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魷魚遊戲》因何在被冷落十年後火遍全球?

黃東赫十年前寫出這部反烏托邦的生存題材劇,但製片方認為它荒誕離奇。如今,它有望成為Netflix史上觀看人數最多的劇集。


《魷魚遊戲》劇照。 網上圖片
《魷魚遊戲》劇照。 網上圖片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韓國反烏托邦題材劇集《魷魚遊戲》(Squid Game)有望成為Netflix公司史上最成功的劇集。然而過去十年中,當地製片公司一直都將這個虛構故事的劇本拒之門外,認為它離奇荒誕,太不現實。

劇情圍繞一群破產的成年人展開,他們要在一座與世隔絕的小島上進行各種韓國傳統兒童遊戲。失敗者會丟掉性命。唯一的獲勝者可以獨享約合4,000萬美元的現金獎勵。

該劇於9月17日上線,眼下它已在全球範圍內成為一部現象級劇集。人們模仿進行這些兒童遊戲的影片在短影片平台TikTok上瘋傳,與此同時,銷售《魷魚遊戲》萬聖節服裝的網絡零售商忙得不亦樂乎。到目前為止,該劇收視率已在包括美國在內的90多個國家登上榜首——即便是Netflix高管也對此始料未及。

Netflix亞太區(不含印度)創意活動負責人金敏英(Minyoung Kim,音)接受採訪時說,無論從哪項指標來看,這部韓國生存題材劇都很成功,其總觀看小時數和收看時長超過兩分鐘的訂戶數量都有望超過Netflix目前的紀錄保持者——《布裡奇頓》(Bridgerton)和《紳士怪盜》(Lupin)。

「它的勢頭還在上升。」她說,「我們從未見過哪部劇集的上升勢頭像《魷魚遊戲》這樣迅猛。」

儘管這是一次突如其來的成功,但《魷魚遊戲》也是Netflix多年來投資韓國內容帶來的回報。這家美國流媒體巨頭說,2015年至2020年間,它對韓國影視劇的投資額約為7億美元。單是今年,Netflix的計劃投資額就達5億美元。

相比之下,2019年和2020年,Netflix對印度影視劇的投資額約為4億美元,該公司今年在全球市場的影視劇投資額約為170億美元。

《魷魚遊戲》大獲成功之際,正值Netflix面臨前所未有的競爭之時——流媒體服務業界的對手公司都在四下尋找擁有「爆款」潛力的原創劇集,希望在各大洲吸引眼球,同時讓自家平台獨樹一幟。

《魷魚遊戲》的創作者黃東赫(Hwang Dong-hyuk)十多年前就構思出了這部劇,當時他還與自己的母親和祖母住在一起。後來,他的劇本創作一度被迫中斷:為了換錢,他賣掉了675美元的筆記本電腦。

那時,無論是潛在投資人還是演員,都對劇中殘忍的殺戮行為感到憤怒,對於人們為了錢不惜拼命這種情節的離譜性,也都有種被冒犯感。但兩年前,Netflix覺得,《魷魚遊戲》中刻畫的人與人的鬥爭有反映現實的一面。

今年50歲的黃東赫說,新冠疫情重創全球經濟後,貧富差距進一步擴大。他說,就連新冠疫苗的分配,也因各國貧富狀況不同而存在巨大差異。

「世道已經變了。」黃東赫說,「與十年前相比,所有這些因素都讓人們覺得這個故事格外現實。」

該劇的熱度迅速上漲。Netflix在YouTube上放出的《魷魚遊戲》預告片10月初已吸引了1,800萬人次觀看——是《布裡奇頓》或《紳士怪盜》的三倍有餘。

韓國人已在為《魷魚遊戲》裡程碑式的成功歡欣雀躍,慶祝它成為首部拿下Netflix美國及全球冠軍的韓國劇集。更有韓國媒體將其稱為下一部《寄生蟲》(Parasite)——曾獲得奧斯卡的韓國影片。就連韓國總統大選中都出現了《魷魚遊戲》的身影,一些候選人製作了模仿該劇的海報,還有的向對手發出挑戰,要來一場「魷魚遊戲」式的競爭。

「聽說這部劇在國外如此受歡迎,我覺得很意外,我想,這或許是因為韓國流行文化的風靡,才會讓更多人對韓國的東西感興趣。」27歲的咖啡店店員權世雲(Kwon Se-un,音)說,「無情的殺戮畫面只是吸引眼球,有諸多不同的人物角色才是它真正好看的地方。」

《魷魚遊戲》劇照。
《魷魚遊戲》劇照。網上圖片

紅遍全球的《魷魚遊戲》在上線前經過了精心打磨。面對有可能存在的語言障礙,Netflix突出了視覺效果,讓劇中的競爭者統一穿上了綠色運動服,並且打造了類似兒童遊樂場的彩色佈景。對於劇中韓國傳統遊戲的一些規則,也進行了簡化或是調整。

相比起字幕,許多美國人更喜歡看英語配音的外國節目——Netflix的算法會根據用戶以往的觀看記錄,自動進行選擇。

韓劇在亞洲地區一直都有大量擁躉,在歐洲、拉美和美國,觀眾其實也可以通過其他流媒體平台收看韓劇,如Viki Inc.和DramaFever Corp.(現已關閉)。不過,這些對手既沒有太多大製作的原創作品,也沒有Netflix那樣的影響力。Netflix於2016年開始進軍韓國市場。

Netflix說,自那之後,它上線了大約80部韓國影視劇,過去兩年中,觀看韓劇的美國觀眾增加了一倍。

以往在Netflix或是其他地方可以看到的熱門韓劇大多以男女愛情故事為主,或是灰姑娘式的逆襲題材——通常一部劇裡會融入這兩種劇情。Netflix之前一些大獲成功的韓劇正是遵循了這一套路,包括《愛的迫降》(Crash Landing on You),這部2019年的劇集講述了一名韓國女繼承人在一次滑翔傘事故中降落到北韓後發生的故事。

不過,最近的韓劇開始打破這一模式,這也為它在韓劇「死忠粉」之外,贏得了更多觀眾。例如去年推出的災難懸疑片《甜蜜家園》(Sweet Home)就在Netflix美國榜上獲得了第三名。

《魷魚遊戲》的收看人群中,約有95%都在韓國以外。Netflix說,該劇的字幕已被譯成31種語言,配音語種達到13種。

Netflix的金敏英說,儘管這部劇有著鮮明的韓國特色,但它在全世界範圍產生了更大的吸引力,因為它提出了一個簡單的倫理問題:「我們究竟是誰?」

「我們不是馬,我們都是人。」她說,「這才是這部劇真正想讓你思考的問題。」

22歲的布麗特妮·常(Brittany Chang)是新加坡的一名大學生,她以前從沒看過韓劇,但在朋友的催促以及Netflix的推薦下,她看了該劇的預告片,她想知道那些絕望的競爭者為什麼會自相殘殺。《魷魚遊戲》讓她想起了另一部內容殘酷的生存題材劇集——《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

「我一口氣把全劇看完了。」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戲劇與表演研究負責人金錫榮(Suk-Young Kim,音)說,《魷魚遊戲》講述的是弱勢群體的故事,它容易讓那些苦苦打拼的人與劇中人物產生情感連接,也會在年輕觀眾中引發共鳴,就好像韓國流行組合防彈少年團(BTS)成為千禧一代的代言人一樣。

「韓國不再是一個只存在某種濃厚粉絲文化的異域之地。」金錫榮教授說,她曾寫過一本關於韓國音樂產業的書。「它已成為重要的文化中心,不管是在好萊塢還是音樂界的公告牌(Billboard)排行榜上,它的重要性都在與日俱增。」

英文原文:Netflix’s ‘Squid Game’ Is the Dystopian Hit No One Wanted—Until Everyone Did

魷魚遊戲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Netflix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