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習近平21個月未出國門,外交工作轉為線上

疫情爆發以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則一直沒有踏出國門,在他本人國際形象下降之際,預計他也不會很快恢復環球外交活動。


2021年9月2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美國紐約聯合國大會上一段預先錄製的視頻中發表講話。 攝:Michael Nagle/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9月2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美國紐約聯合國大會上一段預先錄製的視頻中發表講話。 攝:Michael Nagle/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疫情爆發以來,中國的邊境管控措施當屬全球最嚴之列,國家主席習近平則一直沒有踏出國門,在他本人國際形象下降之際,預計他也不會很快恢復環球外交活動。

隨著許多其他國家的元首走出保護圈並開始出訪,習近平仍把他與外國領導人的互動局限於召開影片會議和通電話。

中國政府沒有宣布習近平不會出席下周在羅馬召開的G20領導人峰會,也沒有表示他會缺席此後幾天在格拉斯哥舉行的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但幾乎沒有人預計,習近平將以影片以外的任何其他形式參會。

疫情打斷了習近平曾經節奏繁忙的外交活動,據追蹤中國領導人活動的分析公司China Vitae數據顯示,2019年,習近平在北京接待了23位外國領導人,訪問了巴西、意大利、俄羅斯和北韓等11個國家。

習近平上一次出訪是2020年1月對緬甸進行國事訪問,2020年3月,習近平在北京接待了到訪的巴基斯坦總統。從那以後,習近平還沒有面對面會見過任何外國領導人。

當習近平最終再次走出國訪問時,他將面臨更棘手的局面。

習近平在較長一段時間內遠離國際舞臺,而在此期間,中國乃至世界的情況都發生了變化。在中國國內,個人崇拜的興起抬高了習近平的形象,他的優先要務也轉向了國內。而與此同時,習近平在國際上的形象卻有所下降。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和蓋洛普公司(Gallup Inc.)最近的調查顯示,國際社會對習近平和中國領導層的信任度較低。據曾經幫助組織過習近平和其他中國領導人訪問活動的前西方外交官稱,現在有心情為習近平提供他以往出訪外國首都時會有的那種紅地毯待遇的政府比較少了,比如他出訪英國時乘坐伊麗莎白女王(Queen Elizabeth)皇家金馬車,以及在澳洲聯邦議會講台上發表演講的禮遇。

無需出訪的線上外交可以讓習近平避免外國領導人當面提出令人不快的問題,比如針對中國政府在疫情初期應對不力、中國對新疆以及港台的政策等等,更不用說出國訪問還可能遭遇街頭抗議。隨著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習近平不再有那麼強的底氣標榜中國的進口需求和投資能力,而這是他過去在出訪講話中經常提到的。

英國利茲大學(University of Leeds)的中國研究教授Kingsley Edney說:「世界變了,而中國也在發生變化。」Edney說:「當習近平重新出國訪問時,這種對比將格外明顯。」

二十國集團羅馬峰會和格拉斯哥氣候峰會都在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的議程上,這將是他今年1月上任以來的第二次歐洲之行。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已經恢復了國際訪問,但預計他不會親自參加這兩個峰會。

今年以來,二十國集團(G20)成員國的大多數領導人都出過國,就連一些今年尚未出國的人,比如印尼總統佐科(Joko Widodo)和阿根廷總統費爾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也有望到歐洲參加相關峰會。有些人的行程則不那麼確定,比如沙烏地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和墨西哥總統奧夫拉多爾(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前者因在2018年記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遇害事件中扮演的角色而被受到其他領導人排斥,後者通常不參加峰會。

與習近平不同,其他大多數G20成員國領導人都在2021年接待過外國政要。

中國問題觀察人士表示,這位68歲的中國國家主席連續21個月未赴海外參加外交活動,主要反映了中國政府對疫情極其審慎的態度。在中國邊界幾乎關閉的情況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和另外五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都沒有出過國,不過包括習近平在內,他們所有人的國內出行日程都相當繁忙。

事實上,據分析人士稱,自疫情爆發以來,中國高級官員中只有習近平的最高外交政策副手楊潔篪和外交部長王毅到過海外。在中國政治中,國內活動的重要性通常蓋過在國際上拋頭露面;分析人士表示,習近平當前的優先事項是爭取足夠的支持,以便在一年後的全國黨代會上獲得自己的第三個任期。

曾任加拿大駐華大使的趙朴(Guy Saint-Jacques)說:「在中共二十大之前,出訪的次數將非常有限。」

中國駐美國大使館沒有回應與習近平出行有關的提問;中國外交部未談論這個問題。

預計中國不會在明年2月北京冬奧會之前重開邊境,而且中國表示,北京冬奧會將沒有外國觀眾,這限制了習近平在近期內接待外國領導人的可能性。

習近平一直不出國訪問也有代價的。香港浸會大學(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研究中國問題的教授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認為,這削弱了中國的軟實力和向世界傳遞的資訊,以及中國在國際論壇上的影響力。

據總部設在紐約的Eurasia Group的中國問題分析師Neil Thomas統計,與美國領導人相比,習近平疫情前每年出訪的國家更多,在國外停留的時間也更久。而在最近這段時間,習近平則是坐在辦公桌前與全球各國領導人展開線上外交。Thomas說,在同樣一段時期內,習近平與55位政府領導人進行了雙邊交流,而拜登與34位政府元首會談。

Thomas稱,中國政府正在有計劃地做出政治決策,在領導人外交上投入精力。Thomas預測,習近平最終會繼續外事出訪活動。

China Vitae駐紐約創始人Tin Albano稱,對習近平與其他國家元首間的影片會談(有別於領導人通話),中國官媒的報導力度通常與習近平以往的外訪相似,這表明中國政府重視面對面會談。Albano稱,習近平出訪是件大事,那麼影片會談是否會上升到這個高度呢?

分析人士說,一旦習近平恢復出國訪問,俄羅斯可能會是第一站。莫斯科一直是包括習近平在內的多位中國領導人的首選目的地。習近平就任國家主席後出訪的首站就是莫斯科,在疫情爆發之前,他幾乎每年都訪問俄羅斯。2019年,習近平稱普丁是最好的朋友。

分析人士說,預計習近平還可能訪問歐洲和日本,在美國與其主要盟友之間插縫而入。分析人士說,那些在聯合國等組織中支持中國的較貧窮國家也將在出訪國之列。

目前,習近平甚至放棄了中國一直擔當主導力量的一些會議。上個月,他通過影片參加了在塔吉克斯坦舉行的中亞領導人峰會,他也不太可能前往塞內加爾參加下個月舉行的中非合作論壇(Forum on China-Africa Cooperation),該論壇有數十個成員,每三年舉行一次。

利茲大學教授Edney說,習近平的缺席造成的最大損失也許是讓海外普通人看到中國領導人在他們國家進行互動所產生的價值。

他說,習近平2015年的英國之行就是一個例子。「與當時的英國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在酒館裡喝啤酒,在某種程度上確實有助於使中國這樣的地方人性化,對許多人來說,中國是一個非常陌生的地方。」

英文原文:Xi Jinping Hasn’t Left China in 21 Months, Keeping Diplomacy Virtual

戰狼外交 WSJ 習近平 中國外交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