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忤逆中國監管層又惹惱投資者,滴滴兩邊不討好

在登陸紐交所前最後幾天,中國監管部門從滴滴得到暗示是IPO會暫停,但滴滴卻告訴美國承銷機構,中國政府已經同意這樁上市。


2021年7月5日,江蘇省淮安市,滴滴網約車服務在一條街道上行駛。 攝:Costfoto/Barcroft Media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7月5日,江蘇省淮安市,滴滴網約車服務在一條街道上行駛。 攝:Costfoto/Barcroft Media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在滴滴全球股份有限公司(Didi Global Inc., DIDI) 6月底於紐交所上市前的最後幾天裡,這家中國網約車巨頭告訴美國投行顧問的資訊開始和中國監管部門得到的資訊不一致了。

據了解滴滴與監管機構溝通情況的人透露,中國監管部門當時以為滴滴會暫停 IPO 並處理數據安全問題。然而據了解滴滴上市進程的人透露,滴滴在紐約卻做出了另一套保證,稱中國政府已經同意放行其 IPO。

這些知情人士表示,負責經辦滴滴 IPO 的投行顧問當時並不知道這家公司已面臨迫在眉睫的政府整頓風險,所以還在繼續推進交易。到了6月30日,這個全球最大的網約車平台開始在紐交所正式掛牌,上市第二天股價上漲了16%,市值達到約800億美元。

但這隻是曇花一現。中國政府先是對滴滴突然上市大吃一驚,緊接著就在7月2日作出反擊,對滴滴展開了網絡安全審查,並禁止滴滴接受新用戶註冊。在之後的幾天裡,中國監管部門通知應用商店下架滴「滴滴出行」應用,並宣布收緊對已經在境外上市或試圖在境外上市的中國公司的監管。

滴滴現在面臨雙重打擊:一是來自國內監管機構的審查,二是美國和全球投資者的反戈。投資者對滴滴如何在監管陰雲籠罩之下完成上市產生了疑問。滴滴股價目前較 IPO 價格跌去14%。

滴滴只表示自己不知道中國監管部門計劃對其展開網絡安全審查,除此之外幾乎沒有發表別的言論。滴滴的外部公關代表也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在美國,參與滴滴 IPO 的承銷機構正面臨基金經理和其他投資者的憤怒和質疑:為什麼承銷機構沒能預見到這種情況?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MS)和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這三大承銷商的發言人均不予置評。

據一位知情人士說,滴滴的主要投資者軟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對滴滴如此迅速地在美國 IPO 感到驚訝。這位知情人士透露,滴滴 IPO 進程啟動後,軟銀並不清楚滴滴遭遇了中國政府方面的阻力。

這件事情的後果已經超出滴滴本身。考慮到投資者已經風聲鶴唳,投行顧問們說,後續準備赴美 IPO 的中國企業可能會暫時打消這個念頭。

中美關係的日趨緊張讓中國與華爾街本來堪稱融洽的關係出現轉折。包括阿里巴巴集團(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2014年 IPO 在內的中國重量級上市交易一方面讓中國企業藉助美國投行界的豐富經驗籌到了巨額資本,同時也讓美國投資者有機會從這些企業的增長中分一杯羹。

滴滴由現年38歲的前阿里巴巴高管程維於2012年創立,在風投支持下實現發展,到2017年末估值已達560億美元。該公司還將業務擴展到亞洲其他地區、拉丁美洲和其他國家。

疫情爆發之初,滴滴網約車業務遭受衝擊,但到今年年初,其中國業務已基本恢復,與此同時,香港和美國等金融市場也出現反彈,許多科技股大幅走高, IPO 需求強勁回暖。

但中國的監管環境卻發生變化。在中國政府迫使馬雲(Jack Ma)麾下的螞蟻集團(Ant Group Co.)暫停備受期待的上海和香港 IPO 之後,中國監管部門開始約談多家互聯網科技企業,並對它們的一些商業行為表達了不滿。

諮詢公司 Trivium China 科技政策主管謝弗(Kendra Schaefer)說,中國仍在追趕國內平台公司技術開發的步伐。她表示:「直到過去五年,中國才真正開始思考如何對大型科技公司和數據實施監管。」

滴滴最初計劃在香港交易所上市。但據知情人士稱,到今年4月初,滴滴已經放棄了這一計劃,主要是因為港交所要求上市申請人的業務必須符合規定,並在所運營的所有市場獲得全面經營許可。

對滴滴而言,遵守中國所有省市的規定是很困難的。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說,港交所對此提出了一個折中方案:將不合規的業務剝離出去,其餘部分上市。但滴滴不願意讓步,決定赴美上市。

香港交易所的一位發言人表示,港交所不會就個別企業置評。

滴滴在招股書中承認,自己一直為那些在不合規地區運營的司機支付罰款,沒有經營許可可能會公司業務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要在紐約上市,滴滴清楚自己需要得到中國政府的默許,儘管中國還沒有法律規定,像滴滴這樣在海外避稅地註冊的企業需要為海外上市申請正式批准。

據了解相關討論的人士說,滴滴一直和中國交通運輸部以及各類機構保持溝通。這些人說,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簡稱:證監會)和中國最高經濟規劃機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簡稱:國家發改委)似乎都支持滴滴上市。

據其中兩位知情人士說,滴滴6月初公開申請在紐約 IPO 時,初步決定的上市時間是7月初,並把這個決定告知了中國交通運輸部、國家發改委、還有證監會以及網絡監管部門的官員。

中國官員要求滴滴推遲上市,因為中國政府擔心,在美國監管機構要求提供的 IPO 文件中,可能有中方不希望美國掌握的敏感資訊和數據。

這兩位知情人士稱,中國政府官員向滴滴亮明了態度:政府並不打算阻止滴滴上市,但希望該公司在執行適當的安全檢查並確保提交給美國監管機構的文件不包含敏感資訊之後再推進 IPO 。

這兩位知情人士表示,中國官員還希望解決審計底稿的問題。美國國會去年通過一項法律,要求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交出審計底稿供美國監管部門檢查,否則有可能被退市。中國長期以來一直抵制這種要求,兩國在這個問題上處於僵持狀態。

審計材料可能包含原始數據,例如會議記錄、用戶資訊、以及公司與政府機構的往來電郵等。

一位接近該公司的人士說,迄今為止,滴滴還沒有向美國監管部門交出任何敏感資料。但中國官員認為,應該由監管部門而不是滴滴來決定什麼是敏感資訊。在中國,滴滴依照法律被列為「關鍵基礎設施供應商」,這種定性也暗示了國家安全敏感性。

在中國政府建議推遲上市後,滴滴也面臨一個抉擇:是先滿足美國還是中國的要求。

據了解滴滴與中國監管部門溝通情況的人士說,滴滴當時向監管部門承諾會考慮這一要求,如果有必要,推遲上市也不是問題。

但與此同時,滴滴在紐約的上市步伐卻在加速。

據知情人士透露,滴滴原本希望其估值能超過800億美元。但在與潛在投資者做了初步溝通後,滴滴降低了預期,這些投資者對如此高的估值持懷疑態度。

滴滴是在6月10日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簡稱SEC)提交 IPO 文件的。按照通常的 IPO 時間表,滴滴股票應在7月初上市交易,這也符合中國政府的預期。但滴滴加快了這一進程,於6月24日為股票發售設定了目標價格區間和規模。銀行家、投資者和律師們表示,這是近一段時間以來接受投資者認購時間最短的 IPO 之一。

滴滴 IPO 路演只持續了三個工作日。據數據提供商 Dealogic,2021年一場典型的路演通常持續八天半。由於時差關係,這次路演以全天24小時虛擬會議的方式進行。

6月29日,滴滴將 IPO 發行價定在14美元,併發售了價值44億美元的股票,發行規模超出預期,為次日在紐交所掛牌做好了準備。

中國科技業一些高管和投資者說,滴滴的 IPO 時間破壞了中國政府與國內商界之間的信任。一位知名的中國科技業高管稱,之前中國公司赴美上市都是基於企業與國內監管部門的良好關係。這位高管說,這種信任需要花幾十年才能建立,但只要一個醜聞就會被破壞。

一些業內人士說,滴滴赴美上市選擇了一個不錯的融資時機,也讓該公司的早期投資者得到了套現機會。上述科技業高管稱,除非政府對滴滴的報復力度大幅加強,否則這次上市仍是利大於弊。

中國政府上周五要求應用商店下架更多滴滴運營的應用程式,包括供滴滴司機使用的一款應用,稱這些應用非法收集個人數據。滴滴通過其微博賬號發表聲明稱:「滴滴誠懇接受並堅決服從相關主管部門的要求。」

英文原文:Didi Tried Balancing Pressure From China and Investors. It Satisfied Neither.

IPO 滴滴出行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