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中國和美國即將任命新的駐美大使和駐華大使

中國政府計劃任命外交官秦剛擔任下一任駐美大使,而華盛頓預計將任命資深外交官R. Nicholas Burns為駐華大使。


外界普遍預計華盛頓將任命曾在民主黨和共和黨政府中任職的資深外交官 R. Nicholas Burns 為駐華大使。 攝:Win McNamee/Getty Images
外界普遍預計華盛頓將任命曾在民主黨和共和黨政府中任職的資深外交官 R. Nicholas Burns 為駐華大使。 攝:Win McNamee/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中國和美國即將任命新的駐美大使和駐華大使,同時這兩個世界大國在爭奪全球領導地位方面的競爭越來越激烈。

據知情官員透露,中國政府計劃任命經驗豐富的外交官秦剛擔任下一任駐美大使。秦剛曾擔任中國外交部禮賓司司長。

熟悉美國政府決策的人士說,外界普遍預計華盛頓將任命曾在民主黨和共和黨政府中任職的資深外交官 R. Nicholas Burns 為駐華大使。

這些預期的任命正值中美雙邊關係在特朗普執政期間急劇降溫後仍然緊張之際。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一直試圖建立聯盟以對抗日益自信、強硬的中國,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打算將兩國關係重塑為兩個正面競爭對手之間的關係。

中國駐華盛頓大使館暫未回覆置評請求。美國國務院和白宮發言人均未置評。Burns暫未回應置評請求。

在周二的一次發言中,習近平似乎對美國在全球扮演的領導角色提出了質疑,不過並未點出美國的名字。他出席博鰲亞洲論壇時表示:「不能把一個或幾個國家制定的規則強加於人,也不能由個別國家的單邊主義給整個世界‘帶節奏’。」博鰲亞洲論壇在中國海南島舉辦,是政府領導人、企業高管和學者的年度聚會。

若秦剛被任命為駐美大使,則將顯示出中國領導層希望有一位專業技巧嫻熟的外交官來幫助恢復美中高級別定期會晤。

這種所謂的戰略對話機制最早是在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任內實行的,但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認為該機制只是把美國拖進毫無結果的討論,於是將其廢除了。在中美關係中的競爭性日益增強之際,中方把中美戰略對話機制視為一種穩定器,有助於降低發生衝突的可能性。到目前為止,拜登團隊尚未表現出對重啟該機制的興趣。

現年55歲的秦剛風度翩翩,在外界看來是一位擅於把握分寸的職業外交官,不同於國際社會印象中那種猶如鬥志昂揚的戰士般的中國外交官形象。

秦剛1988年加入外交部,從較低職位做起,後來升任外交部發言人、負責歐洲事務和新聞的外交部副部長,並負責為習近平規劃活動。近年來,他曾多次陪同習近平出訪,成為深得這位領導人信任的助手。

2016年習近平在中國東部城市杭州主持二十國集團(Group of 20)領導人峰會期間,秦剛協助安排了相關會議和活動。習近平有一次半開玩笑地對秦剛說,自己能否在接連不斷的活動日程中抽點時間休息一下。據當時參與峰會的人士轉述,這番對話引起了笑聲,活躍了氣氛。

秦剛面臨的一大挑戰是既要能代表北京方面的立場,同時仍要構建中美之間的橋樑。當前美國兩黨在對華強硬立場方面展現了少有的團結。

美國全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負責國際事務的薄邁倫(Myron Brilliant)說,要在當前充滿挑戰的環境下取得成功,中國這位即將上任的大使必須要付出更多時間精力,才能被視為兩國關係的可信橋樑,而不僅僅是中方政策的傳聲筒。

薄邁倫認為,即使在美國對中國態度日趨強硬的情況下,崔天凱也在美國政界建立了關係。崔天凱自2013年起擔任中國駐美大使。

例如,在美中貿易戰最激烈的時候,崔天凱利用他與時任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的關係,幫助兩國在2020年初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崔天凱還通過接受美國電視節目採訪的方式向美國觀眾傳達中國的資訊。

今年65歲的 Burns 曾在克林頓(Bill Clinton)政府時期擔任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和美國駐希臘大使。他還曾在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時期擔任美國駐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簡稱:北約)代表,並幫助組織了北約對9·11恐怖襲擊事件的應對行動。之後,他在布什政府時期擔任負責政治事務的國務院副國務卿,直至退休。

曾在奧巴馬(Barack Obama)政府時期擔任美國財政部駐華特使的杜大偉(David Dollar)說,這可能是向中國發出的一個積極信號,顯示拜登將認真對待兩國之間的互動。杜大偉表示,他不只是一個政治人物,還有政策方面的背景。

上世紀80年代末曾任美國駐中國大使的 Winston Lord 表示,隨著美中關係惡化,大使這一角色已變得更加艱難。他說,中國的約束政策使得與廣大民眾交談和在中國各地旅行變得困難。

Lord 稱,大使對美國政策設定的影響力可能有限。他表示,由於美中關係具有高度重要性,並且涉及到美國諸多利益,因此對華政策不可避免地將是華盛頓方面說了算,幾乎肯定會由白宮制定。

迄今為止,在拜登政府中,美國國務院和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在制定對華政策方面的作用最大。在美國財政部、美國商務部和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等經濟機構,仍有許多國際經濟高層職位沒有提名候選人或者是提名人選尚未獲得參議院確認。

英文原文:China, U.S. Close to Naming New Ambassadors as Rivalry Grows

華爾街日報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中國外交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