受眾。而且,這些不僅僅是山寨平台。

俄羅斯聯邦數字發展部上個月表示,正採取緊急措施,以吸引民眾對國內社交網絡應用的關注。自那以來,有俄羅斯版YouTube之稱的RuTube以及類似Instagram的應用Fiesta的下載量激增,不過,能讓人們訪問最近被封鎖平台的應用也同樣下載量猛增。

俄羅斯通信監管機構Roskomnadzor上個月過濾了Facebook和Instagram,先前,這兩個應用的所有者Meta Platform Inc. (FB)對俄羅斯媒體實施了限制。Meta和其他社交媒體公司也暫停了在俄廣告業務,令內容創作者通過俄羅斯社交媒體賬戶創收的難度加大。

本月早些時候,俄羅斯總理米舒斯京(Mikhail Mishustin)對國家杜馬稱:「我國博主必須離開外國平台——也許這沒問題。」

「憑我們的智慧、我們的人、程式員能夠改進這些平台,」他說,並舉了Rutube和VKontakte為例子;VKontakte是俄羅斯版Facebook。目前缺少的是有效的貨幣化機會,他表示:「這將讓我們的年輕人回歸,給我們提供自己的一片天地。」

克里姆林宮扶植本國平台、排擠西方平台運營商的行動,令用戶和內容創作者遭殃。在全球各地的人們紛紛尋求從YouTube、Instagram等社交媒體渠道獲取俄烏戰爭新聞和第一手資料之際,俄羅斯已經讓這種線上活動面臨更高風險。據該國政府通過的一項法律,不論是誰,如果發布的關於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資訊被有關部門認定為虛假資訊,都有可能面臨牢獄之災;克里姆林宮把此次入侵稱作特別軍事行動。該法律對傳統媒體和社交媒體都適用。

Rutube的所有者、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旗下Gazprom-Media已在政府支持下引領該國發展社交媒體的努力。Gazprom還通過其保險部門Sogaz擁有VKontakte ,並於去年11月推出了Yappy,相當於俄羅斯版本的TikTok。本月早些時候,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會有資金注入Rutube,旨在讓其變得對用戶更加友好。

這些努力已經取得一定成功。據來自應用分析公司Sensor Tower Inc.的資訊,上個月,在蘋果公司(Apple Inc., AAPL)旗下App Store,去年11月推出的Rutube有五天居於俄羅斯地區免費iPhone應用下載量排行榜榜首。Sensor Tower的數據顯示,Rutube上個月在蘋果公司旗下App Store和Alphabet Inc. (GOOG)旗下Google Play的俄羅斯地區下載量都達到了110萬次,而Yappy自2月初以來通過這兩個應用商店獲得了200萬次下載。

不過,俄羅斯用戶還在堅持使用外國平台。據分析公司Similarweb Ltd.提供的估計數據,上個月有近20億次YouTube訪問量來自俄羅斯的移動網絡和桌面模式瀏覽器用戶。

同時,能夠讓用戶訪問近來被阻止的社交網絡的應用程式和瀏覽器擴展程式需求大增。根據倫敦研究機構PrivacyCo Ltd.旗下網站Top10VPN.com的數據,與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前的一周相比,對虛擬專用網絡(VPN)的日均需求激增近2700%。該機構估計,克里姆林宮已經封鎖了900多個與俄烏戰爭有關的網站。據Similarweb,按YouTube的指標計算,Instagram有1.57億次來自俄羅斯網絡瀏覽器用戶的訪問。

一些俄羅斯人不喜歡本國這些替代平台。莫斯科30歲的平面設計師Veniamin Prozorov說,他無意放棄YouTube,這是他用來獲取與俄羅斯官方媒體不同的聲音以及娛樂的地方。他還在通過VPN使用Twitter以及經過加密的平台Telegram。

Prozorov說:「我肯定不會用Rutube,因為這是個廉價替代品,永遠不可能取代YouTube。」他說:「我之前試著用過,但發布影片和內容的質量給我的印象極差。」

Rutube的結構更像Netflix,而不是YouTube,這個平台有新聞、節目、推薦影片、新影片博客和類似於TikTok的短影片等欄目。新聞完全來官方背景媒體或親政府的評論人士,例如,最近某一天的內容大部分為支持俄烏戰爭。其他受歡迎的影片包括「在溫暖的游泳池中游泳」和「我是如何治癒痤瘡的」等這類標題。

對俄羅斯一些內容創作者來說,這些替代平台還不夠大,不足以讓他們謀生。他們也不指望多年來在那些主流應用程式上維持的忠實粉絲短時間內會轉用俄羅斯平台。

Lilia Khazhieva有一家珠寶公司Copine,她的大部分業務都在Instagram上展開。她曾計劃將業務拓展到歐洲,之前也接到了法國和意大利展廳的珠寶展示邀請,這些展廳通過Instagram與她聯絡。如今,她不能再在該平台上投放定向廣告,無法建立更大的受眾群。

自戰爭爆發以來,她的銷售額下降了約30%至40%。Lilia Khazhieva現年30歲,她不認為俄羅斯的平台是可行的替代方案,並表示在政治立場上,她也不想支持俄羅斯的平台。

她說:「如果我們的品牌不再可見,我們和多數小品牌將逐漸死亡。」

聖彼得堡的Ruslan Usachev從2010年起管理著一個YouTube頻道,主要播放旅遊和新聞影片。Usachev說,自從YouTube母公司、Alphabet Inc.旗下Google(Google)於2月暫停在俄羅斯的廣告返現以來,他來自該影片平台的收入降至以前的十分之一。Usachev現年32歲,在該平台有260萬關注者。

俄羅斯曾警告稱可能封禁YouTube,之前YouTube禁止俄羅斯國有媒體頻道,理由是公司政策禁止「將有據可查的暴力事件大事化小或輕描淡寫」的內容。YouTube本月早些時候封禁杜馬的頻道後,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Maria Zakharova)說:「YouTube顯然已經簽了自己的判決書。大家應下載內容、轉移到俄羅斯平台。而且要迅速行動。」

Usachev仍在YouTube發布內容,他也一直在VKontakte和Telegram發布內容。但他說:「這些平台都無法在功能上取代YouTube,影片也無法達到同樣的覆蓋面」。

YouTube暫停在俄羅斯的廣告返現,也影響了拉脫維亞的播主Stas Davydov的收入,他的近600萬用戶大部分都生活在俄羅斯。現年34歲的Davydov說,烏克蘭戰爭之前,他每月從YouTube大約能賺2500歐元(約合2700美元)。今年3月份,他只賺了大約600歐元。雖然他的觀眾人數沒有明顯下降,但他說,許多俄羅斯廣告客戶已經暫停廣告支出。

12年前Davydov開了自己的YouTube頻道,主要討論流行文化、技術和其他在網上發現的話題,不過幾周前他曾公開反對戰爭。這個話題並沒有得到他所有觀眾的認同,其中一些人取消了訂閱。

他有一周時間未在YouTube上發布任何影片,之後將重點轉回到娛樂方面。不過還是有一次小小的例外:他發布了一個關於如何設置VPN、翻過俄羅斯政府防火牆的影片。Davydov說:「這是現在所有在俄羅斯的人都想要的東西。」

英文原文:From YouTube to Rutube. Inside Russia’s Influence Campaign.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俄羅斯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