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西方遏制華為之際,愛立信和諾基亞亦在中國受冷遇

中國無線運營商在5G設備採購中提高了對華為等中國供應商的採購比例,減少了與瑞典愛立信的業務往來。


2019年6月25日,上海新國際博覽中心舉行的 2019 年世界移動通信大會 (MWC) 的愛立信展覽位置。 攝: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6月25日,上海新國際博覽中心舉行的 2019 年世界移動通信大會 (MWC) 的愛立信展覽位置。 攝: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美國及其諸多盟友已限制使用中國華為技術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生產的5G蜂窩設備。現在,中國政府正對華為的西方競爭對手採取同樣的舉措。

今年7月份,中國移動有限公司(China Mobile Ltd., 0941.HK, CHL, 簡稱﹕中國移動)在其最新一輪5G設備招標中將5.4%的份額授予了非中國供應商,這低於該公司2020年進行上一輪此類招標時非中國供應商11%的中標份額。身為國企的中國移動是世界上用戶規模最大的無線運營商。

瑞典的愛立信(Ericsson AB, ERIC)成為了最大的輸家,本次中標份額僅為1.9%,遠低於去年在中國移動的招標中拿下的11%份額。中國一家官方媒體把這種市場份額損失描繪為瑞典禁止華為和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簡稱﹕中興通訊)參與國內5G網絡建設所招致的反制

中國移動的代表未回應置評請求。

就像互聯網正被割裂為一個基本上受到審查的中國網絡和另一個由美國公司引領的網絡一樣,互聯網背後的基礎設施也在被割裂。

規模為350億美元的全球蜂窩設備市場可以劃分為三個部分——中國、美國和全球其他地區,三者規模大致相同。中國越來越依賴國產設備。多年來,美國實際上一直在禁止全球最大的蜂窩設備製造商華為參與建設主要網絡,理由是擔心北京方面可能利用華為設備從事監聽活動。華為和中國政府表示,這種擔憂是沒有根據的。

世界上有相當一部分國家正在追隨美國的腳步。但也有一些例外,比如德國。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稱,那些已經頒布華為禁令或正在考慮對華為實施限制的國家在全球蜂窩設備市場的份額之和超過60%。在中國之外的市場,愛立信和芬蘭的諾基亞公司(Nokia Corp., NOK)正在贏得生意,蠶食華為的市場份額。

Raymond James的通訊行業分析師Simon Leopold說:「按照目前的發展軌跡,通訊行業似乎正在進一步兩極分化,形成東方和西方兩大陣營。」

在一項總價值約60億美元的招標中,中國移動將約60.5%的份額授予了華為,這一比例高於去年一輪招標中的57.7%。中興通訊獲得了31.2%的份額,規模較小的中國供應商大唐電信(Datang Telecom Group)獲得了2.8%的份額。諾基亞獲得的合同份額為3.5%,是外國公司中最大的。

瑞典在2020年明確禁止該國5G網絡使用華為和中興的產品,比其他歐洲國家限制中國公司卻不具體點名的做法更為激進。中國官員就此發出警告,稱可能會對愛立信採取反制。這促使愛立信首席執行官Borje Ekholm遊說瑞典官員重新考慮該禁令。

中國的黨媒刊物《環球時報》在不久前表示,愛立信在中國5G基礎設施招標中表現不佳,與瑞典政府打壓華為等中企有關。

就在中國移動宣布5G設備合同中標結果的幾天前,愛立信公布,第二財季在華銷售額同比減少3億美元。Ekholm對分析師們表示,損失令人驚訝,他並不完全確定背後的原因,但他預測愛立信今後無法挽回這些損失。

Ekholm在周二接受採訪時表示,愛立信在中國最近一次設備招標中獲得了很小的合同份額,不是零的成績,這一點是積極的,該公司將努力在未來的招標中增加市場份額。

他表示,中國市場的重要性不僅在於其規模,還因為愛立信可以通過參與全球最積極的5G網絡鋪設學習寶貴經驗。他稱:「我們必須到那裡去。」

諾基亞獲得了約4%的合同份額是一個進步,此前在2020年該公司曾被中國移動的5G蜂窩設備招標拒之門外,當時諾基亞仍在從晶片採購失誤的影響中恢復。此次失誤導致諾基亞的設備更加昂貴,對無線運營商的吸引力降低。一些分析師表示,諾基亞在最新的競標中沒能搶走愛立信的全部市場份額,這令人感到意外和失望。

市場份額小意味著愛立信和諾基亞將基本上錯過今年世界上最積極的5G鋪設。中國工業和資訊化部副部長在7月份表示,中國已建成91.6萬個5G基站,約佔全球總量的70%,並力爭在2023年底前使5G無線用戶數量達到5.6億。

Raymond James的Leopold稱,隨著中國5G網絡建設在2023年前後基本完工,歐洲和世界其他地區加快5G網絡鋪設,中國以外地區對華為的限制將越來越有利於愛立信和諾基亞。

愛立信和諾基亞都已從華為的困境中受益。諾基亞首席執行官Pekka Lundmark在本周早些時候表示,無線運營商因「政治原因」而更換設備供應商,在由此產生的潛在交易中,諾基亞贏得了約一半。

民族主義在通訊領域並不是什麼新鮮事。Leopold說,20年前,美國偏愛用朗訊(Lucent),加拿大喜用北電(Nortel),法國傾向於用阿爾卡特(Alcatel)。這三家公司在之後都陷入困境,原因之一是華為和中興以較低的價格銷售有競爭力的產品,最後這三家曾經的巨頭分別被愛立信或諾基亞併購。如今,愛立信和諾基亞是華為在西方僅有的主要競爭對手。

愛立信2011年在中國的市場份額超過25%,但之後就一路下降。歐盟和中國在2014年達成了一項合作協議,以為愛立信和諾基亞保留大約25%的中國通訊設備市場份額,但該協議從未得到執行。

在那之後,由於美國在通訊領域沒有具有影響力的本土公司,美國政府曾試圖扶持愛立信與諾基亞以及韓國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通過提供貸款讓發展中國家購買非中國產的通訊設備。美國還利用出口管制,使華為難以購買其所需要的產品部件。

英文原文:Beijing Shuns Ericsson, Nokia as the West Curbs Huawei

諾基亞 愛立信 華爾街日報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華為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