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端 x 華爾街日報

矽谷人才加速出走中小城市,離開科技巨頭轉投初創公司

美國一些科技人才在考慮搬離灣區,他們想要改變的不僅僅是居住地點,在考慮新工作機會時也把搜尋範圍擴大到了更多內陸小公司。


2016年7月,矽谷在黃昏時的鳥瞰圖。 攝:Smith Collection/Gado/Getty Images
2016年7月,矽谷在黃昏時的鳥瞰圖。 攝:Smith Collection/Gado/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長期以來,舊金山和紐約等大城市一直是對科技人才最有吸引力的區域。而如今,越來越多住在這些科技中心的人才向位於中小城市的科技公司投遞了求職申請。

迪普恩德·辛格(Deepinder Singh)是明尼蘇達州布盧明頓一家初創公司的創始人,他以前從沒動過要去矽谷招募技術人員的心思。招募這些人的成本太高,且他們通常不太會想搬出來。七年以來,辛格從未收到過大型科技公司員工發來的求職申請。

但自今年5月以來,已有十多名來自東西海岸的應聘者申請了他的75F Inc.公司的職位。他的公司主要生產聯網節能暖通空調控制系統。其中有一名應聘者來自 Facebook 公司(Facebook Inc.),另一人來自 Twitter 公司(Twitter Inc.)。這家擁有130名員工的公司剛剛從 Sonos 公司(Sonos Inc.)聘來一名工程師。

他之前所經歷的是完全相反的情況,員工們從他這裏離職去了 Google 和特斯拉(Tesla)。他說:「我們從未見過目前這種情況。」

多年以來,矽谷吸引了大批高素質的科技工作者。因為在這裏益處多多,同事的技能更強、經驗更豐富,僱主和投資者更慷慨,人們因此情願忍受高昂的房價和漫長的通勤時間。這所帶來的結果是,矽谷的創業文化和靈感,是其他地區難以比擬的。

然而,病毒大流行把人們帶入了遠程工作的時代,這不僅顛覆了科技工作者在工作地和收入方面的想法,也改變了他們願意考慮的工作機會的範圍。

從猶他州雷希市的 Jane LLC、亞利桑那州圖森市的 World View Enterprises Inc.、明尼蘇達州伊甸園草原市的 Starkey Hearing Technologies,到得克薩斯州奧斯汀市的 Zebra,越來越多這類中小城市科技初創企業的公司高管表示,他們發現來自舊金山的應聘者日益增多,還有部分是來自紐約的。

自5月以來,非營利組織 One America Works 為位於印第安納波利斯、匹茲堡和俄亥俄州哥倫布的公司舉辦了四場線上招聘會。在3800多名求職者當中,約有25%的人來自加州,另有9%來自紐約。

人員流動是雙向的。科技巨頭公司也在從位於愛達荷州博伊西這類地方的中小型科技公司招募員工。然而,經濟學家表示,即使只有一小部分大科技公司的員工離開目前的工作崗位去美國其他地區工作,這樣的人才分散流動都會有積極的影響,對於企業、企業所在城市、甚至風險投資資金的流向而言都是如此。

「這些公司正在大舉招人。」LinkedIn 首席經濟學家蓋伊·伯格(Guy Berger)說。他在談到客戶目前所要求的商品和服務種類的突然轉變時表示,疫情確實刺激了創業,也給那些小企業帶來了真正提高自身實力的機遇。

75F的創始人辛格認為,來自矽谷創業公司的人所擁有的技能往往非常廣泛。他說,他們一般不需要太多的管理,為了推出一款產品可以玩命地瘋狂工作。他指出,在中西部地區工作的人沒有那麼多機會接觸到這類職場文化,這樣的混合可成為一件好事。

但在考慮要面試來自 Facebook 和 Twitter 的求職者時,有一個問題讓辛格有所顧慮。他說:「我甚至都不知道該開給他們多少薪水,或者說他們想要的薪資水平是怎樣的。」

另一家位於猶他州李海市的初創公司 Podium Corp. 擁有800名員工。在過去的6個月中,他們從包括 Lyft Inc.和微軟公司(Microsoft Corp.)旗下 GitHub Inc. 在內的舊金山公司招來了6名高級員工,也在這段時間裡考慮了至少600名灣區的求職者。這個數字是通常一年的兩到三倍。但並非所有 Podium 的新員工都計劃搬到猶他州。

菲利普·路德克(Philip Luedtke)之前在 GitHub 擔任副總裁,他和妻子決定要搬離灣區,去猶他州或華盛頓州,同時很有希望可以保住自己的工作。之後他接到了 Podium 公司打來的電話。

「這個機會忽然就出現了,」他說,「可以真正建立和做一些新的事情,外加進入不同的文化和環境。」他還補充說:「這也逼著我們下決心搬去哪裡。」

公司給路德克的待遇包括他所說的大量股權方案。雖然初創公司通過發展前景和財富增長的潛力吸引人才離開大公司的做法並不罕見,但那些初創公司通常離矽谷沒有這麼遠。

經濟學家羅斯·德沃爾(Ross DeVol)是一家非營利組織的負責人,這家名為 Heartland Forward 的組織致力於研究經濟復興問題。德沃爾說,如果一家初創企業可以去風投那裡說他們從矽谷頂級公司招來了多名工程師,這樣他們就更有機會獲得資金。這些員工不僅帶來更強的技術技能,他們還懂得人脈的重要性,最後也許能夠成立自己的企業,從而給新居住地帶來更多就業機會。

他說:「我認為這個數字之後會變得很可觀,即便這個數字目前可能還並不可觀,但僅僅是這些創業人才中的一小部分人,就能帶來巨大的改變。」

談到為什麼這些人願意去還不太成熟的公司冒險博一下,德沃爾指出,員工對使命導向的公司越來越感興趣,並相信他們可以在人口密度較低的地區產生更大的影響。

總部位於美國肯塔基州萊剋星頓的一家初創公司 AppHarvest 主要建造節能室內農場,最近他們從灣區和紐約分別招聘了兩名高層員工。公司新任首席人事官馬塞拉·巴特勒(Marcella Butler)此前曾在 Google 擔任董事,去年9月之前在 Impossible Foods 擔任首席人事官。

在接受 AppHarvest 的工作之前,巴特勒與兩家灣區科技公司的求職談判也進行到了後期階段。在權衡自己的選擇時,她想起了一位朋友談到矽谷所謂的「不夠文化」,她記得他說,即便這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地區之一,但「時間永遠不夠、股權永遠不夠、怎麼都不夠」。

7月,她處理掉了自己的新能源汽車,把位於加州門洛帕克的房子掛牌出售,搬去了東部。雖然巴特勒的薪酬中包含的股權比她之前考慮的其他工作更多,但她的基本工資則減少了10萬多美元。

「我的淨工資可能看起來變少了,但我的購買力和生活質量是無與倫比的。這甚至都不是一個問題,」她說,「這裡有我在那邊沒發現到的豐富生活。」

英文原文:Why Some Tech Workers Leaving Silicon Valley Are Changing Jobs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