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從網紅到網暴受害者:前美國駐成都領事夫人莊祖宜的遭遇

莊祖宜憑藉烹飪、寫作和音樂在社交媒體收穫大量粉絲。但在美國駐成都總領館關閉後,她遭遇長達數月、有中國媒體參與的網絡攻擊。


前美國駐成都領事夫人莊祖宜。 攝:鄒璧宇/端傳媒
前美國駐成都領事夫人莊祖宜。 攝:鄒璧宇/端傳媒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因買菜做飯,使得莊祖宜在一個陌生的城市從賓客變成主角,再到如今由美食搭建的薄網,敵不過中美關係崩塌和兩岸對立的故事,端傳媒均曾專訪莊祖宜,歡迎閱讀:《異鄉人——莊祖宜:跟著外交官丈夫去遊牧,她用鍋鏟「炒熟」 異鄉》;《再訪莊祖宜:「他們就是要攻擊想做橋樑的人」

在中美外交圈中,莊祖宜曾被稱作「知名度最高的外交官夫人」,她幫助美國在中國人心中贏得了不少軟實力加分,這在當時是其他人很難做到的。

莊祖宜是前美國駐成都總領事林傑偉(Jim Mullinax)的夫人,是出身在台灣的美籍華裔,也曾是一位廣受歡迎的美食作家和初露頭角的音樂人。她在中國社交媒體上收穫了大量粉絲,即便在中美政治關係緊張時期,微博上也有超過50萬人關注她關於廚藝和音樂的貼文。2019年,中美兩國爆發關稅戰之際,她仍被任命為成都旅遊全球推廣大使。

但是到了去年7月,中國社交媒體用戶開始向她發起攻擊。網民抓住她早先在一篇帖子中的評論(她後來說自己後悔發表了這一評論),接連數月在她的社交賬號下惡言相向。據研究中國媒體的專家稱,針對莊祖宜的這場網絡攻擊得到了國有媒體的助陣,其持續時間之久很不尋常。

中國人對美國的怒火日益高漲,莊祖宜從受人追捧到遭人唾棄的經歷便是一個鮮活寫照。隨著政治緊張關係已經侵蝕到中美的外交與文化紐帶,對於著手制定對華策略的拜登政府來說,這一現象凸顯了其將要面對的一大挑戰。

在談到莊祖宜遭遇的網絡攻擊時,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Lee Kuan Yew School of Public Policy)資深訪問研究員、前美國國防部高級官員唐安竹(Drew Thompson)說:「這種群情激憤是拜登政府要尋求重建中美民間交流時應銘記於心的。」

林傑偉一家曾派駐上海、香港等中國多地。到2017年他們一家搬來成都時,莊祖宜已經在社交媒體上積累了大量中國粉絲。

在這座西南城市生活期間,莊祖宜為當地的美食網站和外國雜誌撰寫了關於當地麻辣美食的文章,在熱門綜藝節目的網上直播中與當地美食評論家一較高下,還幫助美國駐成都總領館推廣美國美食。

到了周末,她和當地朋友組建的樂隊在市中心商場外表演,常常會吸引數百名觀眾。總領事林傑偉有時也會加入進來,一展自己渾厚的歌喉。

去年2月,當疫情顯然開始在中國各地蔓延後不久,莊祖宜與兩個兒子(當時一個7歲,一個9歲)以及其他美國外交官一起撤離。7月下旬,為反制特朗普政府關閉中國駐休斯敦總領館,中國下令關閉美國駐成都總領館,那時她和孩子身在美國馬裡蘭州。

隨著中美緊張局勢加劇,中國帶有民族主義情緒的評論者挖出數周前她在微博上發布的一個帖子,她在帖文中回憶了年初從成都撤離的情景。當時她和孩子們只有48小時收拾行李趕往機場,她回憶說,冰箱裡還有剛解凍的海鮮。

「我曾經一閃念,試想二戰前猶太人為了躲避納粹而離開家是否就像這樣,」她寫道,「然後甩甩頭不想太情緒化,告訴自己我很快就會回來。」

「這真是我犯下的最大錯誤。」莊祖宜後來在接受採訪時說,「我逃離了自己心愛的家。我一心想要回去。那是我想要類比的地方。」

在美國駐成都總領館關閉之前,幾乎沒有人注意到這個帖子。

在總領館關閉後的一周裡,這個帖子被轉發了5,000多次,評論高達8,000多條,許多讀者對她用納粹做比喻感到不滿。之前平均轉發量只有幾十的莊祖宜突然間成了微博上的熱門話題。她的手機因為不停收到辱罵消息而響個不停。

其中一條寫道:「祝你兩個小雜種被狗咬死,被車撞死。」指的是莊祖宜的兩個兒子。

她說,在加入所在寓所的 Facebook 私人群組時,一位鄰居泄露了她的位置,中國網民因此發現了她的居住地。他們在網絡上發布了這一地區房屋的照片,嘲笑這裏環境簡陋,暗示她處境艱難。

莊祖宜說,接下來,網民又在社交媒體上找到她家人和親戚的照片,開始挖苦他們的長相。

那些想在微博上為莊祖宜辯護的朋友告訴她,他們的評論要麼在一夜間被刪除,要麼就是遭到惡語中傷,然後賬戶被凍結。

微博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今年1月,台灣和香港的親中報紙發表文章,影射莊祖宜是台灣政府派去收集美國外交官情報的「陪睡丫頭」,此前對網暴事件一直保持沉默的林傑偉在 Facebook 上發文做出了回應。

「她是來自台灣,但她不是女特務,也不是什麼革命者,」他寫道。

林傑偉不願就本文置評。

總部位於台北的台灣民主實驗室(Doublethink Lab)是一家研究網上中文虛假資訊的非營利機構。應《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的要求,該機構對莊祖宜受到騷擾的情況進行了研究。它發現中國當局從剛開始時鼓勵了這場運動。

該機構表示,在美國駐成都總領館被下令關閉的一周內,《環球時報》和湖北日報網等黨媒連同共青團中央發布了至少六篇關於莊祖宜帖子和文章,放大了爭議,接下來,擁有數百萬粉絲的民族主義網絡大咖也紛紛加入到了對她的聲討當中。台灣民主實驗室的大部分資金來自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和開放社會基金(Open Society Foundations)等宣揚民主體制的非政府組織。

《環球時報》、《湖北日報》和共青團中央沒有回覆置評請求。

這場網絡攻擊運動持續如此之久是不尋常的。台灣國立政治大學(National Chengchi University)政治與媒體助理教授黃兆年稱,中國社交媒體上的攻擊一般不會超過兩周。

黃兆年說,莊祖宜與美國和民主治下的台灣都有聯繫,對於狂熱的民族主義者來說,她是一個很有吸引力的目標。中國政府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在網絡水軍追蹤到她在馬裡蘭州的住所後,莊祖宜說自己不再出門,擔心被人認出。她說自己一度想過自殺。

「我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不知該如何保護自己,」46歲的莊祖宜說。「我被當作一個符號,而不是一個人。他們不在乎我是誰、我做過什麼、說過什麼。」

美國國務院拒絕評論其針對莊祖宜遭遇攻擊一事採取的措施,但表示會認真對待美國政府工作人員及其家屬所面臨的任何潛在威脅。

美國國務院表示,它知曉中國國有媒體參與並鼓勵網民在網上抨擊和騷擾美國公民、外交官及其家屬的事例。

美國國務院在其發布的聲明中表示,「這是野蠻政府、而不是負責任的國家才會採取的做法。」

中國外交部在給本報的回覆中說,不清楚莊祖宜的處境,美國國務院的評論毫無根據。外交部表示,中國互聯網自由開放,用戶可以自由發表意見,中國媒體的報導是客觀、真實和準確的。

莊祖宜說,她最近重新開始烹飪、寫作和在社交媒體上發文。她說,如果不這樣做,就只是意味著讓那些網絡水軍得逞。

她說,回過頭來看,這一事件讓她看到了,中美關係中給牽線人留下的空間是多麼小。

她說,「中國不惜消滅掉美國的中間派來徹底與美國為敵。」

英文原文:A U.S. Diplomat’s Wife Was a Social Media Star—Until Chinese Trolls, Aided by State Media, Came After Her

莊祖宜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中國外交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