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 x 華爾街日報 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美中上演科技「離婚大戰」,企業將不得不選邊站

美中科技行業在某些方面緊密交織在一起,在其他方面則各行其道。美國方面最近採取的行動旨在切斷剩餘的聯繫。


抖音在一個科技博覽中的攤位。 攝:Costfoto/Barcroft Media via Getty Images
抖音在一個科技博覽中的攤位。 攝:Costfoto/Barcroft Media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就像一對因不可調和的矛盾而分手的名人夫婦一樣,中美兩國分道揚鑣可能會給身後留下一堆爛攤子。最近兩國圍繞科技公司的「離婚大戰」充斥著威脅、反駁和訴訟。現在和未來發生的事情,對於任何依賴於兩國中任何一國的技術或業務的公司都有重大影響。

誰也猜不準兩國中哪一方將勝出。本世紀剩餘時間似乎將考驗中國能否發展(或獲得)所需要的一切,以維持一個現代技術官僚制的監控型國家體制,更不用說能否擴大國內消費者基礎來彌補出口的減少。

與此同時,美國及其盟友面臨著失去中國潛在巨大市場的風險。最終,這也可能意味著美國公司將減少在中國的技術生產,但這可能需要幾十年的時間。對互聯網公司來說則沒有那麼大的風險,因為中國的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很久以前就過濾了Facebook Inc. (FB)、Google(Google)、Twitter Inc. (TWTR)、YouTube、Netflix Inc. (NFLX)、維基百科(Wikipedia)和西方主流互聯網的大多數其他網站和服務。

現在是美國在採取封禁行動,特朗普政府最近的矛頭指向智能手機和通信網絡設備巨頭華為技術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字節跳動(Bytedance Inc.)旗下的全球流行應用TikTok和騰訊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簡稱﹕騰訊)的微信。美國這些行動的理由主要是國家安全因素,而不是經濟保護主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提出的「清潔網絡」(Clean Network)計劃要把所有中國應用程式、雲服務提供商,甚至中國通信和海底電纜都排除在美國和越來越多其他國家使用的互聯網基礎設施之外。

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研究中國軍事戰略和創新問題的副研究員Elsa Kania表示:「基於(中國政府)構成的潛在威脅,我並不反對限制或監管中國公司的決定。」她說:「但是,我們現在是在尋求戰略上小心地清理美國和中國的經濟和生態系統?還是試圖通過任何可用的手段分割這些生態系統?即便這些方式可能會對美國經濟和整個創新生態系統造成巨大附帶損害。」

答案可能取決於你考慮的是何種業務。

TikTok和微信

有人問,這些舉措是否意味著美國將要「分裂互聯網」,而北京方面基本上已經這樣做了。以最近受到美國總統特朗普禁止與TikTok和微信交易的行政命令影響的這兩家中國公司為例。

字節跳動旗下TikTok在美國青少年中廣受歡迎。美國的禁令對這塊龐大的業務構成了生死存亡的威脅,這款應用在美國有數千萬月活用戶。僅TikTok估值就達到500億美元,可能是其母公司總估值的一半。TikTok已經因為國家安全原因在印度被禁,損失大量相對富裕的美國用戶將更難彌補,特別是考慮到TikTok不在中國運營。在中國國內,字節跳動運營一款類似但有區別的服務抖音。這種分開運營方式是為了讓中國以外用戶的數據儲存在中國境外,以避免該公司現在遇到的這種麻煩。

這是字節跳動有意將TikTok部分業務出售給微軟(Microsoft Co., MSFT)的原因,售價可能是其最近估值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美國針對騰訊旗下微信的禁令對該公司可能影響不大。騰訊的利潤正在飆升,該公司在近期的業績電話會議上稱,美國業務的收入不到其全球收入的2%。在中國微信已成為日常生活中佔主導地位的商業平台,相當於PayPal、Uber(Uber Technologies Inc., UBER)、Grubhub、WhatsApp等應用的組合體。但在美國,微信的使用率並不高。

但目前尚不清楚這項措辭寬泛的行政令旨在阻止與騰訊和字節跳動的所有交易,還是只是為了在美國禁用他們的應用。十多家美國跨國公司上周二與白宮官員的電話會議上尋求白宮方面做出澄清,當中包括蘋果公司(Apple Inc., AAPL)、福特汽車公司(Ford Motor Co., F)和華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mpany, DIS)。該行政令由美國商務部負責解釋,根據目前的內容,其可能禁止在任何國家與騰訊和字節跳動的幾乎所有交易。

位於北京的研究機構龍洲經訊(GaveKal Dragonomics)的科技分析師Dan Wang稱,在目前的僵局中美國有很多籌碼,因為除了在美國禁止這些應用以外,美國還有權阻止美國企業和使用美國技術的外國企業向中國科技企業出售產品和技術。

科技研究機構Moor Insights & Strategy總裁Patrick Moorhead稱,由於中國已經封了許多美國科技企業,因此中國的籌碼較少。Moorhead說:「我認為中國在幾年前就打出了他們的牌。」北京方面可能通過其它方式進行反制,比如取消與波音公司(Boeing Co., BA)的飛機訂單。

華為於東莞的總部。
華為於東莞的總部。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華為和蘋果公司

華為和蘋果公司這兩家硬件製造商的情況,體現了中美科技分道揚鑣較為棘手的一面。

華為是全球銷量第一的智能手機製造商。美國在5月宣布,任何美國公司,或者任何使用美國技術的公司,在沒有美國商務部授予的許可的情況下,都不能直接向華為銷售,這令華為的前景遭受重大打擊。

華為報告稱,因為無法再從晶片製造商台灣積體電路製造股份有限公司(Taiwa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 2330.TW, 簡稱﹕台積電)採購,該公司將無法再生產用於手機和下一代5G基站的最先進的微晶片。台積電使用了一些源自美國的技術。華為還從美國的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購買無線通信晶片,目前高通公司正在進行遊說,希望美國政府能允許這一關係繼續下去。

華為對外部供應商的這種依賴是中國自身半導體製造能力在全球舞臺上還不具競爭力所致。中國去年進口了價值3,000億美元的微晶片,主要用於生產出口產品。Wang稱,由於幾乎所有的半導體製造都使用美國技術,華為也不能從中國本土企業中芯國際集成電路製造有限公司(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 0981.HK, SMI, 簡稱﹕中芯國際)採購晶片。就算可以從中芯國際採購,這些晶片的工藝技術也比台積電和其他最新一代晶片製造廠落後五年左右。

但Wang稱,美國迫使這家中國最大的智能手機和蜂窩網絡硬件製造商及全球最大的科技硬件公司之一完全依靠從美國以外的市場採購的零部件,這種局面可能會加快中國半導體業的發展。事實上,這可能提供比中國政府持續數十年且耗資巨大的措施更大的助推力。

對於全球最賺錢的智能手機製造商蘋果公司而言,中美兩國面臨的經濟後果可能足以使該公保持在華特有的優勢地位,至少目前是這樣。

蘋果公司在中國的供應鏈包括300多萬名工人。從理論上講,中國可以禁止中國公司與蘋果公司做生意,從而摧毀後者在中國的銷售或甚至完全終結其生產iPhone的能力。但此舉對中國自身帶來的經濟後果將非常嚴重,中國政府不太可能這樣做。

Wang說,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只要美國不以某種方式阻止在華蘋果設備安裝國內版微信,iPhone在中國的銷售似乎就不會受到威脅。

無論如何,這樣的緊張關係意味著許多公司正尋求實現多元化,將製造業務從中國遷出。一些公司發現這樣做困難重重,因為中國控制著許多關鍵程式。但Moorhead表示,就在20年前,除了塑膠注射成型、金屬彎制和一些總裝業務之外,中國還幾乎沒有什麼技術專長。因此,中國將在半導體等產品的製造方面有所改進,但並不意味著其他國家的供應鏈最終仍無法為iPhone生產更多零部件。

中國正在努力實現的不僅僅是一個獨立於美國的互聯網,而且是一個完全獨立的技術棧,從應用程式和服務一直到它們運行所需的矽微晶片。

展望未來,美國企業與潛在中國合作夥伴打交道時肯定會更加謹慎,反之亦然。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U.S.-China Business Council)周二發布的一項調查報告稱,86%的會員企業表示,當前的緊張局勢導致銷售下降,或以其他方式影響了在中國的交易。

Wang表示,中國的科技公司認為,美國的監管行動就像大地震一樣不可預測,對供應鏈的影響也像大地震一樣。他還稱,每家公司都必須培育非美國的替代供應商,最好是中國的。

如果這兩個超級大國有一天能夠在貿易大幅減少的情況下實現技術進步,那麼對地緣政治的影響將是驚人的。值得提出的一個問題是:如果中美在日常生活的技術必需品上不再那麼依賴對方,未來兩國之間打交道的方式會有怎樣的不同?

英文原文:In a U.S.-China Tech Divorce, Businesses Would Have to Pick Sides

端 x 華爾街日報