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蘇彝士運河船貨堵塞加劇,擱淺貨輪救援工作仍在進行

運河周四仍處於封閉狀態,埃及當局正致力移走堵在航道上的「長賜號」,航運專家警告說,航道可能需要數天甚至數周才能恢復通航。


2021年3月26日,一張衛星圖顯示意外在蘇彝士運河擱淺的長榮貨櫃輪船長賜號。 攝:Maxar Technologies/Getty Images
2021年3月26日,一張衛星圖顯示意外在蘇彝士運河擱淺的長榮貨櫃輪船長賜號。 攝:Maxar Technologies/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蘇彝士運河(Suez Canal)周四仍處於封閉狀態,埃及當局正致力於移走一艘堵在該關鍵航道上的巨輪,航運專家警告說,該航道可能需要數天甚至數周時間才能恢復通航。

蘇彝士運河連通歐亞市場之間的運輸,在歐洲煉製的成品油以及北非和黑海港口發出的原油船貨都要途經這裏。目前歐亞兩大洲的出口商和客戶都在為船貨延誤做準備。

新加坡交通部長王乙康(Ong Ye Kung)要求港口部門為航運中斷做好準備。王乙康周四在 Facebook 上發貼稱,如果堵塞時間延長,庫存必然會出現一定程度的減少。杜卡迪(Ducati Motor Holding)的高端摩托車是在意大利博洛尼亞的工廠進行生產,該公司表示,一些客戶可能無法按時拿到他們訂購的高端摩托車。

數艘拖船和一艘挖泥船周四早間再度開工,試圖讓「長賜號」(Ever Given)部分重新浮起,然後將該船移走。這艘長達1300英尺的集裝箱船由台灣長榮集團(Evergreen Group)運營。隨著當天救援作業的進行,參與作業的人員表示援救工程越來越棘手,且物流方面的挑戰加劇。

作業人員稱,該船的船頭仍然深陷在運河一側的河岸裏,需要挖掘泥沙。這艘船需要排出燃料、泵出壓艙水,並且可能還要卸下一部分集裝箱貨物來減輕重量。由於在該船被困的運河沿岸沒有足夠高的起吊機,直升機就成了唯一的選擇。官員們目前希望,周末預計會出現的高於正常水平的潮水能有助於使該船脫困。

長榮集團已聘請荷蘭船隻救援公司Smit Salvage來協助該巨輪脫困。Smit 母公司 Royal Boskalis Westminster 的首席執行官 Peter Berdowski 告訴荷蘭官方電視台,救援作業可能需要數天或數周時間。

丹麥航運巨頭 A.P. 穆勒-馬士基集團(A.P. Moeller-Maersk A/S,AMKBY)周四晚間告知客戶,蘇彝士運河雙向交通堵塞,近200艘船被困其中。九艘馬士基集裝箱船和兩艘合作船隻因此受到直接影響。

蘇彝士運河服務提供商 Leth Agencies 周四表示,周三晚間有70艘北行船隻以及79艘南行船隻被困,較此前合計約100艘的總數有所增加。航運業協會世界航運理事會(World Shipping Council)表示,正常情況下,每天最多有106艘船可通過蘇彝士運河,並警告說,將「長賜號」貨輪移走之後,可能還需要花數天時間才能消除船隻堵塞。

馬士基和德國公司赫伯羅特(Hapag-Lloyd AG, G.HPL)正考慮讓貨輪改道繞行非洲,以避開蘇彝士運河的擁堵。丹麥油輪船東 Torm A/S 也表示,該公司的客戶已在詢問選擇繞道的成本。

馬士基一位發言人稱:「我們正在考慮為客戶運送貨物的所有備選方案,包括空運、鐵路運輸和讓貨船從南非繞行,但目前還沒有做出具體決定。」

據接受《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調查的十多家航運運營商估算,滯留蘇彝士運河的貨物價值約為120億美元。

蘇彝士運河管理局(Suez Canal Authority)重新開放了一段較老的航道,以分流部分船隻,但這條航道只能通行較小的船隻。

「我們可能會在這裏待上好幾天,」一艘希臘運營的被困油輪的機械師 Manolis Kritikos 說。「沒有任何進展,廣播裏說我們會在這裏待到周末。」

「長賜號」的船東日本正榮汽船(Shoei Kisen Kaisha Ltd.)表示,正在竭盡全力讓這艘船脫淺,但「情況極為困難」。長榮集團稱,從船東處獲悉,船員、船舶和貨物都很安全,沒有因擱淺而造成海洋污染。該運營商表示,將繼續與船東和運河管理部門協調,讓這艘船脫淺,「減輕事件影響」。但長榮集團稱,脫淺作業中產生的任何費用、第三方責任和維修費用由船東承擔。

航運數據顯示,這艘船是從中國駛往鹿特丹的。

蘇彝士運河是油輪運輸石油和天然氣的重要貿易通道,也是在歐亞之間運輸服裝、電子產品和重型機械等製成品的集裝箱船的重要通道。蘇彝士運河管理局的數據顯示,2020年約有1.9萬艘船隻通過蘇彝士運河,其中包括小型船隻和客輪。航運行業組織波羅的海與國際海事理事會(Bimco)的數據顯示,平均每天約有39艘大型貨船通過蘇彝士運河。

為了避開交通瓶頸,航運公司偶爾會從該運河改道至繞行非洲南端的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但航行時間可能會多兩周,貨主的運費也會增加。託運人周四早間表示,他們已經開始選擇其他路線運輸石油、天然氣和其他貨物。航運成本已經上升。

Braemar ACM 駐新加坡的油輪分析部主管 Anoop Singh 表示,由於託運人試圖改用別的航線來運輸原本從歐洲經蘇彝士運河的船貨,過去三天中東到亞洲航線的一些油輪租用成本已經跳漲47%。

Singh 表示,如果不走蘇彝士運河而遠道繞行非洲,每個航次的成本可能增加45萬美元。有鑑於此,那些已經抵達該運河入口處或就在附近的船隻迄今仍大都堅持原來的航行計劃。Braemar 估計,目前有相當於200萬桶/日的原油和成品油滯留在蘇彝士運河上,約為全球石油消費量的2%。

據蘇彝士運河的服務提供商 Gulf Agency Co. 稱,「長賜號」於當地時間周二上午7點左右擱淺卡在河道裏,當時該船正排在一列船隊中向北航行。

長榮一名發言人表示,這艘船可能是遭到強風襲擊,導致偏離航道並擱淺。

蘇彝士運河長120英里,部分區域是狹長的單向通行航道,寬度只有300英尺,這就要求船隻在一個時間段裏只能朝一個方向航行。船舶以北行或南行的排隊方式穿過運河。任何一艘船被卡住都會導致其他船隻無法通行。

英文原文:Suez Canal Backlog Grows as Efforts Resume to Free Trapped Ship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