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終生拮据」:美國名校一些碩士項目的畢業生陷高負債、低收入

哥倫比亞大學和其他頂尖大學提供的一些碩士課程學費高昂,卻無法為畢業生帶來足夠的收入以支付高達六位數的聯邦貸款。


2015年,紐約市亨特學院的一次抗議活動中,學生們要求豁免高等教育債務。 攝:Cem Ozdel/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2015年,紐約市亨特學院的一次抗議活動中,學生們要求豁免高等教育債務。 攝:Cem Ozdel/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在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電影專業近年的畢業生中,那些拿過聯邦學生貸款的人的債務中位數為18.1萬美元。

然而,獲得碩士學位兩年後,半數借款人的年薪還不足3萬美元。

根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對教育部數據的分析,近年來美國精英大學授予的數千碩士學位並不能讓畢業生在職業生涯的初始階段獲得足夠的收入,讓他們可以開始償還聯邦學生貸款,而哥倫比亞大學的上述項目是其中最為極端的例子。

《華爾街日報》發現,近年來,在美國所有主要大學碩士專業的畢業生中,哥倫比亞電影學院校友的債務與收入比是最高的。這所位於紐約市的大學是全球最負盛名的高校之一,113億美元的捐贈基金使其成為美國第八大最富有的私立學校。

據現任和前任教職員工以及數十名學生稱,多年來,教職員工和學生一直呼籲管理層利用這些財富來幫助更多研究生,但並未奏效。如果這些人還不上學生貸款,窟窿還得靠納稅人來補。

《華爾街日報》對聯邦學生貸款借款人的數據進行分析後發現,在頂級學府學位光環的誘惑下,美國各地大學的許多碩士生都背上了超過其薪酬所能承受的債務。在哥倫比亞大學,這類學生多畢業於歷史、社會工作和建築等專業。

哥倫比亞大學校長李·布林格(Lee Bollinger)說,《華爾街日報》的分析所參考的教育部數據不能全面評估畢業生的薪資前景,因為它只涉及畢業兩年後的收入和貸款償還情況。「儘管如此,」他說,「這並不是我們想要的結果。」

最近的借款人數據顯示,在紐約大學,擁有出版學碩士學位的畢業生借款中位數為11.6萬美元,畢業後兩年的年收入中位數為4.2萬美元。在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擁有語言病理學學位的人中有一半借款超過14.8萬美元,而畢業兩年後的收入中位數為6萬美元。南加州大學婚姻和家庭諮詢專業的畢業生借款中位數為12.4萬美元,其中一半人同期收入不超過5萬美元。

「紐約大學一直關注學生的負擔能力,其中一項重點工作當然是幫助未來的學生做出明智的決定。」紐約大學發言人約翰·貝克曼(John Beckman)說。西北大學發言人希拉裡·赫德·安雅索(Hilary Hurd Anyaso)表示,該校的語言病理學專業在全球都是最好的,能帶來「令人滿意的職業道路,而且市場需求大」。南加州大學發言人勞倫·巴特利特(Lauren Bartlett)說,為學生提供經濟支持和就業機會是該校的一項優先任務。

多年來,本科生一直面臨著不斷膨脹的貸款餘額,但現在卻是研究生正背負著最為沉重的債務負擔。與本科生貸款不同的是,聯邦研究生PLUS貸款計劃(Grad Plus)對研究生的貸款額度沒有固定的限額,這些錢可以用來支付學費、雜費和生活費。

現在上述貸款已成為增長最快的聯邦學生貸款計劃,近年來收取的利率高達7.9%。

這種無限額貸款使碩士學位項目成為大學的金礦,自2005年國會設立 Grad Plus 貸款計劃以來,各高校擴大了研究生院的招生規模。聯邦貸款數據顯示,研究生貸款額首次有望在2020-2021學年與本科生的貸款額度相當。

「恐慌總會在凌晨時分襲來,你會想,‘我到底要怎麼還清這筆錢?’」29歲的扎克·莫裡森(Zack Morrison)說,他來自新澤西州,2018年獲得哥倫比亞大學電影藝術碩士學位,他說這個項目的質量不錯。算上應計利息,莫裡森的研究生貸款餘額現在有近30萬美元。他在好萊塢擔任助理工作,還會接一些商業影片製作和攝影之類的兼職,每年的收入在3萬至5萬美元之間。

生源競爭激烈的大學一方面受益於自由流動的聯邦貸款資金,另一方面由於入學名額供不應求,這些學校能夠在很大程度上不受限制地提高學費。名牌的力量能讓名校大膽聲稱:實際上,這些學位配得上它們收取的任何費用。

「學生被哥倫比亞大學吸引,因為哥大就是哥大,對吧?」電影教授兼編導凱瑟琳·迪克曼(Katherine Dieckmann)在學校於2019年發布在 YouTube 上的10分鐘關於該項目的影片中說,「這是一所世界級的常春藤盟校,可以接觸到各種各樣的其他院系,了解不同的想法。這是一所世界一流的大學。此外,它還位於紐約市。我認為這些元素的組合是相當誘人的。」

對哥倫比亞大學電影學院藝術碩士(MFA)項目的學生特裡克·克萊門特(Patrick Clement)來說,情況就是如此,他之前在加利福尼亞上了社區院校,然後轉到堪薩斯大學攻讀了學士學位。

「作為一個窮人家的孩子和一個高中輟學生,獲得常春藤盟校的碩士學位是很有吸引力的。」41歲的克萊門特說。他於2020年從哥倫比亞大學畢業,為獲得該學位借了36萬多美元的聯邦貸款。他說,自己正在為一部獨立電影選角。為了還債,他在一所社區大學教電影課程,並經營著一家古玩店。

《華爾街日報》發現,在教育部追蹤的哥倫比亞大學的32個碩士項目中,有14個項目的借款學生畢業兩年後的年收入低於貸款額。根據今年首次公布的數據,在大約十幾個哥倫比亞大學的碩士項目中,大多數近年畢業生並沒開始償還他們的貸款本金,或者採取了延期還款的措施。

哥倫比亞大學負責學術計劃的副教務長朱莉·科恩菲爾德(Julie Kornfeld)表示,碩士學位「可以也應該成為一個收入來源」來補貼大學的其他開支。她還說,研究生需要更多的財政支持。

過去四年中,哥倫比亞藝術學院稱其已將獎學金的平均金額增加了約三分之一,達到近2.4萬美元。電影藝術碩士的項目年限也從最長五年縮短到四年。

今年4月,哥倫比亞大學宣布了一項14億美元的籌款活動,旨在提供財政援助。布林格表示,管理人員尚未確定有多少資金將被用於攻讀碩士學位的學生。

債務顧問建議學生的貸款額度不要超過剛畢業時的收入。然而,根據《華爾街日報》對2015屆和2016屆畢業生薪資數據(最新的可用數據)的分析,美國頂級私立大學約有38%的碩士項目沒有通過這項測試。

在營利性學校中,有30%未能達到債務顧問建議的標準,而這些學校常常因學生債務高昂和就業前景不佳被監管機構盯上。

無論學生是否應該更加審慎地權衡背負巨額貸款去換取一個低薪職業的後果,其負擔總是影響深遠。在這些畢業生還款20至25年後(還款額可根據收入調整),Grad Plus 貸款的剩餘部分就可以被免除,納稅人將承擔這部分損失。在2020年結束的學年,Grad Plus 貸款的發放額約為112億美元。

現有數據顯示,近年在精英私立大學為攻讀碩士學位申請貸款的人中,至少有43%的人在畢業後兩年內沒有償還任何本金或拖欠了還款。

各大學都是預先收費模式,他們有經濟上的動力來擴大研究生項目的招生,如果學生離開後無力支付聯邦貸款,學校也不會面臨任何後果。

「他們並沒有真正為自己向學生兜售的神話負責。」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洛杉磯分校教育與資訊研究研究生院(Los Angeles’s Graduate School of Education and Information Studies)高等教育副教授奧贊·賈奎特(Ozan Jaquette)說,他的博士論文就是關於碩士項目的增長。「我們不應該給這些系統性地讓學生背負高額債務的項目提供聯邦援助資金。」他說。

階級跳板

馬特·布萊克(Matt Black)於2015年從哥倫比亞大學畢業,獲得了電影藝術碩士學位,並欠下23.3萬美元的聯邦貸款。他簽署了一份基於收入的還款計劃,在收入較少時無需還款。算上利息,他的貸款餘額為31.1萬美元。

36歲的布萊克是洛杉磯的一名作家兼製片人,他說自己在俄克拉荷馬州的一個中產下層家庭長大。行業景氣時他一年能掙6萬美元,運道不佳時就只有不到一半的收入。他說哥倫比亞大學的教師很出色,自己「災難性的財務狀況」要歸咎於學校。

「我們一生都被告知,這是提升社會階層的方式。」他在談到常春藤的教育時說。與此相反,他如今覺得諸如婚姻、孩子和擁有住房等目標都是遙不可及的。

布萊克說,去年他和攻讀了電影項目的三個朋友一起乘車時,他們算出四人總共欠了聯邦政府150萬美元的貸款。「終生拮据,」他說,「這就是個笑話。」

對許多人來說,哥倫比亞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是很難拒絕的。該校成立於1754年,畢業生裡走出過美國總統、最高法院法官以及藝術、醫學和商業領域的明星。

今年有800多人競爭電影藝術碩士項目的大約72個名額,學費、雜費和生活費總計近30萬美元。學生們渴望加入成功校友的行列,其中包括《拆彈部隊》(The Hurt Locker)的導演凱瑟琳·畢格羅(Kathryn Bigelow)和《冰雪奇緣》(Frozen)的編劇兼聯合導演詹妮弗·李(Jennifer Lee)。

「頂級的東西往往就會比不那麼好的東西貴很多,」6月之前一直擔任哥倫比亞校友會主席的紐約私人投資者基思·高金(Keith Goggin)說,「我想,哥倫比亞大學的培養成果證明了其成本的合理性。」

像許多常春藤盟校一樣,哥倫比亞大學為本科生提供慷慨的財政援助。最貧困的學生幾乎不需要支付任何費用。根據最新的聯邦數據,哥倫比亞大學低收入本科生的貸款中位數為2.15萬美元,該數據涵蓋的是獲得聯邦佩爾助學金(Pell Grants)的學生的貸款情況。而根據教育部公布的數據,2015屆和2016屆畢業班中,哥倫比亞大學所有碩士專業的低收入家庭畢業生的貸款中位數都在上述數字的兩倍以上。

布林格表示,本科生對財政援助的要求「最符合道義」:「他們是我們之中最想開始建立自己的生活,並打好教育基礎的人。」

自2011年秋季以來,哥倫比亞大學對大多數碩士項目學費提價的幅度都超過本科。最近一個學年,由於疫情影響,學校保持本科生的學費不變,卻對幾乎所有的碩士學位都提高了收費。

「申請更多貸款」

學生們表示,至少早在2016年,他們就向高層管理人員抱怨過債務問題。

欠下近30萬美元的莫裡森表示,那一年,他受邀參加布林格在曼哈頓聯排別墅為研究生舉行的爐邊談話。

莫裡森回憶道,布林格讓那些認為自己準備好償還學生貸款,並在工作中取得成功的人舉手。莫裡森沒舉手,布林格問他為什麼。

莫裡森說,對背負六位數債務、又初出茅廬的編劇和導演來說,就業市場看起來很黯淡。他記得布林格說他理解這種擔憂,但哥倫比亞大學是一所真正的好學校。

「我當時的想法是,學校高層對藝術學院的看法是脫節的,」莫裡森在幾天後給一位教職員工寫信時說,「與學生的實際情況存在巨大差距。」

布林格說,他記得曾問過這樣一個問題,「我非常清楚藝術學院在財政援助方面需要些什麼。」

同年,160多名電影碩士生向布林格和藝術學院院長卡羅爾·貝克爾(Carol Becker)請願,抱怨哥倫比亞大學提供的財政支持太少。他們沒有得到校長的回覆。據在場的五名學生說,貝克爾在會議上告訴他們,她受到學校管理部門掣肘。

雖然學校為國際學生設立了一個應急基金,但美國人「只是被告知去申請更多的貸款」,參加請願活動的2018屆電影藝術碩士畢業生保羅·卡彭特(Paul Carpenter)說。哥倫比亞大學表示,它還抵消了一些學生費用。

獎學金只能支付哥倫比亞大學碩士項目費用的一小部分。

31歲的哥倫比亞大學戲劇碩士生布麗吉特·蒂伊姆·博德特(Brigitte Thieme-Burdette)談下了高達每年3萬美元的獎學金,但她說該項目仍然是一個經濟負擔。到目前為止,她已經借了10.2萬美元的聯邦貸款。她說,當她有財務問題時,學校指示她去申請聯邦貸款,而且並沒有告訴她可以拿低於最高額度的貸款。

數據顯示,哥倫比亞大學參與借貸的戲劇專業畢業生承擔的學生貸款中位數為13.5萬美元,是他們畢業兩年後收入的四倍。

「事實上有一大批年輕人,他們中的大部分人可能對自己即將承擔的財務責任一無所知。」耶魯大學戲劇學院(Yale University’s drama school)院長詹姆斯·邦迪(James Bundy)說。今年6月,該學院宣布將取消學費。「我認為有些學院對於債務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哥倫比亞大學戲劇系教師、前系主任克裡斯蒂安·帕克(Christian Parker)表示,他和同事經常談論學生的債務問題。「我參加過的全校教師會議沒有一次不提起這個問題,教師們也都主張和鼓勵把這個問題繼續作為院校領導的高度優先事項來對待。」

布林格、哥倫比亞大學的三位院長和其他大學高層管理人員表示,雖然哥倫比亞大學很有錢,但沒有富到耶魯等學校的程度,這限制了可用於獎學金的資金。

哥倫比亞大學的年度預算約為50億美元,該校的其他優先事項包括在曼哈頓上城佔地17英畝的校園擴建,該項目於2008年破土動工。布林格表示,分配學校資源需要經過一系列複雜的判斷,而改善校園設施可以吸引捐贈者。

哥倫比亞大學表示,《華爾街日報》分析的聯邦數據沒有反映出最近研究生援助的增加。例如,社會工作學院為新入學的碩士生提供全額獎學金的名額從幾年前的兩人增加到了12人。

該院2020年秋季入學的學生大約有560人。

遛狗零工

一名外國學生表示,他在2016年告訴藝術學院管理人員,由於無法繼續負擔學費和生活費,自己可能要從電影系輟學。國際學生沒有資格申請聯邦貸款。那年8月,他收到了來自一位管理人員的電子郵件。

「我得知你可能會對額外的校內工作機會感興趣,」《華爾街日報》看到的這封郵件上說,「布林格校長辦公室聯繫了我們,他會雇學生照看寵物犬。」

布林格表示,他不知道也不縱容學校人員針對這名學生的情況做出的提議。他說,在他旅行時照顧他的黃色拉布拉多犬亞瑟和露西的工作是為了給學生提供零花錢,並不是為了解決嚴重的經濟需求。

2018年,哥大展開一項學位項目審查前,近130名電影系學生和校友給負責該審查的教師委員會發了一封聯名信,信中詳細闡述了他們的財務問題。一位看過審查報告的電影教授說,該審查批評了藝術學院讓學生陷入債務泥潭。哥倫比亞大學表示,此類審查的結果是保密的。

貝克爾表示,她正在努力爭取更多的捐贈者支持。

在電影碩士項目中,大約三分之二的美國學生使用了聯邦貸款。根據最新的聯邦債務數據,哥倫比亞大學電影專業2017屆和2018屆畢業生的借款中位數比兩年前下降了5%,但仍超過17.1萬美元,該數據包括藝術碩士和文學碩士學位。

28歲的格蘭特·布羅姆利(Grant Bromley)在獲得哥倫比亞大學電影和媒體研究的文學碩士學位時,已經背負了11.5萬美元的聯邦貸款。他曾希望在2018年畢業後進入學術界,結果卻搬回位於田納西州諾克斯維爾的父母家住了一年,在他十多歲時工作過的連鎖百貨店 TJ Maxx 找到了一份工作。他現在在查塔努加附近的 TJ Maxx 工作。

他正利用業餘時間製作他的第三部故事片,同時認為哥倫比亞大學給了自己追求愛好的機會。

目前,布羅姆利的時薪為16美元,無力償還共計15.6萬美元的學生貸款,這其中包括本科時的學生貸款和利息。「這個數字龐大到幾乎沒有真實感。」他說。

(注:本文記者之一 Andrea Fuller 也在哥倫比亞大學擔任兼職講師。)

英文原文:‘Financially Hobbled for Life’: The Elite Master’s Degrees That Don’t Pay Off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