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

晚報:香港終審法院外籍法官施覺民辭任 澳記者稱與《國安法》有關


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施覺民(James Spigelman)。 Fairfax Media via Getty Images
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施覺民(James Spigelman)。 Fairfax Media via Getty Images

香港終審法院外籍法官施覺民辭任 澳記者稱與國安法有關

香港政府今日(18日)刊憲公布,特首林鄭月娥按有關法例於9月2日撤銷施覺民(James Spigelman)法官的委任。行政長官辦公室表示,施覺民於9月2日向行政長官辭任,因此行政長官按有關法例撤銷施覺民法官的委任,但施覺民並沒有提及辭任的原因。但澳洲廣播公司(ABC)記者 Stephen Dziedzic 在其 Twitter 引述施覺民原話表示,辭任「與《國安法》的內容有關」(related to the content of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s)。

現年74歲的施覺民於2013年成為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並於去年7月獲續任三年,原定任期至2022年7月29日。他於1946年在波蘭出生,後在澳洲悉尼大學取得文學士及法學士學位,1980年開始以大律師身分執業,1986年獲委任為御用大律師。

香港終審法院共有4名香港非常任法官和14名海外非常任法官。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稱,若 ABC 引述屬實,施覺民可能不會是最後一個辭任的外籍法官。

特首林鄭月娥曾在9月1日表示,香港沒有三權分立,高度自治不等於全面自治,並說中國中央政府授權特首管治香港,特首須向中央及特區負責,隨後國務院港澳辦和中聯辦昨日分別發文,支持香港政府有關香港不實行「三權分立」的說法。

終院上訴失敗 陳凱欣失立法會議席

2016年因香港立法會宣誓風波被取消議員資格的劉小麗,在2018年參加補選時被選舉主任裁定提名無效。但高等法院早前裁定劉小麗的選舉呈請勝訴,並裁定在當次補選中勝出的陳凱欣「非妥為當選」。陳凱欣其後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香港終審法院今日拒絕批出上訴許可,意味着陳凱欣即時失去立法會議席。

劉小麗對法庭裁決表示歡迎,又稱目前疫情減退,應進行九龍西立法會補選;陳凱欣則表示對裁決感到失望,又指她失去議席並非因當選後有任何錯失,稱日後會繼續參與地區工作。

克拉奇訪台第二日 多架解放軍戰機越台海中線

美國國務院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今日在台灣展開第二日訪問行程,台灣行政院副院長沈榮津、經濟部長王美花等人在上午與克拉奇舉行會晤;下午克拉奇到行政院,拜會了行政院長院長蘇貞昌;預料台灣總統蔡英文稍晚將與克拉奇共晉晚餐。明日克拉奇也將出席真理大學舉行的台灣前總統李登輝追思告別禮拜。

北京方面對克拉奇此行極為不滿,解放軍東部戰區18日起在台海附近組織實戰化演練,強調這是針對當前台海形勢,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所採取的正當必要行動。台灣防衞部門表示,上午偵測到18架大陸戰機越過台灣海峽中線,進入西南部的防空識別區,台灣派出戰機監視。

台灣總統府發言人張惇涵表示,大陸近來在台海及區域周邊各種軍事挑釁的行為,對中國國際形象並無益處,呼籲北京自我克制。

中國出版人耿瀟男夫婦遭刑拘 保釋被拒

近年在文化公共領域活躍的中國出版人耿瀟男和她的丈夫,9月10日晚因涉嫌「非法經營罪」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律師為他們申請保釋被拒,至今無法與他們見面。

耿瀟男是清華大學法學院前教授許章潤的好友,當許章潤被四川警方帶走時,耿瀟男曾對他進行聲援。

公開資料顯示,耿瀟男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導演系,任傳奇天輝影視文化公司丶北京無涯新媒體文化傳播董事長,北京瑞雅書業總編輯,也是公和基金和共和講堂執行理事及駐場主持人。

2020年搞笑諾貝爾獎揭曉 特朗普獲醫學教育獎

第30屆搞笑諾貝爾獎於美國當地時間9月17日透過網絡視頻會議舉行,今屆的主題是「蟲子」(bugs),頒出了聲學獎、心理學獎、和平獎、物理學獎等多個獎項。

在各個獎項當中,今年較受矚目是的醫學教育獎,它頒給了巴西、英國、印度、墨西哥、白俄羅斯、美國、土耳其、俄羅斯、土庫曼斯坦的領導人。原因是「比起科學家及醫生,政治人物對於生命的影響實在是直接得多」。

搞笑諾貝爾獎由美國《科學幽默雜誌》(Annals of Improbable Research,AIR)於1991年發起,以表揚和鼓勵一些「乍看搞笑,實則引人深思」的研究,從而提倡以有趣、甚至荒誕的形式為解決生活問題帶來啟發和靈感。該獎每年在諾貝爾獎頒獎前一至兩週公布,是對諾貝爾獎的有趣模仿,評委包括真正的諾貝爾獎得主。

律師任全牛再被拒見被扣港人 控告公安局違法剝奪當事人辯護權

據端傳媒了解,律師任全牛今晨到鹽田公安局為早前因偷渡被捕的12名港人遞交經公證的委託手續;任全牛又將一份刑事管轄權異議移送申請書交給接待人員,提出鹽田公安局對本案沒有管轄權,向辦案單位要求移送當事人回香港。

任全牛後來前往鹽田看守所預約會見被扣港人,看守所表示當事人已有兩名律師,拒絕任全牛要求,當局亦拒透露兩位官派律師名字。

任全牛其後向公安局要求面談,或告知兩名官派律師的名字及聯絡方法,指出自己代表家屬來遞交代理手續,當局說有了律師,也應該把情況正式告知,好給家屬一個合理處置,讓家屬跟當事人的律師溝通。在一切協調無果後,任全牛最後到鹽田檢察院,控告公安局違法剝奪當事人辯護權。

國安法 宣誓風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