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 華爾街日報

中國加大對全球航運數據的掌控,引發美國政府擔憂

中國可以使用鮮為人知的國家物流平台系統追蹤貨物,引發美國政府和行業人士擔憂中國政府可能會利用物流資訊獲取商業或戰略優勢。


2021年5月19日,香港葵涌貨櫃碼頭,一位男士站在中國遠洋運輸集團(COSCO)英國集裝箱船前。 攝:Paul Yeung/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5月19日,香港葵涌貨櫃碼頭,一位男士站在中國遠洋運輸集團(COSCO)英國集裝箱船前。 攝:Paul Yeung/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中國不斷加大對全球貨運數據的掌控,引發美國政府和行業管理人士擔憂中國政府可能會利用手中的物流資訊獲取商業或戰略優勢。

即使是從未觸達中國海岸的貨物,也經常會穿越中國遍布全球的物流網絡,其中包括複雜的數據系統,這些系統跟蹤一些在離中國很遠的港口經過的貨物。貨運業管理人士表示,對貨運及其相關資訊的控制給予中國政府了解全球商業的優勢,並可能使其獲得影響全球商業的手段。

在全球港口擁堵、許多行業飽受供應短缺困擾的情況下,航運數據已成為一種極具價值的商品。

在中國的貨物數據系統中,最重要的服務是國家交通運輸物流公共資訊平台(Logink, 簡稱:國家物流平台),這個連接國際託運人的數字網絡自稱是一個「一站式物流資訊服務平台」。國家物流平台稱,該平台依託公共數據庫和中國以及全球其他地區幾十個巨型港口的45萬用戶所輸資訊,其中一些港口位於中國數兆美元規模的國際基礎設施項目「一帶一路」倡議沿線,也是中國政府倡導的數字絲綢之路的一部分。

國家物流平台的國際影響力凸顯出一個對世界經濟至關重要的領域,而西方國家在這個領域裡落後於中國。多年來貨物數據數位化一直是託運人的夢想。

非營利性的國家物流平台啟建於2007年,由中國交通運輸部管理。該平台與海外港口和物流網絡的聯繫日益緊密,正開始引起華盛頓方面的注意。

美國國會美中經濟和安全審議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委員Michael Wessel表示,國家物流平台通往全球貿易領域的方便之門,可以為該數據持有者提供一個國家安全和經濟利益方面的情報寶庫。該委員會上周啟動了對這一系統的研究。

Wessel說:「對此應給予比現有程度高得多的關切。」

美國國防部通過全世界的商業港口發送軍事裝備。其後勤部門運輸司令部(Transportation Command)的一位發言人表示,通過 「一帶一路」,中國正尋求提高自身對全球供應鏈的能見度,包括美國的軍事後勤情況。該發言人未就國家物流平台直接置評。

國家物流平台和中國交通運輸部未回應關於該系統的提問。

國家物流平台的正式名稱是國家交通運輸物流公共資訊平台,這個平台在中國境內發展了多年,受益於該國的經濟規模,並彙集了來自航運、卡車運輸和製造公司的貨物數據和財務資訊。2010年,國家物流平台開始與亞洲各地的港口建立夥伴關係,承諾加快貿易往來。最近,國家物流平台已與多個 「一帶一路」港口以及歐洲和中東的貨物數據系統建立聯繫。

據國家物流平台網站介紹,該平台共享國際物流資訊的能力服務「一帶一路」國家戰略,成為中國接軌國際物流資訊交換共享的「中國窗口」。

中國正擴大其了解世界貨物流動的窗口,而受11月生效的新數據私隱法影響,全球可以獲取的中國水域船舶位置資訊已大幅下降。

對國家物流平台的擔憂與對中國通訊設備公司華為技術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的擔憂類似。它們都持有其他方的數據,中國當局可能利用這些數據為中國謀取利益,也可能損害通過其網絡進行通訊的各方。業內官員表示,通過處理國家物流平台上的數據,中國可以比其他方面更早發現並利用短缺、過剩和趨勢。

歐洲最大港口鹿特丹港的數字數據網絡Portbase的商業顧問Mees van der Wiel稱:「國家物流平台帶來的最明顯風險是,由於其對數據的了解,它可以幫助中國公司更快成長。」

中國國有航運公司中遠海運集團(Cosco) 2018年宣布為希臘建造一個類似於國家物流平台的數字系統,包括中遠海運控制的雅典郊外的比雷埃夫斯港(Port of Piraeus)。希臘海事行業領袖擔心,該系統將向中國提供有關其商業活動、甚至希臘海軍的敏感資訊。迫於行業壓力,希臘政府去年1月份通過了一項法律,要求任何此類系統及其收集的數據只能由國家控制。

中遠海運比雷埃夫斯子公司的一位發言人稱,公司對政府宣布統一全國系統表示歡迎,並將按要求進行連接。

在全球範圍內,物流業仍然嚴重依賴實體文件,託運人通常會通過空運將海運貨物的文件運送到目的地。一次國際貨運可以通過40多個不同的實體——包括貨運經營商、海關代理和港口運營商,每個實體都使用不同的資訊系統。

為了整合和精簡這些複雜繁瑣的流程,全球各地有許多項目在進行籌劃。它們的目的是通過收集和分享每日移動的船舶和數百萬個集裝箱的位置、路線和內容的資訊,使航運變得更有效率,且減少污染。

這些行動大多由港口、私營公司和行業聯盟牽頭展開。許多項目在爭取參與者方面都遇到困難,由於物流業競爭激烈,這導致各公司採取小心提防的態度,護住手中的數據,唯恐競爭對手憑藉數據獲得優勢。最近在哥本哈根舉行的「智能海運網絡」(smart maritime networks)會議上,演講者接二連三地對該行業不能通過共享數據來提高效率表示遺憾。

物流專家、數據分析公司1010Data的首席執行官Inna Kuznetsova說:「在當今的物流業,資訊流與資金流或貨物流一樣重要。」

位於鹿特丹的Portbase承諾會始終維護系統中數據的所有權,由此贏得了各家公司的青睞。Portbase是建立在中國以外的最先進數字航運中心之一,它承諾只會在得到數據所有者許可的情況下處理數據。但Portbase的業務只覆蓋荷蘭。

van der Wiel說,Portbase和國家物流平台於2019年簽署了一份初步合作協議,但疫情期間合作協議進展緩慢,今年雙方還沒有進行過直接對話。

中國已經聚合了如此多的資訊,並讓整個供應鏈的溝通更為順暢,這些都展示了物流數位化方面的可能性。

澳洲珀斯的前物流主管、現擔任顧問的Andre Wheeler表示:「國家物流平台是技術創新的傑作,將讓其他平台羡慕不已。」他對國家物流平台進行了多年的分析。他估計國家物流平台領先競爭對手10年時間,因此其他國家會非常願意接入這個系統,「因為這可以讓他們跨越技術開發周期」。

華盛頓研究中國商政結合情況的諮詢公司Horizon Advisory創始人Emily de La Bruyère說,國家物流平台允許其系統用戶接入並分享資訊,很像Facebook的運作方式。她說,通過對國家物流平台的控制,中國政府也能夠掌握整個網絡裡流通的數據,正如亞馬遜(Amazon.com)對其平台上的商業活動數據可以一覽無餘。

誰有權讀取國家物流平台收集的數據、以及它在中國以外港口收集了多少數據,目前尚不清楚。國家物流平台的官員和中國交通運輸部沒有回應有關該平台數據收集和使用的問題。

即使是與國家物流平台有往來的貿易專家也不清楚它是如何運作。

鹿特丹的van der Wiel說:「他們介紹了自己的系統,但我們不太確定其背後是什麼。」他說,如果中國的數據保護規則允許國家物流平台的資訊與海關數據相結合,「那你就真正擁有了一座金礦」,一座涵蓋價格、數量和客戶的資訊金礦。

Wheeler說,他有一些物流業長期合作夥伴使用了國家物流平台,但也不確定輸入的資訊被如何處理或使用。他說,這些人不願公開談論此事,擔心觸犯中國當局。

美國海軍戰爭學院(U.S.Naval War College)助教Isaac Kardon表示,國家物流平台將全球的數據處理與海運相結合,這符合中國為加強其地緣戰略地位而將高科技和低科技結合在一起的戰略。他說:「如果你控制了資訊,你就可以在沒有他人察覺的情況下移動東西,或者搞亂別人的資訊。」

了解國家物流平台的分析人士提到的一個令人關注的領域是稀土。稀土對於從汽車和電子器件到國防系統等產品的生產至關重要,美國為了降低對中國稀土資源的依賴,已與澳洲合作。澳洲通過本國礦商Lynas Rare Earths Ltd.提供華盛頓方面眼中更安全的稀土供應。作為美國的親密盟友,澳洲自身在貿易和外交領域與中國也有爭執。

但Lynas目前在馬來西亞加工稀土,在當地至少要經過一個由得到中國政府支持的公司控制的「一帶一路」港口:關丹。

Lynas的董事總經理Amanda Lacaze表示,國家物流平台是利用可公開獲得的海關數據的若干平台之一,不會構成額外的風險。她說,Lynas計劃在美國發展加工能力。

航運數據專家表示,通過「一帶一路」的各種項目,國家物流平台可能享有獲取關丹港和其他港口數據的優勢。專家稱,這些數據資訊源可能會讓中國深入了解貨物的單價、精確的產品組合以及最終收貨人。關丹港務局沒有回應有關其使用國家物流平台的問題。

私營公司也在收集全球數據,比如位於得克薩斯州奧斯汀的供應鏈軟體公司E2open LLC的海運訂艙平台Inttra,該平台可以跟蹤全球大約四分之一的集裝箱運輸。國家物流平台收集的數據中包括集裝箱運輸資訊。

E2open執行副總裁Pawan Joshi表示,國家物流平台由中國政府管理,深度參與該國的企業活動,改變了行業動態。他稱,自由企業很難與一個以國家為後盾的組織競爭。

英文原文:China’s Growing Access to Global Shipping Data Worries U.S.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