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美國名校取消標準化考試要求後申請人數激增,錄取會更公平嗎?

哈佛、耶魯等名校取消入學申請對提交SAT和ACT成績的硬性要求,引發了前所未有的申請浪潮,顛覆了高校傳統的錄取評審工作。


2020年4月20日,哈佛大學校園裡的學生。 攝:Adam Glanzma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4月20日,哈佛大學校園裡的學生。 攝:Adam Glanzma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常春藤盟校及其他眾多名校宣布取消對2025屆學生 SAT 和 ACT 標準化考試的考分要求,引發前所未有的大量入學申請如潮水一般湧來,而今年也可能成為二戰結束以來美國高校招生評審最混亂的一年。

本月,擺在美國各大名校面前的問題是,申請量大增是否會永久改變高校選拔新生的方式,並最終影響到美國高校學生的構成。

對大學招生官及公立和私立高中輔導員的採訪顯示,他們在幕後付出了漫長而艱苦的努力,以最快的速度做出艱難的決定。各大高校一般在3月和4月初發出大部分錄取通知書,但新生班的具體構成一般要到夏末秋初才能知曉。此外,上個學年推遲入學的學生是否決定在今年入學,也給整體招生情況增添了新的不確定性。

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今年秋季的本科生班收到57000多份入學申請,較上一學年躍升42%。由於入學申請激增,耶魯大學(Yale)、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和斯坦福大學(Stanford)相繼宣布將推遲公布新生錄取決定。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收到的入學申請比之前創下的最高紀錄還高出7%。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的申請數量突破了10萬,比去年增長了17%。

大量研究表明,標準化考試成績往往與家庭經濟情況掛鉤,隨著大學對標準化考試成績的關注度降低,這可能意味著將有更多來自資源貧乏高中的低收入家庭的孩子被錄取。各高校也表示,沒有了 SAT 或 ACT 成績,他們會更加重視教師的推薦和學生的求知欲表現,並根據學生的成長環境做出判斷。

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負責招生的副院長兼招生和財務援助辦主任李·科芬(Lee Coffin)表示,在對申請者情況進行更全面評估方面, 「我們需要做到言行一致」。在今年取消對標準化考試成績的要求後,該院的入學申請量增加了33%。

科芬表示,他對是否將標準化考試成績變為非強制性入學條件感到兩難。在疫情爆發之前,標準化考試成績是除平均學分(GPA)、論文和班級排名之外達特茅斯學院最看重的。高分能增加校方對入學者達到這所常春藤盟校要求的信心。「這變成了一個道德問題,」他說,「我不想招收一個難以完成學業的學生。」

對於取消標準化考試成績要求能否對名校招生產生巨大影響,一些業內資深人士表示懷疑。馬薩諸塞州康科德市米德爾塞克斯中學(Middlesex School)升學輔導主任山姆·畢格羅(Sam Bigelow)表示,因為不用再擔心標準化考試成績會拖後腿,以往較少申報名校的那部分學生的申請數量可能增加。

「但我不認為入學門檻和公平性會因此發生根本改變,」他說,「最大的改變是申請人數激增,但總的來說,這隻會導致更多學子被拒。」

畢格羅表示,如果申請者不提交標準化考試成績,而申請的高校又從未錄取過其高中母校的學生,那麼這所高校可能會認為錄取此人風險較高。他指出,普通高中的全A成績並不等於有能力應付名校繁重的學業。

沒有標準化考試成績作參考並非招生官面臨的唯一難題。去年春季學期,以往作為錄取關鍵參考數據的平均學分績點突然變得複雜起來。當時校內教學突然停課,許多高中對通過網課完成學業的高三學生採取的是及格/不及格評分制。不僅如此,全美各地的體育等課外活動被取消,導致不少學子失去了在入學申請中展現個人領導力的機會。

不過,標準化考試仍是今年高校招生最大的未知因素。由於擔心考生聚集會引發公共健康問題,美國許多地方的 SAT 和 ACT 考試被取消。因為大批學生無法按計劃參加考試,超過1,600所四年制大學停止要求申請者在本輪招生周期提交標準化考試成績。過去10年來,將標準化考試成績作為可選項的政策得到了一些名校的支持,而從去年3月以來,又有600多所大學蜂擁加入到這個行列。

包括阿默斯特學院(Amherst College)和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在內的許多名校已把將標準化考試成績作為可選項的政策延長了至少一年。大學顧問和一些招生官表示,這一趨勢將很難逆轉。

隨著越來越多的名校取消對標準化考試成績的硬性要求,成千上萬名學生加入到申請名校的行列。在這樣一個什麼都不確定的年代,一切似乎都有可能——所以管他呢,高中畢業班的學生會想,幹嘛不試試申請哈佛?

來自密歇根州迪爾伯恩海茨(Dearborn Heights)的阿邁勒·賽義德(Amal Sayed)申請了今年秋冬季入學的21所大學,靠著一個幫助低收入家庭學生進名校的項目,她獲得了學費減免。

賽義德學習成績優異,被一個吸引了本市三所公立高中優秀學生參加的知名 STEM 項目錄取。她說自己的平均學分績點有4.2,在班級排名前2%。在兩次考試被取消後,去年10月她總算有機會參加 SAT 考試,結果卻令人失望。她說自己沒能達到1400分的目標,而在她想要報名申請的斯坦福大學,這個分數還進不了一年級新生的前25%。

她改變了主意,只把 SAT 成績提交給她認為能達到高分線的學校,其他申請裡則沒有填寫。她最終申請的學校包括已經錄取她的韋恩州立大學(Wayne State University)和密歇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等本地高校,以及哈佛、耶魯、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和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幾家名校。

2017年12月7日,美國馬里蘭大學校園內的學生。
2017年12月7日,美國馬里蘭大學校園內的學生。攝: Astrid Riecken For The Washington Post via Getty Images

在無需提供標準化考試成績的情況下,「申請那些名校要容易得多。」賽義德說,「我不覺得自己不行。為什麼不試試呢?」

一流院校的招生官員一直宣稱對申請者進行全面的評審,將學業素養放在學生成長的背景中考察。學生是靠勇於挑戰最難的課程成才?還是靠低難度課程拿到全優成績?那些平均學分達到3.9的申請者到底是在毫無干擾的環境中求學?還是得去快餐店兼職,照顧生病的父母,或在校隊踢足球?這些都在考察之列。

誰更能配得上無數人夢寐以求的名校名額:一個出身優越、表現優異的學生?還是一個家境貧苦、成績尚可的孩子?

在今年申報佐治亞理工學院(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學生中,有37%沒有填報標準化考試成績。負責這所公立大學本科招生的裡克·克拉克(Rick Clark)表示,大多數申請者高中三、四年級的高等微積分課程都取得了優異的成績,因此招生辦公室並不只盯著學生的 SAT 數學成績。SAT中的數學幾乎不涉及前微積分的內容。

「我想會讓人吃驚的是我們放棄這些分數的速度。」克拉克說。

在參加過 SAT 考試的佐治亞理工大學2019年秋季一年級新生中,四分之三以上學生的數學成績在700分以上(滿分800分)。

一些家庭擔心,如果一名申請人提交了標準化考試分數,而另一名沒有提交,學校是否真的會對兩者一視同仁。去年夏秋季,全球各地的學生都在忙不迭地尋找仍開放的標準化考試考場,有些人甚至驅車數小時參加考試,希望高分加持能讓自己脫穎而出。招生官員表示,在某些情況下,那些沒有提交考分的申請者在多重標準衡量下的競爭力往往較低。

一些學校的前期錄取數據也支持了這一理論。賓夕法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在前期一輪招生中錄取了15%的申請者。申請者中約有三分之二提交了標準化考試成績,而被錄取者中這一比例為四分之三。

今年,得益於虛擬宣講會和線上校園参觀,各大高校在擴大招生範圍方面取得了重大進展。以往招生官每年只會前往固定的幾所高中,或是前往一些國家的首都城市舉辦招生會,但很少去鄉村學校或是以前未曾招錄過的高中。

「一旦可以通過 Zoom 招生,擴大生源的工作就變得容易多了。」紐約大學負責招生管理和學生成功事務的高級副校長 MJ·諾爾·芬恩 (MJ Knoll-Finn)說。今年,來自美國中西部地區以及埃及、肯尼亞和菲律賓等國的申請量猛增,非裔和拉丁裔的申請也是如此。她表示,疫情「推動了我們原本就該做的某些事加速發展」,並補充說,安全旅行一旦恢復,紐約大學將延續線下和線上招生並行的方式。

專業機構全美大學招生諮詢協會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ollege Admission Counseling 首席執行官安格爾·佩雷斯(Angel Pérez)表示,他對大學招生發生根本變革的前景「深感樂觀」。目前已經有院校擴大了選擇性參考標準化考試成績的政策,並通過線上交流會接觸到艾奧瓦州鄉村地區的學生,他為此備受鼓舞。

本月早些時候,該協會宣布成立一個委員會,從招生、錄取標準和財務援助等幾方面出發,著重解決錄取學生的種族多元化問題。

有跡象表明,今年實際上可能會對有著多元化背景的學生不利。根據美國國家大學成就網絡 National College achieving Network 的數據,與去年相比,今年高中畢業生申請聯邦財務資助的人數下降了9.1%,在那些學生家庭收入較低的高中以及少數族裔人口較多的學校,下降的幅度更大。

在頂級名校被激增的申請壓得喘不過氣的同時,地方高校及通常招收低收入家庭學生和家族第一代大學生的高校的新生申請數量卻在下降。以加州州立大學多明格茲崗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Dominguez Hills)為例,今年該校的入學申請量下降了13%。在紐約州立大學所謂的附屬「大學學院」,入學申請量下降了17%,這些學院通常位於小城市,且不開設博士課程。

美國900多所高校使用的標準入學申請應用程式 Common App 的數據顯示,截至3月1日,全美範圍高校收到的申請增長了11% ,但申請人數只增加了2.4%,這意味著同一批學生遞交了更多申請。大量申請都集中在名牌大學。

「出於緊張和焦慮,學生們發出了更多申請,他們想『看看結果到底如何。』」康涅狄格州新迦南高中(New Canaan High School)的輔導老師辛西婭·裡維拉(Cynthia Rivera)說。今年該校畢業生平均申請了10所高校,多於去年的8所。

弗吉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本科生招生辦主任格雷格·羅伯茨(Greg Roberts)擔心,報名申請量的激增可能會影響招生人員在審核過程中保持專注。今年該校的申請量增加近17%;43%的申請沒有填報標準化考試成績。

「令人擔心的是,在六個月時間裡每天閱讀這麼多申請會讓招生人員疲憊不堪,最終的目標變成了一個數字,而不是一個人。」羅伯茨說,「在工作量如此大的情況下,招生人員能否保持原有的審閱方式,做出的決定是否最恰如其分,最深思熟慮?我不知道答案。」

威廉姆斯學院的招生人員分成每兩人一組,每天儘量審核45到50份申請。

負責招生和財務援助的院長伊麗莎白·克萊頓(Elizabeth Creighton)會在漫長的審閱過程中做做波比跳:一個深蹲、一個俯卧撐,然後站直——每一個半小時一組。

「我一天下來大約要做50個波比跳,」她說「現在做起來輕鬆些了。」

英文原文:College Admission Season Is Crazier Than Ever. That Could Change Who Gets In.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