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孟晚舟與美國達成獲釋交易始末

孟晚舟立場的改變為美國檢方獲得她對一些不當行為的承認奠定了基礎,也給加拿大促成兩名公民離開中國帶來轉機。


2021年8月4日,孟晚舟離開家前往加拿大溫哥華高等法院應訊。 攝:Mert Alper Dervis/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8月4日,孟晚舟離開家前往加拿大溫哥華高等法院應訊。 攝:Mert Alper Dervis/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温哥華當地時間上週五下午4點30分,一架搭載華為技術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的中國國航(Air China)波音777W客機從温哥華起飛。同一時間,兩名被關押在中國的加拿大男子也乘飛機離開了北京。

這一看似經過周密安排的「換俘」行動解開了中國、美國和加拿大之間關係中一個備受關注的癥結。據美國司法部官員和接近孟晚舟法律團隊的人士稱,這背後是孟晚舟的法律立場發生了巨大轉變,從而在上週初促成了談判的突破。

知情人士透露,中國上週末還允許2018年以來被禁止出境的美國人Cynthia Liu和Victor Liu返回美國。

這些官員和另一些人士說,孟晚舟同意改變幾年來的立場並承認一些不當行為,這啟動了一系列旨在確保商人邁克爾·斯帕弗(Michael Spavor)和離崗的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返回加拿大的一系列程序。一位知情人士稱,這兩名加拿大人的獲釋很倉促,他們直到在北京登機前幾分鐘才被告知要回家了。

雖然孟晚舟獲釋的交易消除了美中之間的一個關鍵隱患,顯示了兩國緊張關係中的一個務實層面,但兩國在從技術和人權到中國領土主張等許多方面仍然存在矛盾。

在孟晚舟上週歸國後,中國官媒將她標榜為民族英雄,並將她的獲釋歸功於「中國人民不畏強權、反對霸權的強大意志」,與此同時幾乎沒怎麼提及對兩位加拿大人的釋放。而據一些知情人士稱,事實上,華為管理層數月來一直在為孟晚舟的獲釋悄悄做準備。中國政府的代表沒有回應記者的置評請求。

白宮新聞秘書帕莎其(Jen Psaki)週一對記者表示,拜登(Joe Biden)政府此前已將針對華為案件的裁決權交給司法部。帕莎其稱:「我們有一個獨立的司法部,該部門作出了獨立的決定,執法決定。與此同時,我們在推動釋放兩名加拿大人方面都是公開的、無任何遮掩。」

2018年12月孟晚舟在温哥華轉機時,加拿大方面應美國當局的要求拘捕了她,布魯克林聯邦法院指控她涉嫌電匯和銀行欺詐罪,與華為在伊朗的業務有關。這件事發生僅一週多後,中國就拘捕了上述兩名加拿大人,隨後指控他們犯有間諜罪,這引起了加拿大及其盟友們的不滿,聲稱這兩名加拿大人是被當作人質扣押,身處常常是很苛刻的環境。這兩名加拿大人否認自己有任何不當行為。

這篇關於後續談判的報導是基於對美國司法部官員和了解孟晚舟和華為做法的人士的採訪。

孟晚舟團隊從2020年春天開始與包括職業代理監督人員在內的美國司法部官員討論她的案件可能的解決方案。華為的律師和管理人士也出席了其中許多會談。雖然他們在2020年的大部分時間裏繼續談判,並在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押的第二年接近尾聲和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即將離任時進行了大量討論,但雙方的分歧仍然很大。

2020年1月17日,孟晚舟離開家前往加拿大溫哥華高等法院應訊。
2020年1月17日,孟晚舟離開家前往加拿大溫哥華高等法院應訊。攝:Jeff Vinnick/Getty Images

美國檢方堅持要求孟晚舟承認起訴書中對她的指控事項,即不到10年前在華為與其控制的一家在伊朗開展業務的公司的關係上誤導了銀行。這些銀行為可能違反美國對伊朗制裁規定的價值數億美元交易進行了清算。孟晚舟繼續堅稱自己沒有任何不當行為。

孟晚舟在公開及私下場合都否認了上述指控,她的盟友稱她是人質。美國司法部解決此案的底線是,孟晚舟必須承認此案的癥結所在:華為故意欺騙了一家銀行。

拜登就任美國總統後,孟晚舟的法律團隊再次與司法部官員聯繫,以保持在新政府任下溝通的渠道暢通。在拜登政府執政期間,相關談判繼續由相同的司法部監督人員推動。

據一位知情的美國駐華律師稱,到了今年春末,孟晚舟和她的父親、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對於此案久拖不決愈發感到沮喪,於是他們加強了法律和公關團隊。

5月份前後,William Taylor加入孟晚舟的律師團隊之後相關談判加速推進,Taylor被介紹加入這個團隊的明確任務就是看他能否達成一份協議。

司法部官員堅持之前的底線,即孟晚舟承認他們所指控的事項。他們還明確表示,願意將孟晚舟一案與針對華為的案件分開處理。

帕莎其週一表示,拜登9月初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時,曾向習近平施壓,要求釋放兩名加拿大人,習近平則提到了孟晚舟案件。她說:「兩位領導人談到了這些個人的案子,但沒有就此進行談判。」

9月19日,相關協商取得了突破性進展,Taylor首次傳達孟晚舟願意承認不當行為,併發送了一份她準備承認事項的草擬文件。上週五孟晚舟案延遲起訴協議所附事實陳述正是基於這份草擬文件。

根據該協議,孟晚舟承認她在2013年就華為與其控制的一家在伊朗運營的公司之間的關係向一家銀行做了不實陳述,導致該銀行提供的服務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

華為在一份聲明中說,華為將繼續在美國政府針對公司業務活動的訴訟中維護自己的權利。

司法部官員說,檢方自身也有動機想要達成協議。他們認為,孟晚舟可能會繼續提起引渡相關上訴,這可能會使這場爭鬥拖延數年。根據加拿大法律,政府官員也可以最終決定結束這一進程。

這些官員稱,如果孟晚舟被美國陪審團定罪或認罪,檢方最終會得到與她同意的事實陳述基本相同的結果。一些受到類似電匯和銀行欺詐指控的被告人也幾乎沒有面臨監禁,司法部官員們表示,檢方感覺達成協議的效果,相當於孟晚舟到了布魯克林他們最終可以期待之結果的85%。

司法部官員們說,他們沒有面臨以任何特定條件解決此案的壓力,儘管美國國務院和加拿大官員討論了解決方案的潛在影響。司法部高級官員還指示該團隊像處理其他案件一樣處理此案,而不要考慮圍繞此案的地緣政治因素。

在9月19日Taylor轉達孟晚舟的讓步時,司法部官員告訴美國國務院和加拿大相關部門,該團隊或許能夠解決此案。

加拿大駐美國大使希爾曼(Kirsten Hillman)在接受加拿大電視台採訪時表示,美國司法部談判的動向促使中國政府考慮釋放這兩名加拿大人。

「中國政府的決定表明,繼續拘留這兩名加拿大人不再符合他們的利益,」希爾曼向加拿大的CTV Network表示。「所以他們開始與我們在北京的官員進行商談,安排讓上述兩人離開的相關事宜。」

就在布魯克林的一名法官批准延期起訴協議兩個多小時後,孟晚舟在一隊運動型多用途車(SUV)的陪同下前往温哥華機場的主航站樓,此處聚集了一大批中國外交官和華為管理人員,隨後,身着黑色波點連衣裙的孟晚舟登上了飛機。

孟晚舟飛往中國的航班起飛幾分鐘後,康明凱和斯帕弗在北京登機。渥太華當地時間上週五晚上8點45分,加拿大總理特魯多(Justin Trudeau)在渥太華的國會山宣布,該飛機已飛離中國領空,康明凱和斯帕弗就在這趟回國的航班上。

中國表示,康明凱和斯帕弗獲准保外就醫。與其他寬大處理不同,保外就醫在中國不需要法院批准。上週六上午,二人乘坐的飛機降落在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的一個美軍基地。加拿大空軍的一架飛機將他們帶到艾伯塔省的卡爾加里,在那裏,他們受到了特魯多的迎接。

當地時間上週六晚,當孟晚舟乘坐的中國國航包機降落深圳時,她已經換上了一件飄逸的紅色連衣裙。人群揮舞着中國國旗歡迎她回來,深圳最高的建築亮起了中文標語:「歡迎孟晚舟回家!」她的父親沒有出現在機場。

孟晚舟抵達中國幾個小時後,一架加拿大飛機將康明凱送到多倫多,他的妻子和妹妹在停機坪上迎接了他,現場只有幾名記者。康明凱看上去面色蒼白,身形消瘦。他走到記者面前說:「我非常感激能回家。」

英文原文:Huawei Executive's Return to China: How the Deal Came Off

加拿大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中國 華為 孟晚舟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