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 華爾街日報 烏克蘭戰爭

俄烏戰爭制裁痛擊俄羅斯百姓

制裁的影響正在俄羅斯經濟中蔓延,俄羅斯百姓已放棄購買大件商品,並在自家菜園種菜,為漫長的經濟痛苦作準備。


2022年4月3日,烏克蘭敖德薩遭到砲擊後,一名男子背後有黑色的濃煙升起。 攝:Petros Giannakouris/AP/達志影像
2022年4月3日,烏克蘭敖德薩遭到砲擊後,一名男子背後有黑色的濃煙升起。 攝:Petros Giannakouris/AP/達志影像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前,Mike Bazhenov正打算入手一台新的MacBook用於工作,還想買一輛SUV在貝加爾湖附近進行自然攝影之旅。

但實際上,這位30歲的軟體開發人員買了10磅大米和蕎麥,因為MacBook已經斷貨,而SUV的價格上漲了一倍。他今年計劃幫親戚們在農場種土豆,那裡距離他的家鄉西伯利亞的克拉斯諾亞爾斯克有500英里遠。

他說:「生活被按下了暫停鍵。」

制裁的影響正在俄羅斯經濟中蔓延,初步顯示出該國將面臨怎樣的壓力。通貨膨脹急劇上升,進口產品越來越少,俄羅斯人正在為艱難時刻做準備。外國公司停止了與俄羅斯的業務往來,造成了崗位流失和產業停滯。

經濟學家預計,接下來庫存將耗盡,失業率將上升。

許多俄羅斯人沒有坐以待斃。他們爭相購買Nespresso咖啡膠囊和隱形眼鏡等進口商品,並囤積主食,儘管商店裡普遍仍供應充足。他們的搶購行為可能會加速通脹,令制裁的影響惡化。

莫斯科國立大學(Moscow State University)研究俄羅斯地區經濟的專家Natalia Zubarevich表示:「這是典型的俄羅斯恐慌,是源於蘇聯時代的本能。」

Bazhenov並不認為這是恐慌。他稱:「我有一個孩子。要備足一周的東西,以防萬一,在這段時間裡我們可以投靠親戚。」他還說,與烏克蘭的情況相比,他的經濟困境不算什麼。

旺盛的需求推動糖價今年以來上漲了46%。過去20年,俄羅斯已成為糖出口國,因此並不存在短缺。但俄羅斯人對糖短缺還記憶猶新,他們不想在用果園的水果做果醬時因為買不到糖而措手不及。糖也可以用來自制伏特加酒,曾經有一段時間,伏特加酒在俄羅斯成為可以易貨的商品。

俄羅斯儲蓄銀行(Sberbank)莫斯科辦事處的一名僱員表示,在該辦事處的食堂裡,一包包的糖曾經堆積如山。現在,員工在喝咖啡或茶的時候得去要才能拿到一包。該銀行的一名發言人表示,這個故事是「故意傳播的假新聞,目的是要增加俄羅斯社會局勢方面的緊張氣氛」。俄羅斯儲蓄銀行是俄羅斯最大的貸款機構,已成為美國制裁的對象。

初步數據顯示,制裁對俄羅斯經濟的打擊見效很快。根據3月份的第一項獨立數據,俄羅斯製造業活動出現了自疫情開始以來的最大跌幅。這一跡象表明可能出現了失業。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uropean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預計,今年俄羅斯經濟將萎縮10%,而且目前尚無法預測何時會出現反彈。

從財務角度而言,經濟不斷走軟將使俄羅斯更難在烏克蘭發動戰爭。現在最令人擔憂的統計數字是通貨膨脹,根據俄羅斯政府的統計,今年以來通貨膨脹率已升至8.9%。根據俄羅斯央行3月份進行的一項調查,消費者預計未來一年物價將上漲18%。

消費者對通脹上升的預期可能引發民眾與政府之間的貓鼠遊戲。如果消費者認為商品將漲價,他們現在就會擴大採購量。這會提振需求,並有可能進一步推高物價。

俄羅斯政府官員正試圖打破這一循環,他們稱通貨膨脹上升將是暫時的。俄羅斯央行行長納比烏琳娜(Elvira Nabiullina)在最近的一次講話中表示,等目前的搶購潮過去後,消費者會發現「一些商品的價格甚至可能走低」。

一個短期的經濟成功是,納比烏林娜在最近幾周穩定了盧布的匯率。但這是通過猛烈加息和嚴格控制盧布兌換成外幣實現的,這些舉措會減緩經濟發展,並束縛普通俄羅斯人與外部世界的金融聯繫。

預期的失業率上升將迫使俄羅斯政府在為戰爭融資的同時增加社會支出。根據官方調查機構VtSIOM 2月份的一項調查,只有三分之一的俄羅斯人有存款。根據國家統計機構俄羅斯聯邦統計局(Rosstat)的數據,去年俄羅斯民眾的平均月薪為56545盧布(約合670美元)。

俄羅斯遠東城市南薩哈林斯克的56歲退休人員Oksana Neverova說,她最愛喝的越南咖啡已漲價50%。「這不是什麼新鮮事,」她在談到物價上漲時說。她預計自己的退休金會上調,抵消物價上漲的影響,還說自己並不擔心。「一切都很好,」她說。

自2014年以來,俄羅斯一直試圖打造分析人士口中所稱的「俄羅斯堡壘」(Fortress Russia),以減少對進口的依賴。這種努力在很大程度上失敗了。根據莫斯科高等經濟學院(Higher School of Economics)的一項研究,2020年,進口商品佔俄羅斯零售市場非食品類消費品銷售額的75%。多項研究表明,自給自足的努力還推動了物價上漲。

俄羅斯人的主食羅宋湯用到的主要食材也包括進口品。自今年年初以來,紅菜頭、卷心菜、胡蘿蔔和土豆的價格都出現兩位數百分比漲幅。

「俄羅斯經濟目前與全球經濟緊密相連,不僅是香蕉和咖啡,胡蘿蔔和土豆等也是如此,」莫斯科國立大學的Zubarevich說。「當本土供應不足時,我們會從其他地方買所有這些東西。」

俄羅斯商業日報《生意人報》(Kommersant)上周報導稱,2021年的本土收成即將耗盡,銷售商正試圖購買進口農產品,如產於土耳其、埃及和烏茲別克斯坦的卷心菜。據《生意人報》報導,這些卷心菜還沒長成。

消費者已經習慣了像香蕉這樣的商品。Gennadii Golovan在俄羅斯薩哈林島開了兩家小食雜店。該島位於距日本最北端以北約125英里(約400公里)的地方。他說,過去幾周,香蕉的批發價格上漲了25%,人們買的少了,不過現在又開始買了。Golovan受益於政府的一項刺激計劃,該計劃為他提供了明年免費的酒類銷售許可,該許可證通常需要花6.5萬盧布才能拿到。

Alexey Furnosov是一名審計員,戰爭一開始,俄羅斯股市暴跌,他就虧了錢,而且他眼睜睜地看著不斷上漲的物價一直在衝擊著他的錢袋子。現在他說,在他位於莫斯科附近的歷史名城弗拉基米爾的鄉間別墅,今年他將在花園裡為自己年幼的孩子種上土豆和西葫蘆,再種上西紅柿和黃瓜,腌制後以備過冬之用。在工作中,他的老闆告訴員工要節約辦公用紙。

近年來,俄羅斯的主要城市比其他地區的情況要好。這些城市與全球經濟之間的聯繫也越來越緊密。如今,隨著西方企業的關閉,員工面臨失業。這已波及了整個俄羅斯經濟。

莫斯科地區35歲的自由平面設計師Tatyana Androsova估計,她的收入在3月份下降了約30%至40%。她的客戶都在擔心自身的成本和商業前景,其中包括一家美髮店。俄羅斯禁用Instagram後,她失去了另一個收入來源。之前,她在這個社交媒體平台上為小企業客戶製作影片和剪輯照片。

一個迫在眉睫的問題是她無法使用工作所需的Adobe Inc. (ADBE)軟體。她無法支付訂閱費,因為她的由俄羅斯發行的萬事達卡在國外已經不能使用。

她請倫敦的一位要好的客戶幫忙支付了Adobe訂閱費,而她將免費幫這位客戶做平面設計。「這有點物物交換的意思,」 Androsova說。

英文原文:Ukraine War Sanctions Hit Home for Everyday Russians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