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誰在為華為說話?最大歐洲競爭對手愛立信

美國主導打壓中國華為的行動中,獲益最多的可以說就是愛立信。然而過去幾個月,愛立信CEO埃克霍爾姆一直為華為展開遊說活動。


位於西班牙馬德里的愛立信總部。 攝:Cristina Arias/Cover/Getty Images
位於西班牙馬德里的愛立信總部。 攝:Cristina Arias/Cover/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美國主導的打壓中國華為技術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行動中,獲益最多的可以說就是愛立信(Ericsson, ERIC)了。幾年前,這家瑞典企業還是每況愈下,如今已超越華為,成為全球大量地區的移動通信設備供應商。

然而過去幾個月,愛立信首席執行官埃克霍爾姆(Borje Ekholm)一直在為華為展開遊說活動。

埃克霍爾姆會晤瑞典政界人士,抗議因國家安全擔憂禁止該國5G網絡採用華為設備的做法。他在歐洲和中國對此向記者發出抱怨。埃克霍爾姆還尋找律所幫助華為反抗該禁令。

埃克霍爾姆稱,全球利益日益交織在一起之際,他這麼做只是為了自己公司的利益。瑞典發布5G禁令後,中國威脅要對愛立信在中國的業務進行報復。愛立信在中國經營著一家大型工廠,該公司8%的銷售額來自中國,相比之下,只有1%的銷售額來自瑞典。

「我們依賴自由貿易,」埃克霍爾姆在接受採訪時稱。「這關乎市場准入,這是我們的核心利益。」

瑞典的禁令可能還在其他方面產生了傷及自身的後果。中國一些官方媒體表示,堪比美國洛克菲勒家族的瑞典瓦倫堡(Wallenberg)家族可能會受到影響。該家族的投資公司是愛立信和其他幾家歐洲巨頭的主要股東,對於在瑞典股市上交易的股票是最大單一持有者。

在中美之間的新技術冷戰中,歐洲已成為一個戰場。歐洲各國政府越來越多地站在美國一邊。與此同時,歐洲大陸上的一些最大的公司正在為中國辯護。新一屆拜登政府正在彰顯自己對中國的強硬立場,這讓企業高管們對中美關係的突然緩和幾乎不抱什麼希望。

歐洲商界領袖把澳洲作為與中國交惡會引發負面後果的典型例子。在澳洲政府禁止了華為5G設備,然後呼籲對中國處理新冠疫情的情況進行調查後,中國政府限制了對澳洲葡萄酒、牛肉和其他商品的進口。

上周,中國的地圖和電商應用紛紛刪除了有關瑞典時尚巨頭 H&M Hennes and Mauritz AB 的所有內容,基本上令 H&M 從中國一些最熱門的線上平台中銷聲匿跡。與此相呼應的是中國社交媒體對H&M涉疆立場的討伐,此前 H&M 因有關中國在新疆進行強迫勞動的指控而決定停止採購新疆棉花。

在英國,針對華為設備的禁令引來了一些公司高管的抗議。沃達豐空中通訊公司(Vodafone Group PLC)表示,移除其網絡中已經安裝的華為設備將耗費巨資。英中貿易協會(China-Britain Business Council)主席 Sherard Cowper-Coles 表示,該組織正在向英國政府施壓,要求維持商業交往。該協會代表大約500家與中國有商業往來的英國組織,包括英國石油公司(BP PLC)、捷豹路虎(Jaguar Land Rover)和幾所大學。

Cowper-Coles 在一次電話會議上表示:「如果我們要向荷蘭、瑞典和丹麥,可能還有新西蘭、澳洲和加拿大以外的國家和地方出口商品,那我們就會在人權和其他狀況不夠理想的國家開展業務。」

在美國,當華盛頓的對華政策威脅到業務往來時,美國公司也紛紛為中國辯護。高通公司(Qualcomm Inc.)和微軟(Microsoft Corp.)都曾批評特朗普政府對與中國公司合作的限制。

歐洲企業中,捲入美中對峙旋渦最深的莫過於愛立信。美國領導人正試圖支持愛立信及其芬蘭同行諾基亞(Nokia Corp.)。他們向發展中國家提供貸款用於購買這兩家公司的設備,特朗普政府的一位前官員甚至提出由美國政府出資收購這兩家公司股份的想法。由於本土沒有得力的電信設備公司,相比於華為的設備,華盛頓還是更希望全球電話和互聯網數據在這些北歐公司生產的設備上運行。

愛立信正在走鋼絲——既想從西方對華為的抵制中坐收漁利,又要保護自己在中國的銷售和製造業務。

愛立信在中國根基深厚。該公司於1876年創立,最初是斯德哥爾摩的一家電報維修店,19世紀90年代曾在中國銷售木製電話。

20世紀30年代金融危機爆發時,愛立信成為瓦倫堡家族的收購目標。瓦倫堡是瑞典銀行業和工業領域的顯赫家族財團,以在困難時期收購資產而聞名。瓦倫堡家族成員、瑞典外交官Raoul Wallenberg二戰期間在匈牙利保護了兩萬名猶太人,給這個家族姓氏帶來英雄主義色彩。

到2000年,愛立信成為全球領先的3G設備供應商和手機產業領頭羊。

但之後20年的道路則比較坎坷。與摩托羅拉(Motorola Inc.)和北方電訊(Nortel Networks, Ltd.)等西方競爭對手一樣,愛立信的電信設備銷售開始受到中國華為和中興通訊(ZTE Co., 000063.SZ)的衝擊。這兩家中國公司以較低的價格銷售具有競爭力的產品,從而引發了行業整合,到2016年該行業只剩四家大公司:華為、中興、諾基亞(Nokia Co., NOK)和愛立信。

愛立信2016年曾要求董事會成員之一、科班出身的電機工程師埃克霍爾姆對公司進行改革,但遭到拒絕。

在執掌瓦倫堡家族旗下投資公司 Investor AB 十年之後,埃克霍爾姆決定提前退休,與家人一起在科羅拉多州韋爾附近定居。這位美籍瑞典人愛好滑雪、釣魚,並在中國電商巨頭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9988.HK, 簡稱:阿里巴巴)董事會任職;他是應阿里巴巴聯合創始人、前Investor高管蔡崇信(Joe Tsai)之邀加入阿里巴巴董事會的。Investor AB 是愛立信最大股東。

2019年2月25日西班牙巴塞羅那,愛立信首席執行官埃克霍爾姆(Borje Ekholm)在一場演講中。
2019年2月25日西班牙巴塞羅那,愛立信首席執行官埃克霍爾姆(Borje Ekholm)在一場演講中。攝:Stefan Wermuth/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現年58歲的埃克霍爾姆稱,愛立信說他可以待在美國時,他對這份工作動心了,他凌晨四點起床以適應時差,然後在科羅拉多州、康涅狄格州和瑞典的家之間穿梭。作為一名美國職業橄欖球大聯盟(NFL)鐵桿球迷,埃克霍爾姆從2017年開始連續到場觀看了四屆超級碗(Super Bowls)。但他為了趕一個飛往中國的航班而錯過了2017年超級碗的終場,那年湯姆·佈雷迪(Tom Brady)和愛國者隊(Patriots)在獵鷹隊(Falcons)以28-3大幅領先的情況下上演大翻盤。

上任幾個月後,埃克霍爾姆得出結論:愛立信當時精力過於分散,應該專注於製造移動通信設備這一旗下核心業務。埃克霍爾姆出售了一些業務,裁減了員工,但增設了數以千計的研發崗位,以助力愛立信在他認為華為處於領先地位的領域更好地競爭。

埃克霍爾姆稱,2018年前後地緣政治因素開始對企業戰略產生極大影響。美國特朗普政府此前指責華為構成國家安全威脅,能讓北京方面利用其網絡和員工在全球各地從事間諜活動。華為則表示,自己是一家民營公司,並不聽命於北京方面。

華盛頓開始大力行動,說服盟國禁用華為,並破壞這家中國公司的供應鏈。美國官員認為,5G是一項變革性技術,可以實現商業和軍事創新,如無人駕駛汽車、機器人運行的工廠和聯網的日常用品,如心臟監測器和運動鞋。他們擔心中國支持的駭客可能監視或破壞5G連接設備。

白宮開始考慮禁止在美國使用在中國製造的5G設備,即使這些設備來自西方公司。

愛立信在中國有1.3萬名員工和一家大型製造工廠,該工廠為中國以及亞洲和非洲市場製造移動通信設備。埃克霍爾姆表示,他的應對措施是提高愛立信供應鏈的靈活性。該公司去年在達拉斯外圍地區開設了其第一家位於美國的5G設備工廠。

與此同時,美國對華為施壓的行動也開始提振愛立信的業務。愛立信1月份公布創下過去10年最好的財年表現之一,稱在所有市場的份額都有所提高,包括對華為沒有施加限制的市場。

據研究機構 Dell'Oro Group 的數據,從市場份額來看,2020年華為仍是全球最大的電信設備製造商。該機構稱,如果不包括中國市場,則愛立信的份額位列全球第一,按收入計算所佔份額為35%,並且正搶奪華為的份額。

去年年初,出生在中國、擁有瑞典國籍的書商桂民海因犯下為境外非法提供情報罪被中國法院判處10年監禁,此後瑞典民眾對中國的看法越來越負面。桂民海的女兒稱他是政治迫害的受害者。

埃克霍爾姆預料到瑞典會採納歐盟的網絡安全建議,該建議實際上將禁止華為設備進入瑞典5G網絡,但沒有點名華為或中國。包括法國、波蘭和捷克在內的一些國家已經採取了類似的策略,這將使中國較難採取反制措施。

去年10月,瑞典電信監管機構更進一步,特別點名了華為和中興通訊。埃克霍爾姆說:「我看到新聞稿的那一刻,就意識到情況不妙。」

第二天,中國外交部一名發言人表示,瑞典應「糾正錯誤決定,避免給中瑞經貿合作和瑞方企業在華經營帶來消極影響」。中國駐瑞典大使表示,愛立信可能會面臨後果。與此同時,至少有三家中國官方媒體暗示,瑞典政府禁止華為設備的背後有瓦倫堡家族在推波助瀾,但沒有拿出證據。

這些文章指出,在數家有大規模中國業務的企業,瓦倫堡家族都持有重大股份,其中包括總部在瑞士的工業巨頭ABB、瑞典家電製造商伊萊克斯(Electrolux AB, ELUXY)和英國-瑞典製藥商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LN)。一些文章作者認為,如果瑞典不解除對華為的禁令,瓦倫堡家族主要控股的一些企業會面臨後果。

Investor AB 的董事長 Jacob Wallenberg 對一家瑞典報紙表示,「禁止華為肯定不是件好事」。Investor AB 的發言人對於這些中國媒體報導不予置評。該發言人稱,中國是Investor持有股份的許多公司的第二或第三大市場,Investor 支持埃克霍爾姆在愛立信的領導地位。

埃克霍爾姆表示,對於瑞典頒布的華為禁令以及中國方面的威脅,他的回應僅代表愛立信,而非瓦倫堡家族。在接受歐洲和中國的記者採訪時,埃克霍爾姆稱瑞典針對華為和中興的禁令是不公平的。當時他前往瑞典期間,還安排了一次與議員們的會議,批評說他認為有關華為禁令的處理方式很死板。

從去年10月底到12月初,埃克霍爾姆給瑞典貿易大臣哈爾貝裡(Anna Hallberg)發了一系列資訊。他發給哈爾貝裡一篇新聞報導的連結,該文章的標題寫道:「中國大使:我們可能懲罰愛立信。」埃克霍爾姆指出了瑞典處理這件事的方式與其他國家有何不同。他寫道:「政府支持的決定是單單把矛頭指向我們的中國競爭對手,沒有別的歐盟國家採取這種做法。」

他又問道:「你是不是應該同郵政和電信管理局(PTS)談談?」PTS是瑞典獨立的電信監管機構。

哈爾貝裡回覆道:「我真的已經在竭盡所能了。」她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表示,她沒有採取措施影響PTS的決定,瑞典在努力加強與中國的經濟聯繫。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華為曾請埃克霍爾姆幫忙在瑞典尋找法律顧問,但埃克霍爾姆在給哈爾貝裡的一條短信中稱,他找不到律師來接手這項工作。他寫道:「遺憾的是現在有很多懦夫。」

在瑞典報紙《每日新聞報》(Dagens Nyheter)的要求下這些短信內容被公開。埃克霍爾姆現在表示:「這些短信內容只是記錄事情經過的一種方式。」他說:「我不希望(瑞典政界人士)回過頭來告訴我,‘你當時什麼也沒說’。」

不過,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一些愛立信員工認為,他們的 CEO 如此積極幫助競爭對手已經越界了,特別是考慮到中國對外國企業的限制。中國電信設備市場只有10%左右對外國企業開放,其餘均由中國企業控制,主要華為佔大頭。

埃克霍爾姆稱,他期待並尊重來自一家擁有10萬名員工的公司的不同意見。

埃克霍爾姆稱,雖然中國的銷售對愛立信很重要,但他主要擔心的是,被中國拒之門外所帶來的不那麼明顯的影響,畢竟中國的5G推出速度已超過美國和歐洲。埃克霍爾姆稱,通過實地考察,了解5G的現場服務情況,「我們可以站在最前沿。」

埃克霍爾姆表示,政治成了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這讓他感到驚訝。「我接受這份工作時根本沒有想到到這一點,」埃克霍爾姆說。「我們發現自己處於地緣政治活動的中心,我想這當然不是我加入愛立信的主要原因,而且也我沒有這方面的背景。」

英文原文:Who’s Coming to Huawei’s Support? Its Biggest European Competitor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