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中國行業整頓初露鋒芒,市場面臨更多風雨

中國政府在推動民營企業更多地服務於中共在經濟、社會和國家安全上的關切事項,此舉引發了市場動蕩。


2021年3月20日,深圳的騰訊控股有限公司總部。 攝:Qilai Sh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3月20日,深圳的騰訊控股有限公司總部。 攝:Qilai Sh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近幾個月來,中國叫停了原本規模可能居全球之冠的一項首次公開募股(IPO),並對一些科技巨頭展開調查,導致投資者爭相避險,引發逾1兆美元市值蒸發

許多跡象表明,事情尚未結束。

投資者、分析師和公司高管認為,中國政府在推動重新調整民營企業與國家的關係方面才剛剛起步,其目標是確保企業更多地服務於中國共產黨在經濟、社會和國家安全上的關切事項。

這些人表示,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政府的遠大抱負可能對企業產生重大且往往不可預測的影響,取悅海外投資者並不是優先關注事宜。

這意味著,對那些向中國快速增長的企業投入數十億美元、希望從這個唯一能比肩矽谷的科技產業中獲利的人來說,風險更大了。

前互聯網企業家、北京智庫互聯網實驗室(China Labs)的創始人方興東表示,這一輪的治理風暴還沒有到開始平息的階段。他稱,中國最大的一些企業多年來一直野蠻生長,存在太多不合規的方面,政府有關部門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解決這一問題。

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 7月29日的一份綜述顯示,自去年11月以來,中國監管機構已採取50多項實際或據報導的行動,涉及反壟斷、金融、數據安全和社會平等領域,每周至少採取一項行動。

這些行動包括叫停螞蟻集團(Ant Group Co.)轟動一時的IPO,以反壟斷問題為由對其姊妹公司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 簡稱:阿里巴巴)處以28億美元的創紀錄罰款,以及阻止騰訊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簡稱﹕騰訊)主導的一樁合併。

如果說有什麼變化的話,那就是在7月份行動更加密集:在網約車公司滴滴(Didi Global Inc., DIDI)赴紐約上市幾天后,監管機構對該公司啟動網絡安全審查,以及突然宣布要求現有提供學科類校外輔導的培訓機構變更為非營利性質。此外,房地產和食品外賣等行業也成為監管機構的目標。

據知情人士稱,在7月28日與一些跨國銀行和投資公司代表舉行的非公開會議上,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China Securities Regulatory Commission, 簡稱﹕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對與會人員表示,最近的整頓行動是為了解決特定行業的問題,中國無意與全球市場脫鉤。

一些與會的金融行業人士表示自己並沒有被說服。他們指出,中國政府通過一項行政命令,便有效摧毀了規模數以十億美元計的教培行業。

中國證監會和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State Administration for Market Regulation)沒有回應以傳真發送的置評請求。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職權範圍很廣,涉及反壟斷及食品外賣等多個方面。

對於是否有意繼續採取行動,中國政府有關部門發出的信號並不一致。

周二,官方新聞機構新華社旗下一家中文媒體批評網絡遊戲是「精神鴉片」。這篇文章引發了對騰訊熱門遊戲可能會捲入更廣泛監管整頓行動的擔憂。一篇文章便足以引發市場拋售潮,可見投資者的神經已經多麼脆弱。這篇文章後來被撤下,之後又以一種較緩和的語氣重新出現,刪掉了「精神鴉片」的說法。

同日,中共最高宣傳機構發布新規,限制算法在內容傳播中的作用,此舉可能會抑制字節跳動(Bytedance Inc.)和騰訊等公司的發展。該機構負責監管書籍、電影和遊戲的發行,沒有回覆置評請求。

中國政府就目前正在進行的各項調查提供的細節很少,也未說明調查何時完成。在某些情況下,具體政策尚未執行。

據科技公司的員工透露,政府有關部門一直在梳理資料,並質疑一些公司的數據收集。官員們已下載合同和財務記錄,並收集了電子郵件和內部通信。

官員們還告訴一些公司,要削減市場份額以滿足反壟斷要求。

令一些投資者和公司高管尤其擔憂的是,監管機構本身似乎也不知道最終會怎樣。

中國監管部門7月末提出新的指導意見,要求企業為外賣送餐員提供最低工資和保險等基本福利。其中一位科技公司員工說,一些企業聯繫了相關監管部門,希望獲得更多詳細資訊,但該部門幾乎沒有給出指導意見,並表示自己也在了解情況。

中國以前也有根據長期目標突然改變政策的做法。這種做法有時會產生嚴重後果。2020年12月,中國銀監會一位官員表示,在2018年開始整頓行動之後,P2P網貸機構已「清零」。

2021年2月26日,浙江省台州市,一名工人在台州陽光農業機械有限公司的一家工廠檢查手動噴霧器。
2021年2月26日,浙江省台州市,一名工人在台州陽光農業機械有限公司的一家工廠檢查手動噴霧器。攝:Jiang Youqing/VCG via Getty Images

中國政府之所以實施這一系列最新舉措,背後有著更大的目的和更強的緊迫感。

在成功控制新冠疫情之後,中國經濟已實現由出口帶動的復甦,為中國領導人留下更多微調經濟的空間,但這些微調措施也可能引發外國投資者不安。今年上半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12.7%,這使得全年經濟增速很有可能超過6%的目標。

與此同時,在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上任後,中美關係仍高度緊張。在這種情況下,中國更加將工作重心放在自身安全和增強經濟的自主性上。

在這一背景下,習近平正在採取堅定措施應對社會、經濟和國家安全方面的首要問題,其中有不少多年來久拖不決的問題。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中國經濟學家邢自強(Robin Xing)稱,這不是中國監管框架第一次突然轉向。他表示,這次的不同之處在於,針對的目標是掌握海量數據的在美上市中國公司,這使得此次政策調整對全球投資者的影響更加明顯。從以往的中國監管改革來看,邢自強估計,中國新的監管框架需要一到兩年的時間才會變得更加明確。

中國還有很多待辦事項,其中包括政府希望解決教育、醫療和住房成本過高的問題,因為這些問題可能加大政府遏制人口增長放緩趨勢的難度

中國去年表示,在消除極端貧困方面取得成功,實現了中國數十年來追求的「小康社會」的目標。自那以來,中國的首要任務已轉向解決持續存在的貧富差距問題。正是出於對這一問題的關注,中國加大了改善電商領域和其他市場競爭格局的力度,同時也採取了為零工領域僱員爭取更好待遇的措施,這些僱員包括為美團(Meituan, 3690.HK)等互聯網巨頭工作的外賣送餐員。

在科技領域,中國的擔憂在一定程度上與西方政府對於市場力量、數據使用和其他問題的擔憂相似。中國政府還認為科技行業的影響力對自身領導地位是一種挑戰,這也是政府採取整頓措施的一個原因。

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的中國市場研究主管Logan Wright稱,對於投資者而言,理解其中緣由對緩解擔憂的作用是有限的。

他表示:「這並不能真正改變市場對於未來可能會出現更多監管風險以及這件事還未真正結束的看法。」

亞洲證券業與金融市場協會(Asia Securities Industry And Financial Markets Association, 簡稱ASIFMA)股權部主管Lyndon Chao稱,在就中國的計劃安撫投資者方面,證監會所能做的自然是有限的。ASIFMA是一個行業組織,其成員包括銀行、經紀行和資產管理公司。

他表示,這些是更高層次的政策,受國家安全和共同繁榮等事項推動;中國證監會可以嘗試作出保證來安撫市場,但國家政策不在其控制範疇。

不過,Chao還說:「我確實認為最高領導層是關心外國投資者的,因在美中競爭日益加劇的當下,他們知道自己需要廣交朋友,並影響人們。」

對於中國公司被美國交易所摘牌,以及許多中國企業所用法律結構的長期可行性的擔心,也助長了市場憂慮。

根據2020年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通過的一項法律,如果中國公司不與美國監管機構分享審計底稿,這些公司最終可能會被美國交易所摘牌。對中國而言,此舉可能會讓關鍵數據最終落入外國政府手中,比如這些底稿中可能包括的關於中國消費者和政府機構的詳細資料。

最近針對教培行業的整頓行動還特別對公司利用可變利益實體(VIE)的行為施加了限制,VIE是許多從事敏感行業的中國公司為了能在海外上市而採用的合法變通手段。

包括阿里巴巴和騰訊在內的中國六家最大科技公司的股票與2月份觸及的峰值相比,市值已總計蒸發了約1.1兆美元。這相當於超過40%的跌幅。

美銀證券(BofA Securities)的策略師最近建議投資者調整持倉,即從中國成長型股票轉為持有亞太除中國以外地區的股票,並稱外國投資者近些年來涉足中國高成長型股票的投資歷程與可能即將實施的戰略不相容。

其他一些投資者和分析師認為,最近的監管整頓行動可能會使中國在長期受益,並且在這個過程中也蘊藏投資機會。許多在中國上海或深圳交易所上市的公司,都專注於符合國家優先發展目標的行業,比如半導體、電動汽車和人工智能。

資產管理公司荷寶基金管理公司(Robeco)的新興市場股票團隊負責人Wim-Hein Pals表示,中國仍然具有誘人的投資機會。Pals稱,一直以來在中國賺錢都太容易了。他說道,而過去幾天的風雲變幻肯定已改變了人們的這種看法,到了改變的時候了。

他稱,發生改變的是人們的認知,他們意識到有一個實體在中國擁有絕對權力。

英文原文:China’s Corporate Crackdown Is Just Getting Started. Signs Point to More Tumult Ahead

華爾街日報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國家安全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