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端 x 華爾街日報

TikTok 禁令生效前的決定性時刻發生了什麼?

TikTok 的未來經歷長達數月的謀劃後,依靠美國商界兩名極具影響力高管在最後時刻打的兩通電話,才說服美國總統特朗普同意一項初步協議。


2020年9月21日,一名拿著智能手機的年輕人在TikTok廣告前走過。 攝:Sean Gallup/Getty Images
2020年9月21日,一名拿著智能手機的年輕人在TikTok廣告前走過。 攝:Sean Gallup/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TikTok 的未來經歷長達數月的謀劃後,依靠美國商界兩名極具影響力高管在最後時刻打的兩通電話,才說服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同意一項初步協議。

上述協議涉及由骨文公司(Oracle Co., ORCL)和沃爾瑪(WalMart Inc., WMT)持有一家總部位於美國的新 TikTok 實體的部分股份。讓特朗普認可該協議的關鍵是粗略勾勒出的創建一個50億美元教育基金的計劃,相關人士稱之為一種旨在安撫特朗普的姿態。該計劃提出得太遲,以至於到宣布時,TikTok 及其中國母公司還不知道它是上述協議的組成部分。

這一最後時刻的波折發生前,一小群企業高管和以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為首的官員上周共同進行了商討,以確保一項方案入能得到特朗普的支持。特朗普已經揚言要以國家安全風險為由封禁 TikTok,相關商討的主要目的是把這款為中國公司所有的應用美國化。當時這群人正取得進展,但結果尚未明朗。

上周五,特朗普與甲骨文董事長埃裡森(Larry Ellison)以及沃爾瑪首席執行官董明倫(Doug McMillon)通了電話。埃裡森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也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據知情人士透露,通話過程中,埃裡森花了大部分時間來遊說特朗普,試圖讓他對這項交易的結構以及甲骨文在化解他的安全擔憂方面所扮演的角色感到滿意。

知情人士稱,這些高管上周六再次與特朗普交談。特朗普仍想要一些額外的東西,於是就有了上述教育基金計劃,該計劃的細節仍不得而知。接下來在幾小時內,特朗普就宣布他原則上支持該初步協議,不過該協議仍需要獲得相關各方的最終批准。

在兩個月的談判過程中,權貴、企業戰略和地緣政治謀劃交織在一起,共同決定了這款一億美國人用來分享舞蹈短片和搞笑影片的應用的命運,這在美國商界史上幾乎沒有先例。位於中心的是美國總統和他的願望,即至少將中國在全球最成功的科技平台的美國業務置於美國控制之下。

相關談判不走尋常路,所產生的結果也非同尋常。一名知情人士稱,通常參與企業交易的投資銀行家沒有參與其中。如果美國成功奪取了一家中國企業成功典範很大一塊業務的控制權,則可能在不斷升級的美中科技霸權爭奪戰中產生進一步影響。

與白宮原則上批准之前的時期一樣,很多事情仍不確定。相關細節仍需仔細討論,還要經過美國官員和批准,包括股權和 TikTok 的估值問題 TikTok 估值可能高達600億美元。特朗普周一重申,他預計新公司將由美國人控制。他在福斯新聞(Fox News)說:「如果我們發現他們沒有完全控制權,那麼我們就不會批准這筆交易。」

周一,參與方對擬成立的新公司 TikTok Global 的股權結構公開表達不同看法。TikTok 母公司字節跳動的發言人表示,該公司將直接保留80%的股份,而甲骨文周一上午表示,這80%的股份將按比例分配給字節跳動的現有股東,其中包括美國投資者,而且「字節跳動將不會擁有 TikTok Global 的所有權」。

中國政府尚未批准該交易。中方官員沒有回應置評請求。中共支持的《環球時報》(Global Times)的總編輯胡錫進周一在 Twitter 上表示,他認為北京方面不會批准目前的協議。他說,該協議將危害中國的國家安全、利益和尊嚴。胡錫進早些時候曾稱讚說,有必要把 TikTok 的新方案在全球推廣。

根據上周末宣布的安排,TikTok 的數據將轉移到美國的服務器上,這些服務器的安全措施得到了加強,由甲骨文運營,甲骨文首席執行官卡茨(Safra Catz)監督。卡茨曾是特朗普國家安全顧問的人選之一。甲骨文承諾 TikTok 用戶的數據將得到安全保障。

這種結構看起來與特朗普最初的要求有所不同,可能會讓 TikTok 位於北京的母公司字節跳動成為總部位於美國的新公司的大股東。初步協議也沒有要求轉移 TikTok 珍視的算法的所有權;算法是這款應用程式的秘密武器,也是被視為具有重要性的中國資產。

今年7月,特朗普瞄準了 TikTok 。當時美國政府表示,可能會對美國人禁用該應用程式,原因是擔心 TikTok 的數據可能會被中國政府訪問用於不正當的目的。TikTok 表示,不會發生這樣的事。隨後,特朗普發布了一項行政令,將9月中旬作為達成協議的最後期限,併為最終達成協議另外設定了90天的最後期限。

在之後幾周的大部分時間裡,微軟(Microsoft Co., MSFT)似乎處於領先地位。微軟當時計劃收購 TikTok 在美國和其他三個國家的業務。8月2日,微軟首席執行官納德拉(Satya Nadella)與特朗普進行了交談,表示該公司將努力達成協議。

沃爾瑪後來與微軟合作推動這一努力。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特朗普提出要求後,沃爾瑪開始與字節跳動首席執行官溝通,致力在美國和全球與字節跳動建立更緊密的關係,以期通過該平台建立廣告和電子商務業務。這位知情人士表示,董明倫告訴字節跳動和字節跳動投資者泛大西洋投資集團(General Atlantic L.L.C., GAP.XX)的首席執行官福特(Bill Ford),無論其他買家是誰,沃爾瑪都有意參與這筆交易。

隨著最後期限的臨近,微軟達成協議的前景變得渺茫。8月底,中國政府發布了針對人工智能技術出口的新限制,意味著 TikTok 的核心算法不能被包括在交易中。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北京方面告訴字節跳動,不希望由一家美國公司控制 TikTok 的技術,也不希望其被強行出售。

據了解字節跳動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張一鳴想法的知情人士稱,張一鳴不想放棄對 TikTok 的控制權,這一點越來越明顯。 TikTok 使他得以打造出一個不同於其他中國科技企業的全球熱門產品。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字節跳動的美國投資者也感到不滿,因為他們的「金獎券」可能會被搶走並賣給其他美國人。

2018年10月22日,加州舉行的Oracle OpenWorld大會上,Oracle聯合創始人兼董事長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發表主旨演講。
2018年10月22日,加州舉行的Oracle OpenWorld大會上,Oracle聯合創始人兼董事長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發表主旨演講。 攝: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甲骨文和字節跳動於是拿出了一項自認為可以打消特朗普政府技術層面擔憂的提議,儘管該提議沒有涉及全面出售 TikTok 美國業務。據熟悉上述公司的知情人士透露,微軟確實對控制權感興趣,而甲骨文則願意成為少數股權投資者,主要看重的是為旗下雲業務贏得一個大客戶。甲骨文以往與美國政府有過合作,因此字節跳動及其投資者認為選擇甲骨文更符合自身利益。

大約10天前,字節跳動向姆努欽作出上述提議。之前,為挽救 TikTok 在美國被禁的命運,同時解決特普朗政府內部的安全顧慮,連月來姆努欽一直在尋找一條兩全之路。在此期間,姆努欽再次在特朗普面前與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爆發爭吵,延續了二人在對華貿易談判期間的對立。

在9月的第二個周末,字節跳動告知微軟已出局,字節跳動選擇了甲骨文。沃爾瑪當時暗示,仍希望參與該交易。

在最後一周,參與者試圖微調一項他們認為可能會得到特朗普和中國領導層批準的協議。據其中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一組與該交易有密切關係的人士進行了討論,其中包括美國財長姆努欽、甲骨文的埃裡森和卡茨、沃爾瑪的董明倫、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以及字節跳動投資方泛大西洋投資集團的福特。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最初的提議包含了最終獲得特朗普批準的許多核心內容:成立總部位於美國的實體 TikTok Global,甲骨文為其數據安全提供保障,計劃讓這家新公司在美國上市,上市後新公司的多數股權將在不在中國公司手中。知情人士說,福特提出了這樣一項要求,除了張一鳴, TikTok Global董事會其他成員將都是美國人。

一份提議書被交給了此前一直在評估 TikTok 安全擔憂的行事隱秘的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S., 簡稱CFIUS)。

CFIUS敦促這些人加強 TikTok Global 將在12個月內上市的承諾,確定其董事會構成,詳細說明甲骨文和沃爾瑪的持股比例以及新公司的股權結構。

磋商多次受到特朗普即興言論的幹擾。早些時候,一些參與者不確定他們必須在哪個截止日期之前完成。特朗普曾公開表示,截止日期是9月15日的周二,但姆努欽在前一天澄清說,截止日期是之後的周日。

姆努欽最初對甲骨文的交易持懷疑態度,他不確定特朗普是否會接受 TikTok 美國業務全盤出售之外的選項。

相關公司高管向姆努欽強調,別無選擇,否則就只能看著 TikTok 被禁了。姆努欽改變了主意,開始向特朗普推銷一項交易,他認為這項交易將解決美國對國家安全的擔憂,同時也能讓中國政府和中國投資者滿意。

在特朗普政府內部,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中國不會讓字節跳動全盤出售 TikTok 或算法等核心資產。白宮官員認為,特朗普試圖在美國禁用 TikTok 的舉動讓北京方面感到難堪,中國政府現在決定讓字節跳動成為一個全球成功典範,反對出售 TikTok。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稱,這些人花了大量時間遊說美國官員,試圖讓他們相信字節跳動不是另一個華為技術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特朗普已對通訊設備巨頭華為實施了嚴格的限制。與華為不同,字節跳動一直有全球大投資者參與投資,而且其五人董事會中只有兩人是中國人,其中包括張一鳴。

在批准前的幾天,特朗普釋放了相互矛盾的信號。他上周三告訴媒體稱,他對讓中國投資者保留控制權的交易持懷疑態度,並一再表示微軟仍在參與。但知情人士稱,微軟從9月13日開始就不再參與了。

特朗普上周三稱,他最初要求財政部從這筆交易中分得一些錢,但被白宮律師阻止了。特朗普將這筆付款比作房地產市場的「中介費」。其中一位知情人士稱,特朗普私下裡仍在向參與談判的人施壓,要求付錢才會批准該交易。

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和司法部長巴爾(Bill Barr)重申反對該交易,稱國家安全問題並未得到全面解決。特朗普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的人也繼續對目前的提議提出質疑。

據知情人士說,姆努欽和其他美國官員試圖確保美國投資者最終能夠控制新公司 TikTok Global 的多數股權。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說,這些美國官員還向字節跳動提出增強的數據安全和數據管理保障措施。在與姆努欽的一次深夜電話會議中,這家中國公司同意了這些措施。

Renaissance Macro政策分析師帕夫利克(Stephen Pavlick)表示:「我認為姆努欽在這裏扮演的角色是,‘我如何才能讓大家都保全面子,並以中國認可的方式來組織安排交易?’」帕夫利克曾擔任美國財政部的助理部長,參與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事務。

一位了解談判情況的人士表示,當周該交易的所有三個主要方面都進行了修改:投資規模和公司治理,用戶數據云存儲參數,以及源代碼和人工智能的安全性。不過,這些改變被描述為是漸進性的。

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批准了修改後的提議,其中包括為新的 TikTok Global 組建一個五人董事會,其中有四位是美國人:福特和董明倫,以及字節跳動另外兩個美國投資者的領導人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全球管理合夥人萊昂內(Doug Leone)和海納國際集團(Susquehanna International Group)的丹特希克(Arthur Dantchik)。根據提議,張一鳴將是第五名董事會成員。但該提議仍有可能改變。

甲骨文將控制用戶數據並保證其安全。這幾家公司承諾,該交易將在美國創造2.5萬個就業崗位,併為美國財政部帶來超過50億美元的新稅收收入。

當時,知情人士稱,尚不清楚特朗普是否會支持該交易。接著,在上周五上午,美國商務部發布了實施特朗普最初禁令的規則,稱從9月20日周日午夜開始,美國用戶將被禁止下載 TikTok 。這是一個程式上的舉動,但凸顯出如果交易沒有完成 TikTok 所面臨的危險。作為回應, TikTok 向聯邦法院提起訴訟,尋求阻止該禁令。

與董明倫和埃裡森的通話在一定程度上促使特朗普批准了這項初步協議。埃裡森向特朗普解釋了甲骨文安全的技術層面。相比特朗普與他的國家安全團隊的類似對話,埃裡森的闡述方式能夠更清晰地引起特朗普的共鳴。

上周五下午,這幾家公司希望這項協議能夠在當天晚些時候宣布。當天,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露絲·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去世的消息讓所有議程暫停了一天。

上周六隨後通了幾次電話並在最後一刻得到有關教育基金的承諾後,特朗普表示,他原則上支持該交易,並確保提到了埃裡森。

特朗普表示:「 TikTok 正在前進。我們正在與甲骨文溝通,你們知道這是埃裡森的公司。我們還在與參與該交易的沃爾瑪溝通,沃爾瑪是個偉大的公司。一家偉大的美國公司。100%安全。」

相關公司的高管對此感到高興和寬慰,但對情況的了解程度並不一樣。字節跳動在其中文社交媒體網站上發布了一則聲明,稱直到看到媒體報導才聽說這項50億美元的教育基金計劃。據知情人士表示,截至周日,字節跳動和 TikTok 仍不清楚這個計劃到底是什麼以及資金來源。

英文原文:TikTok’s Zero Hour: Haggling With Trump, Doubts in China and a Deal in Limbo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