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中國遊戲新規引美國家長熱議:我們要不要效仿?

如何平衡孩子打遊戲和寫作業:你要做的不僅僅是控制螢幕時間那麼簡單。


2021年9月11日中國北京,人們在玩線上遊戲。 攝: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2021年9月11日中國北京,人們在玩線上遊戲。 攝: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中國決定嚴格限制兒童玩網絡遊戲的時間,這是該國約束科技行業、塑造青少年道德的最新舉措,不論這多麼具有侵犯性。

得知這一規定後,在大洋彼岸的美國,無數常因遊戲問題發火的家長自然也會想(即便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我們這兒也能這麼幹嗎?

中國的新規從上9月1日開始生效,其禁止未滿18周歲的未成年人在周一至周四玩網絡遊戲,遊戲時間僅限定在周五、周六、周日及公共假期期間,而且每天不得超過一個小時。

當然,這在美國肯定行不通——我也不想政府施加這種程度的控制。可是對家長來說,限制孩子打遊戲費力不討好,如果能讓別人來扮一次「黑臉」,那再好不過了。

隨著孩子們返校,家長們又面臨每晚上演圍繞作業的家庭大戰,關於打遊戲的鬥爭也愈演愈烈。根據波士頓兒童醫院(Boston Children’s Hospital)數字健康實驗室(Digital Wellness Lab)新出爐的一份報告,在遠程學習及線上線下混合教學期間,孩子們已習慣了不受約束的螢幕時間,而且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今年夏天。

中國的這劑「猛藥」顯然是為青少年的身心健康著想,同時也是為了確保他們不會從學業中分心,或是置家庭責任於不顧。但這也為全世界的父母提出了一個重要問題:玩多長時間遊戲才算太久?我們能否在限制遊戲時間的同時不讓這感覺像是一種懲罰?

中國的新規讓我開始反思,我應該如何管理孩子們在家打遊戲的時間。在一些專家的幫助下,我制定了一項新計劃,或許對大家有所幫助。

有幾項研究顯示,如果每天玩電子遊戲的時間控制在1-3小時,是無傷大雅的:孩子既可以享受打遊戲的樂趣,也能獲得好成績,也有時間做其他有意義的事情,同時保持心理健康。

然而,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的研究人員領導的一項最新研究發現,中國的中學生在非周末出於娛樂每天使用科技設備超過一小時、周末每天超過四小時,一年後他們的學習成績會變差,而且報告說課堂上更覺得無聊,難以集中注意力。

不過,上述研究並未對學生使用科技設備時是在玩電子遊戲還是瀏覽社交媒體加以區分,也沒有詢問孩子們上網時是否已完成了家庭作業。「這條重要的資訊我們還沒掌握。」該研究報告的主要作者李文(音譯,Wen Li Anthony)說,她是羅格斯大學社會工作學院助理教授,同時任職於賭博研究中心(Center for Gambling Studies)。

許多父母,包括我自己,都曾將電子遊戲作為一種激勵工具,促使孩子們完成家庭作業。後來我了解到,這樣做的問題在於,孩子們為了能快點玩遊戲,往往會急匆匆把作業做完。就在幾天前,我讓我六年級的孩子把他的數學作業給我看看,結果發現有幾道題沒做。他說他不會做。但他沒有向我和丈夫尋求幫助,只是把那些題空在那兒,然後就去打遊戲了。

我的辦法顯然不管用。於是我們反過來定了一個看似有違常理的計劃:讓他先玩遊戲,然後再安排晚上餘下的時間。我們還決定,如果他的作業沒有遺漏和錯誤的話,可以適當增加遊戲時間。

我諮詢了一些數字媒體使用方面的專家,他們覺得這個計劃的前半部分不錯。

「在控制螢幕時間的問題上,我們可以反過來想,可以同孩子們商量,如何像填滿一個空杯子一樣,把一天24小時安排好。」波士頓兒童醫院下屬數字健康實驗室主任邁克爾·裡奇(Michael Rich)說。

「我常常建議,等孩子們回家後,先給他們吃點東西,如果條件允許,再讓他們活動一下,畢竟他們已經坐了一整天了。然後,再留出玩遊戲和寫作業的時間。堅持下來的話,這會成為一套固定程式,就好像一坐車就要系安全帶一樣。」

不過裡奇博士認為,我們不應該將電子遊戲作為完成家庭作業的獎勵。

「如果你把電子遊戲當做一種獎勵或是懲罰,它會成為‘禁果’一樣的東西,會驅使孩子們破壞這個體系。」他說。

裡奇建議和孩子們一起制定作息計劃,這樣會讓他們有一種掌控感。「把安排寫下來,然後貼在冰箱上,這樣你們以後就不會對協議內容產生爭議了。」他說,「制定計劃時,在遊戲時間後安排一件孩子真心喜歡的事,如此一來,就不是停止做一件他們喜歡的事,而是開始做另一件他們喜歡的事。」

專家們普遍認為,關於每日遊戲時間控制在多少小時才算合理,沒有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神奇」數字,但有一些原則可供參考。

珍·特文格(Jean Twenge)著有《i世代:為何網絡時代的孩子在成長中不那麼叛逆、不那麼較真、不那麼快樂——而且完全沒有準備好迎接成年》(iGen: Why Today’s Super-Connected Kids Are Growing Up Less Rebellious, More Tolerant, Less Happy—and Completely Unprepared for Adulthood)一書。她在研究美國八年級、10年級和12年級的學生時發現,每天遊戲時間超過六小時的孩子,是最不快樂的。而那些自稱幸福感最強的孩子,他們與人面對面交流的時間更多,而且每天的遊戲時間不超過三個小時。

「最重要的是要考慮,遊戲在孩子的生活中取代了什麼?」特文格博士說,「他們睡夠了嗎?作業做完了嗎?與朋友和家人有面對面聊天的時間嗎?到戶外運動了嗎?有看書的時間嗎?」

根據專家們的建議,我和三個孩子制定了以下計劃:玩一個小時電子遊戲或是接觸電子螢幕一個小時之後,他們要去寫作業。如果作業完成得不錯,他們可以幫忙準備晚餐(我的大兒子很喜歡)、擺放餐具或是和貓咪們玩一會兒。晚飯後,我們可以全家去散步,或者去公園走走。晚上八點左右,我會給他們留出一個小時自由活動時間,這期間他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大部分情況下,我的大兒子很可能會跑去和朋友們玩PS5遊戲機。

九點是刷牙時間,然後在床上看半小時書後,關燈睡覺。(有些專家說,兒童應該在睡前一小時遠離電子螢幕,但我的孩子們通常不到半小時就會睡熟。)

隨著新學年的開始,我們會看看課外活動是否會影響現有安排,但在經歷過去一年半之後,我正在努力適應這些變化,儘量不把時間安排得太滿。至於周末,我還沒想好要採取哪些新的限制,但每個星期天,我們仍然會遠離電子螢幕。

有一條新規是我的孩子們不太喜歡的:早上不許接觸電子螢幕。為了玩電子遊戲,我11歲的孩子一直都起得很早。對此裡奇說,如果電子遊戲成為孩子起床的動力,會導致孩子睡眠不足。

當我把這條新「家規」告訴兒子時,他的臉頓時扭成了一團。我說,「你瞧,和中國孩子相比,你玩遊戲的時間還是要多得多嘛。」

英文原文:China Sets Weekday Ban on Kids’ Videogame Play. Should You Do That, Too?

社交網絡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遊戲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