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遠程工作滋生倦怠情緒,就連Zoom老闆也說自己得了Zoom疲勞症

包括摩根大通公司和Zoom首席執行官在內的一些美國企業高管表示,他們對遠程工作的某些方面感到厭倦。


2020年4月22日在,葡萄牙政府的一個工作會議使用zoom軟件跟外地人員溝通。 攝:Horacio Villalobos#Corbis/Corbis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4月22日在,葡萄牙政府的一個工作會議使用zoom軟件跟外地人員溝通。 攝:Horacio Villalobos#Corbis/Corbis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包括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和 Zoom Video Communications Inc. (ZM)首席執行官(CEO)在內的一些美國企業高管表示,他們對遠程工作的某些方面感到厭倦。

在經歷了一年多疫情期間的遠程工作後,來自銀行業和科技業的高管們開始不認同有關未來幾個月員工們應該完全在家工作的想法。雖然一些人說,他們預計更靈活安排工作的做法將持續下去,但他們表示,在一個沒完沒了的影片通話的時代,人們出現了明顯的倦怠跡象。

周二,Zoom 的首席執行官袁征(Eric Yuan)在《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 CEO Council 峰會上告訴線上觀眾,他本人曾經歷 Zoom 疲勞。他說,在去年的某一天,他連續開了19場 Zoom 會議。

袁征稱,他煩透了。他表示,他不再預訂連續的 Zoom 會議,他確實得了會議疲勞症。

袁征說,像許多公司一樣,Zoom 正計劃最終讓員工回到辦公室上班。他表示,Zoom 的員工很可能將被要求每周有两天到辦公室工作,其餘時間在家裡工作。

摩根大通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傑米.戴蒙(Jamie Dimon)稱,從本月開始,將有更多的員工回到辦公室上班,不過他承認並非所有員工都對此感到高興。戴蒙表示, 遠程工作在產生新的想法、維護企業文化和爭取客戶方面效果不太好——或者說「對那些想拼命工作的人而言」效果不太好。戴蒙還說,他已經回辦公室上班好幾個月了。

「我準備取消我所有的 Zoom 會議,」戴蒙稱,「 我受夠了。」摩根大通正在分階段讓員工在今年春季和夏季重回辦公室工作。「是的,人們不喜歡通勤,但那又怎樣?」他表示。「我們希望人們回到工作崗位上,我的看法是,到今年9月、10月的某個時候,情況將恢復到以前的樣子。」

幾個月來,企業領袖們一直在討論,一旦更多的員工回到面對面的工作環境,如何最好地重新安排工作。許多人已接受混合模式,即每周到辦公室工作幾天、其餘時間在家遠程工作,儘管如此,在一旦疫情結束如何靈活工作的問題上,一些員工與他們的老闆之間看法分歧。

3D打印初創公司 Carbon Inc. 的首席執行官 Ellen Kullman 說,一些員工已經習慣了遠程工作,以至於他們再也不想回到辦公室了。她還稱,雖然員工應該提出一些意見,但如何安排工作並不完全由他們來決定。她表示,對混合工作模式感到擔憂。「我可能比較老派,但我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將回到更加面對面的工作環境,」Kullman 說,「這不是民主問題。我們不會為此舉行投票。」

英文原文:Even the CEO of Zoom Says He Has Zoom Fatigue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