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 華爾街日報 烏克蘭戰爭

歷經改革的俄軍為何在入侵烏克蘭時毫無章法

為增強軍隊戰鬥力,莫斯科花了多年時間並投入了巨額成本,但重整後的俄軍在第一次重大考驗中就遭遇失敗,出乎西方評估的預料。


2022年3月20日,烏克蘭首都基輔市郊,一輛被反坦克炮炸燬的俄軍坦克車。 攝:Ukrainian Ground Forces/Handout via Reuters/達志影像
2022年3月20日,烏克蘭首都基輔市郊,一輛被反坦克炮炸燬的俄軍坦克車。 攝:Ukrainian Ground Forces/Handout via Reuters/達志影像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為了把軍隊重整為一支規模更小、裝備更精良和更專業的部隊,具備與西方對陣的能力,俄羅斯花了十多年時間,耗費了數以千億美元計的成本。

對於重整後的俄軍而言,入侵烏克蘭的戰爭是第一次重大考驗,俄羅斯軍隊現已陷入困境。西方情報機構上周估計,已有5,000到6,000名俄羅斯軍人陣亡,其中一些是訓練不足的義務兵。

根據一位西方官員的資訊和烏克蘭軍方的報告,這些陣亡軍人中包括四名俄羅斯將軍和其他高級指揮官;這些陣亡的將軍相當於在烏克蘭境內的俄方將軍人數的五分之一。一些西方官員稱,這些將軍的位置離前線很近,表明前線部隊裡更低級別的指揮官可能無法做出決定,或者不敢向前推進。

烏克蘭國防部表示,在加密通信系統失效後,俄羅斯部隊改用開放式電話和模擬無線電通信,這使得他們的通信容易受到攔截或干擾。西方軍事分析人士稱,俄羅斯軍官很可能是在自身位置因使用開放式通訊暴露後成為了攻擊目標。

在戰略要地沃茲涅先斯克,由當地誌願者和職業軍人組成的烏克蘭部隊本月初擊退了俄軍的一場進攻,這是俄軍自入侵烏克蘭以來遭遇的規模最大的敗仗之一。

俄羅斯的失敗似乎可以追溯到多重因素,包括克里姆林宮低估了烏克蘭的抵抗意志,以及使用了作戰意願不強的義務兵等。這些情況表明,俄羅斯和西方高估了莫斯科全面改革俄武裝力量的成果。一些軍事分析家說,改革成果顯然因貪腐和虛報而被削弱了。

位於弗吉尼亞州阿靈頓的非營利研究組織CNA的俄羅斯問題研究主任Michael Kofman說,俄羅斯軍方之前在敘利亞進行過階段性演習並採取過一些小規模的軍事行動,但這並不意味著俄羅斯為多管齊下攻打一個國家做好了充分準備,更何況那個國家還擁有奮力保衛祖國的軍隊。

「我們現在看到的失敗局面是,俄羅斯不得不調用更多的兵力,此次部署的實戰兵力規模空前,而這是實戰,不是演習,」他說。「多年來我們所看到的這些軍事演習都是提前寫好劇本的,更像是戲劇表演。」

記者請求俄羅斯國防部對俄軍表現的分析置評,沒有得到回應。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周三在一次講話中肯定了俄軍的軍事進展。俄羅斯方面稱此次行動是「特別軍事行動」。

「特別軍事行動進展順利,正在嚴格按照先前制定的計劃進行,」普丁說。「我們的男孩、士兵及軍官展示出勇氣和英雄主義,並正在盡一切努力避免造成平民傷亡。」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上周表示,自俄羅斯入侵以來,已有大約1,300名烏克蘭軍人死亡。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簡稱:北約)的一名高級官員說,烏克蘭軍隊傷亡人數可能與俄軍折損人數相當。

叛亂戰術

誠然,面對軍力和裝備均不如己方的對手,俄羅斯軍隊已經攻城略地,佔領了主要位於烏克蘭南部和東部的地區。俄羅斯軍事指揮官也可能從錯誤中吸取教訓,重新部署軍隊,為新的進攻做好準備。

西方防務分析人士表示,即使俄羅斯軍隊最終戰勝了烏克蘭的武裝力量,他們也懷疑這是否會結束俄烏敵對的狀態,抑或僅僅標誌著叛亂活動的開始,將俄羅斯軍隊拖入耗時日久的泥潭。俄羅斯宣布的軍事目標包括取代現有烏克蘭政府,並在事實上控制對俄羅斯順服的烏克蘭民眾,這些目標看起來很遙遠。

但烏克蘭士兵的影片和衛星圖像顯示,就目前而言,烏克蘭軍隊已經擊退了試圖奪取機場的俄羅斯傘兵,前後長達數英里的俄羅斯坦克車隊和補給卡車燃料耗盡,停在路上動彈不得。密切關注戰事的西方官員和軍事分析人士說,數以百計的俄羅斯軍用車輛被摧毀,還有一些被遺棄,有時是因為機械故障和劣質設備。

烏克蘭表示,其軍隊已經擊落了80多架固定翼飛機和100架直升機,不過得到獨立證實的數量要少得多。西方官員已表示頗為意外,俄羅斯未能利用其優勢的空中力量確立制空權。烏克蘭規模小得多的空軍因此得以投入戰鬥。

不過,在烏克蘭上空飛行的俄羅斯戰機繼續造成嚴重破壞,包括對平民的傷害。馬裡烏波爾市長表示,俄羅斯空軍周三轟炸了該市的劇院,造成在那裡避難的人員死亡,具體死亡人數不詳。俄羅斯否認對此負有責任。澤連斯基周三在向美國國會發表的影片講話中說,烏克蘭每天都在經歷空襲帶來的恐怖,他敦促外界提供進一步的軍事援助。

烏克蘭軍方發布的影片顯示,烏克蘭人繼續攻擊在無遮擋道路上拉得長長的俄羅斯坦克和裝甲車隊,俄軍的這種行進隊列很容易受到烏克蘭發出的、土耳其製造的Bayraktar無人機以及烏克蘭國土防禦部隊的襲擊,這些烏克蘭部隊使用叛亂戰術摧毀俄羅斯運載燃料的卡車、坦克和裝甲人員運輸車。

烏克蘭武裝部隊在YouTube平台上發布的烏克蘭無人機攻擊影片顯示,在上周的一次此類攻擊中,烏克蘭伏擊了一支由幾十輛坦克和裝甲車組成的、向基輔東北郊的布羅瓦裡逼近的俄羅斯縱隊,造成了俄軍的一片混亂。車隊在前方和後方遭到明顯來自於無人機的襲擊,導致中間的車輛困在原地不能動彈。

當俄軍士兵逃離燃燒的車輛時,後續爆炸又吞沒了他們。其他坦克驚慌失措地轉向,履帶碾壓著路面,試圖撤退。後來的畫面顯示出顯然就在附近,坦克被從路邊位置發射的反坦克武器摧毀。

退役的美國陸軍中將Ben Hodges表示,部隊以車輛首尾相連的方式行進明顯反映出這些是「未經訓練或缺乏紀律的士兵」。他說:「需要有軍士或軍士長不斷告誡士兵們分散開來。當身處危險中時,聚在一起是人類的本能。」他稱:「俄羅斯軍隊中的這些年輕士兵讓我感到難過。」Hodges曾擔任美國陸軍駐歐洲部隊的指揮官,現在是位於華盛頓的歐洲政策分析中心(Center for European Policy Analysis)的戰略研究負責人。

Hodges還說,俄羅斯人這次的戰鬥方式令西方觀察家感到驚訝,因為他們並沒有遵循俄羅斯軍隊一貫的戰鬥理念,即使用被稱為營級戰術小組的機動部隊並搭配統一的系統來指揮部隊,這樣的戰術能使軍隊更加靈活地對付敵人,而不用在烏克蘭境內冒著危險拉長後勤補給線。

Hodges說:「現在看來,俄軍的情況就是無法順暢移動了。」他補充說,俄羅斯一直試圖將民用卡車和汽車運送到烏克蘭各地的前線,以此來補充軍隊的使用。

軍事分析人士稱,俄方在這場戰爭中的一個主要短板是該國武裝部隊內部以及軍隊各部門之間缺乏協調,這給烏克蘭境內的俄軍補給和協調攻勢帶來麻煩。華盛頓外交政策智庫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的凱南研究所(Kennan Institue)研究員Andrew Monaghan就持這種觀點。

Monaghan說:「俄羅斯的軍事歷史上有一些共性,在俄羅斯人打的每場戰爭中都有體現,無論是贏是輸,其中包括在複雜行動和後勤方面的嚴重困難,以及在指揮控制方面一直存在的困難。」

這些軍事分析人士說,糟糕的後勤保障阻礙了俄羅斯軍隊的前進,俄軍主要利用鐵路運送人員和物資。俄羅斯沒能佔領烏克蘭關鍵鐵路樞紐周圍的城市,迫使俄軍改走陸路,這使他們成為了容易攻擊的目標。

俄羅斯將從北部進攻基輔的行動大部分都在軍事分析人士的預計之中。在入侵之前,俄軍已在烏克蘭北部進行了數月的演習。但這一攻勢以及其他進攻基輔的行動都已放緩或停止。

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俄羅斯調動了東部和中部軍區的部隊來進攻和包圍基輔,而在俄羅斯軍隊的現代化過程中,這兩個軍區一直處於次要地位。美國智庫外交政策研究所(Foreign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Rob Lee表示,第41聯合軍第90坦克師帶來的是20世紀80年代設計的不太先進的T-72A和T-72B坦克。

俄羅斯的入侵從第一天開始就出了岔子。在2月24日上午連續炮轟烏克蘭各大機場和軍事基礎設施之後,俄軍沒能攻入基輔。俄軍當時試圖攻佔霍斯托梅爾的軍用機場,該市距離基輔約20英里(約合32公里),若成功奪取該機場,將使俄軍在基輔周邊找到一個立足點,從而能夠從那裡派遣數以百計的空降兵。但俄軍對該機場的第一波進攻被擊退。

根據參加了這場戰鬥的兩名士兵的第一手報告、烏克蘭官方軍事報告以及該機場事件的影片和圖像,烏克蘭部隊對降落在該機場的第一波俄羅斯傘兵協調組織了一次多管齊下的攻擊,將他們擊退並迫使俄羅斯放棄空投更多部隊的計劃。

烏克蘭有關部門表示,後來,來自效忠俄羅斯的車臣的一支國民衛隊(Rosgvardia)縱隊在試圖奪回機場時被殲滅。車臣領導人卡德羅夫(Ramzan Kadyrov)說,只有兩名士兵死亡。

Monaghan稱,缺乏協調的作戰暴露了俄羅斯軍方在控制和協調軍事行動方面的典型問題。他表示,過去的戰爭中曾出現過指揮官拒絕合作或相互援助、從而造成人員傷亡的例子,儘管沒有跡象表明霍斯托梅爾的缺乏協調之戰是有意為之。

他說:「看來俄羅斯武裝部隊與國民衛隊的溝通不太順暢。」

2022年3月8日,烏克蘭南部港口城市敖德薩,烏克蘭士兵用沙包在路上設置路障。
2022年3月8日,烏克蘭南部港口城市敖德薩,烏克蘭士兵用沙包在路上設置路障。攝:Iryna Nazarchuk/Reuters/達志影像

預期錯誤

最初的入侵計劃似乎是對基輔發動閃電式襲擊,並迅速用一個對俄友好的政府取代澤連斯基的親西方政府。一些西方官員稱,該計劃是基於烏克蘭反抗有限的錯誤預期制定的,反映出俄羅斯情報部門犯下錯誤,或者不願向俄羅斯領導層提出建議,即俄羅斯部隊應預料到會遭到敵對反擊。

自2014年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並支持烏克蘭東部兩個分離地區獨立之後,烏克蘭人的這種反抗情緒有所膨脹。成千上萬的烏克蘭人帶著謀殺和政治壓迫的記憶從這兩個地區移居他鄉。

上述北約官員說,這些假設導致俄羅斯犯了多個錯誤,包括對入侵烏克蘭的俄羅斯部隊只提供了有限的保護。

俄羅斯人沒有遵循自己利用俄版「震懾」戰術發動攻擊的原則。如果採用這一戰術,他們原本會通過快速和大規模的武器裝備部署來建立空中和地面優勢。而實際上,俄羅斯人試圖派遣輕型部隊進入烏克蘭縱深,這些部隊裝備簡陋,難以擊退激烈的抵抗,而且遠離補給線。

「普丁之前確實認為當前的烏克蘭政府不合法、會迅速垮台,」CNA的Kofman說。「很明顯,他的觀念還停留在2014年,他不明白2014年以來形勢已發生了變化。」

恐怖戰術

在第一階段攻擊失敗後,俄羅斯的戰術似乎已轉為對城市進行恐嚇,也許是為了尋求有利的政治解決方案。

一些軍事分析人士預計,關鍵的下一階段是在烏克蘭首都基輔周圍,俄羅斯可能計劃包圍基輔,進行封鎖和炮擊,迫使其屈服。這將複製俄軍在2000年第二次車臣戰爭期間使用的戰術,這場戰爭重新確立了俄羅斯對這個以穆斯林為主國家的控制。

俄羅斯人已經從昂貴的制導武器攻擊轉向大炮攻擊,炮擊已將烏克蘭北部城市哈爾科夫的部分地區夷為平地。

上述北約官員說:「目前很難說這是出於費用的考慮,還是因為缺乏庫存,抑或因為希望攻擊更加殘忍。」

在看到俄軍的實戰情況之前,西方分析人士本來對俄羅斯自2008年以來推動軍隊現代化的努力印象深刻。俄軍改革的重點是把以徵兵為主的大規模建制轉變為規模較小、戰備程度更高的戰鬥單位,由義務兵組成。在建制改革的同時,還實施了陸、海、空軍和核力量的裝備現代化。

但蘇格蘭聖安德魯斯大學(University of St. Andrews)的戰略研究教授Phillips O'Brien說,分析人士高估了主戰坦克和戰鬥機等新式武器的作用。「這些武器能發揮的作用也不過就是如此了,」他說,「至少從冷戰結束以來,或許實際上真的可以從二戰結束後算起,俄羅斯人還從來沒有在這類衝突中真正實際運用過這些複雜的系統。」

包括皇家聯合軍種研究所(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前主任、現為埃克塞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戰略與安全研究所(Strategy and Security Institute)副主任的Michael Clarke在內的諸多分析人士都指出,俄羅斯的軍事改革可能過於分散,而且推進現代化的行動顯然因為欺詐和腐敗行為而被削弱,據估計俄羅斯這次入侵烏克蘭的軍隊中有約25%來自義務兵。在出兵烏克蘭之前,俄羅斯的經濟規模約與意大利相仿。

Clarke表示,俄軍的武器系統表現不佳,指揮官們假裝具備某些軍事能力,而實際上並沒有。他指出,就俄羅斯創建一支「大規模現代化軍隊」的努力而言,「現代化的部分規模不大,而大規模的部分沒有現代化。」

英文原文:How Russia’s Revamped Military Fumbled the Invasion of Ukraine

烏克蘭危機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