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 影像 國際

影像:俄反對派領袖被判入獄,引發十年來最大規模街頭抗議

被投毒後康復的反對派領袖納瓦尼回到俄羅斯,隨即被捕。他指控普京擁有豪華別墅的調查短片在網上廣為流傳。


2021年1月30日,俄羅斯首都莫斯科,有示威者參與聲援被扣押的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的示威活動被捕。 攝:Maxim Shemetov/Reuters/達志影像
2021年1月30日,俄羅斯首都莫斯科,有示威者參與聲援被扣押的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的示威活動被捕。 攝:Maxim Shemetov/Reuters/達志影像

2021年1月17日,先前遭遇下毒的俄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在德國完成解毒治療後返回莫斯科。莫斯科的伏努科沃機場在其航班即將降落時突然關閉,飛機被迫備降於50公里外的舍列梅捷沃機場。納瓦尼入境後旋即被捕。

1月18日,拘留納瓦尼的警察局內召開秘密法庭,將其逮捕期限延長30天。次日,納瓦尼領導的反腐基金會在線發布了長達兩小時的調查紀錄片,稱俄總統普京系黑海畔總價超13億美元豪宅的實際擁有者,影片開頭亦號召觀眾於週末上街示威。十天內此片在YouTube的觀看數已破億。

一系列事件導致1月23日全俄196座城市至少11萬人走上街頭進行抗議,要求當局釋放納瓦尼,系2011至12年抗議潮以來俄羅斯最大的街頭抗議活動。在莫斯科,示威者與警方發生了較為激烈的衝突:警方使用了大量武力壓制抗議。示威者向警察投擲雪球,並圍攻一輛落單的安全局轎車。根據維權組織「警察局信息」(ОВД-инфо)統計,當日俄羅斯全國因抗議活動共拘捕4002人,打破了該組織成立以來的統計記錄。

1月31日,儘管當局事先屢次威脅會對示威者課以重罪,全俄140座城市仍有大量示威者上街。許多大城市市中心被完全封鎖,示威者則投入分散行動。當日警方實施了大規模抓捕,拘捕人數達5754人,再創新高。

2021年2月2日,俄羅斯莫斯科法院裁定,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因為「違反緩刑條件」,被判處三年半徒刑。
2021年2月2日,俄羅斯莫斯科法院裁定,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因為「違反緩刑條件」,被判處三年半徒刑。攝:Moscow City Court via AP/達志影像

2月2日,莫斯科市法院判決納瓦尼違反緩刑條例,需服實刑兩年八個月。納瓦尼的支持者隨即在各大城市自發聚集抗議,而警方則拘捕了至少1463人。由於連日大規模逮捕,各地看守所人滿為患。如在莫斯科的薩哈羅沃看守所,八人男監室中甚至容納了二十八人。2月4日,納瓦尼團隊宣布,由於被捕人數過多,或將癱瘓團隊日常工作和今秋選舉布局,本季度將不再進行街頭抗議活動。

儘管抗議規模巨大,但分析指這未必意味納瓦尼的支持率有顯著提升。根據「列瓦達中心」(Левада-центр)2月4日公布的民調數據,納瓦尼的支持率從半年前的20%下降到19%,而不支持率則從50%上升到56%。但與此同時對普京的信任率和支持率也在延續近年來的下降勢頭——信任率從2017年11月的59%下降到29%,而支持率則從當時的81%下降到64%。根據另一家民調機構「輿論基金會」(ФОМ)的統計,僅在1月17—24日這一週之內,對普京的信任率從55%下降到了53%。從這些數據對比中可以看出,示威人群未必都是納瓦尼的忠實支持者,他們走上街頭更多是為了抗議納氏所揭露的當局腐敗,以及當局對反對派的打壓乃至刺殺行為。民調數據同樣表明,儘管本輪抗議系近十年來規模最大,但仍不足以動搖普京統治的民意基本盤。

值得注意的是,年輕受訪者對納瓦尼的偏好明顯高於其他年齡組。比如18—24歲受訪組對納氏的支持率和不支持率分別為36%對43%,而對普京的支持率和不支持率則是51%對46%(2018年1月為80%對18%)。根據社會學家觀察,本輪抗議參與者以年輕人為主,主要年齡組成為30至35歲,亦可部分佐證民調數據。

此外,年輕人愛用的社交軟件 TikTok(抖音國際版)意外成為本次抗議的一大動員工具,亦令當局很傷腦筋。由於 TikTok 並未積極回應俄官方的審查指令,當局開始嘗試通過官方機構入駐 TikTok 等方式奪回這片戰場的主動權。

2021年1月31日,俄羅斯首都莫斯科,聲援被扣押的反對派領袖納瓦尼的示威者與防暴警察對峙。
2021年1月31日,俄羅斯首都莫斯科,聲援被扣押的反對派領袖納瓦尼的示威者與防暴警察對峙。攝:Mikhail Svetlov/Getty Images
2021年1月23日,俄羅斯首都莫斯科,一位頭部受傷流血的示威者。
2021年1月23日,俄羅斯首都莫斯科,一位頭部受傷流血的示威者。 攝:Oleg Nikishin/Getty Images
2021年1月23日,俄羅斯首都莫斯科,數名警察制服一位示威者。
2021年1月23日,俄羅斯首都莫斯科,數名警察制服一位示威者。 攝:Maxim Shemetov/Reuters/達志影像
2021年1月23日,俄羅斯首都莫斯科,有示威活動聲援被扣押的反對派領袖納纳瓦利。
2021年1月23日,俄羅斯首都莫斯科,有示威活動聲援被扣押的反對派領袖納纳瓦利。攝:Maxim Shemetov/Reuters/達志影像
2021年1月23日,俄羅斯城市葉卡特琳堡,防暴警察在一棟政府辦公大樓前築起防線。
2021年1月23日,俄羅斯城市葉卡特琳堡,防暴警察在一棟政府辦公大樓前築起防線。 攝:Donat Sorokin/TASS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1月23日,俄羅斯城市聖彼得堡,聲援被扣押的反對派領袖納瓦尼的示威者與防暴警察發生衝突。當地民眾冒著零下50度低溫到街頭示威,要求當局釋放納瓦爾尼。
2021年1月23日,俄羅斯城市聖彼得堡,聲援被扣押的反對派領袖納瓦尼的示威者與防暴警察發生衝突。當地民眾冒著零下50度低溫到街頭示威,要求當局釋放納瓦爾尼。攝:Dmitri Lovetsky/AP/達志影像
2021年1月31日,俄羅斯聖彼得堡舉行的一次集會中,一名在示威中的女士在警察防線前。
2021年1月31日,俄羅斯聖彼得堡舉行的一次集會中,一名在示威中的女士在警察防線前。攝:Anton Vaganov/Reuters/達志影像
2021年1月23日,俄羅斯首都莫斯科,一名示威者揮動著一幅寫著「我支持纳瓦利」的旗幟。
2021年1月23日,俄羅斯首都莫斯科,一名示威者揮動著一幅寫著「我支持纳瓦利」的旗幟。 攝:Pavel Golovkin/AP/達志影像

附:阿列克謝·納瓦尼的法庭發言

(龔珏 譯)

首先我想討論法律問題,我覺得這是主要問題,但在今天的討論中被多少忽略了。現在這兒坐着兩個人,一個說,我們把納瓦尼關起來吧,因為他每週一而不是每週四來(向假釋監察官)報告。第二個說,我們把納瓦尼關起來吧,因為他昏迷甦醒後沒有立刻來向我們報告。然後就開始討論了,所有人都在討論星期一、星期四,何時何地發哪些文件手續等等。但是我想談談這間房間裏的那頭不太大的象。

我希望所有人再次注意。所有報導這次庭審的媒體、所有人都已經注意到,問題的實質在於,他們想根據一起我已經被承認無罪的案子來判我入獄。一起已經被承認系偽造的案子。這不是我的個人看法,因為如果我們翻開任何一本刑法教科書——法官閣下,但願這件事您這輩子做過一兩次——我們都能看到,只要俄羅斯是歐洲委員會的成員國,那麼歐洲人權法庭就是俄羅斯所處的司法系統的一部分。其決定必須被執行。在經歷了所有必要的審判程序後,我向歐洲法院上訴。歐洲法院做出判決,其中用白紙黑字寫道——甚至連犯罪成分都沒有。

我莫名其妙地身處於此,身處這個奇怪的籠子裏,全都是因為這起案件,而它完全是偽造的。不僅如此,俄羅斯聯邦總的來說承認了(歐洲人權法庭的)判決。完全承認。因為他們甚至為此案給我支付了賠償金,這也就意味着承認了歐洲法庭的判決。儘管如此,我的弟弟因此案——再次強調,這是一起偽造的案子,[有相應的]判決文書,肯定就在這兒,在俄羅斯境內——坐了三年半牢。我因此案被軟禁了一年。當我的緩刑期差一週就要結束時,我又被逮捕,我被帶去你們的西蒙諾夫法院,連辯護人都沒有,強制指定了某個律師,然後給我延長了一年緩刑期。

讓我們來做點數學。2014年的判決,而現在是2021年了,可至今還在根據此案對我進行訴訟。我已經被承認無罪了,案件裏連犯罪成分都沒有,但不管:我們國家正用一種變態般的頑固要求我為這起案件坐牢。

為什麼要為這起案件?新鮮事呀,其實套在我頭上的刑律條目已經不夠用了,不是嗎?所以就在不久前還想出了一條新的。儘管如此,某個人過去和現在都非常非常渴望,渴望等我以自由身返回祖國後,讓我一步都不能在國土上踏出。想讓我從入境那一刻起就被抓捕。我們都知道那是誰。我們都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這一切的原因,就是那個地堡躲藏者(諷刺總統普京——譯者註)的仇恨和恐懼。根據他的指示,他們試圖殺掉我,但我倖存下來,這非常得罪他,簡直要了他的命。

2021年1月23日,俄羅斯城市聖彼得堡,一名示威者高舉著一幅印有反對派領袖納瓦尼肖像的海報,上面寫著「我為人人,人人為我」。
2021年1月23日,俄羅斯城市聖彼得堡,一名示威者高舉著一幅印有反對派領袖納瓦尼肖像的海報,上面寫著「我為人人,人人為我」。 攝:Dmitri Lovetsky/AP/達志影像

(檢察官請求法官申斥。)

納瓦尼:「我不需要您的申斥!法官閣下,我再問一次:我正在陳述自己對事情經過的看法,要讓這個檢察官來妨礙我嗎?」

法官:本庭不審理其他刑事案件。審理的是關於取消莫斯科河外區法庭所做出的緩刑判決的問題。

律師請求法官申斥檢察官,因為她打斷了納瓦尼。

法官:我請您就[聯邦處罰執行局關於用實刑代替緩刑的]呈請一事發言。

我說的正是呈請。這是我的意見。我關於呈請所述的意見完全合法,而控方代表則試圖打斷我,讓我閉嘴,這也極好地揭示了整件事的性質。因為我所說的與事實經過直接相關。

所以我繼續。我倖存下來,這非常得罪他,簡直要了他的命。這要歸功於飛行員和醫生這樣的好人。然後我又更嚴重地得罪了他——在倖存之後,我沒有躲起來,躲在安保的守護下,躲在某個稍小的、我能負擔得起的地堡裏。然後發生了一件最最可怕的事。我不僅倖存下來,我不僅沒有被嚇倒並躲起來,我還參與了對自己投毒案的調查。而我們證實並展示了,正是普京利用聯邦安全局實施了這次刺殺。而且受害者不止我一個。現在人們知道了這一點,還將查清許多別的事情。於是,這個躲在地堡裏賊頭賊腦的小人就瘋了。就是因為這個事實——一切都水落石出了。明白嗎?

什麼民調數字,什麼超高支持率,都是假的。因為現在大家都知道了:為了擺平一個既沒電視台,也沒政黨的政治對手,只需要試着用化學武器把他殺掉。他當然因此就瘋了。因為現在所有人都確信無疑,他只是個被偶然任命為總統的小吏。他從未參加過辯論和選舉。他唯一的鬥爭方法就是殺人。無論他如何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偉大的地緣政治家,一個全球領袖啊啥的,可這下他將恰恰以投毒者的身份被載入史冊,而這正是我最得罪他的一點。大家知道,有過解放者亞歷山大,或是智者雅羅斯拉夫,而如今我們將擁有內褲投毒者弗拉基米爾(讽刺普京,弗拉基米尔是普京的名字——译注)。

法官閣下,我說的直接相關……我站在這裏,站在這個地方,警察都在保衞我,近衞軍也出現了,半個莫斯科被封了起來,就是因為那個地堡裏的小小人發瘋了。他發瘋,是因為我們證明並展示了,他並不在搞地緣政治,而是在開大會,會上決定把哪些政治對手的短褲偷掉,在上面塗抹化學武器,然後下令殺掉他們。

2021年1月28日,俄羅斯莫斯科法院,反對派領袖納瓦尼用直播方式應訊。
2021年1月28日,俄羅斯莫斯科法院,反對派領袖納瓦尼用直播方式應訊。攝:Alexander Zemlianichenko/AP/達志影像

這場庭審最重要的甚至不是對我而言結局會是什麼,要不要讓我坐牢。讓我坐牢總的來說並不難——隨便找個什麼案子都行。這麼做最主要的原因,是為了嚇倒許多許多人。原理就是這樣的:關一個人就能嚇倒幾百萬人。我們有兩千萬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我們有幾千萬人的生活沒有絲毫前景。莫斯科的生活還勉強過得去。但只要離開100公里,那就是一團糟。我們整個國家都生活在這種徹頭徹尾的糟糕狀態,沒有絲毫前景。只要給兩萬盧布,人們就全都會沉默,現在他們就是想用這種作秀審判來堵住人們的嘴。把這個人關起來,為了嚇倒幾百萬人。只要有人上街,那就再關五個人,這樣就能嚇倒一千五百萬人。

下面是我最想說的。我衷心希望,這場庭審不會被大家認為是他們應該更加恐懼的信號。出動近衞部隊以及所有這一切——這都不是力量的展現。這是軟弱的展現。就是軟弱。你沒辦法讓幾百萬人和幾十萬人坐牢。我衷心希望人們能越來越意識到這一點。而他們會意識到的——這樣的時刻將會到來——屆時這一切都將作鳥獸散。因為你們無法把舉國之人都關起來。因為所有這些人,這些被剝奪了前景與未來的人,他們生活在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但從國家的財富中只能獲得零……所有剩下的人都只能獲得零。我們只有億萬富翁的數字在世界上是增長的,其他的一切都在下降,明白嗎?我在牢房裏聽到電視報導,黃油漲價了,通心粉漲價了,雞蛋漲價了。都2021年了!石油天然氣出口國。而整個國家卻都在說,通心粉漲價了,我們再也活不下去了。就是你們剝奪了這些人的前景,就是你們在嚇唬這些人。我呼籲所有人都不要恐懼。全部政權都建立在……

法官:關於呈請您什麼都沒說……

法官閣下,您說我關於呈請(представление)什麼都沒說。可這一切明明就是表演(представление)。而我所說的這些話,就是我對你們搞出來的這場表演的態度。當法外橫行成為一個政治體制的實質時,就常會發生這種情況。這是非常可怕的。但當法外橫行把自己裝點在檢察官制服或法官法袍中的時候,情況就更糟了。在這種情況下,每一個人的義務就是不遵守被裝點在法袍中的法律。在你們背後,在你們內部,就是這種法外橫行。每一個人的義務就是不服從你們,不遵守這樣的法律。

法官:我們這兒不是政治集會。

你們這兒不是政治集會,你們這兒現在是我在發言。法官閣下,您可別擔心,一切都會好好的。請您別打斷我,請讓大家依次發言。我說的是自己的看法。我對這場呈請/表演形成了自己的看法,我對您說出我的看法。別的看法我沒有,勞駕您聽我說完。

我想再說一次,當法外橫行穿上了你們的制服,並把自己描繪成法律,那麼每一個誠實人的義務就是不服從你們,並用一切力量與你們鬥爭。而我就在盡我所能地鬥爭。而我也將繼續這麼做,儘管考慮到我正被那些熱愛用化學武器塗抹一切的人完全控制着,很可能現在都沒人會為我的人頭付出哪怕三戈比。但儘管如此,即使是現在,即使身處這般處境,我還是要說,我要和你們鬥爭,並呼籲所有其他人不要害怕你們,並盡一切努力,讓法律,而不是穿着制服和法袍者等得到彰顯。我向所有正在鬥爭、所有不畏懼的人致敬。向所有誠實的人致敬。

我向所有現在被捕的反腐基金會成員致敬並感謝。我向全國其他所有不畏懼,並且走上街頭的人致敬,因為他們與我們一樣有權利這麼做。因為我們的國家在同樣程度上屬於你們,也屬於他們,也屬於所有其他人。我們都是同樣的公民。我們要求正常的司法、對待我們的正常態度、能夠參加選舉、參加國家財產的分配。是的,我們要求這一切。 我想說的是,俄羅斯現在有很多美好的事物,而最美好的,就是那些不畏懼的人,不低頭看桌子的人(2014年納瓦尼因此案受審時,在發言的最後指責所有參與審判他的人總是心虛地低頭看桌子),永遠不會把我們的國家交給那堆貪官污吏的人,不讓他們把我們的祖國變賣,偷換成自己的宮殿、葡萄莊園和水迪斯科廳(納瓦尼在關於「普京宮殿」的調查報告中,提到了宮殿中一個不明用途的名為「水迪斯科廳」的房間。這個神秘的術語引起大量網絡討論,並被迅速譜寫成歌曲,成為本輪俄羅斯街頭抗議潮的動員曲。)……

(法官試圖打斷納瓦尼)

我已經說完了。我的意見就是:我要求自己和其他政治犯得到立即釋放。我不承認你們的呈請/表演,它完全是虛假的,它不合法,我要求自己被立即釋放。

普京 社會運動 俄羅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