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疫苗 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端 x 華爾街日報

中國利用疫苗深化影響力,美國場外觀望

以埃塞俄比亞首都的機場貨運站為中心,中國正組建一個供應網絡,目的是加快疫苗的交付速度,並深化其在發展中國家的影響力。


2021年2月22日津巴布韋,一名醫護人員在醫院為市民注射中國國藥疫苗。 攝:Tafadzwa Ufumeli/Getty Images
2021年2月22日津巴布韋,一名醫護人員在醫院為市民注射中國國藥疫苗。 攝:Tafadzwa Ufumeli/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以埃塞俄比亞首都的一處巨大、嶄新的機場貨運站為中心,中國正組建一個龐大的供應網絡,目的是加快中國新冠疫苗的交付速度,並深化該國在發展中國家的影響力。

在該貨運站的一端有一個足球場大小的冰櫃,用於儲存中國政府控制的中國製藥公司交付的疫苗。另一端是一個控制室,裏面有一牆的電腦顯示器,中國和埃塞俄比亞的技術人員將在這裏追蹤每一批疫苗的溫度。

據埃塞俄比亞航空(Ethiopian Airlines, EAIR.YY)的管理人員說,本周將有逾100萬劑新的中國新冠疫苗經此地發放。這些管理人員以及烏干達官員表示,目前已發放了上萬劑疫苗。埃塞俄比亞航空的管理人員表示,更多疫苗將通過中國科技巨頭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簡稱:阿里巴巴)與該國有航空公司之間的合作運到這裏。

這關係到中國軟實力方面的潛在回報:一是可以收穫需要低成本新冠疫苗的諸多發展中國家的政治家和人民的友好態度,二是可以贏得全球公共衛生守衛者的國家聲譽。

數月以來,中國政府、國有企業和民營公司已經為從非洲到中東和拉美推廣疫苗接種奠定了基礎。他們建立起一整條供應鏈,從生產到分發過程的每一步都能夠保持溫度控制,並進一步打造中國政府宣傳的「健康絲綢之路」。

公共健康專家、比爾及梅林達·蓋茲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的前中國區負責人葉雷(Ray Yip)表示:"如果他們運作得當,這對中國就是一個真正的雙贏機會。」葉雷稱,當美國和歐洲把注意力放在自家民眾上時,中國能夠像一個「穿上閃亮盔甲的騎士」一樣出現。

特朗普政府之前致力於攢夠可供國內使用的疫苗數量,並拒絕參加由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倡導的名為 Covax 的多國行動,該計劃旨在提供足夠多的疫苗,以便在2021年底前為20%的發展中國家人口接種上疫苗。總統拜登的團隊已宣布向 Covax 提供40億美元資金,其中的一半將立即發放。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早在去年6月就表示,非洲將會收到中國的疫苗。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今年1月對非洲五國進行了訪問,他在新年聲明中表示,在非洲發放疫苗將是中國政府今年的一項重點工作。

中國外交部在一份書面聲明中稱,中國正努力向60多個國家提供疫苗,有20多個國家已在使用中國疫苗。中國外交部稱,在非洲,中國向赤道幾內亞、津巴布韋和塞拉利昂提供了疫苗,並計劃為非洲大陸另外16個國家提供疫苗。

非洲一些國家在分發疫苗上面臨的困難最多,許多國家都缺乏適合接收和運輸疫苗的基礎設施。西方藥企的兩種領先疫苗(研究表明其有效性超過90%)均使用 mRNA 新技術,需要以極低溫儲存。本月的新研究表明,其中一種由輝瑞公司(Pfizer Inc., PFE)和BioNTech SE生產的疫苗可在普通冰櫃中儲存,而非超低溫冰櫃。

中國公司中國醫藥集團有限公司(Sinopharm, 簡稱:國藥集團)、科興控股生物技術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和康希諾生物股份公司(CanSino Biologics Inc., 688185.SH.,6185.HK)生產的三種疫苗都採用較傳統技術製成,可以常規冷藏方式儲存,因此也更容易在發展中國家分發。

臨床試驗表明,這些中國疫苗的有效性介於50.4%-86%之間,高於 WHO 規定的50%門檻。但目前中國疫苗製造商公布的有關有效性計算的細節非常少。許多公共衛生專家對中國疫苗的數據心存疑慮,並提醒不要過早推進中國疫苗的接種,包括為老年人接種。

科興在巴西的試驗一度被暫停,但去年重新啟動。之前有報導稱一名志願者自殺身亡。在那以後,沒有出現疫苗接種者出現嚴重健康問題的報導。

康希諾的一名發言人不予置評。科興和國藥集團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國藥集團董事長曾對一家中共報紙表示,其疫苗的接種者中沒有人未出現嚴重不良反應。

2021年1月18日,新冠疫情下,尼日利亞一間初中學生在教室裡舉手回答問題。
2021年1月18日,新冠疫情下,尼日利亞一間初中學生在教室裡舉手回答問題。攝:Olukayode Jaiyeola/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疫苗外交

一些政策分析人士表示,中國面臨在一個缺乏經驗的領域過度承諾的風險。一次疫苗事故就可能對中國的聲譽產生巨大影響。與此同時,中國14億人口中只有3%的人接種了疫苗,並且分析人士稱,中國疫苗製造商面臨生產瓶頸。

此外,疫苗外交對中國政府來說也不是萬無一失。中國政府培養了一批新型「戰狼」外交官,他們在社交媒體上堅持自己的立場,與大大小小的敵人較量。在許多國家政府看來,這些外交官的激進行為破壞了中國政府之前通過捐贈口罩和其他個人防護裝備來贏得朋友的努力。

但政府支持的智庫中國南海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for South China Sea Studies)研究人員彭念稱,對於接種中國疫苗的人來說,這將改變他們對中國的印象。彭念說,這種影響力很難通過大規模的建設項目或政府協議來實現。

早期疫苗交付和相關承諾顯示出中國在全球各地建立的聯繫,包括其規模數兆美元的「一帶一路」基礎設施項目和水電及採礦等其他投資所觸達的地區。使用中國疫苗的國家已承諾支持中國的全球利益。

已有十多個國家批准使用中國疫苗,歐洲的一些官員也表示將考慮使用中國疫苗。中國向摩洛哥、土耳其和埃及等地交付了疫苗。已公開接種中國疫苗的外國領導人包括,杜拜統治者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馬克圖姆(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印尼總統佐科(Joko Widodo)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

研究公司龍洲經訊(Gavekal Dragonomics)數據顯示,中國疫苗製造商已簽署向其他國家供應超過5億劑疫苗的合同。據該公司的資訊,印尼從中國獲得的疫苗最多,簽署了1.25億劑科興疫苗供應合同。

美國已經向輝瑞公司和 Moderna Inc. (MRNA)訂購了6億劑獲批使用的疫苗,並且如果其他疫苗能獲得批准,美國也有相應的訂購合同。

塞舌爾衛生部表示,該國從1月7日開始用阿聯酋捐贈的5萬劑國藥集團疫苗為本國居民接種。5萬劑足夠為塞舌爾的一半人口接種。塞舌爾是印度洋上具有戰略地位的國家,中國多年來一直試圖阻撓印度在塞舌爾建立軍事前哨的努力。津巴布韋衛生部2月15日發布推文稱,該國收到了中國捐贈的20萬劑國藥集團疫苗。塞內加爾衛生部在一份網上聲明中稱,該國2月早些時候收到了20萬劑疫苗。

2020年1月31日埃塞俄比亞亞的斯亞貝巴,埃塞俄比亞衛生部的醫護人員在機場體溫探測器前篩選乘客。
2020年1月31日埃塞俄比亞亞的斯亞貝巴,埃塞俄比亞衛生部的醫護人員在機場體溫探測器前篩選乘客。攝:Luke Dray/Getty Images

冷鏈運輸

據埃塞俄比亞和烏干達官員稱,中國疫苗通過亞的斯亞貝巴的貨運站運進來,首批目的地之一是烏干達。根據政府官員和醫生的說法,以及《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的一份在烏干達衛生部內部流傳的備忘錄,約有70噸的科興和國藥集團疫苗在12月的最後一周抵達恩德培機場,隨後被發放給坎帕拉北部一個工業園區裡的員工以及一些烏干達高級官員。

中國國有醫藥巨頭北方國際集團(Northern International Group)旗下子公司 SinoAfrica Medicines & Health Ltd. 位於坎帕拉的園區內,配備溫度掃描儀的私人警衛和武警看守著一個最近翻修過的倉庫。

除了3米高的圍欄,SinoAfrica 還安裝了溫控設施,用於儲存中國的疫苗,準備在烏干達和整個東非分發。裝有冰箱的運貨車已經準備就緒。未來幾天,他們將開始在坎帕拉內外運送疫苗。

在中國的冷鏈基礎設施中,埃塞俄比亞是一個關鍵環節。去年12月,中國和埃塞俄比亞官員在亞的斯亞貝巴為非洲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African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舉行奠基儀式。該中心佔地9萬平方米,主要由中國提供資金,由中國建築公司承建。

中國經由埃塞俄比亞的冷鏈擁有一個在疫情早期經受過考驗的樣板。去年埃塞俄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和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Jack Ma)達成協議後,埃塞俄比亞航空(Ethiopian Airlines)向非洲國家分發了由馬雲公益基金會(Jack Ma Foundation)和阿里巴巴公益基金會捐贈的1,400多萬件中國製造的醫用口罩、手套和其他防護裝備。

埃塞俄比亞航空(Ethiopian Airlines)稱,該航空公司的飛機率先與阿里巴巴的物流部門合作,在短短七天內將首批中國設備運抵54個非洲國家中的52個。

在津巴布韋、尼日利亞和蘇丹等財政困難國家,一線醫務人員經常幾個月領不到工資,馬雲的捐贈在當地受到了歡迎。非洲高級內閣部長們在停機坪上排隊觀看在場人員卸下機上防護物資。中國國家電視台播放了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首架飛機從廣州市起飛時與當地塔台工作人員的一段對話。飛行員說:「感謝中國。」塔台回應:「中非友誼萬歲。」

馬雲和中國登上了全球各地的新聞頭條,收穫諸多溢美之詞,而此前幾周中國還被抨擊為新冠病毒的源頭。在上述合作成功後,阿比支持埃塞俄比亞航空深化與中國企業的往來。埃塞俄比亞航空從低迷不振的客運業務轉向貨運和物流領域。

去年12月初,埃塞俄比亞航空啟動了與阿里巴巴的疫苗物流合作,計劃每周飛行兩個班次,將疫苗運往非洲和全球其他地區。阿里巴巴一位發言人稱,該公司已進行一次試飛,正在與 「關鍵利益相關方」進行談判,以確保航班順利運輸。

塞俄比亞航空公司的物流主管 Fitsum Abady 稱,疫苗運輸現在是該公司的首要任務。Abady稱,這是生死攸關的使命。

物流運營商和分析師表示,疫苗分發行動很可能給這兩家公司帶來超出它們以往經驗的挑戰。他們表示,疫苗的物流要求比普通的冷鏈運輸業務更加嚴格。他們指出,阿里巴巴的物流部門還擔負著中間商平台的角色,把客戶和第三方服務提供商連接起來,這樣的運作使阿里巴巴面臨風險,因為該平台可能難以監控整個遞送過程。

與此同時,馬雲的商業帝國阿里巴巴已經受到中國政府部門的施壓,此前馬雲發表了批評中國金融監管機構的演講,這促使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叫停了馬雲旗下的金融科技巨頭螞蟻集團(Ant Group Co.)的首次公開募股(IPO)。螞蟻集團已表示,正在遵照政府要求,對業務進行整頓。

不過,中國的疫苗分發計劃仍在繼續推進。在航站樓新建成的監控中心裏將可跟蹤中國的疫苗運輸情況,與疫苗打包在一起的中國製造的傳感器會持續發送有關包裝內溫度的最新資訊。物流部門負責人Yibeltal Mariyam說,肯尼亞和南非等國家都在發出新的訂單。

埃塞俄比亞航空(Ethiopian Airlines, EAIR.YY)的醫藥團隊經理 Bisrat Mariyam 表示:「疫苗的推廣不會只耗時六個月,在非洲各地發放這個疫苗將需要兩年,還有可能更長。」

英文原文:China Deploys Covid-19 Vaccine to Build Influence, With U.S. on Sidelines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