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端 x 華爾街日報

醫生追蹤新型冠狀病毒長期影響,輕症患者亦有出現後遺症乃至殘障

醫生和科學家在研究中發現,病毒會給一些患者帶來持續時間較長的奇特併發症,如嚴重疲勞、心動過速等,嚴重的甚至可能致殘。


2020年4月7日意大利貝加莫市,一名護士在醫院的重症監護室照顧一名2019冠狀病毒病患者。 攝:Marco Di Lauro/Getty Images
2020年4月7日意大利貝加莫市,一名護士在醫院的重症監護室照顧一名2019冠狀病毒病患者。 攝:Marco Di Lauro/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影響全球的疫情已持續將近一年時間,科學家、醫生和患者開始揭開一個令人費解的現象:很多患者遭受了頗為嚴重的後續影響,他們中還包括無需住院的年輕人。

許多人原本被認為已經康復,卻在之後的數周或數月裡出現了一些症狀,還通常是會影響全身的奇怪併發症,包括嚴重疲勞、認知問題和記憶力衰退、消化問題、心率不穩、頭痛、頭暈、血壓波動,甚至脫髮。

令醫生感到驚訝的是,許多出現此類症狀的患者並不是那些當初病情最嚴重的人,這打破了他們原本的設想,即輕症患者能在兩周內康復。醫生將此類情況稱為「急症期後COVID」或「慢性COVID」,患者通常自稱為「病毒長期攜帶者」或「長期COVID病人」。

「通常而言,病情較重的患者最有可能出現持續症狀,但新型冠狀病毒並非如此。」牛津大學(University of Oxford)基礎保健教授特麗莎 · 格林哈爾(Trisha Greenhalgh)說。她是8月刊登在《英國醫學雜誌》(BMJ)上一篇研究文章的主要作者,他們的研究首次將症狀持續12周以上、涉及多個器官系統的患者定義為慢性新冠患者。

格林哈爾表示,對於許多這類患者來說,疾病本身並沒有那麼嚴重,但諸如記憶力衰退和心跳加速等症狀有時會持續數月。

10月,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在其 COVID-19 治療指南中增加了對此類病例的描述,指南中提到有醫生報告稱,有輕症患者出現了與新冠相關的長期症狀和殘障情況。

43歲的伊麗莎白·摩爾(Elizabeth Moore)是一名律師,她住在印第安納州瓦爾帕萊索,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只有得了病,你才會明白能健康地活著是多麼幸運。」摩爾說道。感染 COVID-19 之前,她熱愛滑雪,每周都要參加幾次訓練營。自從3月得病以來,她一直備受記憶力問題和胃腸道疾病等症狀困擾,瘦了將近30磅(約合13.6公斤)。

出現長期症狀的 COVID-19 患者所佔比例的估測範圍很廣。最近一項對4000多名患者的調查發現,在18至49歲的患者中,約有10%的人在患病四周後仍存在一些症狀;在全年齡段的患者中,有4.5%的人症狀持續時間超過八周,還有2.3%的患者症狀持續時間超過12周。這項研究尚未經過同行評審,其使用的應用程式由健康科學公司Zoe與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以及馬薩諸塞州綜合醫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合作開發。

另一項主要針對未住院患者的初步研究發現,25%的患者在90天后仍有至少一種症狀。歐洲的一項研究發現,在1837名未住院患者中,約有三分之一的人報告稱在症狀出現約三個月後仍需依賴護理人員。

研究人員稱,全球有數千萬 COVID-19 病例,即便按照較低標準估算, 也意味著可能會出現數百萬受長期症狀困擾、甚至遭遇殘障的患者,因此研究這一患者群體刻不容緩。醫生們表示,他們的發現可能會對臨床醫師如何定義康復、如何設計治療方案產生影響。

醫生表示,社交隔離和疫情不確定性引起的焦慮可能會導致症狀惡化,即便它們可能不是主要原因。

一項記錄病毒感染長期影響的最新研究顯示,歷次疫情爆發,如最初的非典型性肺炎(SARS)、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 、埃博拉(Ebola)、甲型H1N1流感以及西班牙流感等,都會給病患帶來一些長期症狀。科學家稱,一些患者在體內病毒消除很久後仍會感到疲累,出現睡眠問題、關節和肌肉疼痛等。

COVID-19 的不同之處在於其影響的深遠性。醫生表示,儘管這個疾病始於肺部,但通常會影響身體的許多其他部位,包括心臟、腎臟、消化系統和神經系統等。

「我從未見過像 COVID-19 這樣能以多種方式影響這麼多不同器官系統的疾病。」西奈山醫療系統(Mount Sinai Health System)新冠後護理中心醫療主任Zijian Chen說。

他提到自己的一些同事,原本精力充沛,但感染後,應付日常生活都變得困難了。他說自己親眼目睹 COVID-19 還在影響著他們做自己熱愛的事情的能力。

「我們曾經以為,這種病毒一旦被消滅,你就會康復,恢復正常。」他說道,但有時情況並非如此,他稱這「真的很可怕」。

研究人員表示,對 COVID-19 長期症狀的一個主要解釋是,即使病毒消失,免疫系統的活動和隨之而來的炎症仍會繼續影響器官或神經系統。

炎症理論最具說服力的證據,來自一些患病數月後出現心臟炎症和損傷跡象的患者。一項研究追蹤了100名 COVID-19 患者患病兩個月後的情況,發現其中78人的心血管磁共振成像上有異常,60人的心臟磁共振成像顯示存在心肌炎症。這項研究的對象包括住院、非住院和無症狀患者。

「即便是那些年輕健康的無症狀患者……即使在那些患者中,我們也發現了異常情況。」德國法蘭克福大學醫院(University Hospital Frankfurt)實驗與轉化心血管成像研究所主任、上述研究文章主要作者之一艾克·納格爾(Eike Nagel)表示。

納格爾表示,有些病人的心臟影像有疤痕跡象,這讓他很擔心。他說,疤痕跡象並不太嚴重,但其他研究顯示這會導致更糟糕的後果。」

醫生們還報告了有胃腸道問題的長期症狀病例。最近的一項研究顯示,在一些新冠患者的糞便和腸道內壁中發現了一種名為SARS-CoV-2的新冠狀病毒,這表明這種病毒可以感染並破壞腸道細胞。腸道中有高密度的ACE2受體,這是一種存在於細胞表面的蛋白質,SARS-CoV-2病毒利用它來滲入細胞。

悉達斯西奈醫療系統(Cedars-Sinai Health System)的胃腸病學家和衛生服務研究主任布倫南·斯皮格爾(Brennan Spiegel)表示,新冠病毒還可能導致腸道菌群發生變化。他的患者曾在感染數周或數月後出現腹痛和腹瀉。

家住印第安納州的律師摩爾3月感染 COVID-19 ,4月底病情開始好轉。「我以為我戰勝了這玩意兒,欣喜若狂。」摩爾說,5月,她的新冠病毒抗體檢測呈陽性。

當月,她的健康狀況急劇惡化,心動過速,血壓波動,使她飽受折磨。這些症狀後來有所改善,但她腸胃仍有問題。最近的檢查發現,她胃粘膜有炎症。法莫替丁、抗組胺藥和禁食乳製品都有一定的緩解作用,但記憶障礙等症狀仍然存在。

「我覺得必須採取些什麼行動,」她說,「因為我還沒準備好接受這樣的新現實。」

位於芝加哥的西北大學醫學院(Northwestern Medicine)神經新冠診所在進行一項研究,她參加了這項研究。這家醫療機構是全美致力於為 COVID-19 患者尋找解決方案的幾家機構之一。

研究人員表示,某些症狀可能是急性感染期間身體免疫反應造成的間接傷害。他們說,一些患者的身體裡可能有無法檢測到的傳染性病毒庫,或者在某些細胞中含有少量非傳染性病毒,這些細胞會引發免疫反應。

研究人員表示,另一種可能是,這種病毒會導致一些人的免疫系統攻擊並破壞自己的器官和組織。6月的一項研究發現,在29名住院的 COVID-19 重症患者中,約有一半存在一種或多種自身抗體,這些抗體會錯誤地瞄準並攻擊患者自身的組織或器官。

一些研究人員和醫生說,醫生表示,有些患者似乎出現了自主神經(又稱植物性神經)異常,或自主神經系統功能失調。自主神經系統是神經系統中調節呼吸、消化和心率等非自主功能的部分。

紐約西奈山衛生系統(Mount Sinai Health System)的康復創新主任大衛 · 普特裡諾(David Putrino)表示,在該醫療中心的300多名長期患者中,大多數人似乎都出現了類似自主神經失調的情況。約90%的此類患者稱有運動不耐、疲勞和心跳加快的症狀。約40%至50%的患者稱還有胃腸道問題、頭痛和呼吸困難等症狀。

普特裡諾表示,病毒引起的炎症可能會破壞迷走神經的正常功能。迷走神經是人體最長的顱神經,負責向肺、腸道和心臟傳遞大腦信號。

19歲的克裡斯托弗·威廉(Christopher Wilhelm)曾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校越野隊成員。以前他每天能跑10英里。而如今,有時和母親在佛羅裡達州梅特蘭附近步行幾百米,他都會感到疲憊不堪。

威廉今年6月檢測呈陽性,他說自己現在散步時心率會加快,從每分鐘130次到170次不等。最近他被診斷出患有一種自主神經失調症,特徵是坐下或站起時,血壓和心率會發生波動,這種症狀被稱為體位性心動過速綜合征(POTS)。他的醫生現在也在評估他的心臟問題。他嘗試過的各種藥物對他的心率飆升並沒有幫助。

「我檢測出陽性後,原以為只會有兩周的流感症狀,然後就差不多能恢復正常了。」他說,「結果現在拖了這麼久,這簡直太可怕了。」

感染六個月後,33歲的詹妮卡·哈裡斯(Jennica Harris)表示自己一直感到很疲倦,記憶力和注意力也出現問題。她跟人對話時常常想不起簡單的詞,經常思路混亂,結結巴巴。

「通常我知道自己想說什麼,而且一般不會猶豫。」她說,「但當我想要闡明觀點卻做不到的時候,我覺得自信和自我意識都受到了傷害。」

哈佛醫學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的醫學教授安東尼·科馬洛夫(Anthony Komaroff)表示,這種神經系統症狀以及持續疲勞感、關節疼痛和頭痛的症狀,有些類似於肌痛性腦脊髓炎,也被稱為慢性疲勞綜合症。他研究這種綜合症已有數十年時間。他說這種情況可能是由某些病毒和細菌感染引起的。他認為這種情況可能也會伴隨新冠出現,至少對於部分患者來說是如此。2009年,在對233名非典倖存者的研究發現,27%的人在患病四年後符合慢性疲勞綜合症的診斷標準。

科學家們表示,目前尚不清楚新冠病毒是否會直接影響大腦,也不清楚新冠患者的神經系統症狀是否源於全身的炎症反應。

醫生在對一些因 COVID-19 死亡患者屍檢的過程中,發現了腦炎,或稱腦部炎症。小型屍檢研究也發現了初步證據,證明 COVID-19 病毒顆粒存在於大腦中對嗅覺很重要的區域。神經病學家、莫爾豪斯醫學院神經科學研究所(Morehouse School of Medicine’s Neuroscience Institute)所長沃爾特·羅亞爾(Walter Royal)表示,在另一些感染病例中,腦炎患者的大腦裡也發現了病毒顆粒物,但這種情況很罕見。比較常見的情況是,病毒感染血管內壁,造成損傷和炎症,進而影響大腦。

長期患者究竟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康復,目前尚不清楚。普特裡諾博士稱,他們中的大多數人不會自行好轉,需要至少六個月的結構性康復。

「那些沒得到治療、沒被充分重視的患者,身體功能往往會陷入一種新常態。」他說。

英文原文:Doctors Begin to Crack Covid’s Mysterious Long-Term Effects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