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阿富汗局勢

內窺塔利班與伊斯蘭國的隱秘戰爭

塔利班因對付伊斯蘭國阿富汗分支ISIS-K贏得了一些國家的支持。但打擊伊斯蘭國的戰鬥可能還會更久,更血腥。


2016年1月19日黎巴嫩南部港口城市的一條街道上懸掛著伊斯蘭國國旗。 攝:Ali Hashisho/Reuters/達志影像
2016年1月19日黎巴嫩南部港口城市的一條街道上懸掛著伊斯蘭國國旗。 攝:Ali Hashisho/Reuters/達志影像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在阿布·奧馬爾·霍拉薩尼(Abu Omar Khorasani)被塔利班(Taliban)槍斃的两天前,這位阿富汗境內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分支的前領導人癱坐在阿富汗一座監獄昏暗的審訊室裡,等待即將前來處決他的人。

得知塔利班步步推進,霍拉薩尼知道,事情要發生變化了。多年來,無論是塔利班還是伊斯蘭國,都誓言要將非穆斯林趕出阿富汗。

「如果他們是虔誠的穆斯林,他們會了放我的。」他在接受《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採訪時說。

當塔利班武裝分子在8月佔領喀布爾後,他們控制了監獄,釋放了數百名犯人,同時殺死了霍拉薩尼及其他八人,這些被處決者都來自伊斯蘭國這一恐怖組織。

此前,塔利班在阿富汗雙線作戰:一邊要對付美國領導的聯軍,另一邊還在同其對手——伊斯蘭國作戰。

這場戰爭的一頭是吸收了基地組織(al Qaeda)殘餘勢力的塔利班;一頭是在阿富汗境內的伊斯蘭國呼羅珊分支(ISIS-K),該分支尋求將阿富汗的部分地區併入一個源自中東並且更加廣闊的哈裡發國。

美國國防部官員說,在與ISIS-K較量的過程中,塔利班有時會得到其他國家和美國聯軍的幫助,成為了這場戰爭的勝利者。ISIS-K被趕出了其在阿富汗的據點,該組織的武裝人員四處逃散,尋找藏身之所。隨著美軍逐漸撤離,8月份時塔利班迅速拿下阿富汗各地,鮮有力量與之對抗。

8月26日,喀布爾機場外圍的人群中發生了兩起爆炸事件,這提醒人們,血腥的戰鬥尚未結束。此前,塔利班和美軍一直駐守在喀布爾機場,為試圖逃離的外國人和當地人提供保護。

美國國防部稱,爆炸造成包括13名美國軍方人員在內的近200人死亡。美方官員將襲擊歸咎於伊斯蘭國的地區分支。伊斯蘭國在其阿馬克新聞社(Amaq)發布的一篇報導中宣稱對此事負責。

伊斯蘭國在阿富汗的存在從未消亡,這也是塔利班能夠從包括美國在內的多國獲得支持的原因之一,這些國家都將伊斯蘭國視為一個嚴重威脅。

俄羅斯、中國和伊朗表示,它們認為塔利班是推動阿富汗實現穩定的主要力量——正因為此,它們才打算在美國撤軍後繼續保留各自位於喀布爾的大使館。

在8月26日機場襲擊事件後召開的一場新聞會上,美國海軍陸戰隊上將、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弗蘭克·麥肯齊(Frank McKenzie)說,美國正依賴塔利班對接近機場的阿富汗人進行安檢。

「我們正利用塔利班來盡可能地保護我們自身。」他說。

美國在9·11襲擊事件後入侵阿富汗時,塔利班基本還沒什麼盟友。它因接納基地組織的恐怖分子而在西方飽受指責,與此同時,包括俄羅斯和伊朗在內的區域強國也對塔利班持反對態度。

在塔利班與基地組織看似團結的表象背後,兩個組織已是貌合神離:許多塔利班成員都對烏薩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心懷憤恨,不滿他從上世紀90年代末開始一直將阿富汗作為行動基地。

2001年塔利班政權被推翻後,《華爾街日報》曾在喀布爾恢復了一台電腦,電腦上的資訊顯示,基地組織成員通常看不起他們的阿富汗盟友,認為他們目不識丁,無法理解《古蘭經》(Quran)。而塔利班成員則指責一些基地組織成員加劇了同西方的矛盾,導致阿富汗陷入孤立。

9·11襲擊後,由於塔利班和基地組織的領導人紛紛被迫藏匿,雙方再添嫌隙。研究伊斯兰教的學者、《基地組織在阿富汗》(Al-Qaida in Afghanistan)一書作者安妮·斯特納森(Anne Stenersen)說,塔利班創立者穆拉·奧瑪爾(Mullah Omar)事先似乎對襲擊並不知情,他與拉登躲藏在巴基斯坦期間,兩人的關係很冷淡。

她提到,2011年美軍擊斃拉登後,從他在巴基斯坦藏身處獲得的文件顯示,這位基地組織頭目與奧瑪爾之間的聯繫很少。

塔利班與基地組織在戰場上建立了更緊密的關係,因為它們面對的是同一個對手——佔領阿富汗的美軍。

據一位前塔利班指揮官說,2001年後,在塔利班試圖重新集結的那幾年,基地組織於2004年在阿富汗東部省份加茲尼(Ghazni)利用簡易爆炸裝置,對美軍發動了首次成功的襲擊。這名指揮官曾在加茲尼省與美軍和阿富汗政府軍交戰。

他還說,到2009年時,塔利班和基地組織的軍隊開始合併,通常是後者成員併入前者的武裝部隊。合併後的部隊通過「打完就跑」的襲擊、爆炸以及有針對性的暗殺活動,對美國支持的阿富汗政府及聯軍展開了恐怖主義運動。

隨著基地組織逐漸銷聲匿跡,加之2015年時伊斯蘭國崛起,此時,形勢已然發生變化。這個新的組織在敘利亞和伊拉克攻城略地,並邀請武裝人員加入,共同創建「呼羅珊」(Khorasan)省。歷史上的呼羅珊地區包括阿富汗、伊朗的一些區域以及位於中亞的一些前蘇聯國家。

伊斯蘭國在心懷不滿的塔利班成員以及中亞和南亞的武裝分子中發展了一批信徒,其中一些人自告奮勇前往敘利亞和伊拉克執行任務。阿富汗境內出現了兩處伊斯蘭國據點:一處在東部省份楠格哈爾(Nangarhar),另一處位於北方省份朱茲詹(Jowzjan)。

他們的到來不但沒有受到塔利班的歡迎,反而被塔利班視為障礙。霍拉薩尼在被處決前接受採訪時說,伊斯蘭國在全世界有更宏大的目標,而塔利班只是想奪回阿富汗的控制權,它對幫助國外的伊斯蘭組織沒有興趣。

8月初,阿富汗安全人員聚集在賈拉拉巴德一處監獄前,一個伊斯蘭國組織之前襲擊過此地。

「達伊什的領導是獨立的,達伊什的目標也是獨立的。」霍拉薩尼說這番話時,用到了伊斯蘭國的另一個名稱。(譯註:達伊什為伊斯蘭國別稱「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的阿拉伯語發音縮寫。)「我們的目標著眼於全球,因此當人們問起誰能真正代表伊斯兰教和整個伊斯蘭群體時,我們當然更有吸引力。」

其他國家看待塔利班的方式也發生了變化,在它們看來,塔利班有可能成為阻止伊斯蘭國實現全球目標的一道壁壘。

「塔利班曾經是心腹大患,突然之間人們卻渴望與塔利班找到某些共通之處。」喬治敦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安全問題研究主任布魯斯·霍夫曼(Bruce Hoffman)談到,「人們開始想,說不定我們可以同他們講講道理。」

中亞問題專家、莫斯科國立大學(Moscow State University)教授伊萬·薩弗蘭切克(Ivan Safranchuk)說,儘管俄羅斯官方仍將塔利班列為恐怖組織,但五年多前它就與該組織展開了談判。他說,鑑於伊斯蘭國在阿富汗出現抬頭之勢,這也「成為了雙方擴大接觸的一個動機。」

美國曾指責俄羅斯向塔利班提供武器,俄羅斯對此予以否認。另據美國情報,伊朗也曾向塔利班提供武器。就在今年,中國還單獨接待過一個塔利班高層代表團。

霍拉薩尼說,ISIS-K在阿富汗組建時,他就加入了該組織。後來他升任地區主管,負責南亞及遠東事務,他也是ISIS-K當時級別最高的成員。

與伊斯蘭國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分支類似,該組織的阿富汗分支也會發布恐怖的行刑影片、襲擊平民目標,並對反抗其統治的新占區民眾使用極端暴力,這些舉動使它們臭名昭著。

在霍拉薩尼擔任領導期間,ISIS-K在楠格哈爾省處決了一批村里的長者和當地人,他們蒙住這群人的眼睛,讓他們坐在山坡上的一堆炸藥上,然後引爆炸藥。事後,該組織還在網上傳播行刑影片。

霍拉薩尼說,那些影片中遭處決的人都是罪犯。

他說,雖然伊斯蘭國與塔利班為敵,但伊斯蘭國發動的襲擊往往能給塔利班帶來好處。他說,去年發生在賈拉拉巴德(Jalalabad)的越獄行動讓數百名囚犯重獲自由,其中既有伊斯蘭國成員,也有塔利班成員,這場行動就是由伊斯蘭國策劃,它動用了四名自殺式炸彈襲擊者和11名槍手。

霍拉薩尼說,2017年塔利班和伊斯蘭國在朱茲詹省爆發了一場衝突,從此二者分道揚鑣,在這之前,一名與塔利班有關聯的指揮官和他手下的戰士已宣誓效忠伊斯蘭國創建者阿布·巴克爾·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烏茲別克斯坦激進組織「烏茲別克斯坦伊斯蘭運動」(Islamic Movement of Uzbekistan)也加入了這群人的行列。霍拉薩尼說,後來他們聯手攻下了朱茲詹省的兩處山谷,並在當地升起了伊斯蘭國的旗幟。

霍拉薩尼描述的戰鬥與美方的記錄相符,在幾個月的戰鬥中,美軍、阿富汗政府軍和塔利班重創了伊斯蘭國武裝分子。次年,數百名伊斯蘭國武裝分子向政府軍繳械投降。

霍拉薩尼說,在楠格哈爾省,伊斯蘭國同樣被美軍、阿富汗政府軍和塔利班打得喘不過氣。為了摧毀伊斯蘭國武裝人員控制的一處蘇聯時代洞穴群,美軍甚至動用了其軍火庫中威力最大的常規炸彈——被稱為「炸彈之母」的大型空爆彈。

「每個人都或多或少地支持塔利班,反對我們。」霍拉薩尼說,「他們取勝的原因已不是秘密。」

美國當時稱,在轟炸洞穴群的過程中,有90餘名武裝分子喪生,其中包括數名指揮官。霍拉薩尼對此予以反駁,他說當時洞穴群裡的人員已被疏散。

據一些曾在美國扶持的阿富汗政府任職的官員說,伊斯蘭國漸漸成為國際社會新的公敵,這助推了塔利班在全球範圍的外交努力,對於一個多年來試圖洗刷自身恐怖主義污點的組織來說,無異於一針提振劑。

美國通過啟動多哈談判,為塔利班提供了獲得國際社會承認的機會,並使得去年阿富汗監獄釋放了5,000名犯人。前阿富汗政府官員指出,這些曾被拘押的人當中,有許多都奔赴了戰場,塔利班的力量也由此增強。

作為多哈協議的內容之一,塔利班承諾將阻止激進組織攻擊西方。

霍拉薩尼說,他去年離開了楠格哈爾省,那時伊斯蘭國的殘餘武裝人員散落阿富汗各地。2020年5月,他在喀布爾郊外的一間房屋裡被美軍和阿富汗軍隊抓獲。

他說,一名法官判處他死刑和800年監禁。後來,塔利班先殺死了他。

英文原文:Inside the Hidden War Between the Taliban and ISIS

阿富汗局勢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塔利班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