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 華爾街日報

中國血統對美國華裔冬奧選手是福也是禍?

陳巍和周知方這代頂尖華裔美國運動員在中國作戰時,待遇上的變化反映了大環境的轉變。


2022年2月4日,三屆花樣滑冰世錦賽冠軍得主陳巍(Nathan Chen)參加北京冬奧男子單人滑短節目團體賽。 攝:Justin Setterfield/Getty Images
2022年2月4日,三屆花樣滑冰世錦賽冠軍得主陳巍(Nathan Chen)參加北京冬奧男子單人滑短節目團體賽。 攝:Justin Setterfield/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三屆花樣滑冰世錦賽冠軍得主陳巍(Nathan Chen)去年10月備戰2022年北京冬奧會時,他的中國粉絲發布了一段影片,影片中陳巍告訴中國官媒,他對於在自己母親的家鄉參賽感到非常興奮。

陳巍是歷史上最有成就的華裔美國花樣滑冰運動員之一,在中國熱門的社交媒體平台微博(Weibo)上,這篇有關陳巍的貼文獲得了不算多的152個贊。

與此同時,微博上其他列出參加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美國花滑運動員名單的帖子則吸引了一連串評論,網友們抱怨陳巍和另一位華裔美國花滑運動員周知方(Vincent Zhou)在去年10月初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有辱華行為,當時兩人曾試探性地對另一位隊友批評中國人權記錄的言論表示了支持。

從這種輿論對比不難看出,如今這代頂尖華裔美國運動員在他們祖先的土地上作戰時所面臨的環境發生了巨大改變。

以前的華裔美國體育明星,如網球運動員張德培(Michael Chang)和花樣滑冰運動員關穎珊(Michelle Kwan),僅僅因為有華裔血統就在中國幾乎瞬間獲得了英雄一樣的重視。陳巍和周知方不僅不會自動享受同樣的崇拜,還可能面臨被打上叛徒或壞人標籤的政治環境。

Mark Dreyer是總部設在北京的網站China Sports Insider的創始人,還是關於中國體育產業的書籍《體育大國》(Sporting Superpower)的作者。他表示,無論這些華裔運動員說什麼或做什麼,都贏不了;總有一些人會被觸怒。

體育和政治專家認為,這種待遇上的變化反映了大環境的轉變。其中最重要的是一種新的地緣政治現實狀況:由於美中兩國各自政治姿態變得強硬,雙方關係已經從接觸轉向對抗。

在這種新環境下,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已激起一股民族主義熱情,將中國共產黨視為全球華人社會的合法代表。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擔任美國總統期間,白宮的反華言論進一步助長了這種民族主義情緒,促使中國國內一些人認為,對中共的批評一定程度上導致在美國對亞裔的攻擊增多。

過去,美國華裔運動員曾被視為文化使者,能夠在不同的歷史和世界觀之間架起橋樑,如今他們卻面臨著忠誠度的問題。這種轉變也說明了體育運動本身的變化——在社交媒體時代,運動員面臨更多的審視,而在美國,政治與體育競賽日益融合。

陳巍和周知方都在他們的滑冰比賽中提到了自己的中國血統。在2018年韓國平昌冬奧會期間,陳巍在花滑長節目中的編舞選曲來自電影《毛時代最後的舞者》(Mao's Last Dancer)。去年,周知方宣布,將採用奧斯卡獲獎武俠電影《卧虎藏龍》(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的主要配樂作為其新賽季的自由滑曲目。

周知方在Instagram和微博上寫道:「我為我們的傳統和文化感到自豪,我為自己是亞裔美國人感到驕傲。」

儘管周知方向中國觀眾示好,但截至本文發稿時他的微博粉絲數量只有3.2萬,其提到《卧虎藏龍》的帖子只得到了幾百個贊。陳巍在微博上最受歡迎的粉絲帳號大約有9,000名粉絲。

二人的受歡迎程度與中國花樣滑冰未來之星金博洋形成了鮮明對比。金博洋擁有150萬微博粉絲。來自日本的兩屆冬奧會男子花樣滑冰金牌得主羽生結弦(Yuzuru Hanyu)擁有約200萬微博粉絲。日本是中國在亞洲地區最大的戰略對手。

陳巍和周知方不予置評。冬奧會花滑團體賽在持續多日後於周一結束,陳巍和周知方與隊友一道將銀牌收入囊中。周日晚間,周知方的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他後來在社交媒體上宣布了自己退賽的消息。

2022年2月6日,華裔美國花滑運動員周知方(Vincent Zhou)參加北京冬奧開幕第二天的男子單人滑自由滑團體賽。
2022年2月6日,華裔美國花滑運動員周知方(Vincent Zhou)參加北京冬奧開幕第二天的男子單人滑自由滑團體賽。攝:Mario Hommes/DeFodi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以往的華裔美國運動員幾乎未遇到過忠誠度問題。

張德培回憶他在1989年奪得法國網球公開賽冠軍時表示,在那個沒有太多事情值得歡喜雀躍的時候,奪冠是個讓世界各地的華人臉上綻放出笑容的機會。在他奪冠前不久,北京天安門廣場發生了鎮壓親民主抗議者的事件。

這位網球明星在20世紀90年代開始走訪中國,並擔當北京申辦2008年夏季奧運會的親善大使。他表示:我能感覺到中國人民在背後支持著我。

關穎珊在2006年與時任美國總統小布什(George W. Bush)和時任中國領導人胡錦濤出席了一次國宴,當時在美國和中國媒體都贏得了一片讚譽。

關穎珊未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而現在,在網絡上民族主義情緒高漲的情況下,越來越多的華裔發現自己因表達對中國的負面看法而陷入遭抨擊的困境。

去年,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首位華裔女性趙婷(Chloé Zhao)以前接受的一次採訪在中國社交媒體流傳後,對她的讚譽轉為不滿。她在採訪中提到自己在中國長大,「那裡到處都是謊言」。

與此同時,美國體育界也發生了變化。

密蘇裡大學圣路易斯分校(University of Missouri-St. Louis)體育人類學教授Susan Brownell稱,「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這樣的運動興起以及人們對性別問題的重視程度激增,改變了美國運動員所處的環境;在他們以前生活的世界中,體育機構試圖將公開的政治辯論拒之門外。

Brownell表示,如今,甚至有人期望運動員們應該在政治問題上表態和發聲。她還說,在對中國政府日益持批評態度的美國公眾中,批評中國的人權狀況可能受到歡迎。

她還提到了在美國長大並接受訓練、但決定代表中國參加冬奧會的谷愛凌(Eileen Gu),認為谷愛凌可能是陳巍和周知方處境的寫照。谷愛凌在以前的採訪中提到,她選擇加入中國籍引發了大量的謾罵,甚至死亡威脅。

在北京,冬奧會組織者正試圖維持一個沒有政治色彩的環境,以符合國際奧委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的規定。國際奧委會長期以來都禁止在奧運會上進行政治抗議。

在北京以外,活動人士利用此次冬奧會的契機批評中國壓制異見以及同化以穆斯林為主少數民族的做法。美國、澳洲和英國對北京冬奧會採取了外交抵制,以抗議中國的人權記錄。

中國政府駁斥了這些批評,稱此舉無異於干涉中國內政。北京方面還指責美國政府試圖把奧運會政治化。

去年10月,美國冰舞選手埃文·貝茨(Evan Bates)在回答有關中國人權記錄的問題時說,「這撕裂了基本的人性」,還說中國穆斯林的處境「很糟糕」、「很可怕」。之後,有記者請求陳巍和周知方就貝茨的言論置評。

「我認同埃文說的,」陳巍當時對記者表示。「我認為,要想發生更大的變化,必須有超越奧運會的力量。」

周知方說:「我們同意埃文的觀點,肯定還是希望將注意力集中在我們自己的工作上。」

這些評論的截圖和摘錄在中國互聯網上流傳開來。一群社交媒體用戶抓住了這段話,指責這兩名美國滑冰運動員背叛、虛偽,與此同時,他們表示支持日本花樣滑冰運動員羽生結弦。

一位微博用戶在一則評論中寫道,不要一邊打著華裔的旗號博好感,一邊卻做這種噁心的事情。該評論獲得了近1,000個贊。

現年21歲、在西南城市成都求學的Estelle Cen說:羽生結弦接受採訪時一直對我們國家很友好,所以我可以更安心地喜歡他。

斯坦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研究亞裔美國人歷史的教授張少書(Gordon H. Chang)表示,像陳巍和周知方這樣的運動員是地緣政治緊要時刻的受害者。

他表示,不應該僅僅因為這些運動員是華裔,就認為他們有義務就中國問題表明立場,應允許他們只做運動員。

英文原文:Chinese Heritage Can Be a Burden as Much as a Boon for American Olympians in Beijing

滑冰 2022北京冬奧會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