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端 x 華爾街日報

對大型科技公司,特朗普和拜登怎麼看?

無論誰贏得11月3日的大選,預計大型科技公司都將面臨更多審視,不過,在科技巨頭帶來的一些問題以及如何解決這些問題方面,美國總統特朗普和挑戰者拜登的立場存在一些不同之處。


2018年9月5日唐納德·特朗普的照片與Google徽標。 攝:Jaap Arriens/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2018年9月5日唐納德·特朗普的照片與Google徽標。 攝:Jaap Arriens/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無論誰贏得11月3日的大選,預計大型科技公司都將面臨更多審視,不過,在科技巨頭帶來的一些問題以及如何解決這些問題方面,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對手拜登(Joe Biden)的立場存在一些不同之處。

如果贏得連任,特朗普和他任命的領導班子很可能會維持在他的第一個任期內對科技公司發起的大規模監管審視,甚至可能加快步伐。這一行動包括批評社交媒體打壓保守派聲音,對 Alphabet Inc. (GOOG)旗下的 Google(Google)、Facebook Inc. (FB)等互聯網巨頭展開反壟斷調查,以及對 TikTok 和微信(WeChat)等中國應用採取行動。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也一直對大型科技公司的市場影響力持批評態度。他的競選搭檔、加州民主黨參議員哈裡斯(Kamala Harris, 中文名:賀錦麗)稱,他們將支持更嚴格的反壟斷監管和在線私隱規定。不過,拜登的陣營強調,將迫使社交媒體公司更好地監督它們的網站,防止虛假資訊,並將採取政府行動,向那些因科技創新(例如自動駕駛汽車)而面臨失業風險的工作者提供幫助。

鑑於美國國會也在關注大型科技公司,這兩名總統候選人無論誰當選,都可能從立法方面入手,增強數字市場的競爭,擴大寬帶覆蓋範圍,保護消費者私隱。

「無論誰贏得大選,放任不管的做法已不復存在,」前奧巴馬政府反壟斷官員基梅爾曼(Gene Kimmelman)稱。他最近與人合寫了一篇論文,呼籲成立一個新的機構來監管大型數字平台。

反壟斷

奧巴馬政府樹立了對科技公司友好的名聲,曾聘請矽谷資深人士擔任重要職位,並拒絕針對 Google 及其他公司提起反壟斷訴訟。拜登曾在奧巴馬政府擔任副總統。一些保守派和持進步主義立場的科技批評人士同樣擔心,若拜登組建政府會再次採取這一立場,以寬鬆條件和解特朗普政府提起的任何反壟斷案件。

拜登競選團隊發言人希爾(Matt Hill)拒絕就和解反壟斷案件的前景置評,但暗示拜登會很強硬。

「拜登早就說過,最大的罪惡之一是濫用權力,」希爾說。「許多科技巨頭及其高管不僅濫用權力,而且誤導美國人民,破壞我們的民主,逃避任何形式的責任。如果拜登當選總統,這一切都會結束。」

特朗普競選團隊稱,上述寬容立場已隨著現任總統贏得2016年大選而結束。特朗普執政下的美國司法部一直在調查 Google 搜索和廣告業務中可能存在的反競爭行為,預計將在大選前就此提起訴訟,且可能會持續到2021年及以後。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簡稱FTC)也在調查科技公司潛在的反壟斷違規行為,包括準備可能對 Facebook 提起的訴訟。

2020年3月25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在美國弗吉尼亞州進行虛擬新聞發布會。
2020年3月25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在美國弗吉尼亞州進行虛擬新聞發布會。攝:Andrew Harrer/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在民主黨初選期間,拜登沒有加入要求分拆科技巨頭的改革派的行列,拜登稱,在正式調查之前就這樣做還為時過早。今年夏天,拜登與他在民主黨初選時的最後一位對手佛蒙特州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聯合成立了一個負責提供政策建議的特別工作組,提議將以反競爭行為為由分拆一些公司的做法作為最後的手段。

不過,拜登已表示,反壟斷執法力度還不夠強大,負責監管競爭的聯邦機構應對科技公司進行嚴格審視。

特朗普也沒有呼籲進行此類分拆,儘管這是持續的反壟斷調查可能會引發的一個結果。

科技公司的責任盾牌

立法將會是特朗普第二任期一個特別關注的焦點,目的是縮減社交媒體公司按照1996年《通訊規範法案》第230條享有的保護,該條款為社交媒體公司在已發布的內容和限制內容的舉措方面提供了廣泛的法律免責保護。特朗普表示,該法被用來審查保守派的觀點。

特朗普在9月8日的一條推文中呼籲廢除第230條,這與拜登今年早些時候表達的立場一致,不過動機大為不同。即便如此,該法卻被認為是互聯網行業的基礎性法律,得到了兩黨的支持。

特朗普今年要求監管機構考慮根據第230條對互聯網公司進行更嚴格的監管,以應對這些公司沒有公平地限制用戶的言論或者沒有履行有關言論自由承諾的情況。

特朗普競選團隊發言人扎格(Samantha Zager)稱:「顯然,大型科技企業認為他們是網上真相的仲裁者,但他們顯然看不到自己對保守派觀點的偏見。」該發言人還稱:「特朗普總統會繼續倡導互聯網擁護言論自由,而不是進行審查。」

凸顯出白宮重視該問題的一個表現就是,特朗普最近撤回了對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中一名共和黨委員的連任提名,此前該委員對特朗普在第230條規定上採取更強硬立場的法律依據表示了擔憂。據知情人士透露,白宮還向擔任FTC主席的共和黨人西蒙斯(Joseph Simons)施壓,要求他採取更多行動來支持特朗普政府的這一努力。

當拜登呼籲廢除第230條時,讓科技界大吃一驚。與其他保守派人士不同,拜登稱一些社交媒體平台在監督審查方面做得太少,而不是太多。

拜登的競選網站用了整整一個頁面來批評 Facebook 以及 Facebook 在監管政治言論方面相對放任的政策。一些批評人士稱,Facebook 的這種政策對特朗普有利。拜登已把 Facebook 稱為不負責任。

至於可能以什麼樣的新政策來取代第230條,拜登尚未做出闡述,但他似乎希望社交媒體公司在刪除內容方面能更加積極,而不是更消極,特別是對那些被拜登競選團隊認為是親特朗普團體散布的虛假資訊。Facebook表示,讓選民看到政治候選人的各種聲明很重要。

特朗普和其他共和黨人對 Facebook 也有自己的不滿,Facebook 刪除了特朗普的一些競選廣告和他對新冠疫情的一些表態內容。

但他們有時也會稱讚該公司的決定,例如,該公司拒絕加入 Twitter Inc.(TWTR)等競爭對手的行列,給特朗普的一篇關於暴力抗議的帖文貼上標籤並過濾。

就業保護

拜登對自動駕駛汽車等許多技術創新對中產從業者的潛在影響表示擔憂。2018年,他在華盛頓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一次演講中表示:「無論你對自動化和自動駕駛卡車的預測是否正確,這些人都不傻。」拜登表示:「他們會聽,他們也理解,他們害怕得要死。」拜登提出的解決方案包括提供額外的政府援助,幫助被科技發展打亂生活的工人。

拜登還直言不諱地談論使用政府規定迫使「零工經濟」企業將獨立合同工重新歸類為員工、向其支付福利的做法。加州一直在試用這樣的政策。

今年早些時候在接受《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採訪時,拜登描述了作為副總統會晤科技公司負責人時的情況,他稱他們是「討厭鬼」,在兜售他們行業的經濟利益。

拜登說,當時他回應道:「你工資單上的員工人數還沒有通用汽車公司(General Motors Co., GM)上個季度所有的裁員人數多。所以不要再對我宣講你是如何創造這些就業機會的。」

特朗普的競選團隊表示,加州的零工法等政策「剝奪了工作者制定自己的時間表、參與自由開放的零工經濟的機會」。

美國勞工部去年表示,在網站或應用程式上提供服務的人應該被視為僱傭他們的消費者的僱員,而不是虛擬市場的僱員。這項政策可能會讓零工經濟從業者更難在勞資糾紛中獲勝。美國現任勞工部長是特朗普任命的。

特朗普政府還尋求通過學徒培訓來擴大工人培訓的範圍,手段之一是為企業開展他們的學徒培訓計劃創造便利。

英文原文:Where Trump and Biden Stand on Big Tech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