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全民接種疫苗後的生活什麼樣?葡萄牙的現狀可供參考

葡萄牙已成為全世界疫苗接種率最高的國家之一,最近該國取消了許多疫情防控舉措,但仍以一種謹慎的方式回歸常態。


2021年10月26日告,葡萄牙里斯本的人們在進行戶外活動。  攝:Jorge Mantilla/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10月26日告,葡萄牙里斯本的人們在進行戶外活動。 攝:Jorge Mantilla/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在痴迷於足球的葡萄牙,首都民眾對足球尤為狂熱,如今,里斯本的體育場再次變得座無虛席。今年早些時候,葡萄牙曾被新冠病毒「德爾塔」(Delta)變種折磨得遍體鱗傷,而今它成為疫苗接種率最高的歐洲國家,而它的現狀讓人們得以一窺,一個國家在努力應對從全球或全國大流行病(pandemic)降級為地方流行病(endemic)的新冠時是什麼樣子。

上周三,數萬名球迷尖叫著湧入里斯本光明球場(Estadio da Luz),觀看當地球隊本菲卡(Benfica)對陣拜仁慕尼黑(Bayern Munich)的比賽。比賽前,大量球迷搭乘地鐵來到球場,然後在球場入口處接受安檢,比賽結束後,他們又聚集在食品攤旁,試圖藉助三明治和啤酒來忘掉本菲卡剛剛慘敗的經歷。

此前為防控新冠病毒,政府一直將體育場上座率控制在三成,最近這一限制被取消。但觀賽要求仍與以往不同:入場觀眾需要一份證明,證明他們已接種疫苗,或者患過新冠但近期康復了,或是病毒檢測結果呈陰性。此外,觀賽期間必須全程佩戴口罩。

根據葡萄牙政府的數據,該國50歲以上人群幾乎已全部接種了至少一劑疫苗。25-49歲人群的接種率為95%,12-17歲人群為88%。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的科學數字出版物Our World in Data的數據顯示,葡萄牙的1,000萬總人口中,約有89%已至少接種過一劑疫苗,這一水平接近全球疫苗接種率居前的阿聯酋,相比之下,美國和英國的接種率分別僅為65%和73%。

過去一個月中,葡萄牙的日均新冠死亡病例為六例,1月份峰值期間,這一數字接近300。按照人口比例換算,葡萄牙目前的死亡率放在美國,相當於每天約有200人死於新冠。5月份和6月份時,葡萄牙的新冠死亡病例一度大幅下降,每天僅有一兩例,但7月份時,再度升至20例。不過自今年夏天以來,記錄在案的每日新增感染病例和住院病例一直呈下降趨勢。目前,葡萄牙的日均新增病例約為750人,1月份時這一數字接近1.3萬。目前的住院人數約為320人,峰值期間一度接近6,700人。

葡萄牙從10月1日開始廢除了大部分疫情防控舉措,然而從許多方面來看,里斯本的生活依然和疫情最嚴重的時期相差不大。手泵式消毒液隨處可見,在一些教堂,儘管保持社交距離已不再是一種強制規定,但教堂裡還是拉起繩子,把座位隔開。不僅如此,參加大型活動時需要提供相應的防疫證明,人們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時,10歲以上學生在校期間,以及商店、餐廳和酒吧的工作人員也都必須佩戴口罩。

與此同時,地鐵裡也擠滿了人。里斯本的觀光出租車「嘟嘟車」(tuk-tuk)重新走上街頭,載著遊客穿行在老城區狹窄的街道中。從周一到周日,城市的各個角落都上演著五光十色的夜生活,觀光客青睞的有軌電車經過停靠站時不得不甩站通過,因為那裡候車的乘客實在太多,此外,幾乎每一天都可以看到一艘新的大型遊輪停靠在港口。

儘管葡萄牙的疫苗接種率令全球各國的公共衛生官員羡慕不已,但它依然選擇以一種謹慎的方式回歸常態,而隨著其他國家的疫苗接種率逐步提升,它們也在考慮何時取消餘下的防控舉措的問題,這種狀況下,葡萄牙就成了它們的觀察對象,希望能為今後的行動提供借鑑。與葡萄牙的謹慎作風形成鮮明反差的是英國,它不僅疫苗接種率不及葡萄牙,而且「解禁」後幾乎沒有採取任何控制措施,這使得英國的感染人數大幅增加,死亡率也有所上升。

「我需要遊客,否則我就沒生意,但我每天都會關注感染人數,即便人數只是稍有增加,我都會感到緊張。」里斯本一家紀念品店的店主保拉·馬奎斯(Paula Marques)說,「我希望這場疫情在葡萄牙已經成為過去,但老實說,隨著天氣越來越冷,我還是有點擔心後面的形勢。」

2020年初,葡萄牙度過了第一波新冠疫情,當時它受到的破壞還相對有限。然而去年11月,該國感染病例迅速增加,並於今年1月再度激增,一些葡萄牙人的希望由此破滅,他們曾以為這個偏居歐洲西南角的小國可以在疫情最嚴重的時期獨善其身。

今年1月疫情最嚴峻的時候,葡萄牙平均每天約有290人死於新冠病毒。按照人口比例換算,這一死亡率若是放在美國,相當於日均死亡人數超過9,500人。即便是美國疫情最嚴重的時期,一周當中的日均死亡人數也從未超過3,500人。

瑪麗亞·莫塔(Maria Mota)是里斯本分子醫學研究所(Institute of Molecular Medicine)執行董事,想起那段時期,她的腦海中始終有一幅揮之不去的畫面,至今都讓她心神不寧。那天晚上她在實驗室加班,透過窗戶,她看到好多救護車停在葡萄牙最大的醫院外,等著將病人送進急診室。她數了數,一共有52輛救護車。

莫塔博士說,葡萄牙目前正處於「過渡期」,以往在全球範圍大流行的新冠疫情或許將被一種新的現實所代替,即它將轉變為一種地方流行病。她還說,葡萄牙民眾對於今年1月的痛苦回憶仍歷歷在目,加之天氣轉涼,更多活動要回到室內進行,這種情況下,疫情形勢會有何變化?面對種種未解的問題,大部分人恐怕會選擇謹慎行事。

「沒有人會忘記今年1月發生的事,但現在,新冠變成了一種地方性流行病,因此我們要學會與病毒共處。」莫塔說,「這裏幾乎所有人都接種了疫苗,可病毒仍然在傳播,這說明它是不會消失的。」

還有一些國家同樣已有大量人口接種了疫苗,和這些國家一樣,儘管葡萄牙的感染病例從未「清零」,但卻並沒有因此出現住院率或是死亡人數大幅增加的情況。

「情況正在好轉,但速度很慢。」在里斯本做遊客生意的「嘟嘟車」司機米格爾·坎波斯(Miguel Campos)說,「我們正在一點一點恢復。我們對此感到樂觀,希望這種回歸正常的趨勢可以持續下去。」

另一名「嘟嘟車」司機瓦倫廷·加斯帕爾(Valentim Gaspar)說,疫情前,里斯本有800名「嘟嘟車」司機,如今工作日期間開這種車的大約只有200人,周末期間有500人。他還說,眼下司機與遊客數量之間的比例發生了變化,使得干這一行當的人也有可能過上體面的生活。

葡萄牙之所以能在疫苗接種方面取得如此成績,該國民眾幾乎無一例外地將其歸功於恩裡克·戈維亞·梅洛(Henrique Gouveia e Melo)。起初,葡萄牙的疫苗接種計劃推進得並不順利,直到這位曾經的潛艇指揮官接手,事情才有了變化。按照公共健康專家的說法,他不僅向外界展現出信心,還激發了民眾對疫苗接種的普遍贊成。今年1月葡萄牙開始普及疫苗接種,此時恰是該國疫情最嚴峻的時候,這也為那些在疫苗問題上可能一直猶豫不決的人提供了一個明確的動力。

在四處瀰漫著足球狂熱的歐洲大陸,葡萄牙對綠茵場的傾注格外引人注目,因此在許多人看來,葡萄牙球場恢復滿座率也具有更大的象徵意義。西班牙的疫苗接種率在歐洲同樣居於領先水平,近日該國體育場也取消了對上座率的限制,但場內仍不允許售賣食物。意大利本月將球場的上座率限制從50%放寬至75%。而德國大部分地區依然對球場上座率實施限制。

「是時候全部放開了,因為如果有人現在還沒接種疫苗的話,那他們以後也不會接種。」32歲的工程師雨果·瓦萊(Hugo Vale)說,接受採訪時他正在光明球場外和朋友們喝啤酒,等待本菲卡與拜仁之間的比賽。

英文原文:Endemic Covid-19 Has Arrived in Portugal. This Is What It Looks Like

元宇宙 WSJ 疫苗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