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 華爾街日報

糧食短缺迫在眉睫,各國重新佈局搶購小麥

俄烏戰爭已威脅到全球小麥供應,衝擊糧食市場,各國正紛紛佈局以解糧荒。


2022年5月6日,烏克蘭新沃龍佐夫卡,小麥堆放在被俄羅斯軍隊砲擊的穀物倉庫中。 攝:John Moore/Getty Images
2022年5月6日,烏克蘭新沃龍佐夫卡,小麥堆放在被俄羅斯軍隊砲擊的穀物倉庫中。 攝:John Moore/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烏克蘭戰爭打響不到一個月,United Grain Corp.首席執行官Augusto Bassanini就從全球小麥市場收到一個不同尋常的信號。

這家總部位於華盛頓的穀物出口商隸屬日本貿易公司三井物產(Mitsui & Co., 8031.TO),其產品一般是經太平洋運往亞洲。但今年3月份,一家20年來從未與United Grain做過生意的埃及進口商向其訂購了6萬噸小麥,這些小麥將從華盛頓州的溫哥華港裝船,穿過巴拿馬運河並橫渡大西洋,比從埃及的主要糧食供應國烏克蘭和俄羅斯進口要遠數千英里,成本也高得多。

這只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所引發的世界穀物市場動蕩的一個側面而已,這場戰爭已經威脅到世界產量最高的農業區之一對某些最貧困國家的糧食供應。

從印度到愛爾蘭,許多國家已開始行動起來,試圖填補黑海地區出口受阻可能導致的數千萬噸糧食的供應缺口。政府正在給农民撥款,用於增加糧食種植,同時調配鐵路車輛和額外的集裝箱用來運輸小麥。

邦吉公司(Bunge Ltd., BG)和Archer Daniels Midland Co.等貿易巨頭也在想辦法利用其他渠道將農作物運出烏克蘭。烏克蘭主要港口敖德薩目前已經停擺,戰爭將農田變為戰場,給農作物種植和收穫帶來極大變數。與此同時,包括ADM、拜耳(Bayer AG)和嘉吉(Cargill Inc.)在內的公司仍在俄羅斯運營。

俄羅斯和烏克蘭的小麥出口總量一般佔到全球總出口的四分之一以上,短期內很難靠世界其他地區的增產來彌補。自俄烏戰爭爆發以來,美國農業部已將當前季節的全球小麥貿易量預期下調逾600萬噸,降幅達到3%,對俄羅斯和烏克蘭出口減少的預期超過了對其他地區小麥出口增長的預期。

農業高管和經濟學家說,如果俄烏戰事持續到夏季,供應短缺將導致價格居高不下,危及中東和北非等地的糧食安全,近幾十年來,這些地方的糧食價格飆升曾導致政治動蕩。據聯合國糧農組織(United Nations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全球糧食價格已達到歷史最高點,由於烏克蘭戰爭導致供應缺口,價格可能再跳升22%。

近幾十年來,全球小麥貿易量上升,人口和收入增長刺激了小麥消費,特別是在中低收入國家。根據美國農業部的預測,本季全球小麥收穫面積近5.5億英畝(約2.2億公頃),成為世界上種植最廣泛的農作物。聯合國糧農組織總幹事屈冬玉說,小麥是世界35%以上人口的主食。

消費者已開始改用木薯粉或玉米粉製作糕點和麵包。價格上漲雖然可以刺激农民種植更多小麥,但在這期間,一些貧困買家可能被擠出市場。

前美國農業部首席經濟學家、國際糧食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Joseph Glauber說:「這不是全球糧食耗盡的問題,而是人們必須支付多高價格的問題。」

總部設在芝加哥的農業研究公司AgResource Co.的總裁Dan Basse說,如果戰爭持續到年底,他預計下一季俄羅斯和烏克蘭的小麥出口總量將下降60%以上。

根據糧農組織的數據,近50個國家的小麥進口中有30%以上依賴俄羅斯和烏克蘭。平均來看,埃及、土耳其、孟加拉國和伊朗的進口小麥至少有60%來自這兩個國家。

分析師、大宗商品貿易商和經紀商稱,一些俄羅斯銀行被踢出環球銀行間金融通信系統(簡稱Swift)後,俄羅斯出口商已經找到變通之道。Swift是連接全球金融系統的金融報文傳送基礎設施。

根據監測俄羅斯港口大宗商品運輸情況的Logistic OS提供的的運輸列表顯示,從2月初到4月29日,一些非俄羅斯出口商已向不同國家運送了近40批總計約100萬噸的制粉小麥、玉米、大麥和亞麻籽,這些出口商包括嘉吉公司、路易達孚公司和大宗商品巨頭嘉能可(Glencore PLC, GLNCY)旗下的穀物部門Viterra。

嘉吉公司一位發言人表示,該公司正盡可能地出口必需品。Viterra和路易達孚不予置評。

在烏克蘭糧食出口受阻的情況下,俄羅斯取得優勢。據總部位於瑞士日內瓦的農作物數據公司AgFlow SA的資訊顯示,埃及3月進口的俄羅斯小麥同比增長580%。俄羅斯對伊朗、土耳其和利比亞的小麥出口都增加了一倍以上。

不過分析師指出,高額的出口稅、不斷上漲的運輸成本和盧布升值預計將在未來幾個月限制俄羅斯出口,特別是考慮到下半年俄羅斯小麥的收成前景。

AgFlow數據顯示,今年3月份,保加利亞和羅馬尼亞等黑海沿岸的穀物產國的出口也有所增長。AgFlow稱,巴西和阿根廷等南美國家的小麥發貨量增加了一倍多,澳洲的發貨量也增加了近75%。

由於烏克蘭黑海港口的碼頭處於關閉狀態,該國穀物銷售已大幅減少。

據公司管理者和農產品交易商稱,ADM和邦吉等出口商已設法通過鐵路和卡車將少量作物收成運出烏克蘭,運往波蘭和羅馬尼亞,但基礎設施制約了運送量。專注於黑海地區業務的Green Square Agro Consulting的主管Mike Lee說,由於鐵路軌距不同,託運人得在烏克蘭-波蘭邊境卸下穀物,並重新裝車,或將列車車廂吊裝到不同輪軌上。

世界各國正努力彌補糧食供應缺口。3月份,愛爾蘭啟動了一項近1100萬美元的計劃,鼓勵農戶種植更多作物,如小麥、燕麥和大麥,希望降低本國對進口糧食的依賴。

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也採取行動加強全球糧食安全,例如暫時允許農戶在休耕的土地上種植作物。歐盟委員會還支持降低基於糧食作物的生物燃料的摻混比例,稱這些舉措將幫助農戶把更多土地用於食品生產,並增加玉米、向日葵等作物的種植。

拜登(Joe Biden)政府上周提請國會劃撥5億美元幫助美國農作物增產,以抵禦全球性短缺的影響。這5億美元包含在拜登政府要求國會批准的330億美元的援烏資金當中,將被用來提升小麥和大豆等農作物種植戶的美國政府貸款率,並通過農作物保險提供激勵性付款,以吸引農戶種植雙季小麥。

許多進口商轉而把目光投向世界第二大小麥生產國印度,印度小麥先前在國際市場上並不好賣,但現在印度官員正在努力擴大出口能力,以滿足激增的需求。據印度農業顧問和高管稱,2022年或許會是印度小麥收成最高的年份之一,其小麥出口今年也有望創出歷史紀錄。

印度主要的穀物加工和出口商Gujarat Ambuja Exports Limited的董事總經理Manish Kumar Gupta說,他開始收到之前從未打過交道的進口國的電話,並準備在4月份首次向土耳其和印尼分別運送5萬噸小麥。

但Gupta承認,物流方面挑戰重重。主要港口鐵路運力有限,意味著現在需要等待兩周時間才能把小麥從印度中部的麥田運到西端的港口。在那裡,工人必須將一袋袋小麥倒在倉庫地板上,然後才能裝上散貨船出口。

據國際食物政策研究所(International Food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數據顯示,目前已有23個國家實施了出口限制,接近2008年糧價危機高峰期間實施限制的28個國家。

俄羅斯在19世紀初曾是世界糧食大國,但隨著蘇聯農業集體化制度失敗,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俄羅斯已開始大量進口小麥和其他作物。自本世紀初以來,俄羅斯農業出現反彈,近年來,隨著美國種植者從小麥轉向玉米和大豆等利潤更高的大宗商品,俄羅斯小麥產量遠遠超過了美國。

與此同時,全球一些大型農產品貿易公司大舉投資烏克蘭港口、穀倉和加工廠。烏克蘭是全球最大的葵花籽油出口國,也是玉米、小麥和大麥的主要出口國。

據伊利諾伊大學(University of Illinois)農業經濟學家Scott Irwin稱,近年來,烏克蘭六種主要作物的種植面積為5900萬英畝(約合23.88萬平方公里),大約相當於美國三大農業州—伊利諾伊州、印第安納州和艾奧瓦州的種植面積總和。俄羅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小麥出口國,Irwin說,俄羅斯的小麥出口量是堪薩斯州小麥產量的四倍。而堪薩斯州的小麥產量在美國各州中通常佔據首位。

面對供應短缺,美國農戶恐怕也愛莫能助。北半球目前的小麥作物是去年秋天播種的,將在今年夏天收割。根據美國農業部數據,乾旱已經對美國冬小麥造成影響。

美國農業部上個月發布的一份預測稱,美國農戶今年料將減種春小麥,增種大豆,春小麥面積將較2021年減少2%,大豆種植面積將創下紀錄。美國農業部表示,2022年小麥種植總面積預計只會增加1%。

農業貸款機構CoBank的高級經濟學家Kenneth Zuckerberg稱,今年的缺口沒法補上。他還表示,種植面積瓶頸、其他作物價格高企以及乾旱恐怕會長期限制美國小麥產量的增長。

堪薩斯州農戶Lee Scheufler說,他還沒有決定今年秋天是否要在他1萬英畝的農場上增種冬小麥。今年年初以來,小麥價格已飆升40%左右,其他作物價格也在穩步攀升。他表示,他不想改變他的農場幾十年來行之有效的作物輪種方式。

Scheufler稱,他和農業合夥人曾考慮在今年春天將一些大豆田改種向日葵,因為來自烏克蘭的供應短缺導致葵花籽價格上漲。但他已經買好了供春季播種的大豆種子,而且堪薩斯州中部的向日葵加工能力有限,加上雜草控制等可預見的問題,最終讓他打消了種植向日葵的念頭。

「我們還是決定做有把握的事了,」Scheufler說。

英文原文:Facing a Wheat Crisis, Countries Race to Remake an Entire Market on the Fly

俄烏戰爭 華爾街日報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