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對日本來說,東京奧運會正變成一場代價200億美元的血虧盛宴

日本原本期待藉助東京奧運會能夠大發一筆橫財並獲得全球認可。但在疫情期間,心懷不滿的民眾只想讓這一切都消失。


2021年7月20日,日本東京,一名戴著口罩的男子在市內一個奧運標誌前走過。 攝:Yuichi Yamazaki/Getty Images
2021年7月20日,日本東京,一名戴著口罩的男子在市內一個奧運標誌前走過。 攝:Yuichi Yamazaki/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豐田汽車公司(Toyota Motor Corp., 7203.TO, TM)本周表示將不會在日本投放任何與東京奧運會有關的廣告,這則聲明釋放出的東道主悲觀情緒比任何電視廣告都要清晰。

豐田汽車是日本市值最高的公司,也是奧林匹克全球合作夥伴之一,全球僅有13家公司與豐田汽車共享這一頂級地位。豐田汽車曾斥資數百萬美元在美國超級碗(Super Bowl)上投放以奧林匹克五環為主題的廣告。但在日本,與奧運會的任何關聯都過於敏感,以至於這家汽車製造商無法投放廣告。

東京奧運會在推遲一年後將於本周五開幕,正值東京處於疫情緊急狀態下。對通過這一盛大賽事「大發橫財」的預期和期望基本上已經破滅。由於禁止觀眾現場觀賽,耗資逾70億美元修建或翻新的奧運體育場館和競技場將基本空無一人。

日本此前希望通過東京奧運會向世人展示,儘管國內人口在減少且作為成熟經濟體的光芒被中國所掩蓋,但日本仍是一支全球力量。此次奧運會還將顯示出,日本已在多大程度上擺脫2011年毀滅性海嘯陰影並恢復元氣。然而,奧運會加劇了疫情相關的不安情緒,這令日本首相在保住職位方面面臨壓力。

日本首相菅義偉(Yoshihide Suga)表示,他相信,採取廣泛措施讓公眾與奧運會保持距離將防止病毒的傳播,此次奧運會的國際電視觀眾數量龐大,因此日本仍將從奧運會中受益。

菅義偉在接受採訪時說:「我認定東京奧運會可以推進,不會危及日本民眾的安全。」他還表示,最簡單、最容易的事情就是放棄,但應對挑戰是政府的分內之事。

如果日本運動員在奧運會上摘金奪銀,也許會改變眼下日本民眾的不安情緒。但是,在奧運會開幕前的幾天裡,人們在惶恐不安中度過。到目前為止,至少八名前往日本參加奧運會的運動員以及幾十名與奧運會有關的人員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南非男子足球隊兩名球員的密切接觸者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多名球員被隔離。

組織者正繼續推進一場僅有電視轉播的奧運會,鮮有日本人將從中看到經濟利益。

KNT-CT Holdings Co.經營日本最大型旅行社之一,該公司曾在市場上推廣奧運旅遊套餐。該公司表示:「非常遺憾,現在我們無法為此前一直期待奧運會的客戶提供旅遊服務。」

Yoshiko Tobe 花費超過100萬美元,於2019年完成了她在淺草附近的傳統客棧的翻修。淺草是東京一個擁有懷舊風格的地區,相撲運動員在訓練的間隙會在當地街頭閒逛。

Tobe 原本希望來看奧運會的遊客能給這項投資帶來初步回報,但現在她的觀點與一大批日本民眾的看法一致。日本《每日新聞》(Mainichi)周日公布的一項調查顯示,近三分之二的受訪者不看好此次奧運會。

Tobe 表示:「沒有這次奧運會,我們可能會過得更好。至少這將消除新冠病毒傳播的一個風險因素。」

這與日本近10年前申辦夏季奧運會的初衷相去甚遠。在被廣泛稱讚取得成功的2012年倫敦奧運會上,日本選手斬獲38枚獎牌,創下其有史以來最好的夏季奧運會成績。

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稱,在2011年遭遇導致近2萬人死亡的海嘯之後,舉辦奧運會將提振日本的士氣。當地組織者當時預測,蜂擁前往日本觀看奧運會的遊客將在餐飲、交通、酒店和購物上花費近20億美元。這些組織者原本認為,這一為期17天的盛事將激勵其他人前往日本旅遊,從而再帶來數以十億美元計的收入。

到2019年,大部分奧運場館如期或提前完工,門票需求旺盛。除了東京的夏季炎熱天氣外,過去多年困擾奧運會主辦城市的賽事籌備方面的擔憂甚少。

國際奧委會(The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稱東京是奧運會歷史上準備最充分的主辦城市。東京各地掛起了奧運會的橫幅,贊助商制定了營銷計劃,以利用這種利好因素來賺錢。

2020年3月,日本和國際奧委會決定將東京奧運會推遲一年舉行,這場豪賭當時押注新冠疫情會在2021年夏天得到控制。

但事實並非如此。東京奧運會開幕前的幾周裡,德爾塔變異毒株引發全球各地病例增多,東京也未能倖免,當地最近大多數單日新增確診病例都超過了1000例。截至周一,日本國內已完成接種疫苗的人口比例只有22%,東京最新一輪緊急狀態將持續到8月22日。

據報導,幾乎所有參與東京奧運會的群體裡都有確診病例報告,從運動員到教練,從國際奧委會官員到承包商和媒體,概莫能外。奧運村里已出現第一批感染病例,運動員必須在抵達日本前後接受眾多檢測才能進入奧運村。

從海外來東京參加奧運會的人數已經減少大約三分之二。儘管如此,仍有超過5萬名運動員、官員、記者和其他人士聚集在東京參加奧運會,這將是此次疫情開始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國際性聚會。

組織者說,幾十條限制互動的規則將防止更廣泛疫情的爆發。來訪者不得接近日本當地民眾,如果他們違反規則,就會被驅逐出境。

1983年至2004年期間擔任國際奧委會營銷和電視轉播權主管的Michael Payne說:「毫無疑問,從運營角度來看,這可能是有史以來最複雜、最具挑戰性的一屆奧運會。」

日本廣播協會(NHK)在7月9日至11日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發現,近三分之二的日本人認為不應該繼續召開奧運會。最近幾天的幾項民意調查顯示,安倍晉三的繼任者菅義偉的民眾支持率只有約三分之一,達到了新低點。

一些日本人認為國際奧委會對這項賽事進行了草率處理,但國際奧委會對此予以否認。國際奧委會約73%的預算資金來自出售奧運會轉播權。

國際奧委會委員龐德(Dick Pound)今年5月底曾表示,只有世界末日才能阻止奧運會的舉行。他後來又補充說,即使菅義偉希望取消,奧運會也會照常舉行。

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Thomas Bach)本月早些時候抵達日本以來,每次出行都有一小群頗具聲勢的反奧運抗議者尾隨其後,其中包括他前往廣島向1945年原子彈爆炸遇難者紀念碑敬獻花圈的時候。

「我們非常清楚日本國內有很多人持懷疑態度,」巴赫本周說。「在疫情狀況下,這種討論變得更加激烈、更加情緒化,我們必須理解這一點。」

2013年,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阿根廷舉行的國際奧委會會議上為東京申奧遊說,此次會議最終決定東京為2020年夏季奧運會主辦城市。安倍晉三曾希望親自主持本次奧運會,但由於健康原因不得不於2020年8月辭職。

東京早稻田大學(Waseda University)政治學教授Mieko Nakabayashi表示,在日本堅持舉辦此次奧運會的決定中,安倍晉三仍然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Nakabayash稱,菅義偉希望今年秋季能夠再次當選執政黨領袖和首相,他需要安倍晉三的支持才能做到這一點。

Nakabayashi 表示,例如,菅義偉不能宣布他將重新考慮是否舉辦奧運會,因為他必須忠於安倍晉三。

菅義偉作出的一項重大調整是禁止國內觀眾現場觀賽。本月早些時候,由於新冠感染病例激增,醫學專家就大型集會的風險發出了警告,上述調整在這一背景下作出。東京奧組委3月份時就宣布禁止海外觀眾入境。

東京都內所有奧運場館空場舉行比賽(東京以外地區舉行的幾個項目除外)將使日本運動員無法享受主場的歡呼聲,這種歡呼通常會幫助東道國拿到更多獎牌。組織方稱,將播放往屆奧運會觀眾歡呼錄音來營造比賽現場氣氛。

2012年倫敦奧運會期間,位於公園和市中心廣場的大型觀賽中心曾幫助打消公眾最初的懷疑,使倫敦奧運會成為英國史上最受歡迎和最成功的體育賽事之一。日本原本也計劃設立公眾觀賽場所。但在出現抗議活動之後,該計劃被取消,日本政府已告知民眾居家觀賽。

從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開始,Kyoko Ishikawa 作為觀眾出席了所有七屆夏季奧運會。此前她獲得了東京奧運會期間每天兩場比賽的門票,其中包括閉幕式活動,但她被迫放棄了這些門票。

Ishikawa 說:「東京奧運會是30年來離我最近的一屆奧運會,但也是最遙遠的一屆。」

東京方面的組織者曾表示,一些奧運官員和政府官員以及贊助商將可以進入禁止觀眾入內的場館。這些人將履行重要職責,如頒發獎牌、監督比賽和為今後的奧運會進行運作考察等。

2012年倫敦奧運會志願服務和工作人員培訓負責人 Phil Sherwood 稱,這樣的政策可能引起很多公眾的不滿,他們本就認為奧運官員擁有特權。

Sherwood 稱:「我認為,讓他們進入禁止觀眾入內的場館,可能有損奧林匹克運動的聲譽。」

豐田汽車表示,該公司包括總裁豐田章男(Akio Toyoda)在內的所有高管都不會出席奧運會開幕式。

與幾乎每一屆奧運會一樣,東京奧運會的預算與最初的預測相比嚴重超支。官方預算為154億美元,但日本政府審計人員已表示總支出超過200億美元,幾乎是東京申辦奧運會時最初預測的約74億美元的三倍。

日本的贊助商投入了30多億美元,是有史以來任何一屆奧運會中來自東道國企業的最大讚助金額。

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是對東京奧運會的損失給出的最壞估算,其金額也不到日本經濟規模的1%。野村綜合研究所(Nomura Research Institute)經濟學家木內登英(Takahide Kiuchi)說,外國人將觀看東京奧運會,並且他們可能會在疫情過後赴日本旅遊,這方面仍有潛在的回報。

他說道:「餐館和酒店為迎接外國人而翻新了設施,這些資源不會被平白浪費掉。」舉辦奧運會賽事的體育場館和競技場所最終也將迎來有觀眾參加的活動。

最大的經濟風險與許多日本人反對奧運會所提到的健康風險是一樣的,即可能出現新冠病毒超級傳播者。如果出現這種情況,日本的復甦之路將變得更加漫長,而且所需花費更大。

英文原文:The 2021 Olympics Are Turning Into a $20 Billion Bust for Japan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2020東京奧運會 東京奧運會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