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 華爾街日報

TikTok網紅有多能掙錢?力壓許多美國大公司CEO

與德阿梅裡奧姐妹、艾迪生·雷等TikTok網紅的收入相比,許多標普500企業老總的薪酬都顯得遜色。


根據《福布斯》雜誌最近公布的2021年TikTok網紅收入排行榜,查莉·德阿梅裡奧(Charli D’Amelio)去年的收入為1,750萬美元。她在TikTok上有1.33億名粉絲。 攝:Jay L. Clendenin / Los Angeles Times via Getty Images
根據《福布斯》雜誌最近公布的2021年TikTok網紅收入排行榜,查莉·德阿梅裡奧(Charli D’Amelio)去年的收入為1,750萬美元。她在TikTok上有1.33億名粉絲。 攝:Jay L. Clendenin / Los Angeles Times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短影片社交平台TikTok上的明星正大賺特賺。有些人的收入甚至超過了美國一些大公司的首席執行官。

查莉·德阿梅裡奧(Charli D’Amelio)於2019年起在TikTok上發布自己的舞蹈影片,根據《福布斯》(Forbes)雜誌最近公布的2021年TikTok網紅收入排行榜,德阿梅裡奧去年的收入為1,750萬美元。她在TikTok上有1.33億名粉絲,其收入渠道除了一個服裝品牌外,還包括在TikTok影片和其他廣告中帶貨。

相比之下,根據《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對研究公司MyLogIQ的數據進行的分析,2020年標普500指數成分股企業的首席執行官(以下簡稱CEO)的薪酬中位數為1340萬美元。CEO的薪酬通常包括股票和期權獎勵(這往往是高管薪酬中最大的一塊),再加上年薪、獎金、日常福利以及某些退休後的福利。截至目前,僅有一部分CEO的2021年薪酬數據出爐。

根據《華爾街日報》對CEO最近薪酬數據的分析,德阿梅裡奧的收入超過了一些大型上市公司的CEO,包括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Corp.)的伍德倫(Darren Woods,2020年薪酬1560萬美元)、星巴克(Starbucks Corp.)的凱文·約翰遜(Kevin Johnson,1470萬美元)、達美航空(Delta Air Lines Inc.)的埃德·巴斯蒂安(Ed Bastian,1310萬美元)以及麥當勞(McDonald’s Corp.)的克裡斯·凱普辛斯基(Chris Kempczinski,1080萬美元)。

查莉·德阿梅裡奧的姐姐迪克西·德阿梅裡奧(Dixie D’Amelio)在TikTok上的粉絲數量大約是妹妹的一半。但《福布斯》的數據顯示,她在去年的TikTok網紅收入排行榜上位列第二。這一水平與美國西南航空(Southwest Airlines Co.)的CEO加裡·凱利(Gary Kelly)的薪酬相當。記者無法聯繫到德阿梅裡奧姐妹置評。

「他們真的在構建自己的商業帝國。」網紅營銷機構Obviously創始人兼CEO梅伊·卡沃斯基(Mae Karwowski)說。她指出,許多TikTok頭部網紅都開了新公司,開創了品牌,試圖拓寬收入來源。

「我們現在看到的收入數字只會越來越高。」她說。

當然,也有一些標普500企業,其CEO的收入要高得多。電子遊戲巨頭動視暴雪(Activision-Blizzard Inc.)掌舵人羅伯特·科蒂克(Robert Kotick)在2020年的薪酬接近1.55億美元。蘋果(Apple Inc.)公司CEO蒂姆·庫克(Tim Cook)在截至9月25日的當年拿到了近9900萬美元的收入。在少數小公司,CEO的薪酬甚至更高。

隨著TikTok的快速發展,TikTok網紅的吸金能力也水漲船高。據《福布斯》的數據,TikTok上收入最高的七名網紅去年一共掙了5550萬美元,較前一年增長200%。

TikTok由總部位於北京的字節跳動(ByteDance Ltd.)所有,其神秘的算法吸引了大量用戶,這種算法會猜測用戶喜好,然後有針對性地推送短影片。這款熱門應用程式去年表示,其月度用戶已超過10億人。

TikTok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TikTok和包括Meta Platforms Inc.旗下Instagram在內的同類企業一直都是各國政策制定者在數據私隱問題上的審查對象。平台有可能對年輕用戶造成的潛在心理危害是公司面臨的又一風險。《華爾街日報》近期的調查發現,TikTok可以利用強大的算法引人「上鉤」,並將未成年人——TikTok最大的用戶群之一——吸引到有關性和毒品的內容上。

儘管如此,分析師指出,在品牌方眼中,TikTok頂級網紅所擁有的數百萬粉絲依然對它們有著難以抗拒的吸引力。至於收入最高的網紅,其主要收入來源是廣告、產品線以及TikTok平台之外的生意。

社交媒體數據公司Captiv8聯合創始人兼CEO克裡希那·蘇布拉馬尼安(Krishna Subramanian)說,「粉絲對他們很著迷。」他還說,TikTok網紅的粉絲有時比好萊塢明星的粉絲更忠實,好萊塢明星往往行事更私密。

他說,社交媒體上的名人讓粉絲覺得更接地氣,不管是分手、成功還是失敗,他們都會把自己的近況同粉絲分享。

「他們對那個內容創作者投入了感情。」蘇布拉馬尼安說,「這樣一來,你就更願意去買他們讓你買的東西。」

於是,意識到這一點的唐恩都樂(Dunkin’)在2020年時以查莉·德阿梅裡奧的名字命名了一款飲品。該公司是唐恩都樂咖啡店及Baskin-Robbins冰淇淋店的母公司。

「那隻不過是一款加了焦糖和牛奶的冷飲。」唐恩都樂總裁斯科特·墨菲(Scott Murphy)在2020年10月的財報電話會議上提到查莉時說,「我們拿了現有的一款產品,以她的名字重新命名,然後面向年輕消費者推廣。」該公司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如今,查莉·德阿梅裡奧正從TikTok起跳征戰電視圈。她和家人出演了《德阿梅裡奧一家》(The D’Amelio Show),這部在Hulu流媒體平台上播出的真人秀已經續訂了第二季。

去年5月,德阿梅裡奧姐妹與Abercrombie and Fitch Co.(簡稱AF)旗下Hollister品牌簽約,推出了服裝品牌Social Tourist。AF在11月的財報電話會議上說,新品牌廣告在Hulu那檔真人秀節目中亮相後,觀看次數達到了9000萬次。該零售商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另一位從TikTok起家的網紅是艾迪生·雷(Addison Rae)。據《福布斯》稱,她去年掙得850萬美元。這個收入略高於倉儲式連鎖超市開市客(Costco Wholesale Corp.)的CEO華特·克雷格·耶利內克(Walter Craig Jelinek)的薪酬。

去年,雷參演了Netflix Inc.的電影《他是我的全部》(He’s All That),還擴展了自家美妝品牌Item Beauty的產品線,同時接拍了服裝品牌American Eagle Outfitters Inc.的廣告。這家服飾零售商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儘管他們的收入已相當不菲,但與另一位名人比起來,依然相去甚遠:在《福布斯》2020年名人收入排行榜上,凱莉·詹娜(Kylie Jenner)憑藉5.9億美元奪得榜首,這主要因為她將自己的美妝品牌的一部分股權賣給了CoverGirl品牌的所有者科蒂公司(Coty Inc.)。

原名坎耶·維斯特(Kanye West)的饒舌歌手Ye以1.7億美元的收入位居第二,能有這樣的成績,他與蓋璞(Gap)的服裝協議以及與阿迪達斯(Adidas)的合作款運動鞋功不可沒。

《福布斯》說,其TikTok收入榜單中僅涵蓋了那些靠TikTok出名的人,這就將詹娜剔除在外,因為她小時候在拍攝真人秀《與卡戴珊一家同行》(Keeping Up With The Kardashians)時就已經出名。至於那些擁有TikTok賬戶的演員、音樂人及其他明星,同樣不在榜單的統計之列。

Captiv8的蘇布拉馬尼安說,他預計未來幾年,TikTok網紅的收入將繼續增長,他們將推出新的業務,同時構建自身品牌。

他說,「TikTok只是他們的切入點而已。」

英文原文:These TikTok Stars Made More Money Than Many of America’s Top CEOs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TikTok 網紅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