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為安撫中國監管部門,馬雲曾提出把螞蟻部分業務移交給政府

面臨困境的中國億萬富豪馬雲在11月初試圖修復他與中國政府的關係時,曾提議將麾下金融科技巨頭螞蟻集團部分移交給中國政府。


2019年1月13日,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馬雲出席中國海南省三亞市舉行的「馬雲農村教師和校長獎」頒獎禮。 攝:Wang HE/Getty Images
2019年1月13日,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馬雲出席中國海南省三亞市舉行的「馬雲農村教師和校長獎」頒獎禮。 攝:Wang HE/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據知情人士透露,面臨困境的中國億萬富豪馬雲(Jack Ma)在11月初試圖修復他與中國政府的關係時,曾提議將麾下金融科技巨頭螞蟻集團(Ant Group Co.)部分移交給中國政府。

知情人士表示,馬雲在和監管部門的一次不同尋常的約談中說:螞蟻的這些平台,只要國家有需要都可以拿走。

這個之前沒有被報導過的建議是馬雲在與中國證券和銀保監會官員會面時提出來的,像是馬雲做出的一份檢討。這次會面發生在11月2日,距離螞蟻集團原計劃上市日期只剩幾天時間。後來被叫停的螞蟻集團 IPO 本來會是全球最大的上市交易。

在10月份的一次演講中,馬雲曾批評帶有習近平烙印的控制金融風險的行動,稱這些行動扼殺創新。馬雲此舉惹惱了中國政府。在隨後的約談中,監管部門提出了對螞蟻集團商業模式的擔憂。

馬雲在會上拋出的橄欖枝沒能挽救螞蟻集團的 IPO,在那之後,中國政府加大了對國內幾家科技巨頭的管控力度。

螞蟻集團發言人表示,因為事屬機密,螞蟻集團無法證實2020年11月2日與監管部門會晤的細節。

在11月2日的約談後,螞蟻集團暫停了規模超過340億美元的 IPO,但這只是開始。隨後,針對大型科技公司主導的有「平台經濟」之稱的互聯網業務,監管機構採取了一系列的行動。

據中國知情官員透露,習近平親自下令中國監管部門調查螞蟻集團的相關風險,並親自出面叫停了螞蟻集團的 IPO。

據接近中國金融監管部門的人士說,政府還沒有決定是否接受馬雲的提議。這些知情人士表示,目前正在考慮的一項方案涉及讓螞蟻集團接受更嚴格的資本和槓桿監管。按照這個方案,國有銀行或其他類型的國有投資者將入股螞蟻集團,幫助彌補監管規定收緊後可能出現的資本缺口。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研究中國金融科技行業的研究員馬永哲(Martin Chorzempa)說:「中國政府實際上已經將螞蟻集團建立的部分金融基礎設施國有化,比如已經成為網聯清算有限公司(NetsUnion Clearing Corporation, 簡稱NUCC)的銀行間支付系統。」網聯清算有限公司目前由中國央行控制,為銀行和第三方支付平台的交易提供清算。「因此,把有助於實現重要政策目標的平台國有化是有先例可循的,」馬永哲稱。

對於不守規矩的民營企業,近年來習近平政府表現出大加整頓的決心,無論這些企業的創始人有多麼大的政治影響力。

比如,地產大亨王健林的萬達集團股份有限公司(Dalian Wanda Group Co.)就被迫出售資產、收縮業務並償還銀行貸款。另一家大型民企安邦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Anbang Insurance Group Co.)已被政府接管,創始人吳小暉則在2018年以集資詐騙和職務侵佔罪獲刑18年。運營航空公司和酒店的海航集團(HNA Group)也不得不收斂在海外激進的收購活動並出售資產。

直到最近,馬雲在政界的人脈關係還廣為人知。但在10月24日的演講後,他一直沒有公開露面。

多年來,在建立和拓展線上支付、網貸和其他互聯網業務的過程中,包括馬雲控制的螞蟻和阿里巴巴以及騰訊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ECHY)在內的企業都沒有受到太多來自政府的監督。

通過騰訊微信和互聯網巨頭開發的其他應用,數以百萬計的中國消費者和小企業主只要在手機上輕輕一點就可以購物、叫車、投資,甚至貸款。像阿里巴巴和騰訊這樣的公司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以至於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等中國領導人經常稱讚互聯網和大數據對推動未來經濟增長至關重要。

但針對這些企業積累下來的財富和影響力,以及它們缺少監管的業務活動所帶來的風險,中國高層也越來越感到不安,在螞蟻集團運作下走紅的網絡貸款就是其中一例。另外,大型科技公司有時候也會給政府利用數據和科技加強社會控制增添難度。

中國在今年11月份發布了規則草案,試圖阻止互聯網巨頭串通起來共享敏感的消費者數據,通過達成協議把規模較小的競爭對手拒之門外,並從事其他反競爭行為。本月早些時候,習近平主持的一次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承諾,明年將加強反壟斷工作,並 「防止資本無序擴張」,這被認為是政府將加大力度整頓互聯網巨頭的預兆。

中國官員表示,政府高層尤其擔心像馬雲這樣有雄心壯志的企業家會繼續吸引資本,讓金融體系面臨更大的風險。

實際上,在螞蟻集團 IPO 被叫停前,監管部門就已經對這樁上市計劃引發的狂熱感到擔憂。這次股票發行對螞蟻集團的估值原本將超過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 JPM)和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等類似企業。

政治局會議後不久,中國反壟斷監管部門對阿里巴巴和騰訊的一家子公司過去幾年的一些收購行為做出了處罰,再次表明自由放任的時代已經結束。

除中國以外,全球其他地方也出現了類似趨勢。例如,美國正在加強對 Facebook Inc. (FB)和Alphabet Inc. (GOOG)旗下的谷歌(Google)的反壟斷調查,試圖查清這兩家公司是否在互聯網經濟中濫用了他們在社交媒體、在線搜索和廣告方面的主導地位。

但就中國而言,國有企業在電信、金融服務、航空、能源等行業中都擁有無可匹敵的地位。通過強調「反壟斷」,習近平正在把矛頭對準中國互聯網巨頭,這些巨頭掌握了數以百萬計的中國消費者和企業的海量數據。

阿里巴巴和騰訊有時會聽從執法部門和其他政府機構獲取用戶數據的要求,但迄今為止都拒絕定期分享可能在其他方面幫助政府的數據,例如建立一套類似美國 FICO 的消費者信用評分系統。

中國央行和傳統貸款機構不像螞蟻集團那樣可以直接與大手大腳的中國年輕消費者打交道。在中國,螞蟻集團的支付寶(Alipay)有10億用戶,能夠收集大量消費者數據,並使用自有算法評估個人信用。但螞蟻集團的數據至今還沒有完全納入中國央行的徵信系統,這樣的信息優勢讓螞蟻集團成為銀行、特別是中小銀行在發放小額貸款時頗有價值的合作伙伴。螞蟻集團也因此獲得了不菲的利潤。

目前監管部門正在討論支付寶或螞蟻集團的其他業務是否構成壟斷,以及如果構成壟斷應採取什麼措施。

北京的一位政府顧問說,將螞蟻集團至少部分國有化的可能性並不為零。

英文原文:Jack Ma Makes Ant Offer to Placate Chinese Regulators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