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端 x 華爾街日報

對這些華爾街大佬來說,支持拜登是一場豪賭

新一屆美國政府上台後, 華爾街又會出現新一批金融界大佬,而對比起特朗普政府,這一批人在拜登政府中的關係恐怕沒那麼硬。


2020年11月9日,紐約時報廣場的屏幕上顯示當選美國總統的拜登的畫面。 攝:Michael Nagle/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1月9日,紐約時報廣場的屏幕上顯示當選美國總統的拜登的畫面。 攝:Michael Nagle/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新一屆美國政府上台後, 華爾街又會出現新一批與白宮有著不一般關係的金融界大佬。但比起金融家們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中享有的舉足輕重的地位,這一批人在拜登( Joe Biden)政府中的關係恐怕沒那麼硬。

在這次大選中,華爾街壓倒性地拿出資金支持拜登,而捐款總是能讓他們在一定程度上獲得進入橢圓形辦公室的機會。對沖基金投資者薩斯曼(Donald Sussman)和西蒙斯(James Simons)以及投資銀行家埃夫隆(Blair Effron)和奧爾特曼(Roger Altman)都在拜登的最大捐款人行列。

知情人士透露,退休資產管理公司 TIAA-CREF 首席執行官弗格森(Roger Ferguson)正在爭取內閣職位。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高管尼德斯(Tom Nides)和前對沖基金經理、總統候選人施泰爾(Tom Steyer)等金融高管公開支持拜登,並可能在他的政府中產生影響力或獲得職位。

民主黨的籌款人稱,一些表現活躍的民主黨人或者曾在往屆民主黨政府中任職的人士可能加入新一屆政府,比如財政工作老手、拜登過渡團隊的聯合主席辛茨(Jeffrey Zients),以及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的西沃特(Jake Siewert),後者曾在克林頓(Bill Clinton)任內當過白宮新聞發言人,在奧巴馬(Barack Obama)任內的財政部工作過。

另一位可能赴華盛頓任職的高盛高管是阿納杜(Margaret Anadu)。阿納杜現年39歲,在高盛擔任城市投資計劃負責人,據說他已經成為一個經濟政策類職位的候選人。

來自民主黨激進派強烈的反華爾街壓力可能會削弱金融界在新政府中的影響力。拜登也希望與特朗普的親華爾街行為保持距離。特朗普曾稱,華盛頓要排除金錢的影響力,但他的內閣卻充斥著與華爾街有關聯的支持者,並與其他華爾街人士保持密切接觸。

運營 BridgePark Advisors LLC 的投資銀行家塞利格(Stefan Selig)曾在奧巴馬政府擔任商務部副部長,他表示,華爾街對民主黨人的影響力將比過去小得多。塞利格稱,金錢的影響力仍在,因此華爾街一直都能接觸到(白宮),但可能不會很密切。

對沖基金 Renaissance Technologies LLC 的資深成員默瑟(Robert Mercer)在助力特朗普2016年當選時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當時還是候任總統的特朗普曾親自向他致謝。當年年底,特朗普前往默瑟的莊園參加一場節日派對並感謝這位金融家助他贏得勝利。黑石集團(Blackstone Group Inc., BX)首席執行官蘇世民(Stephen Schwarzman)一度與特朗普定期通話,探討經濟政策等問題。

本文提到的這些高管有些不予置評,不願討論他們與政府的潛在聯繫,有些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特朗普執政期間金融業蓬勃發展。股市攀升,特朗普2017年標誌性的減稅政策降低了企業稅率,同時保護了對華爾街私募股權和對沖基金經理業績報酬的優惠待遇,這是華爾街最不願被觸動的一塊蛋糕。

但是,特朗普政府的混亂和動蕩令金融業深感不安,因為金融業依賴一定程度的穩定性和可預測性。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尤其是民族主義和關稅政策,對華爾街的全球業務構成了威脅。

許多高管發現,他們的個人政治傾向與政府中的一些元素格格不入,這些高管傾向於中間派民主黨,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認同自由貿易、低關稅、財政保守的共和黨理念。在今年夏天的抗議活動之後,許多華爾街公司接納了「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運動,這是對其僱員進步政治傾向的認可,這些僱員大多來自城市,持自由主義觀點。

在預計將在拜登的白宮發揮影響力的金融業高管中,施泰爾就是其中之一。根據響應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這位前對沖基金經理是2020年大選期間民主黨陣營的最大捐贈者,捐款超過6700萬美元。施泰爾在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角逐中輸給了拜登。據一些民主黨大捐贈者說,施泰爾一直與拜登及其競選團隊的高級成員保持著密切的關係,可能對新政府的環境政策施加影響。

尼德斯曾是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競選活動的主要籌款人,在奧巴馬執政時期曾擔任副國務卿。他一直公開支持拜登。尼德斯目前在摩根士丹利擔任高管,據知情人士透露,預計他將被考慮授予拜登政府中的一個職位,可能是在國際事務方面。

弗格森是華爾街最知名的黑人男性之一,據傳他是內閣人選。弗格森此前曾擔任美聯儲副主席,任職期間分別經歷過民主黨與共和黨的執政。弗格森自2008年以來一直執掌美國教師退休基金會(TIAA-CREF),該機構管理著超過1兆美元的退休金和其他資產。

至於許多與特朗普關係最密切的公司,比如黑石集團、羅斯(Stephen M. Ross)創建的房地產公司 Related Cos.、以及 Renaissance,這些公司裡都有支持拜登的其他高層管理人員,可以有效對沖他們面對新政府時的風險。

Renaissance 的創始人西蒙斯曾向民主黨捐贈了逾2400萬美元,該公司的早期僱員 Henry Laufer 給民主黨捐贈了1400多萬美元。黑石集團的執行副主席詹姆斯(Tony James)和總裁格雷(Jonathan Gray)都支持拜登,並且為拜登舉辦過大型籌款活動。

作為 Paloma Advisors 的主要股東,薩斯曼向民主黨人捐贈了2630萬美元,這使他成為此輪選舉周期中的第三大民主黨支持者,捐款金額僅次於施泰爾和前紐約市市長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

一些金融業高管為拜登的競選活動籌集了資金。為拜登籌資至少10萬美元的人包括 Related 的首席執行官 Jeff Blau、精品投資銀行 Centerview Partners 和 Evercore 的創始人埃夫隆和奧爾特曼、投資人加洛格利(Mark Gallogly)和明迪奇(Eric Mindich),以及企業律所 Cravath, Swaine & Moore 的賽義德(Faiza Saeed)。

根據響應性政治中心的數據,金融服務人員對拜登的個人捐款金額超過對特朗普的捐款,拜登的競選團隊獲得2.02億美元捐款,特朗普團隊獲得捐款8400萬美元。但華爾街人士似乎有些矛盾,他們在2020年總統競選中的總捐款金額少於2016年的競選,當時的共和黨候選人中並沒有非常領先的人選,傑布·布什(Jeb Bush)和魯比歐(Marco Rubio)等建制派候選人提出了更偏中間派的競選綱領,獲得了財政保守派的認同。

拜登尋求富有捐款人支持的做法在他總統競選初期曾引發爭議,他在2019年的一個籌款活動中說,他不打算「妖魔化」富人,如果他獲勝,「沒有人的生活水平會改變」。

拜登的美國財政部長人選將是對下一屆美國政府與華爾街關係的一個考驗。美國財政部長職位此前由銀行界人士擔任,比如特朗普政府的姆努欽(Steven Mnuchin)、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時期的保爾森(Henry Paulson)和克林頓政府時期的魯賓(Robert Rubin)。

以往的猜測暗示,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首席執行官戴蒙(Jamie Dimon)可能被考慮在民主黨政府中擔任這一職務。但該黨內部進步分子的勢力已經變得更加強大,可能不太願意讓一位有權勢的金融家在新政府中擔任高級職務。

一位支持拜登的金融業高管表示:「讓華爾街首席執行官在新政府中擔任職務的呼聲並不高。」

英文原文:Biden’s Election Win Was a Big Bet for These Wall Street Executives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