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端 x 華爾街日報

Airbnb絕處逢生記

爆發疫情後,Airbnb一度瀕臨倒閉,但公司管理層將它救了回來,並重返上市道路。


2020年4月20日荷蘭卡特維克,一個人在看Airbnb的網站。 攝:Yuriko Nakao/Getty Images
2020年4月20日荷蘭卡特維克,一個人在看Airbnb的網站。 攝:Yuriko Nakao/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今年5月,愛彼迎(Airbnb Inc.)的首席執行官切斯基(Brian Chesky)剛奮力把公司從倒閉的邊緣救了回來,他注意到部分業務開始復甦。

城市居民在搜索周邊城鎮的出租度假屋,這樣他們就不必坐飛機出行。人們還希望預定整棟房屋,避開酒店及其共享空間。這樣的需求意味著愛彼迎可以從中獲益。

切斯基迅速改變了愛彼迎的策略。該公司過去的業務重心是遊客雲集的大城市,但現在側重發展當地住宿。到6月,愛彼迎重新設計了網站和手機應用,讓算法向潛在房客展示其周邊區域的小木屋、豪華海濱別墅等各種住宿選項。

7月8日,用戶預定住宿的速度已恢復到疫情致使旅遊業停擺前的水平。愛彼迎稱,今年8月,超過一半的預定都是距房客居住地300英里以內的住宿。

這是個幸運的轉變,愛彼迎正好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切斯基做了更多改變,包括削減營銷開支,擱置許多非核心項目,並裁員四分之一。

切斯基在接受採訪時說,「我沒有料到我會在10周內做出相當於10年的決定。」

投資者透露,這家短租巨頭在復甦勢頭下重返上市道路,並在今年第三財季實現盈利,而這在幾個月前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愛彼迎對於其財務狀況或上市計劃的細節不予置評。

據了解愛彼迎上市計劃的人士透露,該公司預計在11月底或12月份以至少300億美元的估值上市,該估值幾乎是其六個月前尋求注資時估值的兩倍。愛彼迎計劃中的首次公開募股趕上了近年來最火熱的IPO市場,新上市公司的股價大多飆升,且融資總額有望創下紀錄。

儘管今年的業務狀況遠不及疫情之前,旅遊行業的未來也不明朗,但一些批評者和觀察人士說,切斯基敏捷的思考和大膽的行動令他們信服。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這麼快就做到了。」Y Combinator 公司的首席執行官邁克爾·塞貝爾(Michael Seibel)說。Y Combinator 是矽谷的一家孵化器,其指導和孵化過的公司包括 Dropbox、DoorDash 和愛彼迎。「愛彼迎早就不是一家小企業了,他原本可以等這一切過了再說。」

隨著遠程辦公成為許多企業的常態,這場疫情或將給旅行帶來永久性的改變。切斯基表示,雖然有些人會搬到郊區居住,但另一些人會周遊世界。那些重返工作崗位的人也會擁有更大的靈活性,因此他們有更多機會在周邊旅行。

「旅行和工作之間的界限正變得越來越模糊。」他說。

迅速採取行動,跟上行業的變化,是應對疫情的第一課。在過去幾個月裡,切斯基還提出一些建議:不要在市場營銷、人員配備或非核心項目上超支,並且要傾聽客戶的意見——就愛彼迎而言,客戶包括房客和房東兩個群體。

39歲的切斯基早在疫情之前就受到了很多批評和挑戰。多年來他一直吹噓公司要上市,但遲遲沒有落地。華爾街對虧損的科技初創公司愈發包容友好,但一些投資者因為無法兌現投資收益而感到沮喪。

其他人則擔心,切斯基在電視節目等與公司核心業務毫無關係的領域投入過多。公司去年的淨虧損甚至超過前兩年的總和。

後疫情時代的愛彼迎看起來更像是切斯基和兩位聯合創始人10多年前在舊金山公寓裡創立時的公司。

切斯基說,這場疫情迫使他「回歸本源」,重新將業務重點放在房屋租賃上。他一度致力於打造有著更廣業務的旅遊市場巨頭,而現在得往回撤。

人們仍會質疑愛彼迎收入和預訂量的增長能否持續,或者該公司是否是遭受重創的旅遊行業的主要受益者。對切斯基持懷疑態度的人還想知道,他能否繼續降低成本,以及在多長時間內專注於核心業務。

愛彼迎還必須想辦法搞定那些正在考慮對短期租賃實行分區管制的城市。隨著愛彼迎走上上市之路,像平台難以管制犯罪、保障安全等長期問題可能會受到更嚴格的審查。

今年3月的情況截然不同,當時關於愛彼迎的主要問題是它還能否繼續運營下去。歐洲市場的預訂量出現雪崩,當月第二周的同比降幅達80%。美國各地開始停業。

統計數據「像炸彈一樣砸向我的收件箱,」切斯基說,「我以前從未見過這樣的數字。」他在周末召開了緊急董事會會議。

來自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和安德森·霍洛維茨(Andreessen Horowitz)等風投公司的合夥人通過Zoom影片電話參加了會議,隨後他們又以這種方式舉行了多次周日董事會會議。

由於房屋預訂量銳減,愛彼迎的現金儲備正在消耗殆盡,需要迅速注入新的資金。

「這將比9·11事件和2008年金融危機的影響加起來還嚴重。」董事會成員、前美國運通公司(American Express Co.)首席執行官肯尼思·謝諾(Kenneth Chenault)回憶自己當時說。「這是你作為領導者的決定性時刻。」他對切斯基道。

3月26日晚,切斯基與數千名員工進行了一場氣氛嚴肅的影片通話,告訴他們「一切選項都在討論之中」,其中包括裁員。

隨後,切斯基看到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科技投資主管邁克爾·格裡姆斯(Michael Grimes)發來的一條短信,內容是銀湖(Silver Lake)和第六街合夥人公司(Sixth Street Partners)可能會對愛彼迎進行一筆債務投資。此前,銀行家們花了數天時間研究另一種融資方案,這種方案將使潛在投資者有權持有愛彼迎公司5%以上的股份。

銀湖和第六街的交易將使他們有權獲得愛彼迎公司1.25%的股份。雖然利率高達11%,但如果愛彼迎能夠迅速償還或進行再融資,這種賭注就更好。

切斯基說,整個行業都押注商務旅行比休閒旅遊復甦得更快,因為上次旅遊業因9·11停擺後就出現了這樣的情況。如果是這樣,愛彼迎的競爭對手,以酒店業務為重心的繽客(Booking Holdings Inc.)和Expedia集團將會受益。

切斯基的看法正好相反,理由很簡單:「9·11的時候還沒有Zoom。」他說。

與酒店不同,愛彼迎不持有任何房產。其營業成本很低,而且不需要達到最低入住率才能維持運營。

切斯基選擇了銀湖和第六街的債務方案。銀行家們在72小時內草擬了一份投資意向書。愛彼迎獲得銀湖和第六街提供的10億美元資金。另一個投資者財團隨後又提供了10億美元的貸款。

當時,切斯基和公司其他聯合創始人已經放棄領薪,同時將高管薪酬減半,並削減了近10億美元的營銷開支。這還不夠。切斯基說,他「逐行」查閱數百個開支項目。

「有時他會說,『噢,天哪,這一切會結束嗎?』」切斯基求助過的一位朋友說,「有些時候,他非常沮喪,覺得自己的夢想要破滅了。」

5月5日,切斯基忍著淚水,在影片會議上宣布了裁員1900人的計劃。此外,愛彼迎縮減了傳統酒店和豪華房產業務,並暫停向交通和媒體等新領域拓展。

這次裁員也是切斯基雄心壯志的收斂。此前,他曾在公司全體會議上告訴投資者、顧問和員工,只要他僱傭最聰明的人,就沒有什麼能阻止公司的增長。這種心態一度令看到切斯基花重金招募人才的投資者感到擔憂。2018年,切斯基聘用了效力亞馬遜公司(Amazon)時間最長的資深高管格雷格·格裡利(Greg Greeley)負責公司核心的房屋租賃業務。

切斯基自己則把更多時間花在了新的押注上,比如提供山頂瑜伽、品酒和陶藝課程的「體驗」項目。他一直將愛彼迎描述為一家有著遠大抱負的公司,使用諸如「愛彼迎的神奇世界」之類的措辭,說它有「無限的投資回報期」。

去年,愛彼迎收購了酒店預訂網站 Hotel Tonight,希望通過加入傳統酒店業務來實現收入增長。公司還聘請了一位航空業老將擔任全球運輸主管。此外,公司還發布了一部男同性戀合唱團電影,並計劃資助更多影片。

疫情打亂了以上種種努力。今年夏天,格裡利離開愛彼迎,切斯基則將注意力轉回愛彼迎的主營業務上。他說,即使情況恢復正常,他也將繼續專注於核心業務。

格裡利沒有回應關於愛彼迎的置評請求。

切斯基告訴投資者和顧問,他再也不想被迫大規模裁員了。據知情人士透露,為了避免再次出現這種情況,切斯基表示自己目前沒有增加公司營銷預算的計劃,並將把其他支出保持在較低水平。「他總算是清醒了。」一位投資者說。

被解僱的愛彼迎員工可以保留公司發放的蘋果筆記本電腦,並獲得為期一年的健康保險。愛彼迎在網上發布了離職員工的名錄,方便有招聘意向的公司接觸他們。公司還表示,愛彼迎的招聘專員會協助這些離職員工找到新工作。六名前員工和現任員工在採訪中表示,考慮到切斯基的裁員方式,他們對他產生了新的敬意。

切斯基加強了與現任員工的溝通,問答活動從每月一次改為每周一次。鑑於疫情隔離期間不少房東對平台退款政策大為不滿,他還試圖從所籌集資金中撥出一部分,補償三分之一被取消的訂單。

切斯基曾在危機早期介入,用原本屬於房東的資金為取消預訂的房客退款,而房東則指責平台一夜之間掏空了他們的賬戶。據切斯基經常諮詢的一位人士透露,切斯基曾後悔在照顧房客的同時,沒向房東闡明一些補助措施。

許多資金緊張的房東從愛彼迎上撤下了房源,將其掛牌出售或進行傳統租賃。

今年夏天,形勢開始朝著對切斯基有利的方向發展。許多家庭、學生及親朋好友在愛彼迎上尋找隔離住所。隨著全球各地的政府放鬆隔離限制,大城市的人們開始敢於前往鄰近的小城鎮旅行,而那些郊區並沒有大型連鎖酒店。

市場研究公司 AirDNA 的數據顯示,全球和美國市場的訂房量較去年同期仍在下降,但比4月份的低點已經有所回升——當時全球訂房量下降了50%以上。AirDNA 的數據顯示,從6月到8月,美國市場預定住宿的數量同比上升。

愛彼迎平台上的房源自3月份以來急劇下降,但在8月份出現回升。

愛迪生趨勢公司(Edison Trends)基於對逾40萬筆電子收據的分析顯示,從6月到9月底,消費者在愛彼迎上的支出超過了在萬豪國際(Marriott International)、洲際酒店(InterContinental Hotels Group)或希爾頓酒店集團(Hilton Worldwide Holdings)上的花費。

愛彼迎的這次業務反彈比幾個月前銀行家向投資者介紹的最佳情況還要好。當時他們預測,今年第四季度愛彼迎業務將開始好轉。

據知情人士透露,愛彼迎今年第二季度虧損3.97億美元,收入較上年同期下降72%。由於削減了大部分營銷支出同時裁員,當季運營支出也下降了38%。相比之下,2019年第二季度的運營成本同比上升了48%。

切斯基表示,過去幾個月的大部分時間裡,他每天工作16個小時,基本都在盯著自己的 iMac 電腦。打電話時,他會在臨時家庭辦公室裡來回踱步。切斯基的舊金山住宅位於 Mission 時尚街區,他在住宅頂層20英尺見方的閣樓裡辦公。有時,切斯基會坐在附近多洛雷斯公園的長椅上,與董事會成員交談。

切斯基的母親在封鎖開始前就住在舊金山,疫情後搬來與他同住。切斯基自20多年前上高中開始就沒和母親住在一起過了。他買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輛自行車,經常在公園裡騎,還做巧克力脆片曲奇來尋求慰藉。

隨著業務恢復,切斯基想要向投資者發出強烈信號,並提振員工士氣。據切斯基經常諮詢的一位人士說,有一些員工擔心自己手中將在今年年底到期的股票期權。

最近幾個月,愛彼迎雇回了一些被裁員工。在周四一次全公司範圍的線上會議中,切斯基宣布愛彼迎將恢復員工激勵計劃。

英文原文:How Airbnb Pulled Back From the Brink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