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端 x 華爾街日報

專訪新任貿易代表戴琪:美國還沒準備好取消對華關稅

在正式出任美國貿易代表以來的首次採訪中,戴琪談論了自己作為拜登內閣的一位亞裔成員的策略和角色。


新任美國貿易代表戴琪。 攝:Bill O'Leary/The Washington Post/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新任美國貿易代表戴琪。 攝:Bill O'Leary/The Washington Post/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美國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表示,美國還沒有準備好在近期內取消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但可能會對與北京方面開展貿易談判持開放態度。

戴在參議院提名確認聽證會後首次接受採訪時表示,她承認上述關稅會給美國企業和消費者造成損失,不過有支持者表示該關稅也有助於保護公司免受外國補貼競爭的影響。

戴表示,她聽到有人說「請把這些關稅取消吧」。但她警告稱,取消關稅可能會損害經濟,除非「溝通得當,能讓經濟領域中的行為人做出調整」。

她補充稱,無論是公司、貿易商、製造商還是它們的工人,要有能力針對那些會影響業務的變化做出規劃,這一點至關重要。

戴還提及了一些她不願取消上述關稅的戰術性原因。

她表示,沒有一個談判者會放棄自己的籌碼。

現年47歲的戴是首位擔任美國貿易代表的亞裔美國人以及首位有色人種女性,她的提名獲得了兩黨的超高支持,其中在參議院以98-0的投票結果通過,這是拜登所有內閣提名人的最佳表現。

戴上任正值針對亞裔美國人的暴力事件頻發。最近一名槍手在亞特蘭大開槍行兇,造成八人死亡,其中包括六名亞裔女性。

戴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當下「我們的社會結構似乎出現裂痕」,身為一名內閣成員,她感覺肩負著領導和代表亞裔美國人社群的重任。

她稱:「我們國家的非凡之處在於,像我這樣出生於此的亞洲移民的孩子,可以憑藉我的經驗和資歷被選中,代表我們的國家在世界各地處理事務。」

戴還稱,她認為不會看到太多其他國家的對等官員有她這樣的背景。

作為貿易代表,戴需要處理國內外的許多棘手問題。她已面臨來自急於解決美中貿易衝突的美國公司的壓力。

在前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執政時期,美國每年對約3,7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徵收關稅,約佔中國對美出口總額的四分之三,這是旨在讓中國降低貿易壁壘的貿易戰的一部分。中國對此採取的反制是,對1,1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徵收關稅,這意味著徵稅商品總額佔美國對華出口商品的比例其實更高。

儘管美中兩國在2020年簽署了一項旨在結束貿易戰的協議,但關稅舉措仍在實施,這主要是因為美國想以關稅為籌碼,以確保中國遵守協議條款,包括加大力度採購美國商品、更好地保護美國知識產權的條款。

北京方便希望說服新上台的拜登政府取消關稅。那些關稅使中國商品更加昂貴,並促使美國企業轉而從越南、墨西哥和其他國家採購部分產品。

與此同時,中國對美國產品的採購規模遠遠沒有達到承諾的目標。尤其是農產品。根據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經濟學家Chad Bown的說法,雖然美國對中國的農產品出口已較貿易戰期間的低點有所擴大,但美國總體對華出口距離協議中中方承諾的兩年內增加進口2,000億美元美國商品和服務的目標相差甚遠。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主張自由貿易。

在提名確認聽證會上,戴表示,她將執行該貿易協議,不過沒有說將如何執行。2020年的協議還要求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每六個月與一位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會晤一次(當前是美中貿易談判的中方牽頭人劉鶴)。此次會晤已逾期兩個月,但會議日期還沒有確定下來。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發言人說,戴在上任的第一周與14名負責貿易的外國官員進行了磋商,但她沒有給劉鶴打電話。

戴說「時機成熟了」她會打電話,這與美國政府其他人的態度一致;其他官員在與中國打交道前往往會先試圖爭取盟友的支持。

2021年3月18日,新任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宣誓就職。
2021年3月18日,新任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宣誓就職。攝:Sarah Silbiger/Getty Images

美國全國對外貿易理事會(National Foreign Trade Council)是一個代表大型出口商的行業協會,該理事會已經召集代表汽車、啤酒和零售商等不同行業的30幾個行業協會組成一個聯盟,敦促廢除關稅。

這個名為「關稅改革聯盟」(Tariff Reform Coalition)的組織說:「加徵關稅的做法未經仔細分析便倉促出台,僅靠關稅無法有效促使中國改變做法,還對美國公司造成了嚴重的經濟損害。」

戴承認關稅可能造成經濟損害,但表示征加徵關稅是為了「補救不平衡且不公平的貿易狀況」。

她暗示對前財政部長保爾森(Hank Paulson)等自由貿易倡導者和大企業組織商業圓桌會議(Business Roundtable)提出的建議有些興趣,這些建議認為取消關稅應作為與中國就補貼、國有企業和其他結構性問題重新談判的一部分內容。

「好的談判者都會守住自己的籌碼並加以利用,」她說,「好的談判者不會隨便放棄任何一個選項。」

戴是民主黨人士,之前在眾議院籌款委員會(House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供職。她曾在美墨加三國磋商新版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時與特朗普政府密切合作。

這使她贏得了前任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的讚揚,但現在她必須兼顧各方面的要求。美國全國商會執行副主席薄邁倫(Myron Brilliant)表示,他希望有一個貿易自由化的詳盡議程。

他說:「這個願景仍待實現。」

美國勞工聯合會和產業工會聯合會(AFL-CIO)首席經濟學家斯普裡格斯(William Spriggs)表示,他正在尋求從根本上改變貿易的方式,廢棄那種「花錢坐上談判桌、誰有人脈誰就能達成內幕交易」的舊有模式。

戴說,她致力於實施的貿易政策將把勞動者作為個體來重點關注,而不僅是把他們當做消費者。戴曾在批准她提名的聽證會上表示,從實際操作角度來說,這種貿易政策的重點是就業和工資,而不僅是降低價格和增加產品選項。

到目前為止,在拜登政府中,主導政策事務的是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和國務院,在這種情況下,戴琪在對華政策方會有多大影響力也很不明確。

美國政府的主要經濟部門迄今還沒有任命本部門的國際事務高級官員。這些部門包括美國商務部、財政部和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它們在制定對華策略方面經常發揮重要作用。

在特朗普執政的前三年裏,萊特希澤和時任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是對華政策的主要操盤手。

戴的華裔背景給美中關係帶來一個新的維度。在奧巴馬(Barack Obama)執政時期,戴曾在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負責涉及中國的執行工作,對中國貿易問題有深刻理解。

戴在華盛頓特區長大,她普通話流利,大學畢業後曾在中國教過兩年英語。

正因如此,中國人看待戴就好像看待美玉;她的中文名字是戴琪,琪的字面意義是一種美玉。

對戴的任命在中國社交媒體引發了不同的反應,一些評論說,她的中文水平和對中國的了解應該能讓雙方更容易溝通和互相理解。

不過也有人說,恰恰是因為她有中國血統,她對中國的態度可能會和她的前任萊特希澤一樣強硬。

3月份的一篇帖子說,這個帶有中國血統的貿易代表對中國一直不友好,並援引戴此前在世界貿易組織對北京提起的訴訟為證。

戴的父母在中國大陸出生,在台灣長大,後來去了美國讀研究生,戴在美國出生。她的母親是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阿片類藥物成癮研究人員。她已故的父親曾在沃爾特·裡德國家軍事醫療中心(Walter Reed National Military Medical Center)任研究員。

戴還沒有準備好討論她的背景會帶來什麼幫助或阻礙。

「這是一個充滿挑戰的時代,」她說,「但能在這個崗位上做出貢獻,真是太榮幸了。」

英文原文:New Trade Representative Says U.S. Isn’t Ready to Lift China Tariffs

戴琪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