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螞蟻集團消費貸擴張暴露中國金融系統的「阿喀琉斯之踵」

短短一年內,通過螞蟻集團平台獲得貸款的中國用戶就達到5億;螞蟻集團促成的消費貸餘額幾乎佔到中國短期消費貸餘額的五分之一。


短短一年內,通過螞蟻集團(Ant Group Co.)平台獲得貸款的中國用戶就達到5億,截至6月底,螞蟻集團促成的消費貸餘額幾乎佔到中國短期消費貸餘額的五分之一。 攝:Qilai Sh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短短一年內,通過螞蟻集團(Ant Group Co.)平台獲得貸款的中國用戶就達到5億,截至6月底,螞蟻集團促成的消費貸餘額幾乎佔到中國短期消費貸餘額的五分之一。 攝:Qilai Sh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短短一年內,通過螞蟻集團(Ant Group Co.)平台獲得貸款的中國用戶就達到5億,截至6月底,螞蟻集團促成的消費貸餘額幾乎佔到中國短期消費貸餘額的五分之一。

螞蟻集團8月份披露的這一驚人數字表明,馬雲(Jack Ma)麾下的這家金融科技巨頭已經迅速成長為中國最大的個人無抵押信貸平台之一,也揭示出螞蟻集團為何受到嚴格監管。中國政府有關部門上個月叫停了螞蟻集團在上海和香港兩地超過340億美元的破紀錄式的 IPO, 並計劃執行相關政策以嚴厲限制螞蟻集團的擴張雄心。

總部位於杭州的螞蟻早在2018年就開始和銀行接觸,提出了讓許多銀行難以抗拒的建議。螞蟻提出將銀行與支付寶(Alipay)用戶匹配。支付寶是螞蟻旗下普及度極高的支付應用,幾億中國人和許多中國小企業都在使用這款應用。

螞蟻讓銀行提供資金,用於發放短期網絡貸款,並由螞蟻負責將貸款與借款人匹配,為銀行提供一些信用風險指標,並將還款轉交給銀行。作為回報,螞蟻對其促成的貸款收取費用,銀行則獲得貸款利息。

大約有100家銀行與螞蟻達成了合作,利用螞蟻平台擴充自己的資產負債表,這其中既有國有銀行,也有小型農村銀行。《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根據螞蟻集團的披露計算,截至今年6月,中國國內銀行和信託公司對支付寶平台消費者發放的貸款餘額約為2300億美元。

據螞蟻集團的銀行合作夥伴、競爭對手、投資者和行業分析師等了解螞蟻小額貸款業務的人士說,監管機構尤其擔心為支付寶用戶提供了大量資金的農村和城市商業銀行以及信託公司。

他們表示,螞蟻集團暴露了中國金融系統的致命弱點,實力較弱、風險管理能力較差的金融機構越來越依賴這家金融科技巨頭的貸款平台,一旦出現違約,這些機構會背上沉重的包袱。

龍洲經訊(GaveKal Dragonomics)中國金融分析師張曉曦說,這些貸款機構承擔了過高的風險。她表示,中小銀行的風控能力較弱,如果網貸違約上升,這些銀行損失會更大。

近年來網貸已成為螞蟻集團最大的增長引擎,也支撐了該公司近期的天價估值。螞蟻集團與銀行對於其平台上貸款的出資安排已被中國監管部門盯上,後者希望螞蟻集團在個人和企業貸款方面承擔更多責任和風險。

截至6月底,螞蟻平台消費貸餘額為人民幣1.73兆元(合2630億美元)。其中僅2%的資金來自螞蟻集團,約10%的資金來自資產支持證券,其餘來自銀行和信託公司。

監管機構現在希望螞蟻集團提高在聯合貸款中的出資比例,要求與銀行每合作發放100美元貸款,螞蟻集團需提供30美元。

螞蟻集團擁有兩個消費貸平台。其中一個名為「花唄」,相當於一張虛擬信用卡,個人可以通過「花唄」借錢在網上和實體店購物。

另一個平台名為「借唄」,提供最長12個月的無抵押貸款,可以分期償還。借款人必須提供大致的資金用途,例如旅遊。根據中國消費者貸款方面的規定,借款人不能將這類貸款用於企業經營或金融投資。

花唄和借唄分別在2014年和2015年上線,在中國已成為靈活的非傳統消費貸的同義詞。申請人通常只需要在智能手機上輕點幾下,就能通過貸款審批並很快拿到錢。

螞蟻集團在 IPO 招股書中表示,「花唄用戶通常是年輕的互聯網達人,但因為沒有信用卡或信用額度較低而存在尚未滿足的消費需求。」 根據中國銀行業協會(China Banking Association)的報告,非銀行消費金融公司的客戶一半都是90後。

小額貸款行業評論家、曾在江蘇省銀行監管系統工作的嵇少峰表示,螞蟻集團近期披露的大量貸款數字可能進一步提醒了監管機構來遏制不斷上升的螞蟻平台風險。中國監管機構此前也曾對家庭債務整體上升以及相關風險表示擔憂。

螞蟻集團通過其支付業務收集了大量的消費者數據,一年的交易處理量就相當於17兆美元,螞蟻還利用自己的算法評估個人和企業客戶的信用。

據了解螞蟻集團小額貸款業務的人士說,在商業銀行向支付寶用戶發放貸款前,螞蟻集團會向銀行提供個人借款人的姓名和身份證號等一些資訊,以及螞蟻對客戶信用風險的評估。通常,螞蟻集團和銀行會就貸款方在一定期限內願意提供的信貸額度達成一致,然後螞蟻集團會推薦個人貸款申請供銀行審核。

知情人士說,銀行並不了解螞蟻集團的具體的風險評估方法。為了評估借款人的信用狀況,銀行還會考慮其他資訊,比如借款人可能存在的貸款或支付記錄,還有中國央行的徵信系統。像螞蟻集團這樣的在線平台收集的信用數據尚未完全納入央行的徵信系統。

據熟悉流程的知情人士透露,在現實中,螞蟻集團的信用模型是許多貸款方的主要參考依據,因為從其他來源獲得的借款人資訊有限。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大銀行高管說:「無論是我們自己的信用數據,還是中國央行的徵信數據,都遠不如螞蟻集團的信用數據那麼有效和全面。」這位高管稱,與螞蟻集團合作是一把雙刃劍。「對銀行來說,合作的風險和回報都很高。」

螞蟻集團一位發言人稱,螞蟻的風險管理技術可以幫助合作銀行提高貸款資產質量,完善風險管理,這也是螞蟻集團提供給合作銀行的核心價值之一。

螞蟻集團從貸款利息收入中抽取一定比例的「技術服務費」。銀行高管和小額貸款從業者表示,該公司平均從每筆貸款的利息中抽取30%至40%。大部分花唄和借唄貸款的年化利率不超過14.6%,但某些情況下可能高達18.25%。

螞蟻集團發言人表示,技術服務費率是基於雙方約定的商業安排,是螞蟻與金融機構合作夥伴的專有資訊,因此不會對外界猜測發表評論。

不過,一旦出現貸款違約,銀行資金的所有損失都要由銀行自己來承擔。螞蟻集團在中文版IPO招股書中說:「我們不以提供的自有資金且承擔信用風險作為微貸科技平台業務的主要開展方式。」英文版的表述為,「我們的方式是不承擔信貸風險」。

監管部門主要擔心的一個問題是,一些根基本來就不穩定的中小銀行過分依賴螞蟻集團來擴大貸款規模,沒有充分評估個人和企業客戶的信用風險。

標普全球評級(S&P Global Ratings)駐香港高級董事 Harry Hu 表示:「小規模的地區銀行希望擴大消費貸款業務。但由於缺乏分銷渠道和技術能力,如果不與大型科技公司合作,就很難做到這一點。」

在螞蟻2018年開始與銀行合作前,該公司的網絡小額貸款主要靠自營資金,還有以花唄和借唄應收賬款作為支持的債券融資。2017年,這類資產支持證券的發行量激增,但後來中國央行決定限制小額貸款機構發行此類證券。

螞蟻報告的貸款逾期拖欠比率與商業銀行報告的水平差不多。截至7月底,在螞蟻促成的消費貸款中,逾期30天的貸款佔比2.97%,逾期90天以上的佔比為2.15%。

一些銀行業高管和分析師表示,評估這些數據可能要小心。龍洲經訊的張曉曦說,拖欠比率之所以保持在低位,很可能是因為貸款總基數仍在擴大。

英文原文:Jack Ma’s Ant Group Ramped Up Loans, Exposing Achilles’ Heel of China’s Banking System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